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49
发表时间:2012-04-24 点击数:5812次 字数:
  丁不凡和丁超凡无论外形还是气质都有较大差别,不熟悉的人不可能会认为他们是亲弟兄。
  丁超凡高大粗壮,皮肤较黑;丁不凡高挑文弱,皮肤白净。
  高皖不认识丁不凡,所以当丁不凡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贸然打招呼。
  丁秀怯怯的招呼了一声大哥。
  丁不凡没有坐,他对着老二:“有啥事?这么急着要我过来。”
  正坐在沙发上的丁超凡猛抽了一口烟,他看一眼丁秀,又看一眼高皖:“你问他们。”
  “你是高皖?”丁不凡阴沉着脸,声音又尖又细。
  丁不凡对丁秀跟高皖的事也知道些,一看见这情景心里早已明白了八九分。
  高皖点点头。
  丁超凡一皱眉头:“问你呢,回话!”
  高皖又点点头,急忙答道:“是是。”
  丁不凡抬头看看天花板,冷冷的说道:“你太过分了。”
  高皖“嗯”了一声。
  “你混的不错,混到市里当差了。”丁不凡的声音很阴森。
  高皖忙说:“哪里哪里,比您差远了……”
  “不要提我!”丁不凡近乎呵斥。
  高皖心里一抖,不再说话。
  丁不凡对着丁秀:“这套房子我是送给你过日子的,不是给你混日子的。”
  丁秀陪着小心:“大哥,我知道。”
  “你不知道!”丁不凡眼一瞪,“有你这么过日子的?”
  丁秀立刻低下头闭上嘴巴,不敢再说。
  丁秀了解两个哥哥,二哥看起来悍相一些但脾气还不错,也好说话些,平时还能开开玩笑。但大哥不同,大哥貌似平易实际不然,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特殊气质,在整个大家庭里也具有绝对权威,平时不要说跟他开玩笑,就是跟他正常说话都谨小慎微生怕有一个字说的不当。
  丁不凡抄着手踱了两步,面无表情:“你们真是胆大妄为!特别你——”他用手一指丁秀。
  丁秀抬起脸想说什么。
  丁不凡一摆手:“你不要说!你有啥好说的?”
  丁不凡到底坐在了沙发上,他一指高皖:“你,过来!”
  丁不凡年龄跟高皖差不多,但在这特定的场合他一直保持居高临下的姿态。
  高皖往跟前靠了靠,丁秀也跟着往前靠了靠。
  “我们老丁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你们这么胡混让我们老丁家的脸往哪搁?”丁不凡手指头敲着茶几。
  “我问你,你还想不想在市里继续混下去?”丁不凡直视着高皖。
  高皖有些紧张:“大,大哥,这,这……”他不知怎么回答好。
  丁不凡一摆手:“不要叫我大哥。”
  丁不凡转向丁秀:“你呀,你想过人家于一越不?你能对起人家于一越不?”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高起来。
  丁秀鼓了几下腮,终于说出来一句话:“大哥,我们没干啥事……”
  丁不凡猛一拍茶几,:“胡说!你们的事天底下还有不知道的?”
  丁不凡脸通红。
  丁秀则吓了一跳。
  “今天也算是个机会,咱们来做个了断,你到底怎么打算的?是继续这样混下去还是咋办?”丁不凡指点着高皖。
  高皖心里没准备,没有立刻回答。
  丁超凡站起来,他来到高皖身后,两手搭在高皖的肩上猛往下摁,右脚照着高皖腿弯一踹:“跪下说话。”
  高皖扑通跪倒地板上,他半转过脸看看丁超凡,丁超凡一把摁住他,点着他的脑门:“你不要看,告诉你小子,今天说不好,丁二爷我废了你。”
  丁超凡当年在剧团里跑了几年龙套,练的就是武把子,跑煤炭的时候又专门拜了武师,身上有真功夫,他两手在高皖的肩上一用力,高皖受不住,“哎呦”了好几声,狼狈不堪。
  丁秀扑通跪在丁超凡跟前:“二哥,饶了他,都是我不好,跟人家没关系。”
  丁超凡看看她:“你先起来!还没轮到你!”
  丁不凡厉声说:“她愿意跪着就跪着好了!”
  高皖不敢再挣,丁超凡放开他,直起身紧贴着他站了:“早知道要动手,我带几个人过来了。”
  丁不凡气呼呼的:“这丑事能带外人来吗?能给外人知道吗?”
  “也甭说给你三天五天时间给你考虑了。就现在,我给你三分钟,最多五分钟时间考虑。你要愿意娶秀秀,我这就派车接于一越过来给他们办离婚。这事我可以当家作主,秀秀嫁给你,这房子也给你。你要不愿意娶秀秀,立马给我滚开,永永远远不许再跟秀秀来往。如果以后再偷偷摸摸的干这丢人的勾当我废了你,我丁某人绝对说到做到。你信不信?”丁不凡声音低了一些但句句砸人,“我们丁家哥们还得在社会上混,咱们丢不起这个人。”
  丁秀眼巴巴的看着高皖,高皖跪在那里,一脸大汗。
  “时间到了,说吧。”丁超凡在身后催促道。
  高皖不做声。
  丁秀扯扯高皖的袖子,急着说:“你说呀,说呀。我愿意,我愿意。”
  丁不凡一瞪眼:“闭嘴,还没到你!”
  丁秀往后一缩身,不敢再说话。
  高皖仍旧不说话。
  丁不凡敲着茶几:“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不说话不表态就过去了?老二,让他说话。”
  丁超凡上来又要抓高皖。
  高皖眼一瞪:“不要乱来,我也是堂堂的副处级干部,我有错我承担我的错,不要对我进行人身迫害。”
  丁超凡一怔,没有动手。
  丁不凡也一怔,他站起身慢慢迫近高皖,猛抬起脚来照着高皖就是一下子。
  高皖被丁不凡一脚踹倒。
  “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简直是茅屎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什么狗屁副处级干部,老子打个电话就能给你拿下来,信不信老子这个能耐?”丁不凡指着高皖骂道。
  高皖想站起来,丁超凡早过去摁住了他。
  丁秀看见高皖挨打,抱住大哥的腿:“大哥,你甭打他,要打你打我。”
  丁不凡看一眼丁秀,狠狠地说:“看你没出息的样!”
  高皖对丁超凡说:“放开我,我说。”
  丁超凡不放他:“就这样说吧。”
  丁不凡示意丁超凡放开:“叫他站起来说话。”
  高皖站起身,拿手理理乱了的鬓发,平静的看一眼还跪在地上的丁秀:“对不起,秀秀。我不能离婚——你苏大姐你知道,她也不会同意离婚的。”
  丁秀一愣神:“不,皖哥哥。不。我去找苏大姐,我有办法叫她离婚。”
  高皖摇摇头:“不必了,不必了。秀秀,对不起了。谢谢你这一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谢谢。”
  高皖说着就要走。
  丁秀爬起来,疯了一般向高皖扑过去,紧紧抱住高皖:“皖哥哥,我不让你走,不让你走。”
  高皖往外推丁秀:“放开我,秀秀。不要这样,你这样他们会废了我的。你没听见吗?”
  丁秀摇着头,流着泪说:“我没听见,没听见。”
  丁不凡对丁超凡使个眼色,丁超凡去拉丁秀。
  丁秀挣着不让拉。
  丁不凡又用力一拍茶几:“不能再闹了!”
  丁秀吃一吓,手不觉一松,丁超凡将她拉到一边。
  高皖整整衣领拉开门要走。
  丁不凡说:“等等。刚才说的那些你记住了?”
  高皖冷冷的说:“记住了。”
  丁不凡警告说:“小心好你的。”
  高皖拉开门就走。
  丁秀对着高皖的背影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狠心狼,我恨你!恨你!”骂了好几句又转向丁不凡,“都是你,都是你!我的事谁让你们管?……为啥不早管?”
  丁秀哭闹了一阵,不凡、超凡只是不理她。
  哭够了闹够了,丁秀说:“我回家。”
  丁不凡对丁超凡说:“去送她。”
  丁秀说:“我不要你们送。我的事你们不要管,我也不再是你们的妹妹,往后就当没我这个妹妹算了。”
  丁不凡脸一沉:“还没闹够吗?你只管看看你闹到啥程度了?竟然拉到家里来当日子过了,你还有点尊严没有?你给咱老丁家留点尊严好不好?刚才你也看见了,他高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我的话都说到那个程度了,我做主,房子和人都能归他,他答应了吗?没有!你还心不死,你傻呀你!有你这么白给的吗?他高皖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他就是玩你,你知道不!”
  丁秀摇摇头:“不是这样的。都是给你逼的。”
  丁不凡长叹一声:“你呀!好了,高皖那小子走了,该说说你的事了。你也不小了,不能再疯下去。要说从前年轻,疯就疯了。从今往后得跟人家于一越安安生生的过日子了——不能任着性子欺负人家。”
  丁秀摇摇头:“大哥,二哥。我还不到三十岁,我这辈子还长着呢。他于一越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你们知道吗?”
  丁不凡一瞪眼:“那也不能再胡来!再听说你这些丢人的事我不打死你!”
  丁秀尽管一肚子委屈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丁秀给二哥丁超凡送回惠丰正是黄昏时候,丁秀没情绪,晚饭也懒得吃,躺在床上就睡了。
  于一越回到家已经将近十点,他看见床上躺着丁秀:“放假了?”
  丁秀一掀太空被:“啥意思?”
  于一越颇不满的说:“你不是到市里上班去了?没放假的话能回家?”
  丁秀一转身盖了被子蒙了头,气呼呼的扔出一句:“照你说的话,我不是放假,我是下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4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