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五章幡然醒悟(二)
发表时间:2012-06-13 点击数:1175次 字数:
  上官鼎天的奔驰车出了上官镇东头,驶上一条平坦宽阔的公路,这条公路是通向离上官镇约二十来里的上官墓地,上官墓地依山傍水是块风水宝地,墓地里安葬着上官家族在历朝历代中做过官的人,既有青石修建的坟墓,也有用云南大理石或汉白玉石精心修筑的墓穴。
  在上官墓地前,上官鼎天停下车,打开车门下车,徒步来到一座汉白玉石的墓穴前,他伫立在一块汉白玉墓碑前,在这块厚实的汉白玉墓碑上雕刻着“上官云尚之墓。”六个苍劲有力的魏碑体大字,这是上官鼎天的祖父之墓,他的祖父上官云尚曾在清朝未期当过南江省巡抚。
  上官鼎天在上官云尚的墓碑前伫立良久,蓦地双膝跪下,老泪纵横的悲泣道。
  “苍天啊,不知我上官鼎天前辈子做的什么孽呀。一个儿子坐入死牢,一个儿子坠楼身亡。
  “苍天啊,我愧对上官家族的列祖列宗啊。竟然两个儿子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呀。”
  飞龙、飞虎呀,是我害了你两兄弟呀。我不该在你们小时候向你们灌输上官家族祖辈遗训,你们也不会做什么官,经什么商,如果你们不经商做官的话,也许你们还可以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一生,我这是把你们往沟里带啊,是我毁了你们啊。
  他痛哭失声的悲泣,双手攥紧拳捶打着坚硬的水泥地。头使劲的碰击着地。
  不知什么时候,上官飞凤悄悄来到上官鼎天背后,她伸出手轻轻扶起跪地的父亲。替父亲揩拭着脸上的泪水。
  她是驾车回上官镇,经过到上官墓地的公路时,看到父亲的那辆黑色奔驰停在墓地附近,知道父亲上了墓地,便停下车,拾阶来到上官墓地,远远看到父亲上官鼎天跪在曾祖父的墓前痛哭。
  看到上官飞凤之后,上官鼎天就象一个老小孩样收住了泪。
  上官飞凤搀扶着父亲离开了上官墓地,她把父亲掺扶着上了奔驰车,自己则上了白色宝马车,瞬时驶离上官墓地向上官镇驶去。
  不一会儿,上官父女俩驾车回到了家。他们把车开进地下车库,下了车,拾阶上了白色小洋楼的水泥台阶上,上官飞凤掏出身上的钥匙打开了棕色钢制防盗门,走进了宽大豪华的客厅,母亲没在家,大概是到镇上买东西去了。
  上官鼎天走进卧室,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大概是疲劳与悲伤过度罢了,很快就入睡了。
  上官飞凤为父亲盖上了被子后,坐在电脑桌前,打开父亲的“苹果”笔记本电脑,她想知道父亲为什么跪在曾祖父的墓前哭泣,她知道父亲一向倔强,即使遇到什么事父亲都会硬挺过去的,难道父亲知道两个哥哥出了事,刚才在上官墓地里她没有追问父亲,怕引起父亲心里更大的悲痛,只是用温言软语的话安慰父亲。
  当她打开电脑时,电脑液晶屏的右下角上闪现出这样一行仿宋字,《财政厅长携巨款潜逃国外》下面还有一行楷体小字,南江省财政厅长逃亡记。
  上官飞凤点开了这篇文章,快速地浏览了全文,此时她才恍然明白父亲失声悲痛的原因,父亲准是在电脑上知道了两个哥哥的事而陷入极度悲痛之中。
  她赶紧关上电脑,她想母亲会很快回来的,她不能让母亲知道两个哥哥出了事。
  果然,上官婉儿回来了,看到女儿上官飞凤在家里,她清瘦的脸上露出了喜出望外的笑容。
  “凤儿,这一年你都不回来,今天又怎么回来啦。”
  “妈,想你呀,所以我就回来啦。”上官飞凤脸上挤出不自然的笑容,装做平日的亲爱样搂住母亲的脖子道。
  “想我,怕是想你爸吧。鬼丫头。”
  “都一样,怎么你和爸不想我吗?”上官飞凤反问母亲道。
  “想,想,怎么不想,我闺女回来啦,说,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随便吧。”上官飞凤随口道。
  “对了,你爸呢。”
  刚才他从外面回来,说身体有点感冒,我给他吃了几颗感冒药。他睡了。上官飞凤掩饰着说。
  上官飞凤的突然出现,使上官婉儿心情很是喜悦,她没有注意到女儿的面部表情和话语有什么异样之处。
  接下来的几天,上官鼎天象是得了一场大病样躺在床上,吃了几副药也未见好,有谁知道在他心灵深处潜藏着无尽的悲痛,又不能说出来。
  躺在床上的几天里,上官鼎天的脑里眼前总飘浮起许许多多的往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五章幡然醒悟(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