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50
发表时间:2012-04-24 点击数:8265次 字数:
  于一越问:“还没吃饭吧?”
  丁秀蒙着头不做声。
  于一越又问了一声。
  丁秀“呼”的一下又把被子掀在一边:“你不一边坐着喝茶去只在这里瞎叽歪!吃饭没,吃饭没,这会子又充会关心了!”
  于一越说:“好好的,这是发的哪里的疯。”
  丁秀拿起枕头就扔过去:“我就是发疯!发疯!你滚那边去!”
  于一越看她一眼,关上房门坐客厅里去了。
  丁秀也跟出来:“半夜了才回家,你到哪里鬼混去了?”
  于一越没搭理她。
  丁秀一上劲,指着于一越骂道:“老娘问你呢,你哪里去了?才回来?”
  于一越点上一支烟:“你叫什么叫?真是奇了怪了!倒问起我来了——多少年了,你也问过我的事吗?”
  丁秀冲上来从于一越的嘴里夺下香烟,狠狠地往地板上一摔:“老娘今天就想起来了!就问你——半夜三更才回来,你到底跟哪个女人在鬼混?”
  于一越冷冷一笑,颇有些轻蔑和自嘲:“我鬼混?我倒真想鬼混,可惜我没那个本事,我要有那个本事自己的老婆还能……”
  丁秀一蹦:“你的老婆咋了?嗯?咋了?你说清楚!”
  于一越仍没看她,又掏出一支烟:“咋了?你不比我清楚?还问我?我正要问你,这几天在市里过得可快活?”
  丁秀眼一立:“老娘我不快活!”说罢,双手掩面,呜呜的哭起来,哭着转身又折回房间。
  于一越愣了几分钟,看看一支烟就要抽完,掐死,起身走进房间,往床沿上一坐,轻轻的拍着丁秀:“在外边受委屈了是吧?去去去,洗洗脸,消停消停,要是还没吃饭我这就给你做。”
  丁秀坐起来,一把抱住于一越,哭着说:“这会子偏知道疼人了。”
  丁秀说不想吃饭,只想喝杯茶。
  于一越回到客厅里倒了一杯茶端过来。
  丁秀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又坐回被窝,用手往身边一拍,示意于一越也坐上来。
  两个并肩坐在床头。
  丁秀问于一越:“你表嫂的事你知道吧?”
  于一越问:“什么事?不知道。”
  丁秀说:“你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摇摇头。
  于一越想了想:“好像没她的好消息——好一段时间没在电视上看到她了,以往她可是成天上电视——都乱说,说啥的都有。”
  丁秀问:“你听见都说啥了?”
  于一越眼望天花板,欲言又止:“我也没听见人家说啥——人家能在我跟前说啥?”
  丁秀想了想:“不会受袁政海的牵扯吧——在市里听说跟袁政海牵扯到的女公务员多了——难道说你表嫂也跟袁政海上过床?”
  于一越一瞪她:“胡吣。”
  丁秀也说:“就是的。我就想,你表嫂除了皮肤白,个子高些,姿色也就一般般,能入了袁政海的法眼?”
  于一越又一瞪她:“说你胡吣你还胡吣。你知道不可能还乱说?”
  丁秀说:“我也就是胡乱想——这可千万不要是真的,要是真的可就不好了。她挂了,高皖走了,你表哥又是神仙似的从来不问正事——往后你的日子就怕不好过了。”
  于一越长出一口气:“可不。这几天我都忙死了。自从洪局长上任,这教育上就没消停过。不是这活动就是那活动,全是些邪撇子事,教学的事反顾不上,没人问了。”
  丁秀说:“你是说这个洪献崎比高皖要差得多?”
  于一越说:“也不是这意思。活动也不是不可以搞,就是感觉太多太密,规模也都超大。这刚刚过去征文颁奖典礼吧?眼看六一就到,教育局要在县会堂举行全县中小学生‘诵读《孝经》,弘扬孝道’朗诵会,局直各校就不必说了,各镇教办、乡镇初中、高中都得派代表队参加,粗粗算一下有五六十个单位,一个节目按十分钟算,得整整两天时间。接着就是高考。今年偏偏局直中学又安排了高考考点。”
  丁秀问:“你们这里不是没安排过高考吗?今年咋又想起来了?”
  于一越说:“今年省里特别有规定,所有的民办学校不得再安排高考考点。两个民办学校不能用了,咱这个学校就派上了。”
  丁秀说:“派上就派上,不就是个高考吗?三两天就过去了。”
  于一越说:“你懂什么?啥事都像你说得这么简单就好办了。高考可不是闹着玩的,哪年没有因为高考的事受处理的?特别考点主任,要说好当也好当,只要不出事功劳全是考点主任的。但要是出了事,所有的过也跑不了的。”
  丁秀说:“这个考点主任让他们干去,你躲一边喝茶去就是。”
  于一越说:“你说得轻巧。这个考点主任我是跑也跑不了的——即使真有事请假,这个主任的名头我也得担着。可是高考考点的事我可从来也没经历过,心里实在没底。”
  丁秀有点困,先躺下:“甭想这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就有办法的,还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从现在就开始心焦八滚的还活不活了?”
  于一越摇摇头:“事难办得很。你像‘诵读《孝经》,弘扬孝道’朗诵会,局里下文要求服装要统一呢,还不提倡用校服,最好别出心裁。我听说有的学校订做了汉服,有的学校订做了唐装……”
  丁秀又来了兴趣,重新坐起来:“你们呢?还没定吧?”
  于一越摇摇头。
  丁秀说:“我有个主意,准行。我们剧团里有古代的那种书生戏服,明天我去弄来两件,你们比着做去。”
  于一越眼一亮:“这倒不错,行。”
  但接着于一越又犯愁了:“还要花钱呢,做服装局里不给钱,又不许向学生收钱,说是学校自行解决,学校哪里有这么多钱?”
  丁秀说道:“这个洪献崎,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
  于一越说:“接下来还有大活动呢。高考后过不几天就是父亲节,教育局在城中心广场举办‘千人给父亲洗脚活动’,说是市主要领导还要来现场视察呢。”
  丁秀感叹一句:“好家伙。这个洪献崎真是敢玩,还尽是玩大的。”
  于一越也感叹一句:“可不是?偏偏只要是沾点‘孝’字边的活动,马德弼书记就无条件支持——真是没办法。人走时运马走膘,正该着洪局出风头。”
  高皖那边一时没消息,于一越忙的没时间陪自己,生性爱热闹的丁秀好不郁闷。
  其实,要说丁蝴蝶丁秀,本来不缺相好的男人,只是自从上了风月场高手高皖的手,她就开始专门恋起高皖来,别的男人就很少再有联系了。
  郁闷了两天,丁秀再按捺不住,她要到外边走走。
  顺着大街漫无目的的往前走,不知觉到了惠丰河岸。
  沿惠丰河岸这两年新建了两三个高档社区,惠丰河岸也早在半年前开辟成了好几里路长的条形公园。基本上靠中间位置是一个休闲广场。有好事的女人将休闲广场变成了舞场,天天都有上百女人来跳健身舞。再后来广场一分为二,舞场也分成了两个。一边继续跳健身舞,另一边越来越多的人跳起了交谊舞。
  交谊舞一跳起来,小广场人气陡升,四面八方的人都往这边来跳舞,广场周边停的全是小车。
  只要天气不是太恶劣,舞场到夜间十一点也散不了。
  这事,丁秀还真不了解,平时心里全是皖哥哥,她哪有这个闲心问这闲事?
  丁秀听见广场那边有音乐响,就径直的走过去。
  还真热闹,好几十对男女正搂着跳舞,周围还有更多围观者。
  看了一会子,丁秀心里有些痒,人就挨到里面去了。
  毕竟是唱戏出身的人,身上还是有许多音乐细胞的,再加上跟着高皖的时候也学跳过交谊舞,所以,当一曲音乐再奏响的时候,尽管不是太熟络,丁秀的屁股仍不由自主的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扭动起来。
  正扭得起劲,身边过来一个高大男人。
  那男人向丁秀躬身一礼:“请美女赏光,跳一个吧。”
  丁秀摇摇头:“我不会跳……跳不好。”
  那男人手就伸过来了:“没什么,我来教你。”
  丁秀手一伸,那男人将她一搂。
  丁秀感觉那人有些熟,认真一看,可不,这不正是当年在剧团负责音响的司马新吗?
  司马新人高马大,皮肤微黑,长相英俊,属于帅哥级的人物。
  当时的丁秀才十七八岁,正是豆蔻初开的年龄。司马新比丁秀大三四岁,曾经是丁秀的梦中王子,要不是当年杨赟半路杀出横刀夺爱,说不准丁秀早就是司马新盘里的菜了。
  司马新当然也暗恋过剧团的台柱子、大美女丁秀,只是家庭条件不是太好,心里有些自卑,没敢表达过,后来听说文化局长杨赟上了丁秀就没再想过丁秀的好事。
  剧团搞分流,司马新感到在剧团没前途,和丁秀的两个哥哥一前一后离开了剧团。
  此后,两个见面就很少很少,这一晃就过去八九年了。
  八九年时间可能会改变一个世界,更能改变一个人。
  比如司马新,当年天天见面心向往之的帅哥丁秀居然没有一眼认出来。
  丁秀当然变化也很大,不是变丑了,而是变得更加风姿绰约,处处散发着成熟妇女特有的迷人气息。
  所以,司马新面对当年的梦中情人竟然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
  当丁秀发觉眼前搂着自己的是司马新时,司马新也认出怀里的丁秀。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惊呼:“哎呀!是你呀!”
  这下好了。
  两个在这种场合不期然而遇都很惊喜而且兴奋,舞就跳得越来越带劲。司马新的舞跳的实在太好,丁秀在这方面又具有特异功能。所以,两个人跳的很陶醉甚至忘乎所以不知今夕何夕。
  音乐停了,两个仍在翩翩起着舞。
  于是,几乎所有的眼睛都聚焦在他们两个身上。
  丁秀先发觉了这种情况,她说:“你看,我说不会跳就不会跳嘛,音乐都停了我还在跳。”
  司马新这才醒悟过来,两个走到场边休息。
  简单的聊了几句话,丁秀才知道这个舞场就是司马新带头操办起来的。司马新离开剧团后一时没找到正式的工作,闲了一段时间借了些钱开了一家音像店。司马新天天听音乐看碟片,莫名的喜爱起跳舞来,再加上会摆弄些音响之类的玩意,人又随和好说话,生意一直很不错。
  音像店开了没几年,司马新投资在县城办了一家舞蹈学校,主要教授交谊舞,生意还行。在这个小广场上跳交谊舞既可以多结交一些跳舞爱好者又可以扩大舞校的影响和知名度,也算是他的舞蹈学校的一个与众不同的促销手段。
  无意间寻到一个这么好的去处,对于正处在苦闷困顿中的丁秀来说无疑若大旱之逢甘霖,真是苍天有眼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5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