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5章
发表时间:2012-05-08 点击数:6000次 字数:
  左一撇看了金枝一眼:“不是我拽洋文,我是羡慕当年的陶渊明。”
  金枝笑了:“你羡慕陶渊明?我看你也是叶公好龙——假喜欢,你要真羡慕就学习他挂冠离去就是了。”
  左一撇说:“这个你不懂。挂冠也是需要大勇气的你知道吗?我可没有那么大勇气。”
  金枝拍手笑道:“这不就算了嘛!好不容易混到一顶乌纱帽,说扔就扔,也忒傻了吧。”
  左一撇摇摇头:“扔掉也比给摘掉好啊!”
  金枝说:“只要紧跟上司,与上司保持一致,小小心心的干,乌纱帽还能给摘了?”
  左一撇又摇了下头:“紧跟上司?与上司保持一致?你知道怎么紧跟?你知道啥叫一致?你们惠丰不是刚有个什么局长给拿下吗?”
  金枝接过来说:“是的。城管局长向孜昶。”
  左一撇笑着问:“这个向孜昶没跟上级保持一致吗?没紧跟你们的书记吗?”
  金枝摇摇头:“他是邀功心切、邀宠心切。拍马屁拍错了地方。”
  “还是《红楼梦》上的《好了歌》说得好: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这个向孜昶是不是属于这个类型?”左一撇又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随手往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看着金枝,“你看看,当官是不是有风险?高风险?”
  金枝不以为然:“这还是他官小,官大了就……”
  左一撇摇摇手:“官大就没风险了?大错特错!还记得当年头顶博士头衔以‘开明和改革’著称的‘政坛明星’某省省长不?上级都评价他‘视野开阔,改革开放意识和开拓创新精神强;敢抓敢管,作风务实。’怎么了?乌纱帽还不照样不听响就给摘掉了。”
  金枝说:“这个事我知道……后来不是复出了吗?”
  左一撇长长的吐出一口烟:“复出了不错,干什么去了?一个闲职罢了……这个人没紧跟上司、没跟上司保持一致吗?不是吧。但他又为什么栽了?太高调啊!”
  左一撇一顿。
  金枝似有不解:“高调不好吗?”
  左一撇狠摇了一下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你要当红花,谁家愿意做绿叶?你‘开明和改革’著称,莫非普天下的芸芸众官都不开明不思进取?俗话说‘过高人愈妒’,你太高调势必会遭来汹汹的非议——这还不是最危险的,最危险的还是来自上层。你调子那么高,调子一直那么高,普天之下的人都看你一个人表演了,你让你的上级情何以堪?你再有才再能干再没有想法再没有个人野心,你的上级也不会任你发展下去的。功高震主在历朝历代的官场都是最最犯忌的,你声高震主就有好下场了?”
  金枝“哦”了一声,点头道:“给你一点拨我还真明白不少。”
  左一撇一笑:“说说看。”
  金枝说:“刚刚给拿下的雾城姓赖的书记是不是也属于你说的声高震主?他的地位、他的声望、他的根基应该比当年的那个省长都要高出许多许多吧?”
  左一撇点点头:“你说的这事也只能在咱们这场合说一说,在外边可不要乱说。这个赖还真是这种情况,一上任就调高的不得了,又是打黑又是唱红。打黑不对吗?唱红不对吗?都对,也都深得人心,也都深受拥护,也很快在全国造成了巨大声势,要不全国都会跟着唱红歌?这雾城眼看就是又一个陕甘宁了。全国都看雾城,到了这个程度,什么都不要说了,再有才再能干都是次要的了,再没有想法再没有个人野心也有想法有野心了,声高震主了,声高震主了……”
  金枝倒了一杯开水端给左一撇,一笑:“你这个‘声高震主’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
  左一撇喝了一口水:“是该有。”
  左一撇放下茶杯:“这就是高调惹的祸。也不是我老左放马后炮,从赖高调打黑唱红开始我就断定他不会长久,即使这一任领导不拿他下一任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你见过天上出现过两个太阳?这政治不是唱大戏,更不是小孩过家家,这政治历来就是斗争,充满血腥的斗争。不要说一山不能容二虎,赵匡胤当年卧榻之下都不容许李后主安睡。这高调高过了头就会跑调,你不跑调上边也会认定你跑调,上边一旦认定你跑调了,这调你还能唱的下去吗?下台吧,不要继续唱了。”
  左一撇又喝了一口水:“不过呢,我倒是没料想赖会败的这么快,败的这么惨。是的,胳膊是摽不过大腿,但他毕竟不是泛泛之辈啊,地位、声望、根基哪一条也不弱啊……但他轰然一声说倒就倒了,倒之前连一丁点征兆都没有——有手段啊!”
  金枝脸色有点冷峻:“还真是你说的,官大官小风险都不小。”
  左一撇点点头:“明白了?”
  “明白了。”金枝一点头,随即又说,“其实政治也就是游戏,当年那位省长不是复出了吗?”
  “政治就是游戏是不错。”左一撇点点头,“雾城的新任长官上任后一句‘不再折腾’就把前任为打黑唱红所做的一切工作彻底否定了,他这么说敢情打黑唱红就是瞎折腾。嘴是两张皮,谁大谁有理,可不是游戏吗?不过,你说的复出的事我看未必。那位省长大人能够复出说明他没有卷进政治漩涡,赖就不同了。闹不好的话,他的下场就是又一个光绪皇帝。”
  金枝笑了:“你是糊涂了。赖不过一个高官而已,怎能与皇帝相提并论。”
  左一撇说:“我说的是下场——你该知道慈禧太后跟光绪这一对冤家,慈禧死前干了一件什么事知道不?”
  金枝摇摇头:“不知道。”
  左一撇笑笑:“不知道就算了。此乃天机不可泄露也。”
  金枝想了一想:“甭管怎么说,只要给拿下总得有原因,再是政治斗争也没有好端端的就给拿下来的道理,不然怎么给人民一个交代?”
  左一撇点点头:“有道理。春秋战国诸侯混战还讲究师出有名呢,更何况现在民主共和的时代。问题是现在的当官的有几个屁股上干净的?既然不干净,要想拿下你你还能跑得了?话说回来,敢高调做事的官员应该还是自认为干净些的,不然肯定不敢出那个风头。看到了不?即使自认为干净些的官员当真一查立马就完蛋——官场的黑暗官员的腐败你就想象去吧。”
  金枝笑道:“还用得着想象吗?听说某名寺的方丈大师出门都坐宝马了,何况滚滚红尘中的俗子凡夫?”
  左一撇也跟着笑了两声:“和尚都成了花和尚了,世界可不是名符其实的花花世界了?”
  金枝问:“刚才你说那个姓赖的下场肯定会很惨,你可是会掐会算?”
  左一撇呵呵笑两声:“我也不用掐也不用算。这几听你没看新闻吗?有命案上身了,要负刑事责任了,你还怎么跑?不是又有消息出来?说赖的下台不是政治斗争。涉及的命案竟然是数月前已经结了案的涉外命案,重审的原因是当事国提出了质疑。中国人在国外不明不白死了多少?你听说哪个国家因为我们的质疑拿下了中央要员了吗?明摆着的司马昭之心,还要掐还要算?”
  金枝点点头:“网上怎么说的都有,有的说赖打黑打到了大老板二老板身上了,不知真假。”
  左一撇摇摇头:“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大老板也好,二老板也好,包括九人团的所有人在内在赖的态度上是保持一致的。有的报纸上还提到了赖喜欢跟美女合影什么的,是不是在说他涉黄——嘻嘻,真有意思,打黑的涉黑,唱红的涉黄,真有意思,有意思啊!”
  金枝忽然问:“尹琨一上来就大张旗鼓的在‘孝’字上做文章,是不是忒高调了?”
  左一撇一愣:“应该算不上——只能说是一种理念吧,谁上台不想搞出点名堂出来?不容易啊!又是党务又是政务,忙忙碌碌一天下来,苦不苦?回家来更苦,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可不寂寞孤独?不过呢,这日子也快过去了,丰雅就要过来了。”
  金枝“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沉默了片刻之后,左一撇对金枝说:“高皖这几天挺郁闷的,你见他了吗?”
  金枝说:“没有。他郁闷?这倒是稀罕了,他那个家伙纯粹一个师奶杀手,他身边还能少了女人?”
  左一撇一咧嘴:“呵呵,这家伙还真郁闷了,就是因为女人的事。他有个相好的叫丁秀,你知道?”
  金枝说:“知道。怎么了?”
  左一撇说:“他们两个掰了。”
  金枝问:“为什么?他都跟你说了?”
  左一撇点点头:“要说高皖这小子真他妈有艳福。那个丁秀来这里陪他好久了,不想竟给她的哥哥逮到了,立逼着高皖表态。偏偏高皖这小子死猪不怕开水烫,硬是不合作,把丁秀给晾起来了。”
  金枝“哦”了两声,心想:原来丁秀竟是为了这事寻短见!
  “他能舍得?那可是个狐狸精,难得的白虎啊!”金枝故作惊讶。
  “牛啊!”左一撇看看金枝,“你猜高皖怎么说:女人哪里都能找得到,男人的尊严可不是随便就能找到的。这小子,还有脸提男人的尊严!”
  “他果真这么说?”金枝跟着问了一句。
  高皖真是这么说,丁秀为这样的人寻短可就不值了,这话幸亏丁秀没听到,如果丁秀听到肯定马上晕倒。金枝想到这一层,一脸不平之色。
  左一撇没注意到金枝的表情变化:“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嘿嘿……”
  左一撇一声没笑完,金枝气呼呼的插进话来:“那是他另结新欢了。”
  “另结新欢?你说高皖?”左一撇哈哈哈哈笑了几声爽的,“他哪有那么大本事!你以为男人结新欢就像买衣服那么容易简单,相中一个付了钱穿上就走?不是,不是……”左一撇摇着手。
  “俗话不是说吗?女追男隔层纸,男追女隔座山。情场上基本上是女人追男人一追一个准,男人追女人成功率三成也达不到。高皖再有魅力也未必有大本事伸手就捞到女人。”左一撇饶有兴味。
  “不要再说他。”金枝不知为什么心生一丝悲凉,她站起身,掀开窗帘的一角,将头钻过去,静静的看着窗外。
  “看起来,这男人真是靠不住,没心没肝,这么多年交情说散伙就散伙一点留恋都没有。还说什么女人哪里都有。莫非女人在他们眼里连件衣服都不如?就是一件衣服穿的时间长了还不舍得说扔就扔掉呢。”金枝想了很多,脑子很乱,“可怜丁秀,竟肯为这样的人殉情。”
  金枝一直不知道丁秀寻死的真实原因,这会子联系起高皖来,认定是因为高皖辜负了她,也就越觉得丁秀不值,想着想着又想到自己身上来:“我可不能学了丁秀那个傻逼——我不能让他们白玩,更不能跟他们玩感情……男人都他妈的混蛋,都该死!”
  金枝心里咒骂着,几乎骂出声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5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