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七章 南江巡抚(二)
发表时间:2012-06-20 点击数:1087次 字数:
  当夜,上官鼎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怕影响妻子上官婉儿睡觉,就独自披衣下床,出门上了上官墓地。
  在上官墓地他席地而坐,籍着朦胧浑浊的月光,他掏出上衣口袋里的一支纸烟点燃,面对月光笼罩着一块块黑乎乎的墓碑,一桩桩往事浮现在脑际。
  据上官鼎天的父亲上官中天说,上官鼎天的曾祖父上官云尚在清朝时当过南江省巡抚,而上官中天也曾经在民国时期当过春江市警察局长,至于曾祖父上官云尚是怎样发迹混迹于官场,上官中天只字未提,后来,上官鼎天从家史里才看到了祖父的发迹史。
  那还是清朝末期,清朝的统治地位摇摇欲坠,清政府腐败无能,政府官员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暴敛钱财。官场竟出现了买官卖官的现象。
  当年在上官镇,上官云尚是首屈一指的富商,无论社会地位还家产都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上官云尚的府第矗立在上官镇东头,那是一幢深红色的深宅大院,大院显露出十足的富豪与气派。府宅里有佣人、丫头、家丁近百人。
  一天,上官云尚听说在朝廷做官的堂兄上官云海回到了上官镇看望父母,上官云海在这次科举考试中担任主考官。于是上官云尚突发购官奇想,他想借此机会在官场上捞个一官半职也不枉过此生。他把算命先生“赛诸葛”请到府上,“赛诸葛”真名叫上官正宇,是上官镇远近闻名的算命先生,他是“神算子”上官正天的祖父,神算子的算命绝学就是得自于其祖父真传。
  这天,身着布衣长衫,头戴瓜皮帽的上官正宇来到上官云尚的朱红大院里,他细眯着小眼一边仔细看着上官云尚的面相,一边手指掐动着恰算着,口里则念念有词道:“观云尚兄面相头骨高耸,头发浓密,四方国字脸;再看云尚兄五官浓眉大眼,鼻若悬胆,耳廓清晰分明。最后看云尚兄的天庭饱满、印堂发亮,身材则高大威猛,声若宏钟,不怒而自威。综上所述上云尚兄果然有富贵之相,官运亨通之势。若能混迹官场,定能青云直上,大有作为啊。”上官正宇的一番恭维话,说得上官云尚心花怒放,重金赏赐了“赛诸葛”。当下“赛诸葛”揣上白花花的银子溜之大吉。
  第二天,上官云尚带上一张银票到堂兄上官云海的豪华府第。
  上官云海的管家打开朱红色的大门把上官云尚领到上官云海的堂屋里。在堂屋里上官云海正襟危坐的坐在一张檀木雕龙太狮椅上,嘴里吞云吐雾的抽着大烟。在他的左右两旁站着服侍他的两个丫头,管家把上官云尚领到上官云海面前,便退了下去。上官云尚站立在堂屋中间,上官云海不发话,他未敢坐。上官云海咳嗽一声,目不斜视,用手示意上官云尚在旁边的椅子入坐。
  坐定之后,上官云尚说道。“我有一事相求云海兄。”
  “哦,云尚老弟,但说无妨。”
  弟想在官场上谋取个一官半职好对祖宗有个交待,听说云海兄是这次朝廷科举考试的主考官。若兄能助弟所愿。弟定当重金酬谢。
  说到这里他从衣袋里摸出面值为五千俩的银票,站起身来将银票送到上官云海的面前。
  上官云海并没有伸手接银票,而是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心里寻思着既要把上官云尚口袋里的那张银票弄到手,又要把上官云尚的三姨太欧阳丹夏搞到手。想到这里他心生一计,他手抚下巴颏,故作沉吟道:“云尚兄,按理说兄有事弟该鼎力相助才是,何必言钱。只是而今眼目下,科举考试一向严密谨慎,你说之事,恐怕弟一人实是难办?”
  上官云尚顿时语塞。
  “听说云尚兄在“玉堂春”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姐做三姨太。叫什么欧阳来着。”上官云海话锋一转,顾左右而言他。说到此故意顿了顿。想听到上官云尚的下文。
  上官云海口中的“欧阳”是叫欧阳丹夏,二十二岁,出生于上官镇“玉堂春”歌妓馆,生得面白若雪,身形婀娜多姿,妩媚动人,她是上官云尚的三姨太,深得上官云尚宠爱。和上官云尚生有一子取名上官中天(即上官鼎天的父亲。)“让云海兄见笑了,此女复姓欧阳名丹夏,芳龄二十二,确实貌美如花,如兄喜欢,弟愿拱手相送罢了。”上官云尚听到此言,如梦方醒,才知上官云海贪恋他的三姨太,不由心里一动,胖脸上堆起一堆笑来。
  “哪,怎好意思,要兄忍痛割爱。”
  “哪里,哪里,不是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嘛。”
  “哪,说定啦。至于老弟之事虽说难办,但兄也就只好照办了,想来凭兄在官场上多年的关系不是毫无办法的事,只不过要打通官场关节,还需要大把大把的银子罢了,兄可以分文分毫不取你的银子。但这打通关节需要银子则是必不可少的。”
  又要吃鱼又要避腥。上官云尚虽然这样想道,但还是说。
  “云海兄,银子请放心,这张银票权当打通关节之用,不够请云海兄说话,银子自然有的,若此事成功定当重谢。只是千万拜托云海兄为弟在朝庭谋取个一官半职。”
  “拜托,拜托。”临走,上官云尚双手握拳于胸,连连作鞠。
  “好说,好说。”上官云海拱手相送。
  三天之后,上官云海府上张灯结彩迎娶了欧阳丹夏做小姨太。
  当天洞房花烛夜,在上官云海的豪宅里,贺喜的宾客散尽,上官云海迫不及待的搂住欧阳丹夏软若无骨的腰肢,臭哄哄的嘴凑到她弹指可破的嫩脸上胡乱地啃食着,三下五除二的除掉她身上的衣物。两手在她丰满的乳峰和浑圆的臀部上狂揉乱捏着,一阵揉捏后。他恶虎扑食的扑向美丽的猎物,在欧阳丹夏身上发泄了兽欲之后,他脸上浮现出心满意足的淫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七章 南江巡抚(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