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0章
发表时间:2012-05-18 点击数:4390次 字数:
  可能是因为小学生们从来没给家长们洗过脚,也没在事先进行专门训练和彩排,半小时根本不够用,到上午活动结束才进行了两轮次400对,比预计的少了一轮。
  刘帮典带来的人马该下午第二轮出场。
  中午吃饭,刘帮典请金枝和实验小学校长闵胜去吃饭,跟来的教办管理人员顾昂春、中心小学校长满昭作陪,随行班主任则带着50个学生去吃快餐。
  满昭对刘帮典说:“50个农村孩子,平时没进过城,就怕班主任一个人顾不过来。跑丢了或者出了别的什么事故就大麻烦了。要不,我也去吃快餐,帮着班主任看着孩子。”
  顾昂春也说:“因为校园伤害事故接二连三的出现,中央刚刚专门开过中小学生安全工作会议,省里、市里也都发了文,对安全问题强调又强调,昨天你不还在局里的安全责任状上签过字吗?……”
  刘帮典打断顾昂春:“哪有那么多事!开会、发文、签字还不都是走过场?有几个是照着上边要求做的?吃饭吃饭。”
  闵胜是金枝给刘帮典搬来的救兵。闵胜跟高皖关系很铁,也是高皖提拔他做上的实验小学校长,金枝跟高皖的不一般关系闵胜一清二楚。当金枝向闵胜提出要借他们的学生家长一用时,闵胜一口答应下来,连半个条件、要求都没提。实验小学校长级别不高但却是惠丰最牛的校长之一,孩子到实验小学就读多数都是靠关系。所以,学生家长们尽管许多来自机关单位,不少还是小领导,但平时讨好实验小学的领导、老师惯了,对于学校安排的大小事没有不全力配合的。所以,洗脚借家长的事闵胜一点难都没作。
  辛苦费的事金枝没向闵胜透露,但金枝一分钱也没给刘帮典少要。
  因为要等着洗脚活动结束开现场总结表彰会,上午已经参加过洗脚活动的学生和家长按要求都不能回家。
  下午的洗脚活动基本上就是走过场,从两点半开始不到四点就结束了。于是,开总结表彰会,所有参加单位都领到了优秀组织奖奖牌。县一中、局直中学、实验小学还获得了特别奖。
  讲了话,发了奖,宣布活动圆满结束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
  市里的领导和外县的领导下午没到现场去,他们吃过午饭就离开惠丰各忙各的去了。
  高皖没回市里去,家还在惠丰、老婆也在惠丰住着,不留在家里住一晚再走实在说不过去,更何况跟老情人金枝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叙旧情了。
  晚饭是刘帮典安排的,就在豪门公馆,餐饮娱乐一条龙,图个方便,档次也挺高。
  刘帮典安排顾昂春、满昭带队回家,自己一个人留在了城里。
  刘帮典一共请了三个人,高皖、洪献崎、金枝。
  活动结束时,平地一阵风刮的甚是猛烈,垃圾扬尘直刮到半空里去。要起天草,几个人一分钟也没停,开车直奔豪门公馆。
  凉菜紧跟着就上来了。
  “惠丰电视台晚间新闻可能就能看到洗脚活动报道了。”洪献崎乐滋滋的对高皖说。
  “明天的市报也能看到。”高皖点点头。
  “还是洪局大手笔!能把市委领导请过来。”刘帮典拍了一句马屁。
  四个人,此时要数金枝心里最美,不动不摇拿到手里一万多:“原是!要不是洪局安排这么好的活动,俺这当小兵的哪有机会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顿饭?我看,这样的活动就该多开展!俺也跟着多沾几回公家的光!”
  “多开展些大型活动那是肯定的!”洪献崎一脸兴奋,“还有个读《孝经》活动呢!不是给魏宪那根搅屎棍搅了吗?暑假前是没时间安排了,要不就安排在暑后教师节!”
  高皖沉吟了一下:“我提个建议吧,这个读《孝经》最好还是安排在重阳节较好。教师节离开学较近,组织起来可能仓促些。重阳节又是传统的敬老节……”
  刘帮典插了一句话:“我看也是。”
  金枝笑着看看洪献崎:“要不这样?洪局再动动脑子看看教师节安排个什么活动好?”
  洪献崎说:“动什么脑子!回来交给秘书股……这不还有你这个工会负责人吗?你们考虑去,我有空还想多赶个酒场、牌场呢!”
  “哎呦哎呦……俺就一个临时工,你洪局啥时候封俺当什么工会负责人了?你想把俺累死完事!”金枝拿着腔的说。
  四个人,一个女人三个男人。任意一个在座的男人都多次尽情尽意畅享过在座女人的裙底风光,所以,说起话来就一点遮拦都没有。这个碰一杯:“咱是战友,干一个!”那个也举起杯来:“咱们也是战友,干!”连姓氏官称都免了。
  金枝更是如鱼得水,左边抛一个媚眼,右边送一个秋波,娇娇滴滴风情无限,几个男人给撩拨的雄性大发,二十分钟不到干下去两瓶白酒了。
  洪献崎、刘帮典都属于红脸蛋那种,金枝虽然酒没喝多也已经面如桃花,四个人只有高皖神色如常。
  刘帮典感觉手机在震动,从兜里拿出来。
  是满昭打来的。
  “刘主任!刘主任!”满昭在电话里喊,“急死我了!给你打几个电话了你咋不接啊!”
  白天在洗脚活动现场太吵,刘帮典把手机调成了震动,忘了调回来了。
  “这不是接了吗?啥事?”刘帮典喝酒正在兴头上,不耐烦。
  “你快点回来!马上回来!马上!”满昭连声说。
  “马上马上马上!你是催我的命吗?什么急事?也得等我吃过饭啊!我还没吃饭呢!”刘帮典将电话挂了,“老子吃顿饭也不让吃安生!来来来,喝到哪里了?”
  手机又震动起来,还是满昭。
  “刘主任!马上!马上!出大事了!出大事了!”“什么大事!天塌下来了?”“车翻了!车翻水里了!”“什么车?”“咱的车!拉学生的车!”
  刘帮典一惊:“咱的车?”
  “有伤亡吗?”刘帮典头上冒汗。
  “肯定有!情况不详!”
  刘帮典拿起包:“赶快散伙!出事故了!”
  洪献崎醉眼半睁,指着刘帮典:“不能跑!喝了你的酒!”
  刘帮典正想解释,洪献崎电话响了。
  “妈的!谁打电话?”洪献崎接了电话。
  是县委办公室:“洪局长,马上到祁祠镇!校车事故,大事故!最短时间内赶到现场!”
  “是是是!”洪献崎指着刘帮典,“快快快!你们那里出事了!”说着就走,刘帮典紧紧跟出去。
  金枝看看高皖,高皖看看金枝。
  “咱们吃过饭再去看热闹吧。”金枝说,“老刘跑了,我买单。”
  “买单是小事,车祸可是大事。”高皖站起来要走。
  “车祸再大,跟咱们有个屁关系!他们死他们的人,咱们吃咱们的饭,两个骚驴滚了也好,省的在这里叫了,我正烦呢!”金枝一把拉住高皖。
  高皖一笑:“你说他们是什么?骚驴?是不是鸡巴都很长很大?”
  金枝打一把高皖:“谁说骚驴了?我说的是叫驴。”
  “你明明说的是骚驴。”高皖坐下来。
  “你才是骚驴!”金枝抛个媚眼过去。
  高皖色色的笑着:“我有那么大本钱吗?”
  “有没有大本钱苏红妮知道,丁蝴蝶知道……”
  “你也知道!”
  服务员进来问要不要上热菜。
  “跟你们厨子老师说一下,我们只两个人了,菜减一些。”高皖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答应了一声,退出去了。
  金枝高皖也不再喝酒,只抵着头说话,金枝几乎抵到高皖怀里,高皖伸出胳臂将金枝半搂在怀里。
  两个正在缠绵,金枝的电话响了。
  是教育局办公室:“十五分钟内到教育局集合,不得迟到、请假!”
  “这个洪绿帽子!”金枝关上手机就骂洪献崎,“肯定是祁祠镇校车的事,撕腾我们干什么!”
  “走吧走吧,甭耽误了!我也去看看。”高皖站起身就走。
  金枝拎起小包跟在高皖后边。
  开门赶上服务员上热菜。
  “甭上了,里面没人了。”高皖说着走着。
  “菜都下锅了……”服务员很为难。
  “你端回去自己吃吧!”高皖头也不回,“没事,我们照样买单。”
  金枝要买单,高皖不让:“哪有让老娘们买单的?”
  出来豪门公馆,金枝看看天:“天那么黑!要下雨啊!”
  高皖催促她:“赶紧上车吧,快走!”
  高皖开车将金枝送到离教育局四五十步远的一个巷口让金枝下了车,金枝给高皖一个飞吻,高皖回一个飞吻,开车走了。
  局里的两辆大面包都停在大门里边,李直就站在大门口。
  “快点快点!就差你了。”李直对着金枝喊。
  金枝“哼”了一声,钻进后边的那辆车里,车子随即就开动了。
  车里议论纷纷,金枝喝酒喝的有点犯晕犯困,坐在车里不说话,只听大家议论。
  “我们二楼的邻居老家就在祁祠,给家里打过电话了,说是从水里捞出来当时就死了二十多。”
  “十次车祸九次快!司机肯定又开快车了!”
  “说是也不全怪司机。迎面过来一个蹬三轮的老太太,司机反应慢了一点,车就冲到边沟里侧翻了。”
  “这不还是快嘛!要是慢了,不就反应过来了!”
  “老太太是逆向行驶……”
  “甭管逆向正向,如果车速不是太快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嗨!侧翻还不如直撞呢!直撞也未必死那么多人!偏偏侧翻,偏偏边沟里满满的水!小孩子都是给水呛死的!”
  “祁祠那边是水田,现在正是泡地插秧的时候,可不各处坑满壕平都是水!”
  “哎呦!我的乖乖儿,多可怜!爹娘能心疼死!”
  “司机呢?司机没死吧!”
  “司机跑了!跑了二三百米给人截回来了!”
  “你看这无良司机!救人啊!光知道自己跑!你能跑了你?”
  “就是,司机要是施救及时,也可能多救活几个孩子,真是该杀!”
  “出事的时候,天刚好黑——要不是变天也黑不那么早!幸亏有几个收工晚的老乡,听到呼救声跑过来,这才救上来十几个还是二十几个,也不要多耽搁,要是晚十分钟二十分钟,呛死淹死的学生更多。”
  “老师呢?老师就不知道救人?”
  “幸亏有老师跟着,就是老师呼救的,孩子吓的连呼救都不会了。问题是一个老师能救几个孩子?还是个女老师,要是我吓都吓死了,还救人呢!”
  “当官的呢?校长没跟着?”
  “说是没跟着,不知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20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