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2章
发表时间:2012-05-23 点击数:4995次 字数:
  惠丰校车事故传播之快、影响之大出乎所有人之料。事发之后的两三个小时内各大网站都抢在“第一时间”在最醒目的位置用最醒目的标题抢发了这一爆炸性新闻。第二天一早,以各大卫视为主体的主流媒体都在早新闻节目报道了此事,更令惠丰人“受宠若惊”的是校车事故居然上了中央一套的“朝闻天下”。
  有这些主流媒体推波助澜,惠丰校车事故随即出现了空前的“井喷式”关注热潮,各大媒体的跟进采访更进一步助长了新闻媒体的关注热情,刺激着全国百姓的视觉神经。
  “惠丰”两个字成为网络大热词,输入“惠丰校车事故”百度一下,竟有30多万条相关新闻。
  这令惠丰的近邻天师县老百姓很眼热,他们纷纷在天师视窗、天师贴吧上发帖、跟帖,说什么“年年花大把金钱举办天师文化节,竟不如惠丰出名快,还都是免费报道!”“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出外打工、做生意,在外地上学、创业的惠丰人纷纷往家打电话询问校车事故的最新进展情况。
  其实,惠丰从上到下可不想出这样的名,即使市里、省里恐怕也没有一个想借这样的机会来出名。不然,省委书记绝不会火速派秦副省长连夜赶往惠丰指导抢救工作;市委书记尹琨也不会置刚刚辞世、尸体尚有余温的老母亲于不顾坐镇救护第一线整个通宵的;县委书记马德弼也不会于接报后十几分钟就匆匆赶到现场并调动所有有关部门有关人员参与救护、现场秩序维持、戒严等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马德弼尽管年轻但处事老到很有大将风度,再加上有秦副省长、尹琨市委书记两大高手恰到好处的指点和教导,在如此重大的突发事件面前一丝方寸也没乱。
  马德弼心里很清楚,要想将此事的影响控制在最低限度使之不至于进一步发酵和放大,最关键点有两个。
  一个是安抚。对于死伤学生家长,不管采取什么方法都不能让他们吵闹滋事。这件事,做好了其他一切都好办,做不好一切都砸。因为牵涉到的家庭太多,马德弼召集各委办局主要负责人开了个紧急会议,要求每一个局分包一个家庭。马德弼向局长们提出两个要求:第一,将出事学生家长分别安置在不同高档宾馆食宿并派专门人员一天二十四小时值守;第二,无条件满足他们除了外出以外的一切要求,严禁一切外来人员尤其不明身份人员包括亲友与他们接近、交流。马德弼强调又强调:哪一家出了意外我撤掉哪一个分包的局长!
  另一个是严控。严控就是要进行必要的消息封锁,马德弼通过层层口头传达的方式要求所有知情者,包括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参与现场抢救的村民,随车司机、教师、乘车学生等事故亲历者、现场目击者,不得私自随便向外界尤其操外地口音不明身份的人员透露任何有关事故死伤信息。马德弼还通过政府宣传渠道向公众发布信息称:对于社会上盛传的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都不足为信,所有准确信息一律以发布会发布信息为准。
  上午九点,惠丰校车事故新闻发布会在会议中心小礼堂举行,到会媒体记者近百人,其中还有两个外媒记者。出席发布会的有县政府、公安局、交通局、教育局、祁祠镇等相关部门相关负责人,主要由副县长关文武发布信息并回答记者提问。关文武主要向媒体通报了事件的发生过程、抢救情况以及事故调查的进展情况。关文武公布了死亡人数是9人,收治不同程度的伤员二十二人。关文武还向媒体强调:目前为止所有事故学生家长的情绪都相当稳定。
  关文武强调家长“情绪稳定”的时候,记者席一片哗然。
  但发布会只进行了十几分钟就草草结束。有记者提出发布确认死亡者名单的要求,关文武表示一定会给公众和媒体一个满意的答复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有记者对死亡9人的结果提出质疑,关文武顾左右而言他不予正面答复;有记者提出为什么不能向学生和家长面对面采访的问题,关文武表示条件还不成熟……对于这些回答,记者们认为发布会只是例行公事走过场缺乏最起码的诚意,于是提出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指明道姓要求某某回答,场面顿时失控。发布会主持人强行宣布发布会结束。
  发布会草草收场将惠丰官方置于无比尴尬的境地,围绕死亡人数的各种传闻更是不胫而走。
  下午四点,第二天下午两点,第三天上午九点,惠丰县政府又接连举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新闻发布会,这三次发布会都是在鹏城市政府会议厅举行的。
  惠丰校车重大伤亡事故到底还是惊动了国务院安监局,安监局派出一个专门调查小组进驻惠丰做进一步调查。
  洪献琦受到了停职处理,教育局长的职务由教育局党委书记李直暂代。
  李直做了代局长,因为跟汪者西是死对头,金枝的日子也不好过了,接着赶上中小学期末考试,局里的事务又多起来,好一段时间金枝连个假都没敢请,跟金蕊也没联系过了。
  七月初,中小学放暑假了,局里也松闲了一些。
  金枝实憋不住了,她要去市里找金蕊。
  这天周六。一大早,金枝收拾停当,挎了小包急急地往车站赶。走过一个早点摊的时候看见有个吃早点的男人向她招手,还“哎哎”的叫着。
  金枝看了看,这人有些眼熟,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人对着金枝拍了两下手:“过来,过来。”
  金枝笑着走过去。
  “没吃早饭吧,吃点吧,我请你。”那人顺手拿过一只小方凳放在金枝脚边。
  “我不吃早饭。”金枝没坐。
  “减肥啊!减肥可不能牺牲健康为代价啊!”那人咧嘴一笑。
  金枝豁然想起来了:这不是电视台记者樊玉仙吗?
  “你樊大名记也吃小摊啊!”金枝说了句笑话。
  “鄙人就是凡间一俗人,当然离不开人间烟火,哪像你,天仙一般……”
  金枝笑着打断他:“今天我可没工夫听你大记者长篇大论。”
  “贵干去?”樊玉仙已经吃过饭。
  金枝从包里掏出一小包抽纸,取出两张递给樊玉仙:“我去鹏城,天热,特意早起一会儿。”
  樊玉仙道声谢,擦着嘴站起来:“这就是缘分,走走,我也去鹏城,正愁路上没伴儿,如不嫌车破,跟我压车?”
  樊玉仙指指路边停着的一辆红色普桑:“我的车。”
  金枝笑道:“有专车坐,那敢情好,又方便又省钱。”
  樊玉仙发动车,瞟一眼副驾上的金枝:“美女,穿的那么省布起那么早不怕冻着?”
  金枝穿的是短裙,又薄又透的低胸短袖衫,没穿袜子。
  “美女最好坐后面去。”樊玉仙笑着说。
  “为啥?”金枝看看樊玉仙。
  “我怕看见你这里的沟走了神。”樊玉仙伸出食指指指金枝的胸脯。
  金枝轻打樊玉仙一下:“花心!好,我坐后排去。”
  金枝说着就开车门,樊玉仙一把抓住金枝的手腕:“你可不要坐后边!”
  车开动了。
  转眼出了城,樊玉仙一直往金枝胸脯上瞄。
  金枝说:“大记者,你可不要走神。”
  樊玉仙说:“我又不是柳下惠,有这么个大美女坐在怀里哪能不走神?”
  金枝说:“你想的美,谁坐你怀里了?”
  樊玉仙拍拍金枝裸着的半截大腿:“这么近,跟坐在怀里可没有本质的区别。”
  “就你们做记者的擅长幻想和想象。”
  樊玉仙艮艮的笑起来:“还真给你说对了,刚才抓你一把手腕,感觉跟过电似的,真想把你拉过来。”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又给你说对了!男人确实没一个好东西,如果有也是问题男人。”
  “啥问题男人?”
  “性功能障碍或是性能力丧失的男人。”
  这类半荤半素的玩笑话金枝爱听。
  经过一个村头路口,冷不丁横着窜出一只小狗,樊玉仙一个急刹车,金枝惊叫一声:“我的娘!”
  “给你吓死了!”再走起来,金枝捂着胸口,“你可千万不要再想入非非了。”
  樊玉仙抿嘴一笑:“幸亏只是想想,没有付诸行动。”
  金枝瞥一眼樊玉仙:“无怪人家都说记者都是大流氓!”
  樊玉仙又艮艮的笑了两声:“你说的那是娱记。”
  “你比娱记还娱记。”
  “知我者,金大美女也。美女,我请教个问题,人家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咱两个今天同车,是修了多少年的缘分?”
  “又想入非非了?换个话题,换个话题——我今天是上了贼船了。”金枝笑着说。
  “上贼船?好好好,你真有才!十年修得同船渡,看起来咱前世修了十年的缘分。”
  “你耶,真不愧是名妓!有名的名,妓女的妓。”
  “过奖,过奖。”
  车慢慢的停下来。
  金枝看看樊玉仙:“咋回事?”
  “没事。刚才喝了两碗粥,得下去方便方便,你可不要偷看。”
  “呿!”金枝一扭头。
  樊玉仙回来:“刚才憋的一直硬,说了几句骚话,请美女不要介意,其实,我樊玉仙可是个好人。”
  “越描越黑。”
  “不不不,我樊玉仙绝对好人。下边换话题。”
  “换啥话题?”
  “换啥话题?……换高皖,你的老相好,我的好哥们,咱这也叫有共同语言。”
  金枝娇嗔一声:“又胡说。谁跟他是老相好?人家是大领导……”
  樊玉仙急忙说:“不是就罢,不是就罢。咱就聊聊他?”
  “高玩这家伙有混命!这十几年,教育局长也换了七八个了,哪个升到市里去了?其实,升到市里去也不是他高皖本事就比别人大,一个是命好,一个是会混,合称有混命。”
  金枝一笑:“头一回听混命是这样解释的。”
  樊玉仙看一眼金枝的胸脯:“不是这样解释的,你说该怎么解释?”
  金枝说:“俺不会。俺水平没你樊名妓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2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