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八章性病之源(一)
发表时间:2012-06-25 点击数:1060次 字数:
  父亲上官云尚死那年,上官中天才十五岁,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使他成了一个身形单薄瘦长,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白面书生。在他身上丝毫也找不到少年男子的阳刚之气,有的只是女孩儿苗条形体与姣美面容。
  父亲死后,上官中天整日除了饱读诗书外,还潜心研读了《官场厚黑学》,将官场厚黑学的精髓要义熟记于心,他立誓要完成祖父辈的做官遗训。
  虽然,上官中天饱读诗书,将官场厚黑学的精髓要义领悟渗透,却一直没有步入官场的机会。
  三年后上官中天十八岁,那一年国民党部队在雾城县征兵,上官中天报名参加了国民党部队,负责征兵的师长上官金虹是他的远房叔叔,虽然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但他写得一手好字做得些好诗文,上官师长看在叔侄关系,便留他在身边做文书。上官云尚天资聪颖平日里在上官师长身边除了做些文字性的工作,还鞍前马后的服侍师长的饮食起居生活,深得师长的赏识。在一次战斗中他救了师长的命,自己也负了重伤,伤愈后上官师长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任命他为春江市警察局长。当时,上官师长的部队就驻扎在春江市。
  当上春江市警察局长之后,上官中天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混迹于官场,他把官场厚黑精髓要义发挥得淋漓尽致。就象如鱼得水一般在错综复杂的官场里左右逢源,他经常与春江市商政界要人、社会名流出入于茶楼酒肆,青楼妓馆。
  时日不久,他由一个身体单薄高瘦的白面书生,变成一个身体强壮五官端庄均称的帅小伙来,全身带着一种十足的霸气。
  上官中天二十三岁时,上官师长将独生女上官娇儿嫁给了他,上官娇儿二十岁,有着娇小玲珑的身材,粉嘟嘟的苹果脸,水灵灵的大眼,细细弯弯的柳叶眉,红艳艳的嘴唇。她早就对上官云尚一见倾心。
  在春江市花园街的一幢豪华别墅里,在上官中天的燕尔新婚之夜,上官娇儿除尽身上的衣物,露出玲珑剔透的肉体,白里透红的脸蛋泛出浅浅的羞涩,让人犹见可怜,更为美丽动人。
  上官中天搂着上官娇儿,开始吻起妻子娇嫩的脸蛋,一阵狂热的亲吻之后,继而手在上官娇儿全身游动着,上官娇儿娇喘吁吁,欢歌般的呻吟着,两手轻抚着上官中天的宽阔胸肌,上官中天积聚在胸腔里的欲火就象爆发的火山,他深深的刺入她的身体里。
  两年之后,上官娇儿生下一男婴,取名为上官鼎天,女人如果不注意保养与锻炼,很容易在生下小孩后身体发胖,上官娇儿就是这样的女人,她娇小玲珑的身体渐渐变得有如黄桶般的粗,全身浮起松松跨跨的赘肉,脸成大圆盘似,眼睑浮肿。碍于上官师长的面子上官中天和她虽然还保持着夫妻关系,但和她的性事味同嚼蜡般。每次都是机械性的动作,对她的性欲与激情早已荡然无存了。
  时间又过了三年,这年上官师长率部离开了春江市,北上开拨,这场北上的战争异常惨烈,上官师长所部全军覆没。上官师长也身付重伤,这次他却没逃过阎王收命的一劫,临终,他把上官娇儿托付给上官中天。上官娇儿哭得死去活来。
  上官师长死后,上官中天再也按捺不住骨子里的色欲淫心。他把对师长的亲口承诺抛倒九宵云外,把上官娇儿丢弃在家里,他借口公务繁忙,每日每夜出入于春江市的青楼妓馆,把过于充沛的精力尽情挥洒在酒色财气中。
  春江市的青楼妓馆鳞次栉比,不同档次叫得出名的竟有百家之多,像什么“紫微宫”、“潇湘馆”、“怡红园”、“春霄馆”、“大观园”等青楼妓馆各具特色。还有在那花街柳巷里叫不出名的和私自在家接客的更是数不胜数。青楼妓馆里有风韵犹存半老徐娘的少妇,也有楚楚动人妩媚无比的良家少女。有出生于书香门第琴棋书画无所不会,诗词曲赋无所不精沦落风尘的绝色才女,有出生于富豪之家突遇变故的大家闺秀。
  紫微宫在春江市东郊一块风景优美的绿色草坪上,紫微宫背靠着一座绿幽幽的大青山,门前一条清澈的小河,紫微宫与外界相连的是一座青石砌成的石拱桥,紫微宫里的房舍精致典雅,全部采用云南楠竹修建而成,既有古色古香的风味,又有云南傣族竹楼的特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八章性病之源(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