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8章
发表时间:2012-05-14 点击数:5788次 字数:
  魏宪人间蒸发,魏宪的老婆肠子都悔青了。老公给闹没了不说,雪雪当街受了辱挨了打,寡妇将魏宪的老婆告上了法庭。法庭在事实确凿的情况下判定魏宪的老婆这边赔偿受害人精神损失费10万元,这还不包括医药费。
  魏宪的老婆一气之下喝了农药,幸亏抢救及时,没有赔了老公又搭上小命。
  给魏宪这事一搅,原定“六一”举行的全县中小学生“诵读《孝经》,弘扬孝道”朗诵会也给冲了,洪献崎建议将朗诵会推至秋后去,马德弼正给魏宪搞的没了心情,洪献崎的建议当即就得到了批准。但千人洗脚活动还是要如期举行,因为这事已经上报到了市里而且市主要领导还要来现场观摩的。
  当惠丰城的贩夫走卒之流开谈必言小三当街裸体被殴的桃色新闻的时候,于一越并没这份心情去关注这事。
  高考的时间一天天迫近,局直中学作为今年新增的考点,所有的考点安排事宜都必须从头来过。
  有关高考考点的组织工作,于一越作为考点主任没有一点经验,业务校长薛裔播也没经验。
  但高考可是大事情,责任重大,考点组织工作不能出一点纰漏,考试过程中考点出现的所有大小问题都脱不了考点主任的干系。
  于一越如临大敌,所以事必躬亲,再小的细节也得亲自到场看了才算放心,就像试听各考场安装的播音喇叭他也坚持一个考场一个考场的走到。
  在于一越的感染下,考务组的所有工作人员更没有一个怠慢,光是考场播音喇叭试听工作每天就至少进行三次,考务组所有人员下到各考场内听了又听,每听一次做一次记录,声音是大是小、有无哨音、混音等都记的清清楚楚。试听的事提前一周就进行了,
  6月6日那天,根据上级要求,各考点都要组织举行监考教师培训会。局直中学考点的的监考教师来自三所中学,除了本校教师外还有两所乡镇高中的教师。局直中学考点的培训会八点半准时开始,是于一越主持的,局里下派到局直中学考点的领导是教育股长李鹏,李鹏做过简短发言,接着考点副主任薛裔播拿出《监考人员手册》照本宣科的宣读起来。因为薛裔播也不熟悉高考监考的事,只是此前在局高招办开了几次培训会,薛裔播的所谓培训、强调的那些东西只不过是现买现卖罢了。
  培训结束监考教师签责任状。责任状签过就到了培训会的最后一个环节——考试。考务工作人员挨个发给所有参加培训的监考教师一份试卷,监考教师们对照手头的《监考人员手册》很快就答好了试卷,个别动作迟慢的干脆拿了别人的抄起来。
  俗话说“怕鬼来急脚子(急脚鬼)”,于一越越是怕考点出事,第一场考试就有两个考场出了事。
  有一个考场安排的两位监考教师恰巧都是新手,尽管参加了昨天的培训会考试也获得了通过,但具体操作起来还是不能得心应手。也可能是过于认真了,其他考场的考生都顺利进入考场安坐静候考试了,这个考场还有七八位考生站在考场外等待金属探测器的检查。
  考试一结束,该考场的考生闹到于一越那里去了,说是考试受到了干扰,考试时间没有得到保证,考点必须给出说法。
  于一越慌了神,一再向考生致歉意,做安抚。这事好歹暂时平息下去了。
  另一个出事考场的两位监考教师也都是新手,考试开始分发答题卡的时候,发卡的教师不知道答题卡分AB卡,开启答题卡袋之后那顺序很快发下去。一直等到十几分钟过去了,考生们都已经在答题卡上写上了名字并做了不少题之后,监考教师才发现错了。立刻通过场外监考向考务办公室回报。
  这事大了。考点尽管有备用答题卡,但按照规定必须由考点逐级上报到省教育考试院,最后再由省考试院批准。
  这是重大事故,隐瞒不报是不可能的了。
  问题是考生们为此受到的损失怎么去衡量、弥补,考生背后的家长们该如何去答复、应付,在社会上产生的不良影响该怎么去消除。
  考点都留有机动监考人员,问题监考教师第二场就撤换了。
  出了重大事故要追究责任,要由当事人如实上交书面材料由上级根据情况界定责任再进一步追究责任。
  出现答题卡问题考场的两位监考教师一个来自外校,另一个是局直中学本校女教师丽丽。
  在考点纪检办公室里,两个将书面材料交给于一越审阅,于一越指着里面的一句话说:“这句话去掉。”
  丽丽一看,于一越要去掉的是这么一句:考前培训会上没有提到答题卡分发注意事项。
  两个人都没表态。
  于一越说:“这么说不符合实际,是没提到吗?没提到为什么其他考场没出现你们这种问题?”
  丽丽想了想,肯定的说:“绝对没提到,只要提到的、强调的,我都做了记录。”丽丽拿出自己的那本《监考人员手册》翻给于一越看。
  于一越看见丽丽那本手册上记的密密麻麻,很明显,培训会丽丽不光听得认真,记的也很认真。
  “昨天的培训会没有提,绝对没有提。”另一个老师是男老师,他说得很坚决,“要不,再找几个老师来问问。”
  于一越不耐烦:“提到没提到是能证明的吗?”
  “要不,这样。”于一越原地转了两圈,“把它去掉,你们所有的责任考点来替你们承担。”
  两个保持沉默。
  “如果不去掉,你们的责任你们自己承担。你们好好的考虑考虑吧。”于一越出了办公室。
  丽丽两个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不改。
  于一越知道,有那句话在,错发答题卡事件考点是要负主要责任的。考点的责任是谁的?当然是他这个考点主任于一越的。
  于一越心里很清楚,高考是国家大事,在高考上犯了错误出了问题将受到怎样的处理是最不好预测的。他很焦虑,一直到晚上十点多了他还在电话里做着丽丽的工作,希望丽丽把那句要命的话去掉。
  丽丽是聪明人,于一越越是这样,她越是感觉这句话的份量。丽丽的哥哥是某局的中层干部,有些见识,告诫丽丽切不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来。因为一旦责任认定清楚,处理决定下来,没有谁能替你承担的。
  高考是全民关注的焦点,局直中学考点出现了这么大事故,一传十十传百,当天晚上就传到了丁不凡、丁超凡弟兄耳朵里。
  丁秀此时已经出院在自己那套房子里修养,丁氏兄弟开车来找妹妹。
  “他的事不要跟我说。”丁秀对两位哥哥一点也不热情。
  “秀秀,于一越遇到大麻烦了,最起码咱也得尽尽仁义吧!”丁超凡直爽。
  丁秀不言语。
  丁不凡说:“秀秀,甭管怎么说,甭管你怎么样对待人家于一越,人家于一越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想想,从你出嫁至今也好几年了,咱是不是一直亏着人家于一越?是的,以前于一越的是用不着咱过问。但现在林筱娅挂了,他的后台没了,咱得帮忙替他想点办法了。等于一越渡过了这一劫,你想怎么样我也不管你了。”
  丁秀看看大哥:“我是没办法,要人没人,要钱没钱,你对我说这事,我也是干着急。”
  丁不凡说:“看你说的,我跟你二哥来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于一越出了这事,必须尽快花钱去省里打点,越快越好。”
  丁秀说:“你们有钱花,愿意花钱你们去就是了。”
  丁不凡说:“隔行如隔山,我们又不懂教育上的那些弯弯绕,你是不是懂一些?”
  丁秀说:“我不懂。高皖倒是当过两年教育局长,他肯定懂,你们找他问去。”
  丁超凡说:“不是刚刚闹了不愉快吗?怎么找他?”
  “闹出不愉快还不是你们闹的!”丁秀生气的说。
  “行了,甭管谁闹的了!要不这样,你抓紧联系高皖,让他马上来一趟商量一下。超凡,你给于一越打个电话,告诉他不要急,咱们正在帮他想办法。”丁不凡吩咐道。
  丁秀看看时间:“都十点了,明天吧。”
  丁不凡很生气:“我这才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这可是你们自己的事,你就一点不急?这事越快越好,如果有可能今天晚上就得去省城。”
  高皖正在饭店里同两三位朋友吃饭还没散场,他看见是丁秀的电话,没接。
  丁秀再打,还没接。
  丁秀就一直打,高皖只好接了。
  “再不接,你丁姑奶奶找人把你骟了!”这是丁秀生平第一次向高皖爆粗口,“你滚过来,马上!”
  高皖一个字还没说,丁秀就挂了。
  高皖不知丁秀叫他去干什么,但听丁秀那口气不去是不行的。他打了个面的,到丁秀住所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分钟。
  不凡、超凡兄弟都在,高皖转身就走。
  “站住。”丁不凡声音不大但很有威力,“请你帮个忙,事情干好了,过去的事既往不咎。”
  高皖就不再走,也没拐回来,就站在门口。
  “请这边坐下。”丁不凡指指空着的沙发。
  高皖心下狐疑,看看丁秀,走过去坐下。
  丁秀没理他。
  丁不凡将想法向高皖简说了一下。
  高皖想了想:“省厅和考试院我倒是都熟,但这事毕竟藏不得掖不得,也已经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知道的事了。更何况现在就没有好办的事情,得花钱。”
  丁不凡说:“只要能摆平这事,钱不是问题。”
  丁超凡伸出两个手指头:“二十万能行不?”
  高皖说:“我也没把握,只能看着来,先带二十万趟趟路去。”
  丁不凡问:“什么时候去?”
  高皖说:“现在就去。争取明天上班前能见到人。”
  “超凡,开你的车,现在就走。”丁不凡命令的口气。
  有高皖的关系,有丁氏兄弟的强力支撑,于一越的事根本就没成为什么事。
  高皖“帮”了丁氏兄弟的忙,使于一越度过了难关。这不仅令于一越心存感激,也令丁氏兄弟改变了以往的态度。高皖、丁秀的关系自此又开始正常化,丁氏兄弟竟也和高皖渐渐地成了好朋友。
  于一越在暑期的教干调整中竟也出人意料的升到了局里,坐上了高招办主任的宝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8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