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1章
发表时间:2012-05-23 点击数:5031次 字数:
  有120急救车呼啸着从对面驶过来,还不到两分钟又驶过一辆,一气开过去七八辆。
  一辆接一辆警车鸣着警笛超到前边去。
  车停了,车门打开,李直上到车上来:“大家注意!马上就到事故现场了。现在现场很混乱,不过基本上已经给公安控制了。咱们的任务是配合公安、交警、交通等部门做好现场秩序维护——严禁闲杂人等进入事故现场,更不允许任何人在现场拍照,特别是闲杂人。”
  “什么是闲杂人等?脸上又没记号!”
  “只要没特殊通行证的就是闲杂人等!”
  车发动正要开,有交警拦住要检查。司机摇下车窗玻璃大声说:“教育局!”
  往前开了两分钟,车又被拦住了,是公安,司机又摇下玻璃说是教育局的车辆。
  路边停着很多小车,一辆挨一辆。人更多,议论纷纷。
  车走走停停,李直说:“停下,都下去吧!这就到了。”
  下了车,大家才发现事故现场并不是原先以为的省道上而是只有五六米宽的环镇公路上,边沟也不是公路边沟而是又宽又深的排水大沟。
  天边轰轰隆隆有雷声,闪电也一下一下的闪个不住,雷暴雨正在迫近。
  吊车正在从水沟里往上吊出事校车。
  公路一边是水稻田,一边是排水大沟,现场两端有公安交警等死守着,现场比想象的容易控制。
  也就十来分钟,李直又招呼大家上车:“刚接到县委办通知,回城,去县医院。”
  上上下下一折腾,金枝酒意去了大半,清醒了。
  车开得飞快。
  “乖乖!这么快!上网了!还是头条!”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
  都打开手机上网看。
  “还有图片呢!是谁干的?”“不会是记者吧?”“不会不会,明显的是手机拍的照片,不会是记者。”“记者耳朵再长腿再快也赶不过来吧!”“不一定!周圈县市都有记者站,咱惠丰也有省城晚报的记者站啊!”“有记者也进不到现场去!这么多公安交警就是来封锁现场、对付那些记者的。照片肯定是当时在现场救人的用手机拍的。”“极有可能!现在往网上传快得很,手指头一按就上去了。”“就这中巴啊!就拉五六十个学生!学生不挤成锅饼啦!严重超载!绝对严重超载!”
  车子很快到了县医院。
  车门打开,李直又上来了:“注意!注意!我们的任务仍是配合有关部门做好医院秩序维持工作,回来还会抽掉一些女同志去做学生家长们的安抚工作。但是,有一条县里强调又强调,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面对什么人,特别是陌生人,都不许乱讲话。乱讲话造成不良后果的将进行严肃处理!现在,不少媒体记者已经赶到我们惠丰来了,医院周围就聚集着很多。一定要管住自己,不要搭理陌生人,更不要乱说话。”
  李直又强调:“大家要做好通宵上岗的思想准备,不可有丝毫懈怠!刚接到通知,市委尹琨书记在我们来到医院前已经到了医院,现在正看望受伤人员,慰问家长,指导抢救工作。省委一把也委派分管教育的秦副省长——就是咱们原来的市委秦书记往咱们这边赶,现在正在路上。所以,我们每一个同志都要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圆满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艰巨任务!”
  金枝听说尹琨就在医院里,下了车就给汪者西打电话,只响了一下,金枝又关上。接着给金蕊打电话。
  “你在哪里?”金枝问。
  “有啥事吗?”金蕊问。
  “不是说老太太病危吗?”
  “还能一直病危?”
  “哦!病好了。”
  “谁说好了?死了。”
  “死了?啥时候?他知道吗?”
  “有两个多小时吧。他能不知道!”
  “刚刚的事啊!老太太死了,不在家守灵?还跑到惠丰来!你在哪里?是不是守着老太太?”
  “呿!我守老太太?我为什么守老太太?我是谁?我是保姆,保活人还能保死人!”
  “这个死妮子!这是怎么说话?”
  “闺女、儿媳妇都回来了……我在逛大街。”
  金枝果真听见那边电话里边很吵,也有小车鸣号的声音。
  “他老婆工作调过来了?”
  “人家还不是想啥时候过来就啥时候过来!调过来了。你觉得是咱啊,找个工作都难死!”
  “调过来了啊!住在哪里啊!”
  “我说姐啊!你是不是操心有点操的多?人家住哪里还用得着你操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是不是住在一起……”
  金蕊在那边轻蔑地笑起来:“你是说他们住在这边破房子里啊?这样的破房子给我我都不住!”
  “这老太太死了……你怎么办?他给你说法了吗?”
  “什么说法?你还要他娶我?”
  “这个熊妮子!你给我正经点!我是说工作,有安排不?”
  “没说过。”
  “没说过?那可怎么行?你这不要犯傻!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不抓住这个机会一旦离开他家,想再见他一面都难——皇宫深似海!”
  “你担心往后他不见我?可能吗?”金蕊在那边笑起来,“他也不敢!”
  听见金蕊这么说,金枝心里不再急:“你最好回到老太太那里守着去,好好的表现表现。”
  “姐,你傻呀!你要我在他老婆跟前表现你是要杀我呀!”
  金枝想想也是,又说了两句就挂了机。
  “这妮子变化这么大啊!这才几天!”金枝品味了一下,感觉这次打电话金蕊变化真的好大,大的感觉好陌生——在电话那端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单纯可爱的金蕊。
  金枝脑子有点乱,竟不知金蕊的这个变化是好还是不好。发了两分钟呆,手机响,是汪者西。
  “给谁打电话?将近二十分钟。”汪者西劈头就问。
  “给谁打你管得着?”金枝这样惯了的。
  “你打我电话干什么?”汪者西显然有些恼。
  “你说干什么?打错了行不行?今天晚上加班,我不回去了。”
  汪者西那边挂了。
  啪啪嗒嗒下了几个大雨点子。金枝没带雨伞,十几步远就是急救室,她急急的跑过去避雨。
  有人拦住:“闲人免进。”
  “她不是闲人,教育局的领导。”有人拉她一把,金枝一看,是常贵。
  两个进了急救室门厅。
  “你值夜班?”金枝问。
  “哪还有值夜班之说!非常时期,全院动员!你不是也过来了吗?”
  金枝抱怨道:“别提了!跟打仗的一样!东一头西一头,也不知道要干啥,没头苍蝇似的!”
  说着打了两个哈哈,略显疲倦的说:“你们值夜班还有点价值,白衣天使嘛,救死扶伤是神圣的天职。我们呢?我们会什么?也非得跟着熬夜、受洋罪,戒严、维持治安有那么多公安呐!”
  常贵声音一低,拉了金枝一把:“过来过来。”
  金枝跟过去,一直走到急救室尽头。
  常贵打开一间房门:“这是值班医护人员休息室,你干脆在这里休息一会吧。”
  “这怎么行?人家不休息?”
  “你看看这局面!谁能有机会休息?谁敢休息?”常贵说着关上门出去了。
  休息室里有一张床,有两把椅子,简陋的很。
  这地方金枝并不想呆,但外面下着雨,又不能乱串,也有点困意,就将就一会吧。
  金枝正在打盹,朦朦胧胧感觉有人进来,还没反应过来,灯灭了。
  来人一把抱住金枝:“老婆,想死我了!”
  是常贵。
  金枝一推他:“你不想混了!就这紧急时刻你还敢胡来!”
  “什么紧急时刻?早就不紧急了。”常贵啃着金枝的嘴。
  “你赶紧救人去!”金枝使劲往外推。
  “你先救救我。”常贵说着,从裤门里掏出长鞭来,拿着金枝的手就往那里抓。
  “脏东西!你……”金枝手要往回缩。
  “不脏,不脏,我刚刚洗了过来,还消了毒呢!”常贵的手已经探到金枝的裙子里了。
  “我身子脏!”金枝挣扎着往外拿常贵的手。
  常贵的手早已经摸到了金枝毛茸茸的腹部,金枝不再挣扎:“这地方忒危险,万一给人撞上,你肯定又一个吕基霸!”
  “两分钟,两分钟,至多五分钟!”常贵将金枝身体一转,裙子一掀,内裤往下一扒,“啪”一声在金枝肥白的屁股上一个响嘴,长鞭随即插进金枝潮乎乎的下体。
  在金枝的几位相好的里面,常贵除了个子高,论人才算是最菜的。但是,作为性伙伴,常贵却是最令金枝充满期待和幻想的,原因就是常贵那条非比一般的长鞭,很多时候,金枝明明在跟高皖或者别人做爱,意识里却是常贵的家伙。
  金枝很快就进入状态,喉咙里发出呻吟,常贵捂住金枝的嘴:“我的祖奶奶,你可千万不要叫。这就好,这就好……”
  “你可不能射!”冷不防,金枝一抽身子,两个分离了。
  “行了行了!十分钟也有了!”金枝提上内裤。
  常贵意犹未尽,还要再来,金枝只是不许:“救人去,救人去!”
  常贵简单整理了整理:“救人!救人!救什么人?人拉过来就是死的了!还救什么救!”
  “都死了?”
  “能活的都转到市里抢救去了,这里留下的都是没救的。”
  “没救了还救?”
  “当然救!你不救老百姓不闹?上边也不答应啊!省里直接下的命令,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得拿出百分之一百的努力,生命重于泰山嘛!”
  “不是明明知道没救了吗?”
  “什么明明知道?就是没救了,气都没了,还救个毛!现在救人只是做样子,在搪塞老百姓,是缓兵之计。不是秦副省长就要到了吗?就等他。咱下边还得等上边的态度,尹书记现在还在医院里,他也只是强调又强调要全力抢救,他又不是没有眼、看不见,其实他也知道所有救治手段都无能为力了。”
  “搪塞老百姓?啥意思?”
  “啥意思?现在一切消息都在封锁,包括所有给拉到医院来的孩子的家属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死是活。甭管谁打听,只是一句话,正在抢救中,什么都挡过去了,老百姓想闹都没得闹。上边来了人也好说啊,我们已经尽力了!”
  “死了多少孩子?你知道不?”
  “我当然知道!我这个副总指挥不知道还有谁知道?但是,我不能说,我不敢说……绝密,绝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1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