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9章
发表时间:2012-07-05 点击数:4614次 字数:
  金枝恍然的说:“我说呢,为啥左院长今天非得玩高雅,是怕在学生跟前出丑啊!”
  左一撇摇摇头:“这就不对了。我老左可不是非得玩高雅,环境改变人,来到这好样的地方想不高雅都难。海明威说过这么一句话: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是一座孤岛,也就是说人是时时刻刻都在受外部环境影响的。你看,我们今天玩的不是很有雅兴嘛!”
  高皖接过去:“一撇说的有道理,像我这样的花花公子游戏人生半辈子了,哪想过作诗打对的事?嘿!今天居然做起诗来了,我都不知道这诗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左一撇笑道:“还能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当然是你自己心里边出的了。”
  金枝也说:“高主任说自己游戏人生半辈子可不妥,难道你当了那么多年宣传部长、教育局长都是游戏人生不成?”
  高皖笑了:“不是游戏人生也差不多,反正我觉的干了这么许多年正经事是真没干多。”
  左一撇击了一下掌:“好了,好了。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人不是不能干正经事,而是缺少干正经事的平台,对不对?今天咱们创造了这么一个作诗的环境,于是,没作过诗的也会作诗了,而且作的就很不错。像那句那个那个什么什么月影冰魂罩环钗,简直好的不得了!不是自我吹捧,刚才咱们做的那首诗就算是古时的那些诗文大家也不过如此吧。”
  高皖说:“你这一说我倒挺自信了,我也觉得我的那句诗了不起了,看起来我还是有水平的。”
  左一撇说:“不光有水平而且还有潜能,往后在这方面用用功夫说不定可以文章传世呢!”
  高皖笑道:“真能文章传世,强似在衙门当差。”
  左一撇呵呵笑道:“未必,未必!你这衙门中人真的要你离开衙门隐居山林去作诗就怕你一天也过不去。”
  高皖说:“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高皖、左一撇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听的金枝金蕊一直笑。
  左一撇往椅背上一仰,翘起的腿放下来,双脚的脚跟不停地点着:“这也就是我为什么答应与DD集团老板合作的深层原因了。你想,小蓬莱的消费档次既然定的那么高,很明显它不是面向大众的。但是光有消费档次还不够还要有消费品位,刚才在大门口的那副对联上写的明明白白‘档次不够你别来,品位不高你别来’,要档次更要品味,这既应是小蓬莱的经营理念也应是目标追求。”
  高皖对金枝金蕊说:“听听人家左院长的高论,不同凡响吧?尹书记要将小蓬莱打造成鹏城市的城市名片就是在左院长既要档次更要品味的理念的基础上提出来的。”
  左一撇笑了两声:“你这家伙,用得着在我跟前拍马溜须?”
  金枝插话道:“这是他的习惯,习惯成自然,一时半会改不了的。”
  高皖一掌拍在金枝的大腿上:“就你会说。”
  左一撇坐直了身子,左手抚着膝盖,右手握着蒲扇指点着:“我提出要档次更要理念其实是有针对性的,也就是说是有其现实意义的。咱们经常说西方人如何如何有修养、有绅士风度,特别西方社会的富人,是那么有公益心,发了家致了富总是寻找机会回报社会。反观咱们身边的那些有钱人、暴发户呢?有几个真心实意,实实在在回报社会的?没有,他们不光不思回报,还想方设法要向社会攫取更多利益和财富。为什么?首先因为这些人一开始发家发的就是缺德财昧心财,发了家了,有钱了,但没有文化传统和文化基因,所以除了干诸如露富、斗富、显摆、烧钱这类傻帽事甚至聚赌、吸毒、嫖娼等为祸社会的坏事,回报社会的正经事根本想不起来干也根本就不愿意干。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一方面是这些暴发户有钱人本身缺少文化底蕴和人文素质,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缺少一个优良的文化环境。也就是说咱们的富人跟西方的富人之间的这么大的差距并不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造成的而是文化环境造成的。我们跟DD老板的合作就是试图以小蓬莱为试验窗口,以提高小蓬莱的文化消费品位为出发点来影响我们身边的富人,提升他们的文化素质、人文素质进而为我们的社会产生积极意义的影响。这也算是左某人的一项社会改革试验项目吧。”
  高皖笑对金枝金蕊:“不错吧。左院长是不是既有抱负又有想法还有行动的社会改革家?”
  左一撇用蒲扇扇了高皖两下:“又来了。我可不想做什么改革家呦!不过,既然我左某人做了教育学院的领头人了,我总不能尸位素餐无所作为吧?要真这样的话我还当个什么吊玩意的院长?干脆回家卖红薯得了。为鹏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先进、优秀文化支撑,让优秀、先进文化影响社会,用优秀、先进文化提升社会人群的素质,这应该是我左某人不可推卸的责任吧?而小蓬莱的试验只是开始,我认为,要提升社会人群的文化、人文素质,最亟需的首先是提升那些有钱人以及主流精英的素质,因为他们社会影响大,当然,危害也大。”
  高皖对着左一撇使劲鼓了几下掌:“我代表市公民道德建设办公室全体同仁向左院长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感谢。”
  金枝明白了一些什么:“你们干的事还真是相通的。”
  高皖笑道:“要不然,尹琨书记会支持吗?”
  左一撇轻松的一笑:“要不是尹琨书记的原因我左某人还真没这份闲心情呢!”
  一直静静地听的金蕊开口了:“中国人的素质确实是个大问题!特别个人道德和社会公德简直一塌糊涂。光是见死不救的事你看网上曝光的有多少!就像当年荆江捞尸那事,人家大学生为了救人命都舍了,尸体打捞上来竟要天价捞尸费而且还必得一手交钱一手交尸,在照片上我看见救人淹死的几个大学生的尸体给捞尸的人用尼龙绳系着手脖子漂在水面上难受的我哭了半夜。现在想想还脊梁骨发凉。”
  金蕊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收不住了:“前几日我还看到太湖游船的事,游船出事故人掉湖里淹死了,船主竟为了逃脱责任不承认有人落水,不积极营救。简直不是人玩意儿!还有刚刚过去的济南章丘捞尸的事,因为三万块钱捞尸费交不上眼巴巴的睁眼看着死者的老父亲冒死下水捞尸体,我就想,这些人的人心难道就不是肉长的?”
  金蕊脸通红:“刚才上船往这边来的时候我还担心呢,千万不要翻了船把我淹死了,不然家里连捞尸费都交不起,我死了都见不到天。”
  金枝一打金枝的胳膊:“熊妮子!胡说什么!”
  “都是金钱惹的祸。”左一撇叹口气,“忘了在哪里读到的一篇小说了,其中有这么一句我倒是记得很清楚:先富政策的出笼就像是洪太尉揭开了龙虎山伏魔殿镇锁魔王的封皮,各路妖魔鬼怪一涌而出。有了先富政策这把尚方宝剑,妖魔鬼怪们阴招、损招、怪招、黑招、坏招迭出昧着良心发大财。小说的作者认为造成社会道德滑坡,先富政策应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怎么说呢?设计师的先富理论正确与否尚有待历史进一步论证,但先富政策在社会公德、公民道德的滑坡问题上无疑是起了催化剂作用的。除了先富还有个两猫,中国人一下子全扎到钱眼里了,那是眼向钱看、心向钱想,为了挣钱不择手段,更有少数猪油蒙了良心的,什么伤天害理干什么:拐卖人口、盗卖器官、地沟油、瘦肉精、皮革牛奶、避孕药黄瓜,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对不对?鹏城市公民道德建设办公室的高主任。”左一撇看看高皖。
  高皖笑道:“你这家伙,看我干什么?在此我首先声明啊,你左院长谈的是学术问题,不是政治问题。你左院长也是搞学问的,我是政府公务员,咱们各是各,要划清政治和学术的界限。”
  左一撇一拍高皖的肩膀:“什么政治学术的,分那么清干什么?你高主任不要害怕,咱在这里就算放两炮也掉不了脑袋。”
  “当然,有炮就放啊,最好一气放完,省的不小心在不该放炮的地方放了惹出麻烦。”高皖半开玩笑半一本正经。
  “唉——”金蕊也一声长叹,“好人越死越少,用不太久好人死完了,那时候中国人就是再有钱这国家、民族又有什么前途呢?”
  高皖一点头:“神仙妹妹倒是忧国忧民啊!放心好了,好人和坏人一样,任什么时候都死不完的。”
  左一撇扇了两下扇子,又翘起二郎腿:“说起挣钱我还有个看法。都说现在工资涨了,农民工的工钱也涨了,但是为什么老百姓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生活的负担越来越重而生活的满意度和幸福指数反而越来越低了呢?经过我的研究分析,我认为这是一个水涨船高的问题,这里的水是物价,船就是工资。比如民工工钱,涨幅就不小,我们办公室搞装修,我随便问了一下打零工的两个小民工一天能不能拿到一张百元钞,他们说能,还说一天要拿不到一百元工钱还能出来打工啊?这么说他们的工钱肯定是超过一百的,一个月下来也得四五千块钱吧,这就很不少,我们学院的绝大多数同志的工资也就是这个数,还是刚刚涨过的。”
  金枝说:“我的工资两千五还不到,这么说我才相当于半个小零工啊!”
  “但是,工资高了生活满意度反而低了,这就是水涨船高的原因了。”左一撇微笑着看一眼金枝,继续说,“拿普通市民说话,卖早点的、摆夜市的都很挣钱,能不挣钱吗?一个小包子一口就下去了,五毛钱一个,一碗能照得见人影的稀饭一块五,我胃口不是太好一顿早餐五块钱也拿不下来。再说卖服装的,也挣钱。现在还有百元以下的衣服吗?恐怕练地摊的那里都找不到百元以下的衣服了。更不要说精品屋,品牌、名牌服装了。但我们都知道包子、衣服并不值那么多钱,可偏偏价钱一个劲的疯涨,涨了好啊,都挣钱啊!可是,挣的钱呢?卖包子的挣来一大把钱去买了一件衣服,赚来的钱转眼又给人家赚走了。卖衣服的赚来一大把钱去买猪肉,眨眼功夫赚来的钱又进了卖肉的腰包。卖肉的也得吃饭、穿衣,那么他们挣来的钱可能还没暖热就又给人家挣走了。这只是打比方。也就是说,这挣钱就像是生物界的食物链,一圈过来又回到原点,都挣了不少钱但都没能留在手里。这就是水涨船高。还有刚才打零工的,他给我们搞装修工钱是挺高,钱给他挣了,但他的孩子要上学,我的一个高收费他可能一年两年挣的钱都又回到我这里来了。这还是打比方。我的意思是说,涨工资涨工钱,其实没有丝毫意义,都涨跟都不涨完全一样。这所谓挣钱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挣得都是自己的钱,是从这个兜里掏出来放进了那个兜里,天明醒来又从那个兜里掏出来放进了这个兜里。结果是欢喜一场,两手空空。我老左是学中文的不是学经济的,这个事想不太清,但我总觉的挣钱、挣更多的钱只是一个哄着大家乐呵的游戏,但在一轮一轮的挣钱游戏过程中,人性、道德越来越给冲淡了。”
  高皖拍手道:“毕竟大教授。发言不用打稿子,一来就是长篇大论,还这么有新意有水平,学习了,学习了。什么时候能出本专著我也拜读拜读?”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道德越来越沦丧,人心越来越叵测,时间一长,积累到一定程度,还不说完蛋就完蛋。”金蕊似在思考。
  “唉!说句杞人忧天的话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改朝换代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左一撇狠狠地扇了几下扇子,“无能为力啊!无能为力啊!百无一用是书生。面对大厦之将倾,左某没能力挽狂澜于既倒,唯愿通过我的这个小小改革试验为社会尽一分绵薄之力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9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