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8章
发表时间:2012-07-04 点击数:4913次 字数:
  金枝催促高皖、左一撇快点作诗。
  左一撇扶扶眼镜,看着高皖:“谁先?”
  高皖一打手势:“你请。”
  左一撇煞有介事:“各位,左某献丑了。”说着站起身,踱了两步来到金蕊身后,双手扶着窗栏,往窗外望着。
  “此身只疑在瑶台——怎么样?像回事吧?”左一撇笑着踱回来。
  金枝带头拍了几下掌:“好好!你喝茶!”
  左一撇没有坐,端起茶碗一口喝了。
  高皖拍拍头:“好家伙,还真来啊!我可没玩过,只能试试。”说着也站起来学着左一撇的样子踱向金枝身后的窗户,扶着窗栏往外望了片刻。
  “原是人间小蓬莱——如何?如何?”高皖一脸得意的走回来。
  金枝照例拍了几下掌:“好诗,好诗。你也喝茶。”
  高皖也没坐,左手扶着椅背,右手端起茶碗一口喝了。
  “来来来!一起吃,一起吃,吃点心。”左一撇夹起一枚糖水荸荠送进嘴里。
  左一撇背起手,又踱起步来,仍然踱向刚才凭栏的地方。
  “琴声古韵绕梁枥——”左一撇向后一转身,朝着高皖,“接你的。”
  高皖手指着左一撇:“还真好!你这家伙,倒真是写实派。”说着也离开椅子踱向金枝身后。
  “桂影冰魂——罩——环——钗。”高皖一字一顿,转过身拍了一下金枝的香肩。
  “好一个桂影冰魂!绝啊!太绝了!太绝了!”左一撇狠狠地拍了两下巴掌,“厉害,厉害,也只有这几个字能对的上了。我还以为能把你难倒呢!喝茶,喝茶。”
  金枝也笑着说:“你真是太有才了!”
  高皖摇摇头:“差点没把我难死。不行,这忒不公平,下边得我先来。”
  “行,你先就你先吧。”左一撇坐下。
  高皖端起茶碗没有喝,他沉吟了一下,念道:“新茶浅啜润腑肺——不好,不好。”
  左一撇拍下手:“还行。不过,这个不难对。”说着摇了两下蒲扇,接道,“旧调低吟慰心怀——就凑合吧。”
  “还是左院长来得快。”金枝拍掌赞道。
  “也就是凑合。说不上好。”左一撇端起茶喝了。
  “但得高朋常相聚——”高皖也来了个快的。
  “此间乐兮不思回。”左一撇接的更快,高皖话音一落,左一撇就接了过来。
  “太有才了!”金枝赞叹道,“大才子,大才子!”
  高皖、左一撇重新就了坐。
  金蕊微笑着站起来:“两位的诗我已经背下来了,听听不错不。”说着背了起来,“此身只疑在瑶台,原是人间小蓬莱。琴声古韵绕梁枥,桂影冰魂罩环钗。新茶浅啜润腑肺,旧调低吟慰心怀。但得高朋常相聚,此间乐兮不思回。就是还差个题目,两位谁来?”
  “你来吧。”高皖对金枝说。
  “我不行。还是你们来吧。”金枝知道自己不行。
  左一撇笑道:“要什么题目!就叫无题吧。”
  “无题好。无题就无题。”高皖说。
  左一撇感觉美中不足:“到底没表现出‘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的味道来。”
  高皖笑道:“行了行了。回去有心情再补做一首就是,我是就这点本事了。”
  左一撇也笑道:“补什么补?不就玩嘛!来来来,喝茶喽——”左一撇将几位的茶碗都斟满。
  高皖放下茶碗:“神仙姐姐,你看我和左院长诗也做过了,你就一展歌喉给唱唱吧。”
  金枝说:“我还不会背呢。你给我写下来,我得看着。”
  左一撇拿过包来:“好好好,我给你写。”
  才写了两句,左一撇记不起来了,他咬着笔杆想了阵子,怎么也想不起来,不好意思的对金蕊说:“神仙妹妹,再背一遍我听听。你看我,自己的诗都记不起来了,看起来真是年纪大了,疑似患了老年健忘症了。”
  金蕊笑道:“左院长就是会开玩笑,四十多岁的男人正是一枝花的时候,事业有成、思想成熟、魅力四射、风采照人……”
  左一撇摇摇手:“不错,是这样。但人生到了四十多岁,就像是太阳过了正午,尽管处在最高点但毕竟开始走下坡路了,特别生理方面更是一天不如一天,比如记忆力这两年感觉衰退的特别厉害,几乎提笔忘字了。”
  金蕊念着,左一撇飞舞着手中的笔,瞬息写成。
  金枝从左一撇手中接过诗稿:“没见到过左院长的字,这么潇洒漂亮!”
  左一撇拿下眼镜,揉揉眼角:“是夸我老左还是损我老左?都说字如其人,我老左都长成这模样了,字还能潇洒漂亮到哪里去!”
  金枝说:“我不会相面但是对书法欣赏还是略知一二的,我在读幼师的时候,教我们书法的老师从不教我们写字只教我们欣赏。他的道理是我们做幼师的字写的好不好只在其次,但学会欣赏才是最主要的,因为我们的字只是写给小孩子看的,能写对就行,可我们的教育对象却是孩子,要像欣赏不同风格的书法那样发现并欣赏孩子身上各个不同的美的元素。也不知他说的有道理还是没道理。”
  左一撇戴上眼镜:“有一定的道理。既然你是经过名师指点的,那就请你指点一二。”
  金枝认真的端详了一阵:“左院长的字就像苏东坡,看起来笨拙些,个别笔画也有出格之嫌,但从整幅字来看,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的大小疏密搭配却是很有些讲究的。可不字如其人?像左院长,花心那可是难免的,但整体做人应该还是规整的,也是追求完美的……其实,男人花心些也并不是大毛病。”
  左一撇哈哈哈哈一连笑了好几声:“老高,你听听,她还真是个大行家,竟看出来我的字是学的苏东坡了。你说的不错,我还真是学的苏东坡,也不知为什么,我就看着苏东坡的字顺眼。”
  左一撇倒了一碗茶,端起来:“神仙姐姐,你不光懂字还识人啊,我老左是什么样的人还真给你说到点子上了,知己啊知己,红颜知己啊!”左一撇有些激动,一仰脖子“咕咚”一声,碗底朝天了,“我敬你。”
  左一撇坐下来,倒着茶,口中念念有词:“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左一撇念的是苏东坡的《洗儿诗》。
  左一撇念完,嘿嘿一笑:“不光我受苏东坡影响,我家老爷子也是苏东坡的粉丝,刚才几句诗就是我家老爷子专门请人写了裱好挂在自己书房中的。没事的时候就对着它念道几遍。”
  金蕊也是一笑:“这个苏东坡是有意思,哪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的,他倒好,只希望自己的孩子愚鲁——左院长的名字也是挺有意思的,是不是也跟苏东坡的诗有啥关系?”
  左一撇笑道:“你说呢?”
  金蕊笑道:“应该有。这一撇不就是半个人吗?只希望你有半个人的智力,应该是苏东坡‘惟愿孩儿愚且鲁’的意思。”
  左一撇拍着掌:“了不得了!这神仙姐姐,神仙妹妹可真是神了!我顶礼膜拜,顶礼膜拜!”说着朝金枝金蕊拱拱手。
  “其实这并不是老爷子的真正意思,老爷子的真正意思应该还是在最后那句上‘无灾无难到公卿’。”高皖笑说道。
  左一撇听了高皖的话,不由一声长叹:“但愿吧,可惜我老左没有像老爷子期待的那般愚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谁知道能不能如老爷子所愿?”
  “当然能如愿了!”高皖、金枝、金蕊几乎异口同声。
  金枝轻声读了几遍诗稿,用手比划着哼唱起来,是徐小凤《相见时难别亦难》的调子:“此身只疑在瑶台,原是人间小蓬莱。琴声古韵绕梁枥,桂影冰魂罩环钗。啊,在瑶台;啊,小蓬莱。桂影冰魂罩环钗,桂影冰魂罩环钗。”
  高皖、左一撇都叫了声好。看金枝,两眼却闪出泪花来。
  金枝拿面巾纸展了展眼角:“这词真好,真好。刚才没感觉,这一唱味道好凄凉,我都快要哭了。”
  这时琴声铮鏦之声渐高起来,恰是《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曲调。几个不再说话,静静地听了一遍弹奏,都鼓起掌来。弹琴的女孩站起身朝着这边鞠了个躬说了声谢谢。
  金枝对金蕊说:“这个能跳吗?”
  “就怕跳不到点上,我乐感差。”金蕊脱了高跟鞋,赤脚站在地板上,“跳个赤脚舞吧,给大家助助茶性。”
  金枝已经背下了前面的四句诗。
  琴声又响起来,金枝随着琴声中音唱起来,金蕊则随着节拍跳起了扇舞。
  一曲歌罢,金枝金蕊重新入座。
  “可惜了,可惜了。”左一撇摇着头,“咱们这位神仙妹妹在医院做个普通护士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身材,这么美的舞姿,这么漂亮的脸蛋蛋,嗨,真是可惜了。”
  “能做上个护士我都谢天谢地了!”金蕊含着笑。
  眼看茶点就要用完,茶也喝了好几壶了,高皖说:“还要吃点什么?”
  金枝说:“这都撑个半死了,什么也不吃了。”
  高皖看着金蕊,金蕊也说不吃了。
  “要不就上二楼,聊会天去。”高皖先站起来了。
  房间西南角是木楼梯,正在弹琴的女孩站起身走向木楼梯在前面导引,几个跟在后边蹬蹬蹬的上了楼。
  进门是个仿古木匾额,行楷三个大字“邀月楼”。
  女孩点着了蜡烛,侍立一旁。
  楼上跟楼下一样朝东朝南都是落地大窗户,靠房间东南角月光地带半月形排着四把藤椅,藤椅的朝向都对着窗外。
  “一撇,回去你把刚才的诗写下来,交给老板装裱好挂在这里岂不美哉!”高皖踱到北墙根面对着粉墙,“你看,这里是不是缺点什么点缀一下。”
  “你就别损我了,我那字自己玩玩还行,可是赖狗托不上墙去的。”左一撇坐在北首第一把藤椅上。
  金蕊坐在最南首,金枝靠金蕊坐了,另一把藤椅留给了高皖。
  月亮高起来了,月光也皎洁了许多,透过玻璃窗往湖上一望,很有些苍茫的感觉。
  “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高皖踱到窗边高声朗诵起来。
  “甭抒情了,过来坐下说会话吧。”左一撇拉了拉身边的藤椅。
  高皖转过脸对着弹琴的女孩:“你下去吧。”
  女孩答应一声下了楼。
  金枝看着女孩下了楼,再也忍不住:“这么高素质的服务员,薪酬应该不低吧!”
  高皖已经坐下来:“这个得问问左院长。”
  金枝不解:“他又不是老板,问他干什么?”
  高皖笑道:“他不是小蓬莱的老板,可他是女孩的老板啊!”
  金枝更不解:“什么意思?”
  高皖说:“这女孩是教育学院音乐系的在校学生,左院长不是大老板吗?”
  金蕊一惊:“我说气质那么高雅呢!”
  金枝问左一撇:“真的?”
  左一撇点点头:“都是些家庭贫困的学生,给这些孩子找个勤工俭学的机会嘛。也给小蓬莱增加些高雅文化元素。是不是双赢?薪酬谈不上高,这些孩子其实只是在这里练练琴,顺带客串一下服务员。”
  “这是不是校企结合?”金枝很感兴趣。
  “也算吧。我们还真搞了一个校企合作的项目,省里市里都通过了,今年就有招生计划。”左一撇轻拍着藤椅扶手,摇着翘起的那只脚,“合作方就是DD集团,DD集团出资,我们招生,职业大专文凭,特旅服务专业,招生范围鹏城市及下属各县,毕业定向小蓬莱。如果合作成功下一步将进一步扩大合作范围。市里计划把小蓬莱打造成一张城市名片,很支持。”
  “这都是左院长一手操持的?”金枝问。
  “不。”左一撇一拍高皖的肩膀,“是这位高人干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8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