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7章
发表时间:2012-07-03 点击数:5686次 字数:
  车子一直开到滨湖北路,大道两侧已经停满了小车,浴场那边更是聚集着数不清戏水的男女。
  “老左,你的车停哪里了?没地方停车了。”高皖给左一撇打电话。
  “我就在小码头这边,把车开过来吧,这里有停车位。”左一撇在电话里说。
  三个人到小码头下了车,正站在水滨看风景的左一撇迎上来。
  湖面上有风,从湖面吹过来的风湿润而清爽。
  正是十五的月亮,圆圆的月轮已升上东山顶,月影在水面上荡漾着。
  左一撇打量了金蕊两眼,拍了两下巴掌:“光彩照人,光彩照人啊!”接着向正南一指,“呶!湖心岛,那就是。”
  一艘画舫静静的泊在小码头上,画舫周圈挂着许多红灯笼,红灯笼上都有“小蓬莱”三个字。
  左一撇在前,金枝金蕊居中,高皖在后依次上了画舫。
  画舫上没有别的人,所有的座位都空着。
  四个都靠东边窗口坐了,画舫轻轻启动了。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
  画舫轻缓的行走在水面上。
  坐在画舫上看湖面上的月影感觉自是与在岸上不同,水面上浮动着的细碎月光一直往眼前拥,越拥越近似乎触手可及。
  也正是画舫在湖面缓行的原因,四周环湖路上的路灯光、来来往往的车灯再加上店铺及高大建筑上不停闪烁着的霓虹灯都完完全全映照在湖水里,也都在不停地移动着、晃动着、浮动着、变幻着,这就更加增添了几分虚幻而迷离的感觉。
  上了岛,迎面一个宽阔高大的霓虹灯装饰的造型门,门上方三个正在闪烁的霓虹字“小蓬莱”,两边是霓虹装饰着的对联,左边“档次不够你别来”,右边“品位不高你别来”。
  一路全是火树银花。
  就要进入馆舍区院门,一个偌大的电子屏立在院门外左侧正对来宾,电子屏上一句是斗方大字迎宾标语:“有朋自对岸红尘中来不亦乐乎!”标语不停地变换着颜色和字体。
  进了院门,突然之间清静安适了。与院外截然不同,院内一个闪烁的霓虹字也没有,甚至连一个高亮的电灯都没有。一圈全是两层小楼,东边那排房子正中悬着个硕大的黄纱灯笼,灯笼上一个大字,是行书的“茶”;西边那排房子正中也悬着个同样的大灯笼,灯笼上的字是篆书的“酒”;南边正对院门的那排房子也悬着一个大灯笼,上面的字是隶书的“汤”。所有的房门口都悬着一个小些的黄纱灯笼,灯笼上都写着字。
  “这全是左院长的创意。”高皖颇有兴致的向金枝金蕊介绍道,“东边那排房子是喝茶的,西边是喝酒的。喝茶的图清静,喝酒的爱热闹,如此分区,井水河水互不相扰……”
  高皖还没说完,金枝指着南边的“汤”说道:“那边是不是喝汤的地方?”
  高皖看看左一撇,两个同时笑起来。
  左一撇说:“那可不是喝汤的地方,是洗浴房,休闲按摩的地方。”
  “直接叫洗浴中心就是了。”金枝随口说道。
  “都叫洗浴中心不是太俗了嘛!”高皖看了金枝一眼。
  “这倒是。”金枝点点头,“这院内院外的感觉还真不一样,刚才在门外边就感觉身在红尘,一进门马上感觉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一点喧嚣都没有了,心也沉静了,跟世外桃源差不多了——最起码也是人间仙境。”
  高皖说:“要的就是这个——这就是特色,这就是层次!”
  左一撇也说:“小蓬莱嘛,本来就是仙境。”
  金枝说:“北京好像有个什么‘天上人间’……”
  左一撇一本正经的:“可不是一回事啊!那里是销金窟,声色场所,这里是高档、高雅的餐饮休闲场所。”
  一阵悠扬的古琴声从东南方向传过来。
  “进去吧,房间已经布置好了。”高皖说着就走,几个在后边跟着。
  一直走到最东南那个房间,房间门口微晃着的黄沙灯笼上四个正楷字“捞月小筑”。
  进了门,一阵清凉扑面而来,凉风里还有淡淡的薄荷的味道。
  房间不算小,有二十平方以上。房子的东、南两面全墙大雕花木格窗户,半米来高的木窗栏,窗上珠帘半卷,而透过窗户就可以看到波光粼粼的湖水。
  房间东南角一个雕花方桌,四把雕花椅子。离桌子不远一个高高的精致的烛台架,上面一个大烛台,烛台上正燃着七八只大红蜡烛。没有电灯。
  靠房间东北角一个古装女孩正专心弹琴,刚才在外边听到的琴声就是这个女孩弹奏的。
  四个坐下,金枝坐在东边、金蕊在南边两个都靠着窗户,高皖坐在北边、左一撇在西边。
  茶水、茶点上来了。
  月光透过大窗户照在金枝、金蕊的身上,金枝的影子就斜斜的落在桌面上,金蕊的半个影子则落在了左一撇身上。
  左一撇如有所悟,扭头看着高皖,指点着金枝、金蕊:“我说老高,如此良辰美景,又有如斯佳人左右相伴,再加上如此曼妙的琴声,今天咱们得来一点雅的。”
  高皖说:“怎么来?”
  左一撇说:“还真有个现成的话题。明代高启有一首咏梅花的诗,其中两句是这样的: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高皖说:“这两句诗我知道。”
  左一撇转向右手边的金蕊,微微一笑:“实不相瞒,刚才在小码头乍见到金蕊小姐,光彩照人的模样几乎令左某惊为仙人啊!”
  金蕊大方的一笑,轻启朱唇:“您左大院长如此赞誉,小女子可是有点受宠若惊。”
  高皖笑起来:“这么文绉绉的,不嫌酸吗?”
  左一撇拍手道:“这哪叫酸?这才叫雅嘛!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高皖呵呵的笑了两声:“开玩笑,开玩笑。”
  左一撇对着金枝:“咱接着。刚才说到金蕊小姐令左某人惊为仙人,其实金枝小姐就不是仙人吗?也是。如果金蕊小姐是天仙玉美人,金枝小姐可不是名符其实的神仙姐姐?”
  高皖一切牙:“一撇,你一提神仙姐姐我想起《天龙八部》里的王语嫣了,那可是我的梦中情人,最早读《天龙八部》的时候我正上高一,甭提了,读到王语嫣我都害了相思病了。”
  金枝笑道:“你们两个一唱一和可是真会哄人。我还神仙姐姐呢,我都快成了神仙奶奶了。”
  高皖笑道:“不是神仙奶奶,是神仙姑奶奶。”
  左一撇朝金枝、高皖亮亮拇指:“行!都够有创意的!咱言归正传。你看,老高,窗外月光如水,身边美人如花,这叫什么?这才叫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目……”左一撇接不下去了。
  高皖哏哏的笑了两声:“治不上来了吧?”
  左一撇摇摇头:“你接着治?”
  高皖说:“接着就接着——赏心悦目……捞月筑!”说着一拍手,“对!就是捞月筑,怎么样一撇?对景不?这个房间名字就是‘捞月小筑’!”
  左一撇沉吟了一下:“勉强,凑乎。来!喝一碗!”
  左一撇端起茶碗一饮而尽:“都来,都来。”
  几个都把茶碗里的水喝了。
  “这就是我的意思了。”左一撇将茶依次满上,“今天咱们到小蓬莱就是来喝茶、赏月的,还有琴声伴着、美人陪着,可不逍遥快活。如果咱们还能学着古人诹几句歪诗供大家一乐,不也更能放浪一下形骸吗?”
  高皖说:“哎?你这主意倒是不错。那就诹几句歪诗玩玩?说说怎么玩吧?”
  左一撇肘子往桌子上一搁:“咱两个玩作诗,一人一句往下接,两个美女做裁判。规定最多五分钟必须接上来,接上来的喝茶一碗,茶点任用;接不上来的喝茶一壶,不得享用茶点。”
  高皖说:“我提个建议,两位美女也该参与。”
  金枝忙着摇摇手:“作诗是你们两个大才子的事,我可是一窍不通,要不这样,你们做出诗来我套个歌谱给你们唱出来?”
  左一撇一拍手:“好得很!这里有现成的琴师伴奏呢!”
  高皖说:“有歌没舞毕竟是个遗憾,金蕊小姐,能伴个舞吗?”
  金蕊笑道:“上卫校的时候倒在社团里学过扇舞,还真在学校的晚会上伴过舞,只是,你看这穿着高跟鞋,没法跳啊……也没道具啊,没有道具我可是不会跳。”
  高皖“啪”的猛击一下掌:“还真有道具!”说着起身走向门口的小木橱,拉开橱门从里面拿出几样东西来。
  是四把扇子,两把蒲扇,两把团扇。
  “给,一人一把,不提到扇子上还真把这给忘了。”高皖走过来,。
  高皖自留一把蒲扇,另一把蒲扇给了左一撇,两把团扇给了金枝金蕊。
  “还有这玩意啊!真稀罕!”金枝接过扇子,“还有诗有画呢!……秋来纨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
  金蕊也在看自己扇子上的诗和画:“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金枝扇了两下扇子:“我正纳闷呢,没看到有空调啊,过会子热了可怎么办?原来有扇子!”
  高皖笑起来:“感觉到热了吗?”
  金枝摇摇头:“不凉不热。感觉特舒服——外边现在可热的像火炉子!没空调这室内的温度是咋降下来的?不会是因为临水吧?”
  “临水?现在正是伏天,湖水也是热的!怎么降的温,还是听听左院长的吧。”高皖看看左一撇。
  左一撇摇摇蒲扇:“小蓬莱的建造理念是要努力打造自然原生态环境,音乐用古琴,照明用蜡烛,降温用冰块,扇凉用蒲扇……有个词语叫古色古香、古意古韵。再者,这么做是不是挺低碳?只是如此一来经营成本也高上去了。”
  “喔!用冰块降的温啊!这都是你的创意?”金枝看着左一撇。
  “只能算是提议!老板认为是好主意,专门找建筑设计院的高手设计建造的。”左一撇“吭”了一声,“给你揭个密吧,东楼喝茶的、西楼饮酒的、南楼洗浴的通通都不用电,房间内外一寸电缆都没有。只有北门两侧的操作间、办公室等是用电的。”
  左一撇又指指手里的蒲扇:“就连这东西都是专门定做的,价格可不低。还有你手里的那玩意,都是定做的。顾客消费结束拿回家不也是一件精美的纪念品吗?”
  金枝看看手里的团扇,赞叹道:“不错,是不错,挺精致的。照你说,这个小蓬莱还真是个好地方。”
  “当然是好地方!尹琨书记来过这里一次后也挺赞赏的,要将这个小蓬莱树为鹏城市餐饮娱乐界的样板,打造成鹏城市的一张城市名片呢。”高皖扇着扇子,“不过,消费也是瞒高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7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