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3章
发表时间:2012-05-29 点击数:5075次 字数:
  “有的人就纯粹一根搅屎棍,要混命没混命,要能耐没能耐,到头把自己玩落蛋儿,还得拉几个垫背的。”
  “你是说洪……”
  “不是洪献琦还能是谁?本来高皖走后李直接任局长是顺理成章的事,他洪献琦仗着头上的绿帽子硬给抢过来。就凭他?无才无德,居然当上了教育局长!老天都看不上来了——他落今天这个结局也是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呐!可怜那么多无辜的孩子成了他的殉葬品了,可怜可怜……”樊玉仙摇着头。
  “他洪献琦就是个丧门星!当卫生局长毁了花杆子,当教育局长才小半年,先毁了向孜昶,这一回把自己毁掉了吧?副县长关文武也给停了职,刚升任公安局副局长一月不到的郑乾也停了职,祁祠镇的教办主任刘帮典、中心小学校长满昭两个给免了职。另外,交通局分管局长、交通局客运管理中心主任都是行政记大过。交管所、车管所还开除了四个人的公职……”
  金枝斜眼朝樊玉仙抿嘴一笑:“你摸的真清!”
  樊玉仙呵呵一笑:“我当然摸得清!我是干什么你不知道?”
  金枝笑道:“知道,知道,樊大记者。”
  樊玉仙一颔首:“当然,花杆子、向孜昶、郑乾等等等等这些东西也没一个好东西,撤职拿办都不冤枉!关进去都不冤枉!”
  金枝问:“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你是不是在场?”
  樊玉仙轻轻一笑:“你说我在不在场?我是干啥吃的?虽说现在我负责广告部这摊子了,但是跑新闻是我的老本行……四次发布会我都在现场。”
  金枝来了兴趣,半转身子朝着樊玉仙:“说说我听听。”
  樊玉仙看看金枝:“这个,可是说起来话长,头绪也多,你想听啥?”
  金枝说:“我啥都想听。”
  樊玉仙艮艮的笑了两声:“荤的也想听?”
  金枝打一下樊玉仙的大腿:“真没正行!难道才子都像你一样流氓?”
  樊玉仙一本正经的说:“哪能说是流氓?才子哪能说是流氓?才子是风流,风流才子嘛,没听说过?”
  金枝说:“听说过,听说过,流氓才子樊玉仙。”
  樊玉仙朝金枝一瞪眼:“再说我樊玉仙是流氓才子,我真耍流氓了!”
  金枝说:“你敢?光天化日之下……”
  樊玉仙伸手往金枝奶上摸了一下,金枝一声尖叫:“有监控!给你传网上你就好看了!”
  樊玉仙把手缩回去:“喔!金大美女怕的不是摸奶,怕的是监控啊!”
  金枝装模装样的整整上衣:“真有外国记者来采访?”
  樊玉仙点点头:“不止两个。说是两个其实指的是两个美国人,他们特征比较明显。此外还有韩国的、日本的,模样跟中国人差不多。如果再加上台湾、香港来的记者,来自境外的记者有八九个。”
  “他们问的问题都很尖锐是不是?”
  “国内大新闻媒体的记者们提出的问题也都很尖锐。像新华社、新华网、人民网、法制日报、中国教育报,这些媒体的记者都很厉害,简直威风八面,真不愧是‘无冕之王’。”
  “听说他们也没挖到多少有价值的新闻猛料?”
  “新闻发布会上能爆多少料?你想想,能拿到新闻发布会上来的那些还是料吗?还有新闻价值吗?再说,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那些东西有多少可信度?”
  “你说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都不是真相?”
  “我可没说不是真相!我说的是它的可信度!”
  金枝笑道:“看你吓的!我又不举报你。”
  樊玉仙一本正经的说:“你举报我啥?我一不反党二不反革命三不反对改革开放,我还时时刻刻与党中央保持一致……”
  金枝说:“刚刚还调戏妇女呢,就这样跟党中央保持一致的!”
  樊玉仙“喔”了一声:“咋不是?也是。是跟这个裆中央保持一致的!”说着指指裆部。
  金枝不由一拍手,笑道:“樊大记者啊,你可真有才!”
  樊玉仙咧着嘴笑了好几声。
  金枝一再要求樊玉仙正儿八经的介绍介绍新闻发布会上的事,樊玉仙见躲不过,点点头:“我向领导简单汇报汇报吧。”
  “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主要明确了事故责任:中巴车主白添财负完全责任。还更正了死亡人数,因为救治无效又死亡2人,事故共造成11人死亡。发布会的时候,市卫生局长、市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矿务局医院院长都在场……”
  “到底死了多少人?”金枝打断樊玉仙。
  “不是说了吗?11人。”
  “一车50多个人,只死了11个?忽悠谁?”
  “你说死了几个?你说的谁信?县委可一再强调过,任何人不要制造谣言、传播谣言,也不要相信谣言,所有校车事故伤亡情况一切以新闻发布会发布的人数为准……”
  “人家现场救人的老百姓都说了,救上来当时就死了27还是28个,这两天又有人说死了三十好几,咋一到发布会就变成11个了?”金枝又打断樊玉仙。
  “看看看看,刚才不是说了吗?一切以发布会发布的死亡人数为准。”
  金枝“哼”一声:“睁眼说瞎话。”
  樊玉仙一笑:“你可不要怀疑上级党委和政府啊,你怀疑就是跟上级不保持一致。”
  金枝又“哼”一声:“接着两次发布会又干的啥?”
  樊玉仙想了想:“这个……第三次主要是看两个人的表演。一个是公安局副局长郑乾的精彩表演。这小子甭看是警察出身,还是很有表演天分的,在发布会现场当场飙泪、泣不成声啊!眼珠子都哭红了。虽然表演的痕迹重些倒也博来了几下掌声。另一个就是你们局那个绿帽子局长洪献琦堪称蹩脚的表演了。人家郑乾都哭的快要死去活来了,他愣是大模大样的坐在发言席上无动于衷,到底有记者看不下去了,直言质问洪献琦作为教育局长面对这么多死亡孩子你也难过吗?你猜这家伙怎么说——我很理解家长此时的心情!愣是没说‘难过’两个字。记者追问他教育局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他回答的倒是很爽利——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樊玉仙摇着头笑了好几声:“他是真有水平,简直滴水不漏,赶上外交部发言人的水平了!记者都是身经百战之身,个个是厉害主儿,又追问应该承担的责任是什么责任?洪献琦粗着脖子四个字打发了——无可奉告!”
  金枝说:“你说的这些,网上都有,有图片、有视频,我都看过了。当时我想,这个家伙也确实太丢人了,换我上去我也不至于像他这么没水平。”
  “幸亏在记者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冷嘲热讽下洪献琦最后向百万惠丰人民鞠了个躬表示谢罪,要不然,这段时间光一个洪献琦也把网炒瘫了。鞠躬谢罪的时候,这家伙还闹了个笑话,先是说‘我代表’,声音拖了好长,就像是在做报告,后来感到代表谁都不合适才改过来,谁都不代表了。”
  金枝说:“要不是赶上这事,还真看不出来这个老洪那么草包!”
  樊玉仙说:“咱惠丰像洪献琦这样的草包局长少吗?一抓一大把!”
  金枝点点头:“有句话怎么说?什么什么方显英雄本色?”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金枝又点点头:“对对,是沧海横流。老洪这家伙真是个狗熊,狗熊都不如!”
  “你可不要这样说他,等他将来官复原职,小心他拾掇你!”樊玉仙提醒她。
  “嘿!他都停职了还官复原职个屁!”金枝不屑的说。
  “错错错。你可弄清楚,停职只是暂时解职而不是撤职。停职的完整意思是停职检查配合调查,等调查结果出来再做进一步处理,如果上边关系硬,官复原职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不过,一般不会再回原单位任原职了。”
  金枝笑道:“照你这么说,现在还真不能不睬他!”
  樊玉仙点点头:“不能,不能。”
  过了两三分钟,金枝又说:“你是大记者,知道的内幕肯定得多,说说内幕吧,刚才说的我在网上也都看了。”
  “你可不要把我卖了。”樊玉仙笑道,“我可以给你说我接触到的一些内幕,但是你可不要在外边说是听我说的。”
  金枝点点头:“我又不是傻子,还能不知道这些?”
  樊玉仙说:“那就好。先说说死伤的事。其实,到底死了多少小孩现在应该还是个谜。当时是把所有的死伤学生都用120车拉到了县医院,接着就以转院为借口将已经确认死亡的三个一组、五个一组分散送到附近各县的殡仪馆秘密存放起来了。”
  “这是啥目的?”
  “啥目的?分散目标呗。你想,如果集中存放的话,一溜排开二三十个小孩的尸体,给记者拍到的话传到网上,得多大轰动?你想掩盖也掩盖不住了。这样一分散,好多了,你记者本事再大也拍不到全貌了吧!再说,即使分散存放,也是严防死守不许进入。”
  “你怎么知道?”
  “这个,可不能说。我也只是看到了一处,嗨,不看也好,看了之后,我敢说那惨相你肯定受不了,我到现在还常做梦。”
  “孩子的家长也不许见?”
  “他们更见不到!一律以正在抢救为名不许见面,何况他们一直给关在宾馆里,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要吃的给吃的要喝的给喝的,要什么给什么,就是不许出门,他们怎么能知道?他们一直是给蒙在鼓里的!”
  “现在该知道了吧?”
  “现在,肯定知道了。”
  “那,他们不闹?”
  “他们敢闹吗?他们会闹吗?早给金钱放倒了!不闹,可以多赔钱,闹的话你也闹不出结果,赔钱你更得不到便宜。干这事,政府有的是办法!”
  “都说死了多少多少,可死亡名单都公布了,一共是11个啊!人家的孩子死了没公布,人家能答应?”
  樊玉仙轻“哼”一声,指着金枝:“所以啊……这个,难不住他们。拿钱砸就是,老百姓谁不爱钱?你名单上有的每人赔60万,名单上没有的赔你70万,你还闹吗?不光不能闹还得签字保证不能往外说!”
  金枝点头叹道:“厉害,厉害!……死一个赔六七十万,这不得一两千万!县里从哪拿这笔钱?”
  樊玉仙又是一声轻“哼”:“有地方弄钱!一句话就行,不是一个局分包一家吗?分包局先把钱赔付到位。这当口,哪个局长敢不从?一个比一个赔钱赔得快,连声穷都不敢叫!”
  金枝又是一叹:“喔!是这样玩的!真是高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3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