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5章
发表时间:2012-06-06 点击数:4433次 字数:
  车子一直开到“市府花园”门口,金枝向樊玉仙道声谢推门下了车。
  “什么时候回城?我来接你。”
  “我不定什么时候走,就不麻烦你了。”
  金枝没有进小区,她走进了公园。
  “喂!老四,你在不在家?”金枝拨通了金蕊的电话。
  “在家?我哪有家啊!”金蕊在电话里打了个哈哈。
  “你还没起?”
  金蕊那边又打了个哈哈:“起?我还没睡下呢!”
  “还没睡下?你啥意思?晚上你干啥了?”
  “我刚下夜班!”
  “刚下夜班?你上班了?在哪里上班?”金枝的心一阵抖动。
  “嗯,上班了,市儿童医院。”
  “我现在就在市府花园里呢,你要是在家我这就过去。”
  “在那里啊!我不在那里住了,你不要去那里找我。”
  “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租房住的,就在儿童医院附近。要不你过来,直接到儿童医院,我去医院门口接你。”
  金蕊就住在与市儿童医院比邻的小区,步行的话也不超过二十分钟。小区是世纪初开发的,房子不算老。
  金蕊住在一楼。
  金枝各房间转着看了一圈,两室两厅,传统房型:“有八九十平吧!你自己住租恁大房子干嘛!”
  金蕊忙着洗水果,没答话。
  “老四,恁大房子,又在城中心,又靠医院这么近,家具还一应俱全,租金得多少?”
  
  金蕊招呼金枝坐下,自己也坐下:“管他多少租金,又不掏我腰包!单位给租的。”
  “单位给租的?就这么大房子——你面子挺大啊!”
  金蕊笑道:“管他多大房子,住就是呗。”
  金枝吃了几个葡萄:“老四,你日子过的挺滋润!上班了为啥就不给说一声?你多久没给打电话了?”
  金蕊白了金枝一眼:“你不也没给我打电话嘛!”
  “我不是忙嘛!这一段时间尽出些岔子,一会也没消停。”
  “你忙我也忙啊!刚刚上班人生地不熟,又得值夜班,我都累死了!”
  金枝看看金蕊略显疲惫的眼睛:“上夜班是辛苦,校车出事那天我勉强值了半个夜班第二天一天都困的抬不起头——他既然给你安排工作了,你为啥不让他给你安排个舒服些的?”
  金蕊白她一眼:“我就一个不入流的破卫校毕业,你叫人家怎么安排我体面舒服的工作?你不知道,能进儿童医院当护士的都是医学院、医科大护理专业本科毕业生,人家本科毕业还得值夜班,我这个破中专毕业的不值夜班说得过去吗?”
  “你不是有后台吗?”
  “我的姐!亏你还是混过几年世面的,你就不想想,能进这里当护士的哪个没后台?不光有后台,后台还都硬。光有后台还不行,还都是花了钱的呢——不花钱、钱花的少了都进不来!”
  金枝点点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既然安排了,何不一步安排到位?”
  “我的姐,你倒想的轻巧。他安排当然能安排,话都不要他说就能安排,但是如果把我安排的明显比别人高出许多,人家会怎么看怎么想?”
  “这都是他说的?”
  金蕊点点头:“你总不能这样上一辈子夜班吧?”
  “当然不能!但也得一步一步来吧。他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先有班上着,熟悉熟悉业务、熟悉熟悉工作环境,也算有了工作经历,过三个月五个月就把我调第一人民医院去——到那里我就不当护士也不用值夜班了。”
  “不当护士,能让你干啥?”
  “我倒是问过他,他只说,到时候看,又问我喜欢干什么。”
  “你怎么说?”
  “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干什么。”
  金枝拿手一点金蕊的脑袋:“没见过你这样的憨妮子!你不会说喜欢当官?看他怎么说!”
  金蕊笑道:“姐,你就知道当官——其实我也当玩笑话这样对他说了,他倒是当真了,说想当官容易。”
  金枝既羡慕又感慨:“想当官容易!你听听,这乌纱帽就好像在他兜里装着似的!”
  金枝说着起身走进卫生间,她看见纸篓里有个安全套。
  “老四,他经常到你这里来?”金枝出来卫生间就问。
  金蕊脸微微一红:“不经常。他老婆调过来了。”
  金枝一点头:“他这人是不是挺小心,老房子都不让你住了。”
  “是这样。跟他交往时间越长我越感觉着当大官的也挺不容易,处处留小心,心还特别细,干什么事都不想露声色、留痕迹。”
  “当官的都这样,不想给人家抓了把柄。”
  姐两个说了会子话,金枝说:“你累了,歇会子吧。我去买点菜,午饭我给你做好吃的。”
  “要买菜你就到大街对过超市吧,什么菜都有。”金蕊又打了个哈哈,从钱夹里拿出一张购物卡递给金枝,“拿去吧,想买啥就买啥,我就不陪你去了,钥匙你也拿着,省的回来搅了我的觉。”
  金枝接过来,看了看:“一千的啊!”
  金枝买菜回来才十点半,做饭有点早。
  金蕊睡得正熟,金枝怕惊了金蕊没敢看电视,她来到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一台液晶电脑,一把电脑椅,一个衣橱,另外两件旧家具,简简单单,再没别的。
  金枝打开衣橱,里面空空落落,一件衣服也没有。
  金枝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两件旧家具上来,一条凳子,一张椅子。
  两家旧家具之所以让金枝感兴趣,因为凳子和椅子样式都很特殊,金枝从没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凳子长一米半左右,宽约五六十公分,高四十公分上下,深褐色,古色古香,看样子应该是古董。金枝用手抚摸着,又拍了几下,手感非常好,一股异香隐隐飘进鼻孔,金枝思忖,这肯定是名贵木头打做的。
  金枝坐上凳子,凳高堪与膝齐,双腿微分,双手用力按按凳面,身体立马感觉既舒服又放松,嗯,真是好东西!
  金枝又走近那张椅子,这是一张与众不同的椅子,有点类似躺椅但不是躺椅,椅子的双臂扶手不是在椅子两边,而是在搭脑的两边张开,椅面是皮革制成,更奇妙的地方是椅下的搁脚处固定有一组木制滚轮。金枝越看越好奇越看越感兴趣,干脆往上面一趟,脱了鞋将双脚放在滚轮上蹬了两下。哎呀!这个死妮子可真会享福!
  金枝将双臂张开搭在向两翼伸展着的扶手上,眼睛一眯,吐口气,全身骤然放松许多。金枝又随意蹬了两下滚轮,将脚拿下来,双腿往椅子两边自然一分……一丝莫名的奇异的隐晦的美妙的特享受的神秘感觉隐隐从腹下产生并瞬间传遍全身。
  金枝眯着眼躺了两三分钟,感觉下身湿漉漉的。“坏了!来月经了!”金枝坐起身,“不对,不该来啊!”把短裙往上扒了扒,揪起内裤一看,什么都没有。
  金枝感到很奇怪,这是什么玩意?怎么往上一躺身子就莫名其妙的起生理变化?
  金枝又眯眼躺下,心绪就像野马一样驰骋开了,她想象着此时高皖正趴伏在自己下体那儿恣情肆意的吸吮咬啮,忽而又感觉常贵正手持长枪在自己腹下冲杀出入。她的身体不自觉的扭动起来,口中也发出微微的呻吟,过了阵子,心有不甘将手往那个地方一摸,那儿早已春水泛滥、一片汪洋。
  金枝迷迷糊糊的正做春梦,耳畔有人尖叫:“姐!你看你这是干啥!”
  金枝一激灵,睁开眼,金蕊正披散着头发站在门口。
  “你叫啥叫?吓我一跳!”
  “你看看你!”金蕊指着金枝的下半截身体。
  金枝一看,脸绯红起来,她看见自己的短裙完完全全的向上掀着,内裤已经褪到了脚脖子,整整一个白花花的下体裸露着。
  “你个熊妮子!扒我的裤子干啥?出我的洋相?”
  “是你自己出洋相!”金蕊到卫生间洗脸去了。
  “姐,你还说给我做好吃的,谁想着你自己把好吃的先偷吃完了!”金蕊梳着头坐在沙发上。
  “熊妮子,甭说我,你倒是会玩花样!”金枝指着房间里的凳子和椅子,“是他专门给你准备的?”
  “不是给我准备的还能是给你准备的!”金蕊把头发扎了起来。
  金枝一指金蕊:“老四!你变了!”
  “哦?变了吗?是不是变漂亮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狗屁圈子!你还老十八?你越变越浪了!”金枝特意将“浪”字说的特重。
  “都是跟你学的。”金蕊反唇相讥。
  “你放屁!”金枝作势要打她,金蕊咯咯地笑着跑进了卫生间。
  吃着饭,两个嘻嘻哈哈不断,也开荤玩笑。
  金枝问金蕊:“他是从哪里弄来的那两个破玩意?”
  “别人送的,你不知道?他可是最喜欢这些破玩意的。”
  “要说吧,这玩意倒是好玩意,多实用啊!喂,你们都是在那上面做?”
  “你说呢?你觉的他弄来是当摆设的?”
  金枝一笑,拿筷子敲了一下金蕊的饭碗:“当不当摆设我咋知道?这不是问你吗?”
  “问我?你是不是感兴趣?你要是想实践一下,我给你提供机会。真的!”
  金枝笑了笑,没说话,一连吃了几口饭。
  “老大,我说的是真的,他给我的感觉是深不可测,我根本没有能力掌控他,我真想请你出马,帮我一把,看能不能伏住他。”
  “好家伙!你野心不小!莫非你要他把你扶正?”
  金蕊摇摇头:“扶正门也没有,他这样的大干部也不会这么做!姐,他外边的女人能只我一个吗?我是想对付别的女人。”
  金枝想了想:“这倒是正经。问题是我怎么帮你?”
  金蕊笑而不语。
  “你个死妮子!你要牺牲姐的色相?”
  金蕊笑道:“这是你自己说的。”
  金枝敲了一下金蕊的头:“老四,古人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才几天没见?……能出来这主意说明你是够厉害、够浪——他到底用啥绝活调教你进步这么大的?”
  金蕊不回答她,歪着头问:“你只说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我年老色黄,半老徐娘……”
  “你哪半老徐娘了?姐,不是夸你,你这二十八九岁的绝色少妇对男人可是最有杀伤力的,最起码你得比我这样的小雏有能耐的多吧!”
  “熊妮子,就你知道得多。人家可是大干部!啥样的女人没……”
  “姐,你别这么说,他再大的干部也是男人,是男人就有一个共同的心理特点——猎奇猎艳。有了这个心理,他就是玩过的女人再多还照样想换新口味,你说是不?”
  “老四,我咋越听你越像这方面的专家了?”
  “不成专家能行吗?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市委书记的小三,做地下工作的,我不求上进,不思进取,将来能有我的一席之地吗?”
  “你就是这么求上进、思进取的?”
  “对,姐。”
  “看起来我不帮你还不行了?”
  “老大,你也不要装了,我请你帮我忙这事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说是不是?”
  金枝又打金蕊一下:“就你会说!我先问你,你只顾着自己享福了,你姐夫的事向他说起过吗?”
  “我姐夫的事有你出马了,还用得着我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5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