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1章
发表时间:2012-07-07 点击数:5651次 字数:
  金枝不让尹琨戴套套一来是急,她是个欲望强烈点火就着的女人,左一撇就曾说她比宝马发动的还快,与尹琨上床一直是她的期待和幻想,再加上她手中攥着的尹琨的那根烧火棍特粗大,让她特贪特恋,爱不释手,生怕手一松那东西就会缩了回去而自己所有的期待就会立刻化为泡影。
  金枝的心里还有个小九九。这天正是她的生理危险期,而她因为自己那个零件的内部构造有些特殊,节育环总是上不住,上了就脱,也就是说她并没有采取正常的必要的节育措施,平时无论跟谁上床都是小心又小心,危险期内如有行动一定事先服了避孕药。金枝的小九九就是希望这次与尹琨的邂逅最好能一把将他抓住并一劳永逸的控住他。
  尹琨虽说已是人到中年,但身手那是相当的敏捷,何况金枝的美色他也曾近距离观赏过的。此时,有这么一个淫荡的娇娃在身下发着浪卖着骚,早就按捺不住,一下就进入了金枝的身体里。
  金枝喜不自禁,微闭了眼羊羔似的一声轻呼(以下省略583字)。一番山摇地动云癫风狂之后,尹琨伏在金枝身上不动了。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尹琨享受着、回味着。
  金枝知道尹琨嘴里的“好东西”是指什么,她“吱——”的亲了一下尹琨的嘴:“这好东西今后就是你的了,想啥时候要就啥时候要,我给你送来。”
  尹琨也亲了金枝的嘴:“好好,你的这东西简直好的不得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有这个感觉,挺美,挺美。”
  金枝扭动了一下身子:“尹书记是见多识广的人,可不阅女人无数?什么样的宝贝没见到过?我这东西有啥稀罕的?”
  尹琨笑着拍拍金枝的脸蛋,趴下又啃了一口:“今天没时间,有空再续,我还有公干。”说着就要起来。
  金枝一把抱住:“啥当紧事那么急?刚才人家才刚热了身呢,这把人家撩起来了扔下就走?”
  尹琨摸了一下金枝的大奶:“今天确实不行,我马上就得走。”
  金枝抓住尹琨的手:“是秘密吗?能不能说说?”
  尹琨笑道:“哪有那么多秘密!你先放手,我去洗洗回来再说好不好?”
  金枝放开手,转眼尹琨又从洗手间回到床上躺在金枝身侧。
  “你不是到江南考察项目去了吗?”金枝想起来了。
  “这你也知道?了不得了,我身边有你的卧底了。”尹琨开了个玩笑,“是的,昨天刚去的。”
  金枝的手又伸向尹琨的下体,摆弄着:“你说我的东西好,你这东西可也是难得的宝贝,又大又好,让人放不下呢。”
  尹琨抚着金枝的奶:“叫你说难道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金枝撒娇道:“就是的。”
  尹琨轻轻地揉捏着金枝的乳头:“尹某今天真是交了桃花运,误入了你的桃花源。”
  金枝仍用撒娇的口气:“哪是误入啊!这分明是上天精心安排的。要事先知道你回来,打死我也不敢在这里住下啊!”
  尹琨调笑道:“刚才你为啥那么大胆,抱住我不让我走开?”
  金枝继续撒着娇:“那哪里是人家大胆啊,不是你把人家撩起来了嘛。”
  尹琨轻轻的说:“咱们也算有缘吧。想不到萍水相逢竟是有缘之客。”
  金枝也轻轻的:“尹书记出口成章,毕竟是教授出身的学者型高级干部。你倒说说,今天我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尹琨“呦”了一声:“你说说。”
  金枝忸怩一声:“也怪难为情的。今天冲澡的时候我像是有什么预感似的,冥冥之中感觉今晚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就冲洗得很细致很认真,谁知道是为你准备的一道菜。”
  尹琨呵呵笑了:“我也好像有种预感,本来不该往这里来的,谁知竟摸上来了,摸到的竟然是你。”
  金枝感觉手里的那个东西有蹦跳的感觉:“恢复的那么快!还要来吗?”
  尹琨将金枝的手拿开:“要不是有急事,我真得再给你大战三百合。不过,不急。来日方长。等你再来了咱到隔壁美人椅上战去。”
  “那就叫美人椅啊!你可真有想象力。”金枝竟如此恭维了一句。
  “不是我有想象力,是古人的发明。”尹琨坐起身。
  金枝也坐起来,在后边抱住尹琨:“这就要走吗?”
  尹琨回头亲了金枝一下:“马上走。汉源的南城煤矿又出大事故了,我得马上到现场指挥营救,再晚了等秦省长先赶到了的话就不好了。”
  汉源县是惠丰邻县,同属鹏城市辖县。
  “煤矿出事故?是不是又要死很多人?”
  “死人肯定得死人,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尹琨站起来。
  金枝打开床头灯。
  尹琨还没穿衣裳,灯一开,身体完全裸在金枝眼前。
  金枝笑着直盯着尹琨的下体看。
  “有什么好看!”尹琨打开橱子拿衣裳。
  “真好,真大。”金枝故意把“大”字加重了一下语气。
  “天天有强肾的好药养着当然大了。”尹琨有些炫耀的味道。
  “欧,对了。回去告诉汪者西,不要心急……他是什么中学来着?”尹琨拍拍脑门,“你看我这记性。”
  “就是局直中学。一直这么叫,就这个名字了。”金枝提了个醒。
  “要不,就做局直中学校长吧。熟悉地方,工作好开展。”尹琨穿好了衣服。
  “只要不让他闲着就行。这半年他一靠边站成天跟我找事,我都烦死了。”
  尹琨一笑:“混官场哪有一帆风顺的?还年轻啊。”
  尹琨要走。
  “你不再抱抱我?”金枝娇声道。
  尹琨往床沿上一坐:“好,抱抱,抱抱。”
  “你可不能忘了我。”金枝趴在尹琨的肩上。
  尹琨抓抓金枝的屁股蛋子:“忘不了,你的好处我想忘也忘不了。”
  “我是说有好处你也想着我点。”金枝脸贴着尹琨的脸。
  尹琨略略一愣:“等机会吧。少不了你的好处。”
  尹琨看看手表:“快一个小时了,我得马上走。”
  金枝看着尹琨走到门口又叫了一声:“你——回来。”
  尹琨扭头看看,走回来。
  “是不是省里或者市里又有大人物死了?”
  尹琨想不到金枝提出这么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没听说啊。”
  “今天汉源矿难说不准是为哪位大人物陪葬的。”金枝颇有些认真。
  “胡扯!这是迷信说法。”尹琨不置可否的一笑。
  “这哪里是胡扯?前一段时间惠丰的校车出事故死的那十几个小学生有人说是给你家老太太陪葬的。你看老人家多有福,死了还带走十几个童男女……”
  尹琨收了笑容:“可不能这么乱说!”
  “我可不认为这是迷信。这事我相信,难道你不信?”
  “我是说你不要乱说!”尹琨强调道,“要说迷信,谁不迷信?我倒真愿意这是真的。老太太去了,到了那边有20对童男女陪着也就不寂寞了。”
  “20对?”金枝一惊。
  “是啊。要不我也不会跟着迷信了。不多不少,咋就这么巧?”尹琨意识到什么,“这可是绝密啊!不要往外泄露半个字!任谁都不能说。”
  金枝点点头。
  “记住,刚才的话不能往外吐露一星半点。多说话可没有好处。”尹琨临走又强调了一遍。
  金枝出了一身冷汗,她从尹琨临去时说话时的神情里看出了冷酷和阴狠。
  金枝无意间得悉了这个不该知道的惊天的大秘密,她很害怕很后悔:“我这是干什么?我这嘴真贱,多说那句话干什么?”
  但几分钟后她又平复下来:“我不往外说就是了。只要我不往外说这事还不就当没发生过?”
  这样一想,金枝心里释然了。她平静地躺在床上回味起刚刚经历过的美好时光来。她一边甜美的回味着,双手一边在身上抚摸:“这家伙看着书生意气,干这事这么生猛,到底还是保养得好。本钱也够大,好像比常贵还常贵……”
  “这可太感谢何璧了!要不是她临时请求金蕊替她接着上夜班,就是尹琨来了还不眼睁睁的看着四妮子享受!”金枝想起要感谢来了。
  “感谢何璧其实还是应该感谢她的表姐夫,要不是何璧的表姐夫,何璧也不会怀孕的,何璧不怀孕就不可能请求金蕊临时上这半个夜班的。”金枝越想越多。
  “最该感谢的还应该是汉源南城矿的事故,要不是出这么大的事故,尹琨绝对不会连夜赶回来!”
  金枝想了又想越想越不知今天能邂逅尹琨并得到尹琨的临幸到底应该感谢谁。
  “天底下竟有这么多巧合!偏偏何璧身子出状况,偏偏汉源县出了大事故,这应该是天意吧。”金枝忽然想到天意上,“这分明是天意,是天意如此,是天作之合——最应该感谢的是天意。”
  金枝双手合十,心中默念:“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默念了不知多少遍,金枝睡着了。
  金枝睡的很沉很香,一梦醒来天光大亮,快八点了。
  金蕊还没回来。
  金枝没有马上就起,她用手摸摸阴处,还粘粘的,坐起来一看,床上也有污秽痕迹。
  “不要给四妮子看到了。”金枝穿好睡衣下了床,拿来湿毛巾努力地擦掉了凉席上的秽物,这才到洗手间刷牙洗脸。
  正在刷牙,金蕊回来了,手里提着早点:“我知道你起不来,还真让我猜着了。”
  金枝簌了口,净了面,懒懒的走出洗手间:“睡死我了。”
  金蕊看着金枝直笑:“我的姐,你是真空上阵啊。”
  金枝一怔:“你看见了?”
  “我还要看?那是啥?”金蕊指着沙发。
  金枝脸一红,看见自己的内裤正躺在沙发角上,还有胸罩:“哦,哦,昨天洗澡脱下忘了拾了。”
  金蕊走进房间,走向橱子,她要换衣服。
  “夜里他来啦?”金枝听见金蕊尖叫了一声。
  “谁?”金枝装作不知。
  “还能有谁?他!这不是他换的衣服?”金蕊走出来,手里拿着尹琨换下的衣服。
  “我倒是迷迷糊糊的听见门响,也听见了开橱子的声音,只当是你呢,谁知是他。”金枝装作惊讶的样子。
  “他没性侵你?”金蕊眼睛里闪着不可捉摸的光。
  “你熊妮子!我只顾睡觉,哪里知道?”金枝一脸无辜。
  “自己身上有没有人你不知道?”金蕊歪着头看着金枝的脸。
  “那是身上没人,有人还能不知道?”金枝在强词夺理,她不愿意承认。
  “好好好,好好好。”金蕊将衣服往地板上一扔,进了卫生间,她去废纸篓揪了个套套出来了拿给金枝看,“这是什么?”
  金枝看见套套,禁不住笑了:“我的小大姐,你倒睁开眼看看是谁用过的?你好意思。”金枝这句话说的可是把握太大了。
  这下轮到金蕊脸红了。
  “姐,我相信你肯定给他干了。”金蕊洗过脸刷了牙往餐桌旁一坐,“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你知道还问我干啥!”金枝说这句话等于默认了。
  金蕊拿筷子对着金枝点了好几下:“接着装啊!你做的事不用问——我知道。”
  “滚你的!不就是一件家什嘛!又不是你金蕊独家专享,谁摸着是谁的,不用白不用。”金枝浪着声。
  “姐,算你狠。”金蕊用筷子捣了两下桌子,不无疑惑的,“他不是说去江南了吗?难道对我不放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1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