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二章天梯之坠(三)
发表时间:2012-06-06 点击数:1291次 字数:
  次日清晨,在天都市花园街八十八号的一幢豪华别墅里,天梯集团公司副董事长上官天野和情人小蜜儿陷入温柔乡之梦。倏地,他放在枕边的“诺基亚手机响了起来,他伸手拿起手机,按了一下接听键,手机里清晰的传出秘书枊倩影带着哭腔的声音。
  “副董事长,天梯出大事啦?”
  “大事,什么大事。小柳,不要慌,慢慢说。”
  上官飞虎董事长死了。”
  什么?你说什么?小柳,你是说上官飞虎董事长死了。”上官天野听到这里掩饰不住心里的十二分惊喜,他梦寐以求的天梯集团公司大权即将落入他之手,他那借刀杀人之计成功了。不知是好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还是上官飞虎之死的消息让他震惊,他差点拿捏不住手里的手机。
  “是呀,副董事长先生,飞虎董事长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
  “他是昨天晚上从天梯楼上坠落身亡的,有人说他是跳楼自杀的。也有人说他是被谋杀死的。还有说他是发生意外失足从天梯楼上摔死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总之,现在集团公司里很混乱,只有你出面来主持天梯的大局。稳定局势,否则公司就彻底完了。”柳倩影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央求的哭泣。
  好,好,你放心,小柳,我会出面的,还请你马上通知天梯的高层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天梯的大局。我二十分钟内赶到。”
  “好哇,机会终于来了。”他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扔下手机,上官天野顾不得和情人续温春梦,三下五除二的穿衣梳洗完毕,匆匆出了豪华别墅,走进地下车库,驾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出了别墅的大门。
  约莫十五分钟,上官天野出现在天梯楼的最高楼五十五层副董事长办公室里。此时,总经理上官牧野、副总经理上官惊动、人力资源总监上官惊天、销售部总监上官青云、销售总监王成功、生产总监李继红、技术总监上官峰、总经理助理上官银凤、公关部经理上官妮娜、企划部经理慕容东升、工程预结算部经理许小妹、广告策划部欧阳长江、建筑器材部经理钟晶虹都依次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唯独缺了财务总监慕容春。
  今年五十五岁的上官天野是天梯集团公司第一常务副董事长,他是上官飞虎的隔房叔伯,他从上官鼎天组建小型建筑队时就追随堂兄上官鼎天,掘指计算他在天梯集团公司里呆了三十四年,算得上是天梯集团的一名元老。
  上官飞虎的坠楼身亡,似乎很自然地把他推到了天梯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主持天梯的大局。
  上官天野习惯性的眯着一双小眼睛,胖胖的国字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他挨个扫视了每个与会者,目光停在财务总监慕容春的空位上。他便提高声音向外面喊道:“小柳,慕容总监在哪里,你打电话通知了吗?”
  在办公室忙活的枊倩影走到上官天野身边说:“打了,我第一个通知的就是他,可他手机关机。我问财务会计师小丁,小丁说,前天,慕容财务总监去了省城春江市。”
  “行了,行了,小柳你再打,一定要打通他的手机,通知他今天之内必须赶回来。”
  柳倩影掏出身上纯白色的“三星”手机,按动了慕容春的手机号码,小巧的手握着手机,微歪着头,手机里响起嘟嘟的声音,接着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用户已关机。”
  如此这样,柳倩影打了几次电话,回答还是“用户关机。”
  等到九点五十时,上官天野等得不耐烦,只得繃着一张胖脸说:“不等啦?不等啦?我们开会吧,我就不信离了红萝卜还不会做席呢。
  今天,是我们天梯最危急最关键的时刻,大家都知道董事长上官飞虎突然坠楼死亡。当然传言很多,说他跳楼自杀,说他失足坠楼。说他是被人谋杀的。我们暂且不管他,把这事交给公安机关,我想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
  “现目前公司处于群龙无首,动荡不安,人心惶惶的混乱局面。需要有人来主持公司的大局。”总经理上官牧野说道。
  是啊,群龙岂能无首,在这公司的危急关头是要有人来主持的大局啊。”
  “那大家好好想一想,推举个人来暂时主持公司的大局。”上官天野环视一下大家欲擒故纵的说。
  “还用推举吗?天野兄是公司第一常务副董事长,董事长不在了,理所当然就是你了,你就领着大伙儿干吧。”副总经理上官惊动说。
  “牧野兄你说呢,大伙儿说说吧。”上官惊动先看看堂兄上官牧野,又把目光移向大家。
  “那怎么行呢。”上官天野故作推辞道。
  “是啊,天野兄你就不要再推辞了,领着我们干吧。”上官牧野表明了态度,大家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天梯集团公司是一个家族式企业,公司的几个重要部门都是由上官家族把持着,公司里的高层大多是上官家族里的人,不是上官天野的亲戚小辈,就是上官天野一手提拔的亲信,余下的少数人既不属于上官天野的旁门亲戚,也不是上官天野亲手提拔的亲信,然而无论论资排辈,还是在公司的实力都不及上官天野,所以这些人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所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点头首肯。“是啊,你就领着我们干吧。”
  “好吧,谢谢诸位对我的信任,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暂时代理天梯集团公司董事长,待找到更加合适的人选再作移交。上官天野嘴里虚以委蛇的说。
  “在这里我还希望在座诸位通力合作共度公司的难关。”说着,他脸上重新浮起了一丝难得的微笑,征询的看着与会者们的脸。
  当然,天梯集团公司的这次高层会议因为财务总监慕容春缺席,所以上官天野也没有对今后天梯的工作做重新安排,这次会议只是明确了上官天野在天梯集团公司的绝对领导地位。
  会议刚结束,柳倩影走了进来说:“上官董事长,天都市公安局的两名警察来了,大概是为了上官飞虎董事长来的。”
  “知道了,你先去告诉他们,我马上到。”
  上官天野乘电梯下到了天梯楼底楼,看到天都市公安局刑侦队长皇甫一镖和黎天坐在接待大厅的一张长椅上,他跟随着柳倩影来到两名警察面前,胖脸上浮起微笑道:哦,原来是刑侦队的皇甫队长,这位是。。。。。。”
  “黎天,我的助手。”皇甫一镖一面接过上官天野的话道。一面礼节性的握了握上官天野伸过来的手。
  “二位,该不是为了上官飞虎董事长的事来的吧。”上官天野握了握黎天的手后说。
  “正是。”
  “二位想知道什么?我会通力合作,知道的我会知无不言的。”
  “好的,这好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到我们的接待室去详谈。”说着,三人走进了一间宽敞的接待室。
  秘书柳倩影为两名警察泡上了两杯龙井茶,轻轻关上门出去了。
  上官天野坐在大办公桌前的一张软皮沙发上,而皇甫一镖和黎天则坐在他对面的两张软皮单人椅上。
  “皇甫队长,想了解什么?我但告无妨。”
  “我们想详细了解天梯集团公司的发展历史和上官飞虎的家庭情况。”
  “说起天梯集团公司和上官飞虎的情况。我是最清楚不过的。”接着上官天野就用讲故事的口气滔滔不绝,源源不断的讲述出来。”
  天梯集团公司创建于一九八六年,集团公司的创始人是上官飞虎的父亲上官鼎天,当年天梯还是天都市第一家房地产公司。一九八一年,上官鼎天依靠老岳父南江省建筑学院院长上官浅见的关系,在上官镇组建了一个二十多人的建筑队,在上官镇附近为村民们修房造屋,为上官镇政府修桥铺路,不到两年时间,建筑队由二十多人扩大为一百多人。一九八三年,上官浅见到南江省建筑公司任总经理,上官鼎天借势带着建筑队到雾城县。由于有老岳父的关系,他的建筑队被纳入省建筑公司的管辖范围,正式更名为南江省建筑总公司雾城县分公司,上官鼎天顺理成章的成了雾城县建筑公司经理,有上官浅见的金字招牌,他凭着办事果断而胆大,拚着敢想敢干的闯劲,承建了雾城县委县政府、学校、道路等一些重大的市政建筑工程,经过三年在建筑行业的摸爬滚打,他很快就扩大自己的建筑队伍。一九八六年,上官浅见从南江省建筑总公司退居第二线,上官鼎天也从南江省建筑总公司退了出来,带着他的原班人马到天都市,成立了天都市的第一家房地产公司,当时天都市还是省里的一个小县,县委县政府正在向省上申请建市的报告,虽然天都县地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但县城里房屋老式陈旧,街道狭窄,城市的硬建设施达不到省委省政府建市的要求。此时的天都县城正需要大搞城市建设,所以上官鼎天的天梯房产公司就顺应时势而生,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天都县委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短短四五年时间天都县的一幢幢低矮火砖瓦房,一条条狭窄坎坷不平的街道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具有现代化建筑的新型楼房和一条条宽阔平坦的街道。一九九0年,天都成立了市,这年上官鼎天的天梯房产公司改成天梯建筑集团公司,简称天梯集团,集团旗下有十二个子公司,业务方面分为三大版块,建筑机械、建筑器材、房地产建筑,建筑实力延伸到天都附近的几个县级市,集团员工达一万五千人。一九九八年,年届六十的上官鼎天退位,上官飞虎接替了天梯的董事长,上官飞虎是上官鼎天的小儿子,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后又留学美国哈佛,在美国哈佛专攻建筑学硕士,是我省著名的建筑学家,无论知识结构还是胆识魄力都是远胜于其父上官鼎天,他坐上天梯董事长的交椅之后,投资了三千万修建了天都市的最高楼——五十五层的天梯楼。
  近十五年来,天都市一幢幢具有现代化建筑风格的高楼大厦林林立立,鳞次栉比,宽阔的城市街道喧嚣而繁华犹如一座钢筋混凝土组成的森林城市。当然,天梯集团公司作为天都市建筑行业的老大,在天都的城市建设中的确起了极大的作用。
  上官飞虎能干是能干,但他也有软肋,那就是好色,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漂亮女人不知有多少。当然这些女人大多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心只为他的钱而来,而他则自然取其女色,满足自己的性欲,这就是双方各取所需,各要所求。正当他事业蒸蒸日上,如日中天时,他却出人意料的坠楼身亡了。
  说到这里,上官天野喟然长叹。
  “上官天野先生,现在请你谈谈上官鼎天的家庭情况。”
  上官鼎天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老大上官飞龙和老二上官飞虎是孪生兄弟。这兄弟俩出生的时差五六分钟左右,老大上官飞龙现在是南江省财政厅长,老二上官飞虎接替了他一手创建的天梯集团公司。女儿老三上官飞凤和俩兄弟相差五六岁呢。现在是省城的一名知名作家。
  “上官飞虎坠楼一事,又会给上官鼎天带来什么运,这就难说啰。”
  “上官飞虎的家庭情况呢?”
  上官飞虎的妻子是个美国人,她是个金发碧眼的一个美女,她的英文名叫金安娜,中文名金丽丽,两个月前到了美国,现在还在美国,我让公司秘书柳倩影打电话已通知她,她大概今天就能到天都吧。女儿上官锦鸿则在美国读书。”
  接近中午,上官天野才结束了自己长篇故事的讲述。皇甫一镖和黎天告辞走出了天梯集团公司。
  送走了皇甫一镖和黎天,上官天野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诺基亚手机按了一下柳倩影的手机号,很快手机里传出柳倩影的声音。
  “董事长什么事?”
  “现在,慕容春有下落了吗?”
  “还没有呢。董事长,慕容春的亲戚朋友我都打了电话,都说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上官天野听到这里,心里掠过一片阴云,他想起了慕容春、上官飞虎、欧阳雪是大学同学,而欧阳雪则又是上官飞虎的私人秘书兼情人,这三人的关系十分微妙。于是问道。
  “欧阳雪在吗?我有要事找她。”
  “董事长,请等一下,我马上打电话给她。”
  十分钟后,上官天野的手机响起一首《甜蜜蜜》的乐曲,他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手机里响起柳倩影清脆的声音。
  “上官董事长,欧阳雪不见了,我打她的电话,她手机关机。上官董事长,反正,总之她可能去的地方和她所认识的所有人我都打了电话。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上官天野放下手机,心里有一种不祥之兆,升起一股透心凉的寒气。董事长坠楼身亡,财务总监、董事长秘书神秘失踪,这一系列事件会给天梯带来怎样的厄运。
  以后的几天里都没有慕容春和欧阳雪的消息,天梯集团的所有人都把这两个可能去的地方找了无数遍,这两人还是音信全无,这两人仿佛就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彻彻底底失踪了。
  不几天,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不胫而走,轰动了天都市的大街小巷,天梯集团公司董事长上官飞虎坠楼身亡。天梯财务总监慕容春和董事长上官飞虎的私人秘书欧阳雪神秘失踪。在天都市掀起了轩然大波。
  一时间,固定资产达十五个亿的天梯集团处于摇摇欲坠,集团公司里的一万五千名员工都人心惶惶,不知所措。天梯集团董事长上官飞虎坠楼身亡,本来就为天梯集团蒙上一层厚重的阴云,但集团公司财务总监慕容春和董事长的秘书欧阳雪神秘失踪更是使天梯集团雪上加霜。天梯集团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官天野虽然如愿以偿的登上了天梯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宝座,但面对上官飞虎的坠楼身亡,慕容春欧阳雪的失踪,天梯内部处于摇摇欲坠人心浮动的混乱局面焦头烂额无计可施,虽然他对这两人的失踪有着种种猜测,但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只得向天都市公安局报告了财务总监慕容春和上官飞虎的秘书欧阳雪神秘失踪的事。天都市公安局长陈剑雄又把此事报告给了天都市委。
  这天上午,在天都市委办公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正在进行由市委书记东方剑、市长公孙瓒出席,市政法委书记李洪宇主持,有市公安局长陈剑雄、法院院长毕克、检查院院长尚星涛参加的政法会议。这次会议的焦点就是天梯集团的问题。
  “天梯集团是我市建筑行业的老大,是民营的龙头企业,是我市的财政纳税大户,集团公司的固定资产达十五亿元。但就在三天前,天梯集团董事长上官飞虎坠楼身亡。接着集团的财务总监慕容春和董事长秘书欧阳雪神秘失踪。
  由此可见梯集团内部财务出了问题,天梯集团的问题不仅是关系到我市财政税收而且直接关系到我市经济的发展。所以市委东方书记和公孙市长都亲自来参加今天的会议,今天,我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就是共同商讨天梯集团的问题。”李洪宇主持道。
  接着,陈剑雄把上官飞虎坠楼的现场勘查情况、上官飞虎的验尸报告向大家做了详细汇报。
  “我认为要查明天梯集团的财务问题必须从这三个方面入手,第一着手调查财务总监慕容春和秘书欧阳雪的下落,第二从天梯集团的财务管理方面着手调查,第三调查上官飞虎坠楼身亡的事件。当然,这三个方面我们要同时进行,换言之就是要三管齐下。可以肯定的说,或许这三件事相辅相成,内部有着必然的联系。”检查院院长长尚星涛说。
  “对于天梯集团的问题,我认为可以成立由公、检、法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直接进入天梯集团进行调查。三个部门既要明确分工,又要互相配合,市公安局负责调查上官飞虎的死亡,检查院负责调查天梯集团的财务问题。法院则负责查找慕容春和欧阳雪的下落。”市长公孙瓒指示说。
  “ 陈局长、毕院长、尚检查长你们三部门一定要密切配合,务必尽快查清天梯集团的问题。”市委书记东方剑最后补充说。
  “一方面我认为可以成立由公、检、法三部门的联合调查组直接进入天梯集团内部。”
  第二天,公、检、法联合调查组进入天梯集团。市检查院对天梯集团的财务报表、财务明细帐、财务收支等表册进行了内查外调,发现号称天都市民营企业龙头老大的天梯集团,表面富丽堂皇的天梯集团,拥有十五亿固定资产的天梯集团,现在不仅仅只剩一个表面光鲜漂亮的外壳,而且还欠银行三千万元的债务,天梯集团肥厚的内脏则早已被人掏空了。
  天梯集团的破产象一枚重磅炸弹在整个天都市爆炸开来,于是人们胡乱猜测着事件的各种可能性的版本,第一种版本是财务总监慕容春和欧阳雪联手挖空公司后携巨款潜逃。第二种版本是天梯集团董事长上官飞虎知道自己苦心经营的天梯集团被全部掏空后,他就从自己精心修建的天梯楼上跳下结束自己的生命。第二种版本是慕容春和欧阳雪携巨款潜逃是上官天野放的烟幕弹,上官飞虎的坠楼身亡也是他一手导演的。上官飞虎身亡之后,上官天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登上上天梯集团董事长的宝座。
  人们猜测事件的第三种版本切中了天梯集团董事长上官天野的心病,自从上官天野获悉天梯集团公司破产的消息后,他就感到先前的不祥之兆被完全证实了,本来他施用一招借刀杀人之计,利用慕容春去对付上官飞虎,把上官飞虎从董事长位置上拉下来,他就可以捡落地桃子登上天梯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宝座,他的借刀杀人计划前半部分按照他预设的方向发展着,但后半部分却出现了始料未及的情况,天梯集团公司的彻底破产使他的借刀杀人之计彻底落空了,他是完全被慕容春耍弄了,现在天梯集团公司董事长已经是没有意义的虚位了。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此时上官天野就象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就像掉进冰窟窿一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二章天梯之坠(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