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八章性病之源(二)
发表时间:2012-06-26 点击数:1183次 字数:
  紫微宫头号金牌歌妓白小雪,二十岁,面白若雪,肌肤凝脂,眉如新月,眼似丹风,腰肢柔软无骨。她精通音律、能歌善舞、擅长诗词歌赋,是个多才多艺的美貌女子。据说很少有人亲眼目睹她的芳容,大多数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更别说和她有肌肤之亲了。
  一天天近黄昏,身为春江市警察局长的上官中天身着一袭白色长衫,鼻架一副锈锒眼镜,头戴一顶黑色圆顶博士帽,手执一把绘着清代仕女纸扇,一副富商雅士打扮。乘坐一辆黑色的猎豹轿车(这种车在整个南江省也只有三辆)来到了紫微宫门前停下。
  上官中天刚举步下车,一曲《春江花月夜》的琴瑟和鸣声倏然飘来。
  乐曲时而象高山流水,时而如潺潺流水,时而若空谷幽兰,时而似徘恻缠绵……
  伴随着古筝声,一个女子夜莺流转的唱音穿透空灵的竹林。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略知音律的上官中天竟然有些呆了,止步不前,循声望去,依稀可见不远处的一幢竹林精舍里,一位白衣长裙的长发女子正襟危坐在一尊古筝前,低首垂眉,如葱的十指在古筝的弦上灵巧的滑行弹跳,她轻启朱唇流莺娇啼的唱音缓缓而起,她不是别人,正是紫微宫里头号金牌歌妓白小雪,
  在她前面七个身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长裙女子长发飘飘,翩翩起舞,时而长袖翻飞灵动,时而扇面飘舞,舞姿回旋翻飞,令人眼花缭乱。。。。。
  春江花月夜曲终,歌止舞停。七位舞动的女子退出竹楼。
  上官中天回过神来,轻摇纸扇,迈着潇洒的步履走进竹楼。
  “请问先生尊姓大名,有何贵干。”白小雪看到远处的黑色猎豹轿车知道对方来头不小,不敢有丝毫怠慢,便起身笑吟吟的道:
  “在下上官中天。”
  “适才路过此地,闻听一曲《春江花月夜》真如天籁之音,故闻声寻人,来到这竹林精舍前,未曾想惊扰小姐抚琴的雅兴,实在唐突得很啊。”
  “在下,请问小姐芳名。”
  “小女,白小雪。”
  “啊呀,白小雪,果然人如其名,白小姐有倾国倾城之貌哟,昔日只闻白小姐其名,未见其人,今日得见,实是在下三生有幸。
  只是在下,未想到白小姐美若天仙,琴瑟弹奏也是如此的和谐之美,清脆悦耳的歌声更若夜莺啼唱,真应了古人一句:“此曲应是天上有,人生难得几回闻啊。”
  白小姐对音律之精通,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上官先生,见笑了,小女不才。上官先生,也精通音律。”
  “精通谈不上,只是略晓一二而已。”
  “如果上官先生不弃,请与小女共同弹奏一曲《梁祝》如何?”白小雪热情相邀道。
  “能够与白小姐合奏一曲,实是在下之福,只是在下略知音律,有负白小姐的美意。”
  “上官先生,请选用乐器。”说话时,两人走进一间宽大的乐器室,这是用斑竹搭建的竹林精舍,在精竹搭建的乐器架上分门别类的放置着中国民间古典乐器。
  上官中天在乐器架上取下了一支洞箫,白小雪则抱着一个琵琶,两人走出乐器室。
  白小雪怀抱琵琶,纤细的五指放在琴弦上,上官中天站在她右边,洞箫横放在嘴边。
  一曲两人合奏的梁祝悠然而起,时而如歌如泣,时而缠绵徘恻。。。。凄婉哀怨的音乐飘荡在空旷的竹林里,似乎在象人们述说一个爱情故事的千古绝唱般。
  梁祝曲终,白小雪娇嫩的脸蛋早已泪流满面了。而上官中天的心绪还久久回旋在优美的和音之中。
  接着,上官中天又和紫微宫里的歌妓们演奏起《步步高》、《喜洋洋》、《良霄》等古典曲目。
  一阵鼓乐齐鸣,琴瑟和声奏出和谐之美的音律,上官中天似乎把心中的郁闷全部释放,顿觉酣畅淋漓。白小雪娇嫩的脸上更是露出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喜悦。
  此时,正是华灯初上,天边朦胧月色笼罩着竹林精舍。
  “上官先生,天色已晚,可否在寒舍小住一夜。”白小雪美目顾盼流露出依依难舍之情,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在下能够得到白小姐的挽留,实是在下之福,只是恐怕要打扰白小姐啦。”上官中天心内一阵窃喜,为了接近白小雪这只美艳的猎物,他挖空心思用了半年时间投其所好的学习中国古典乐曲的演奏,凭借着聪明的大脑,他将一首首古典名曲弹奏得行云流水般自然流畅,今天终于可以取悦白小雪,离这只美艳的猎物更进一步了。其实,在上官中天的骨子里流淌着上官家族所特有的色欲淫心。
  这夜,上官中天与白小雪秉烛夜谈中国古典音律之事。直至深夜,当银白色的月光溶入一片竹林里,溶入在一间竹林精舍的窗子时,白小雪除下身上白色的裙裾,宛如一尊汉白玉雕的美女神像屹立在上官云尚的眼前。
  上官中天傻傻的看着白亮得耀眼剌目的白小雪,忘记了脱下他身上的白色长衫。
  最后,还是白小雪帮他脱去了身上的白色长衫,看着上官中天宽阔坚实的胸肌,白小雪的纤纤玉指轻柔的摩挲着他胸脯上隆起的块块肌肉腱子,手指顺着胸部缓缓下滑到上官中天下身敏感的部位,轻柔的爱抚着,上官中天呼吸局促,胸腔里煽起一股呼之欲出的欲火,
  他坐在斑竹床上,将白小雪搂抱在胸怀里,轻轻摩挲着白小雪那白皙细嫩的胴体,白小雪莺啼娇喘,两人肌体象水乳交融般的溶为一体了,他含着她的下唇,她含着他的上唇,相吻相吸,相互舔食着对方嘴里的舌尖,她千娇百媚,矫揉造作。他热血沸腾,性欲蠢蠢欲动。她感到他的一股阳气从丹田之穴流出,状若涓涓细流,更若深谷里吐露的幽泉。他感到她一股湿滑的阴柔之气在悄然浮动。
  上官中天将千娇百媚的白小雪拥揽入怀,想到白小雪能够让他如此销魂蚀骨,他就死在白小雪面前也值得。所谓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后来,上官中天身患梅毒也正应验了这句话。而此时,白小雪依偎在上官中天的宽阔胸怀里,想到在花好月圆的今夜,她细细品尝的爱欲与激情,想到那心旷神怡前所未有的追魄时刻,而上官中天正是她梦中可托付终身之人,其实她早已厌倦这种卖身卖笑的艺妓生活,想尽快结束这种长歌当泣的艺妓生涯,只不过还没有找到一个令她心仪的人,众多的客人都是冲她美艳绝伦的姿色,超凡脱俗的音律才能慕名而来。今天,上官中天就象她梦中的白马王子般出现在她眼前,闯进她平静的生活中,上官中天不正是她可以梦托终身之人。
  这夜之后,在紫微宫的竹林精舍里,上官中天与白小雪共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销魂蚀骨之夜。白小雪在床第之欢后曾数次向上官中天提出自己想赎身从良的想法。但都被上官中天婉言推拒了。其实上官中天是不想替白小雪赎身的,更不会娶白小雪为妻。他和其他客人一样,只是倾慕白小雪的美名,一时贪恋白小雪活色生香的肉体。他只是个到处寻花问柳的花花公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八章性病之源(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