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3章
发表时间:2012-05-05 点击数:5920次 字数:
  丁秀服毒自杀因为于一越发现及时,抢救及时,并没有玉殒香销,在得到惠丰县人民医院有效救治之后,她又被丁不凡转院至全市医护水平最高的鹏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去了。
  但丁蝴蝶自杀的消息却在惠丰城不胫而走,并很快成为惠丰人街谈巷议的热点。
  惠丰人对丁蝴蝶自杀的原因进行了多种猜测,有意思的是所有的版本都没有轮哥的屁事在里面。惠丰人再有想象力也不会将惠丰一枝花的的丁蝴蝶跟惠丰城“头号名人”轮哥扯在一起的。
  当丁秀自杀的消息传到金枝耳朵里的时候,金枝既悲又喜,先悲后喜。抛开个人恩怨,金枝并不怎么讨厌丁秀,无论怎么说都是出了名的大美女,还曾同场竞过技,惺惺相惜的心理应该还是有的。但两人又毕竟是风流场上的一对冤家,为争风吃醋针尖对麦芒的撕破脸干过一回,再加上两家男人之间的你死我活的斗争,丁秀如此结局金枝如若不喜那她也就不是金枝了。
  一连好几天金枝的心情都说不出的畅快,连走路都驾云似的轻飘飘,无论对谁说话也都甜腻腻娇滴滴的让人听了心里熨帖的了不得。
  正当金枝沉浸在莫名的喜悦之中的时候,一个令她更欣喜若狂的好消息又从鹏城那边传过来。
  金蕊打电话来了:“姐,我八成怀孕了——月经过去五六天了还没来。”
  “熊妮子,胡说八道……”金枝才骂了半句就收了口,“是不是跟尹琨那个了?”
  金蕊一点难为情的意思都没有:“你说呢?不是他还能是谁?”
  听了金蕊这句话,金枝心里甜美的就像吃了蜜:“是不是他我咋知道!老四,你本事还真不小!对了,尹琨知道吗?——你怀孕的事。”
  金蕊说:“还没告诉他。”
  金枝急忙说:“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他……还有,要尽快打掉,现在刚刚上身子,很容易做的。”
  金蕊说:“我正想过几天等确定了告诉他给他个惊喜呢。”
  金枝说:“憨妮子——你懂个屁!哪个男人还有心情跟大着肚子的女人玩?你可千万不要犯傻!”
  挂了电话,金枝决定到市里去一趟,她要面对面指导并监视金蕊的打胎工作。
  第二天早上才八点金枝就赶到了市里,金蕊正在病房里照看老太太。
  病房里除了金蕊和老太太没有别人。
  金枝蹑手蹑脚的进了病房,二话没说将金蕊拉到卫生间:“来来来,先来试试。”
  金蕊不解:“试什么?”
  金枝从包里掏出个纸盒:“这是早孕试纸,试试看,是真怀孕了还是假怀孕。”
  金蕊一努嘴:“甭给老太太听见。”说着就脱了裤子。
  金蕊在金枝的指导下做了试验,金枝看看结果,不禁一喜:“死妮子,吓死我了,还怀孕呢,影也没有!”
  金蕊不信:“可是好几天没来了,我在网上查了,差不多是怀孕——这几天都吓死我了。”
  金枝一打她:“什么差不多?差一点也怀不上啊!你就觉得怀孕那么容易!身上没按时来也正常,等等吧,说不准过会子就来了。”
  金蕊提好裤子要出去。
  金枝拦住她:“说,到底咋回事?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你主动还是他主动?”
  金蕊白她一眼,没回答,又要出去。
  金枝攥住金蕊的手腕:“先交代再出去。不交代的话就在卫生间里蹲着吧。”
  金蕊又白她一眼:“你烦不烦?我都这样了你是不是心里特高兴?”
  金枝一瞪眼:“我当然高兴!你这样了有啥丢人的?别人想这样还办不到呢。”
  老太太那边有动静,金蕊往外一挣:“我先看看去,回来再说好不好?”
  金枝松开金蕊的手,金蕊出了卫生间,金枝也跟着出去了。
  是老太太说胡话。
  金蕊趴在金枝的耳朵上:“我打听过医生,医生说老太太撑不长了,也就十天半月说话。”
  金枝捂住半边嘴:“是你有福,老四,你的罪就要到头了——享福的日子不远了——我早说过嘛,老四是有福的。看看,没说错吧。”
  金蕊没回应,走到阳台上。
  阳台很狭窄,靠阳台的一端放着一大盆花,阳台的空间就更显小了。
  金枝跟过去:“老四,快点给姐说说。”
  金蕊趴在阳台上,想了一想:“谁让你是我的大姐呢?你不问我还想给你说呢——这个世界上我不给你说还能给谁说?给爹说,给娘说,还不骂死我!给老二说,给老三说,一个直杆子,一个窝囊废……哎!大姐,你叫我咋说?”金蕊看看金枝。
  金枝也趴在了阳台上,跟金蕊紧紧挨着:“啥时候开始的?”
  金蕊想也没想:“老太太这次住院那天。”
  金枝点点头:“是你招的他还是……”
  金蕊说:“我哪敢招他!我哪有那个胆!”
  金枝笑了两声,摇摇头,半调侃的语气头:“你说这话我都不信——尹琨那样的孝子,地球人都知道,他老娘这边刚住进医院他就有心情搞小三?——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孝顺儿子?我看也是假孝顺。”
  金蕊接口道:“我看也差不多。不过,你说他泡我这个小三我这个做小三的还不愿意承认呢——谁知道我能排到老几——把老太太在病房安顿好,我发现手机忘带了,我说回家拿手机,他一定要开车送我,安排给护士就都回家了。”
  金枝用手指头按了一下金蕊的脑门:“到底承认自己是小三了——回到家就……那个了?他就那么直接!”
  金蕊瞥她一眼:“啥都像你亲眼看见似的。是你说还是我说?”
  金枝说:“我不亲眼看见也知道啥样子,男人还不都一个屌样!”
  金蕊把头一扭:“我知道,你走的桥比我走的路都多,行了吧?”
  金枝脸一红,不说话了。
  金蕊像似自言自语:“男人的心思跟女人确实不一样——直的一点弯都不拐,也不管人家能不能接受,愿意还是不愿意。猴急的怎么似的,你说去洗洗身子都不等……幸亏知道他是个大书记,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这个身份,你还以为就是个大流氓,还什么大教授出身的呢……无怨人家说‘教授教授,白天是教授晚上是野兽’呢,这还没等到晚上就成野兽了。”
  金枝问:“他没等你洗身子?”
  金蕊说:“没有。他抱住我就往我身上乱摸,扒我的衣裳。看着他那么斯文,力气可是真大,你挣都挣不开。”
  金枝说:“哪里是你挣不开,一到那样,女人身子就软了——你也没当真的用力挣。”
  金蕊说:“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他又那么大官,也不敢太违了他,光顾着害怕呢——他哪管你怕不怕!”
  金枝开玩笑道:“无怪上回来老太太管你叫媳妇,敢情老太太知道你们的事——也不知是不是跟他儿子心有灵犀?那次尹琨还装模做样说老太太犯糊涂说胡话呢,现在想想可不是越描越黑——也是干了偷鸡摸狗的事心里犯虚吧!”
  金蕊说:“你就瞎扯,那时候还没这些事呢。”
  金枝说:“咋没这些事?老太太啥时候住进来的?我和你姐夫啥时候来的?我看你也是天明到天黑光想着好事忘了几是几了。”
  金蕊想反驳两句,没等开口,金枝皱了眉头问:“你这个破身子,他就没在意?”
  金蕊摇摇头:“倒是说了一句——你有男朋友了?就没再多说啥。我当然说有男朋友了。他根本没在意。”
  金枝嗯了两声:“你这鬼丫头倒是反应快——就那一回你就怀疑怀孕了?”
  金蕊说:“哪就那一回?自从有了那一回,他天天,一天也没隔下,不过,哪一回都得洗净了身子——他不是不爱干净的人。”
  金枝嘻嘻笑道:“我就知道不会只那一回——你那里那么干净,是男人都爱的。”
  金蕊略略惊诧:“我那里……你知道?”
  金枝说:“我的大妹子,我哪里知道,是刘帮典告诉我的。”
  金蕊脸色微变:“我就知道那是你们俩合伙害我的!”
  金枝自觉说漏了嘴,想挽回:“看你,这是怎么说?我这当亲姐的会害你?我是提醒你,将来可不能轻饶了那个流氓,得让他付出代价,不然就忒便宜他了。”
  金蕊咬咬牙:“这辈子只要有机会我就饶不了他!”
  确信金蕊已经千真万确的傍上了尹琨,金枝的心里久悬的石头一下子落了地。她很得意很得意:金蕊这个棋子就要起大作用了。
  金枝接着又向金蕊面授机宜,首先是如何避孕,还有如何撒娇卖乖,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征服男人的独门秘诀。
  护士进来查房,金枝又对金蕊说了几句大路话,借机告辞。
  从医院出来,金枝感觉天地实在太广阔。
  天还早,远不到吃午饭的时候。但金枝不想就这么回城,她想起前几天跟高皖、左一撇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左一撇提出的还想吃驴肉的话,心想,这也是个机会,满足一下左一撇吧,毕竟今天这个好结果左一撇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金枝给左一撇打电话,左一撇说忙,脱不开身,中午还有个招待。金枝想一想也是,不是礼拜天,当官的也没大闲工夫。
  兴致勃勃的一边看街道两边的风景一边哼唱着小曲漫无目的的走,又想着给高皖打个电话吧,这家伙有时间的话肯定管饭,趁便试探试探他对丁秀事件所持的态度。
  正在拨号,左一撇打过来了:“这样吧,你来一趟也不容易的,上午我陪你,招待的事我安排人了。”
  金枝急忙应道:“你觉的上次那家宾馆咋样?要不,我这就去订房。”
  左一撇说:“不吃饭啊!”
  金枝笑道:“饭吃不吃的有啥当紧?你不是成天想吃肉吗?”
  左一撇呵呵呵呵笑了好几声:“是啊,不错!我这个癞蛤蟆是成天想着吃天鹅肉。但也得先吃饭啊,吃饱喝足才好干活啊!”
  金枝说:“那就吃简单一点,百货大楼那边好像有个什么饺子楼,我在那里吃过,不错的,就去那里吃饺子,你看怎么样?”
  左一撇说:“就怕吃饺子委屈了你……”
  金枝笑道:“我名字叫金枝你还真把我当做金枝玉叶了——我这穷混命,吃炒面喝凉水都亏不着,何况吃饺子?”
  左一撇在那头道:“那就好,那就好。吃饺子没早晚,不一定非等到饭顿,我这就过去,半小时就能到,你也过去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3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