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2章
发表时间:2012-05-01 点击数:6309次 字数:
  到底还是喝酒多了,丁秀走路不稳当,东脚打西脚。
  迎面一阵风,出了一身热汗的丁秀给凉风一吹酒往上翻,她想吐。
  往街两边看看,模模糊糊好像是到了华润苏果大卖场门口。丁秀是爱干净清洁的人,觉的吐在超市门口实在不太合适,坚持着又往前走了几十步,再也忍不住,路边就是绿化带,没等身子蹲下来,“哇”酒饭喷出好远。丁秀从包里摸索出一小包抽纸,擦擦额上的汗,擦擦嘴,想起来,但站了两站没起来,眼睛一眯,睡倒了。
  丁秀一觉好睡,迷迷糊糊醒来,眼一睁,天光大亮了,四周倒是很寂静。
  她想伸个懒腰,但不能够,她发觉她的手脚都给什么东西缚住了。她一惊非同小可,瞪大眼睛再看,这才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而且房间很狭小、破旧,破旧的木窗上钉着一块肮脏不堪的绿窗纱。
  她惊恐万状,想要呼救,但这时她突然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的仰躺着,而身下只不过是个破旧的简陋的木床,床上铺着的也不过一张已经发灰发黄并散发着腥臊汗臭的破草席,枕着的居然是个油黑发亮的蛇皮袋。
  出于警觉也是出于潜在心底羞耻心,丁秀没有贸然叫喊,她试着动动手脚看能不能挣开。
  但是,一切枉然,除了木床给晃动的吱吱扭扭乱想了一阵,捆缚手脚的布带子一点也没松动。
  她想喊叫。
  这时,门开了,一个头戴草绿色布帽子的又丑又黑的满脸黑胡茬子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进来了。
  丁秀一看见这个老男人差点呕出来。她认的这是惠丰城家喻户晓的绰号“轮哥”的精神病、智障外加流氓流浪汉、光棍汉。
  说起这个“轮哥”可真是惠丰城最大最大的名人,惠丰人甚至有句口头禅单道“轮哥”的知名度,笑称:惠丰人开言不谈轮哥哥,就算认识县委书记也枉然。意思是说惠丰人闲谈三句话如果再提不着轮哥,那就算不得正宗惠丰人。还有一说:惠丰人不知有轮哥哥,就像美国人不知有华盛顿,法国人不知有拿破仑,德国人不知有希特勒,朝鲜人不知有金太阳,中国人不知道有总设计师,那简直天大的大笑话。
  轮哥何许人,家居何方,姓甚名谁,没人知道,也没人去考证。轮哥是惠丰人送给他的“爱称”,也有人呼之为“轮哥哥”。
  轮哥是华润苏果的“义务”守望者,当然,他是不请自来,华润苏果官方一再向社会澄清一个事实:没有,从来没有向轮哥发过聘书一类文件。
  但是,轮哥却自从华润苏果进军惠丰第一天开始就兢兢业业的做起了“义工”,风雨无阻。也正是因为他的原因,超市里面经常发出女人们的尖叫。
  这尖叫当然跟轮哥有关。
  轮哥有个爱好,只要看见漂亮年轻的女孩子,包括女店员就会跟着往脸上看,一边看还一边说:“你真好看,真好看,嘻嘻,嘿嘿……嘻嘻嘻,嘿嘿嘿……”于是,被他盯梢的女孩子就发出一声声尖叫,然后跑着避开。
  轮哥还有一个爱好是给个别有心人发现的。轮哥有个破三轮车,三轮车破的连脚拐都没有了,只能推着走,那个破三轮车可能就是轮哥的唯一家当,而“轮哥”爱称的由来也可能跟这个破三轮车相关。轮哥天天天不明就推着三轮车来到超市门口等着超市开门,每天晚上超市关门好久还在超市门口守望着不离开,有时候甚至守望到深更半夜。开始的时候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半夜都不回他的“家”,后来有人说看见轮哥曾经用他的车子将一个烂醉如泥的年轻女人拉回“家”,再后来有人说看见轮哥曾经不止一次的往“家”拉半夜三更醉倒在道旁的女人。有心人甚至总结出一个规律:如果轮哥一大早没在超市门口等着,十有八九是头天晚上拾了醉酒的女人回家了。这个也该是轮哥的一个爱好。
  轮哥的这些爱好丁秀也曾耳闻过,所以,丁秀看见轮哥那张破脸后的第一个意识就是她肯定已经着了轮哥的道了。
  她哇的想吐,但嘴张了好几张啥也没吐出来。转眼却见轮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块破布冲过来,不等想明白他要干什么,轮哥已经将破布团成一团塞进丁秀半张着的嘴里。
  在这里需要补充一句,轮哥的家就是惠丰河对岸田野里那个废弃多年的机井房。
  轮哥嘿嘿的将脸凑上来,他一口咬住丁秀的一只奶头吱吱的吮着,两只手却抱住另一只奶揉着,吮着、揉着,一边含混不清的说着:“奶真大,真大,嘿嘿,嘿嘿……”一嘴黄牙在外边呲着。
  丁秀动弹不得,叫喊不得,这一刻她有想死的味道,她闭上了眼睛,闭着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轮哥吮过丁秀的大奶,站起来,眼睛一遍又一遍的扫描着丁秀裸着的玉琢一般晶莹的女体。
  又羞又怕的丁秀听见轮哥啧啧了两声,接着听见轮哥惊喜的说:“这儿真好,真好,没有毛,真好,没有毛。”
  丁秀感觉有几滴温温的液体滴在了那个地方,她知道,那些液体肯定是眼前这个腌臜男人的口涎。
  丁秀清晰的听见轮哥在脱衣服,接着她就真真切切的体验到轮哥对她展开的一波又一波近乎疯狂的进攻了。
  她像死人一样目光呆滞的承受着先前最怕最怕发生一切,当然,她也明白,这根本就不是轮哥对她展开的第一轮攻击。
  丁秀感觉她已经死了。
  (以上轮哥非礼丁秀的过程全是想象,如感觉缺乏真实请勿怪罪。此过程亦夹带有危险动作,切勿模仿。)
  丁秀获得“解放”是在午后,轮哥到超市里“拿”回来一桶面泡给她吃,顺便给她解了绳索。她穿上衣裳,对那桶冒着热气的面看也没看。她真恨眼前这个男人,恨死他了,但除了恨之外还能怎么做?法律都奈何不了他,她丁秀还能怎么做?
  稍后,轮哥撵丁秀走,说自己穷,娶不起老婆养不起女人。丁秀不走,丁秀知道这光天化日之下绝对不能出这个破房子,万一有人看见她丁秀居然从这个房子里走出她丁秀还有继续活下去的必要吗?她还没有做好马上就死的心理准备。
  但丁秀最终还是寻短见了。
  形同行尸走肉的丁秀晚上一步一步蹭到家的时候,于一越没在家。
  钥匙还在,但手机没有了。
  丁秀打开门,直奔卫生间,她一把扯下穿着的衣服狠狠地扔到地上,打开太阳能花洒就冲,她想将这一天的噩梦全部冲刷到爪哇国去。
  一直到深夜于一越才回家,于一越忙。
  回到家的于一越没有询问丁秀昨天晚上为什么没回家,这是惯例。根据往日经验,于一越如果问类似问题的话将会遭到丁秀的臭骂的。
  但是,今天不同,丁秀很期望于一越来关心关心她,哪怕只是一句问话。但是,于一越没有问,于一越很疲劳,他不多会就鼾声如雷了。
  丁秀突然无比悲哀起来:自己的男人对自己居然漠不关心到这个程度!她甚至有受到于一越轻蔑和侮辱的感觉。她又想到高皖,想到杨赟,想到司马新,“男人真他妈没一个好熊!都是想玩我、占我的便宜,无情无义!”丁秀想到这一层就恨的咬牙,恨不得立马就拉过他们来生吃了。接着她又想到自己的两个亲哥哥,她感到她的两个哥哥一点都不理解她、一点都不疼她,接着就生出怨恨来,怨恨两个哥哥为什么将高皖从自己身边活生生逼走。最后,丁秀将所有的痛恨都集中到轮哥身上,但她一想到轮哥那张肮脏的脸心里就发抖,心里发抖身子也跟着发抖,抖的无法控制,于一越感觉到了,迷迷糊糊的质问:“你又出啥洋症?不好好睡觉?”
  听见于一越说这句话,丁秀一阵透心凉:都说红颜薄命,造化弄人,我丁秀这几天可真正体会到了。与知冷知热还会疼人的皖哥哥几天前可不是过的神仙一般快活的日子?转眼我就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竟然给一个连下三滥都算不上的老光棍、老精神病污了身子,偏又说不得道不得,硬生生的窝在心里,可不憋死!哎,昨天心里还幸灾乐祸林筱娅就要下十八层地狱,想不到我现在就已经在十八层地狱里受煎熬了。真是人生如梦又如戏啊……
  丁秀越想越悲哀越想越觉得人生实在太无聊也太无趣太没意思,既然男人从不问自己的死活,老情人也离开自己远去,自己的亲哥哥也只知道挣钱从不过问自己生活的是否幸福,这个世界我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她又一次更强烈的怨恨起两个哥哥、高皖、司马新甚至杨赟、林筱娅来:如果不是杨赟哄得我过早失了身,如果两个哥哥没将高皖逼走,如果高皖有良心没有拂袖而去,如果司马新没别有用心的安排宵夜,我丁秀会醉卧街头给那个轮子蹂躏吗?
  如此恨过来怨过去,怨过去又恨过来,最后还是归结到红颜薄命上来。哎,都是我丁秀命苦,是我命苦啊,我还不满十八就给杨赟那个坏男人破了身子……
  如此自怨自艾了不知啥时候,丁秀不想活了,她下来床走到阳台摸起还没启用的那桶杀虫剂一饮而尽……
  惠丰论坛上有篇帖子专道轮哥事,今抄录下来供诸位欣赏:
  呜呼!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他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要说惠丰人不知道他,那就如同中国人不知道长城。惠丰的人没有谁不认识他,因为他是那样的出众,那样的顽强,那样的超凡洒脱。他绝对是一个时髦的人,你看——那飘逸的秀发,是任何发型师都塑造不出来的;那唏嘘的胡渣是那样的成熟性感;最引人注目的还属他那一身行头,懂得如此搭配服饰的人绝对是走在时尚前沿的人……他有一辆战车,绝对战车,我们习惯叫它三轮。他的战车没有任何的装饰,甚至一片挡泥瓦,是那么的朴实,自然。处处透出他的与众不同。他的品位也是那么的出众,他有抽烟的嗜好——他总是喜欢叼根“带把的”在嘴里。当然不是买的,是捡的。他人穷可志不穷,低于5元的烟头他是绝对不会捡的。他还有捡女人的嗜好,他捡女人也有自己的原则,低档次的女人绝对不捡。因为她捡过的、玩过的、无偿使用过的女人都是领国家财政工资的白领级别的女人(不领工资的女人晚上谁家喝酒半夜不归?)。不论刮风下雨他总是会出现在超市门口,仿佛一个哨兵站岗一样,他总是会在那“守望”着。饿了,就到饭店门口捡点剩饭;冷了,就做一套“广播体操”。他仿佛是我们心中的一个神话。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惠丰城头号名人——轮哥。
  其中有个跟帖如此说:听说有某事业单位的漂亮女职员晚上喝醉了,睡倒在路边,被轮哥带回家过了几天性福日子。呵呵~轮哥,惠丰一绝~!
  另有跟帖如此赞叹:听说有一次警察把轮哥遣送到邻县去了,可等到警察回到惠丰一看,轮哥正在公安局门口吃包子喝粥来~!靠,比警车回来的都快,真他妈的牛~!
  网友哪里知道更多底细,惠丰一枝花丁蝴蝶就曾经做过轮哥的床上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12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