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6章
发表时间:2012-05-08 点击数:5691次 字数:
  金枝坐在回惠丰的车上的时候天已经扫黑了。
  金枝上车晚,坐在大巴的最后排。最后排也挤满了,坐了五个人。
  另外四个好像是一伙的,三男一女。男的都三十七八岁的样子,女的倒年轻,二十四五岁光景。
  三个男人将女人夹在中间,女人穿着很暴露,裙子短的坐在那里可以看见内裤,大腿一点也不白。
  三个男人和女人调笑不止。
  金枝坐在角落里,挨着她的那个男人很肥胖,胖子因为一直半转着身子跟女人说话,大肥屁股就渐渐地移向金枝这边,甚至压着金枝的半个大腿了。
  金枝很讨厌但不好发作,想再往里挪下身子但里边已经没有了空间。
  金枝不能不说话了:“看你都坐哪里去了!”
  胖子光顾着说话可能没听见,没有动,女人听见了,她拍了一下胖子的肩膀:“呃,呃。越过三八线了啊。”
  胖子扭头看看金枝,不好意思笑了笑,把屁股挪了过去。
  车子一起动,几个安静下来,女人戴着耳机听歌,胖子则在手机上浏览起了新闻,另外两个眯着眼睡觉。
  车子刚刚出了市区驶入省道,胖子突然大叫一声:“我操!咱惠丰出名了!”
  一车人都扭头往后看。
  胖子一搂身边的女人:“你看看你看看,这料,该有多猛!”
  女人一挣:“放开我。”
  胖子放开女人,另外两个男人已经伸过头来:“啥猛料?大惊小怪!”
  “我念给你们听听。”胖子吭吭呛呛清了阵子嗓子,一字一句念起来,“鹏城市惠丰县一小三被抓现行,两女子将全裸小三拖至大街殴打半个多小时。”
  “听见了不?小三。”胖子看一眼身边的女人。
  “看我干啥?我又不是小三。”女人往后一仰,翘起了二郎腿。
  “拿来我看看。”女人另侧的男人一把夺过手机。
  “好家伙,还有视频呢!”那个男人笑着说,“看起来捉小三是有准备的。”
  “风流男疑似某中学校长……”那个男人接着念道。
  “某中学校长?会是哪个?”金枝脑子里转起圈来。
  惠丰教育界的一些猫猫狗狗的事,金枝知道一些。她首先想到侯祥,这家伙是出名的花心大萝卜,他不光睡到了几个有些姿色的女教师,还霸占着一个极漂亮的女学生,这个女学生光是高三一连上了三四年,怀孕坠胎四五次,这还是基本得到证实的。金枝还想到了孙强,还是普通教师的时候就玩了几个初中女生,还挨过一回女生家长的痛打,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当上校长这两年缠着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女教师不放手,害的人家男朋友都给分了手。
  金枝将自己熟悉的中学校长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想想谁都不干净,这小三的事谁都能干出来。
  “啥时候的事啊?”不知谁问了一句。
  “就是今天的事,中午的事。”不知是谁回答了一句,又有人在手机上看到这个新闻了。
  “人穷啊!都是因为穷啊!凡是卖淫当小三的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啊!”发感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家里有钱花谁愿意干这个!除非天生的不要脸!”
  “但人穷志不能穷啊!因为穷就干这个?人穷志气短才是真正的穷到家。”
  “也不一定是穷,也可能是犯贱,现在这类贱女人还少?”
  有个女人咬着牙:“当小三,揍死也活该。”
  “打人也是不对的。”
  “当街把人家扒光殴打也忒过分。”
  “最该打的还应该是花杆子男人!”
  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大巴里热闹起来。
  “还是校长呢!真是校长就该立马撤职!”
  “这样的人当校长,谁还敢把孩子送到学校去!”
  “校长骚包,教师也都够呛!”
  “穷教师?自己的老婆都看不住,哪有钱养小三?除了当校长的,还得是一把一的校长。”
  “不错。现在的校长要多牛有多牛,花着公款,开着公车,喝着花酒,洗着花澡,比起那些副局长都潇洒的多!”
  金枝不关心车里的人怎么议论,她一直在做着猜测:男主角到底会是谁?
  “呵呵,洪献崎当了教育局长,教育界不闹出点花边新闻来?”
  “这个可不是一般的花边,几家门户网站都放在头条了。”
  “咱惠丰一举成名天下知啊!”
  有人提到洪献崎,金枝受到了启发。
  “到底是谁?”金枝快速将这四个字发给洪献崎。
  转眼短信传过来:“魏宪。”
  怎么会是他!金枝笑了,她摇摇头,要是魏宪也养了小三,惠丰的中学校长可真没有一个好人了。
  在金枝的印象里,魏宪该是个中规中矩的男人。
  但真实的魏宪可不是这样。
  魏宪今年43岁,现任希望初级中学的校长。魏宪本来是个少年得志的人,凭借跟当年教育局长的姻亲关系,不满30岁就当上了某中学的一把手,成为那个时代最年轻的县委组织部任命的中学校长,也是全县范围内少数几个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之一。也正是因为仕途平坦少年得志,魏宪在属下教干、教师面前盛气凌人傲气十足,很不得人心。一年下来,校长干的很不成功,最后又闹出一个严重的班子不团结的乱子。没等到学期结束,魏宪就给局里送到江南挂职学习去了,学习回来就不再是校长,只做了个挂名党支部书记。
  栽了跟头的魏宪一下子低调了许多,做人处事待人接物上也成熟了许多,在学校工作上更十分讲究跟新校长配合。全校教职工也慢慢改变了对魏宪原有的不好看法。仅仅两年魏宪又抓住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做上了校长。
  魏宪五年前调到了希望初级中学当校长。希望初级中学是靠近城区最近的乡镇中学,校长位子也是各家乡镇中学校长争夺的焦点。魏宪能调到希望初级中学当校长除了各方面的社会关系外,局里对他工作的肯定也是得了不少加分的。
  五年前的校长还没有目前校长们那么多的特权和好条件:除了几个“牛”校长,大部分校长城里基本上没房,出行基本上没车。魏宪离家远了,不能天天回家,他在学校里拾掇了两间房子做了宿舍。
  毕竟三十七八岁的男人,生理需要很强烈,不到半学期魏宪就跟学校食堂的一个有些姿色但也已经徐娘半老的寡妇做在了一处。寡妇十六岁的闺女雪雪在学校上初三,寡妇请求魏宪多给雪雪一些照顾,魏宪当然一口答应,几乎所有能给的补贴都给了,所有能免的收费都免了。雪雪发育早,面目比寡妇更漂亮十倍,完全一个天仙玉美人。魏宪一回回看着雪雪鼓腾腾的胸脯,要啃嫩草的邪念就滋生了。他开始瞒着寡妇给雪雪钱,开始有事没事将雪雪叫到住处问情况并关切的抚摸雪雪的肩、背,十六七岁的女孩正是情窦初开略懂人事的时候,糊里糊涂就给破了处女身,不久就怀了孕。寡妇也察觉了雪雪的事,但她并没有声张也没反对,反而跟魏宪打的更火热(真是什么样的无耻女人都有)。
  魏宪因为要泡雪雪,就在寡妇那里很卖力。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教师们开始在私下里传。魏宪、寡妇、雪雪都有了压力,魏宪就动员雪雪辍学并答应寡妇先给雪雪在城里租一间门店做生意,接着,寡妇也辞了职搬到城里帮着雪雪打点生意。
  有魏宪提供资金支持,有一老一少两个美人打点,娘俩尽管是生手生意倒是做的有声有色。
  在魏宪的一再坚持下,雪雪没打胎。魏宪有想法,魏宪生了两个女孩,很想要个男孩子,但计划生育政策他不敢惹。他通过熟人给雪雪做B超,知道雪雪肚子里怀的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男胎就一心让雪雪生下来,将来有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儿子。雪雪思想一开始有顾虑,寡妇倒是不反对,寡妇不反对是想借女儿妊娠期间跟魏宪多鬼混几次。
  寡妇曾向魏宪提起过雪雪将来的事。魏宪胸有成竹,当即向寡妇做出了三个承诺:门店所有收入以及本金都归雪雪所有,孩子断奶后雪雪可以选择出嫁(孩子当然归魏宪),另外一个专门针对寡妇的,只要寡妇愿意魏宪保证将情人继续到底。
  魏宪确实“本事”大。魏宪的老婆知道了些风声,专门到城里暗访了两天,最后在“高人”的指点之下逮到了下班后来门店加“夜班”的魏宪。魏宪当然不认账,只说是熟人开的店,老婆没抓到现行就没敢闹。孩子生出来之后,魏宪的老婆在高人们的一再指点下终于抓到了正在跟寡妇行苟且之事的丈夫。魏宪转得快,只承认跟寡妇有一腿,事后又一再向老婆解释上寡妇的床是有想法的,想法就是买一下寡妇的账让寡妇帮着要雪雪生的那个男孩子。
  魏宪的老婆肯定相信了魏宪的鬼话,她只跟魏宪要了个永远不再跟寡妇来往的保证。魏宪当然满口答应下来。几天后,有人看见魏宪的老婆提了一兜奶粉给雪雪送去了,有人说魏宪的老婆送奶粉送了很多次。
  知情人在背地里都骂魏宪下岗工人的老婆死憨熊,真正知情的人则认为魏宪的老婆比魏宪更想要个男孩,现在既然事已至此有了男孩,再闹也于事无补,反倒不如装糊涂,这样既能保证男人、男孩通通赚到手,更能用实际行动让自己的男人感到羞愧往后老老实实地过日子,这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是大度量。
  魏宪的老婆到底怎么一个人究竟如何想?没人说得清,也只是私底下说说。
  老婆和情人之间相安无事是魏宪始料未及的事,他为自己的成功多智玩得漂亮沾沾自喜。
  问题是事情出了变故。
  雪雪生了孩子后看着孩子可爱不舍得给别人了,这是母亲的天性,也无可厚非。魏宪好说歹说都无济于事。寡妇也变了卦,跟雪雪一条心了。再后来雪雪明确表示一辈子不出嫁就跟定魏宪当二奶。
  魏宪始料未及,老婆也傻眼了。
  但那边寡妇母女一不做二不休揪住魏宪不放手,要名正言顺的跟魏宪过日子。寡妇甚至荒唐的制定了一个时间表,每周二四六魏宪陪老婆,一三五日陪自己和雪雪(真是无耻者无畏)。
  三个女人,魏宪谁都不敢得罪,只好费尽心机两边哄,忽悠一天一天算一天。为了稳住后宫,不致后院起火,魏宪在城立给买的一套三居室,旗号是给老婆买的。
  老婆没怎么闹,寡妇越来越放肆。
  一周里面娘俩四天,魏宪的老婆一个人三天,寡妇越想越吃亏,本该属于魏宪老婆的周二也要占着了。这样,从周日到周三连续四天魏宪都得过去应付两位老少情人,寡妇和亲闺女就这么无耻的共享一个老男人。
  魏宪老婆的怨气越来越多,但事情一开始主意就没拿好,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法说什么了。
  意外恰恰出在魏宪老婆的一再退让上。寡妇欺负魏宪的老婆胆小怕事没心眼,特别是雪雪,周六也不许魏宪陪老婆去了,因为每周五天里面娘儿两个也分不公。其实,这事如果老婆不肯闹,两个休息天魏宪是乐意陪儿子和雪雪的。
  这样的局面又维持了两年,魏宪的校长也越来越风光,自己学了驾照,又租了一辆专车,上班回家方便多了。
  这天正是周四,午饭魏宪没回家,魏宪的老婆打电话问魏宪在哪里,雪雪伸手接过电话去。
  没等魏宪的老婆说话,雪雪说:“不要打电话了,在我这里。”
  魏宪的老婆愣眼了:“这不天天长你那里了!不要这个家啦!”
  雪雪说:“这里有他儿子,你家有他儿子吗?”
  这是魏宪老婆心底最疼的疼处:“是那个野种勾了他的心还是你这个骚仙迷了他的魂!”魏宪老婆骂了一句。
  雪雪听见骂,立马回骂了一句黄脸婆,接着说道:“就是我这个骚仙迷了他的魂,你有本事也来迷他啊!告诉你,我这个骚仙这会子正给你男人日的好受呢!你有胆就过来!”
  魏宪雪雪两个吃过饭后当时真的正在干那事,魏宪的老婆听见电话里的动静和雪雪的一阵阵浪笑再也不能淡定,他打电话给在城里做生意的两个娘家妹妹说是去捉奸,结果弟媳妇也跟来了,姊妹四个开车直奔雪雪的住所。
  结果就是魏宪的老婆一直跳着骂,她的两个妹妹逮着雪雪就往外拖,拖着打着,一直拖到大街上,她的弟媳妇一点不省事,用手机将过程录了下来。
  几个女人本来是想给雪雪一个难看,一个教训,不要继续放肆,同时也是出出气。她们根本没考虑更多后果。
  光腚小三当街被打,不到半小时就传遍惠丰城了。
  这就是事情原委。
  魏宪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他决定向吕基霸同志学习,人间蒸发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6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