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48
发表时间:2012-04-19 点击数:5962次 字数:
  话题慢慢的又转回到袁政海的事上去了。
  金枝很感慨:“真是人不可貌相。像袁政海这样的正经大人物成天开会作报告,今天要不听你们说,打死我也不会将他跟‘色狼’‘淫棍’这样的词儿联系在一起。”
  左一撇轻蔑的一笑:“他算什么大人物!省部级甚至国家级高官出这类事的少吗?”
  金枝转脸向着左一撇:“是不是因为以前跟尹书记有过节,尹书记有意要拿他。”
  左一撇点点头又摇摇头:“也是也不是。首先还是他自己的事,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事干的多了出事的几率就大了。你吃人家多了,拿人家多了,睡人家多了,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是没给人家办成事或者给人家办事没有达到人家预期的目标,人家赔了夫人又赔钱财,你想,人家能放得过你?话说回来,你官做得再大,手里的权再大,你做的毕竟是共产党的官,给哪个人升官、升什么官不可能你自己一个人说了算。你想着给谁戴上个乌纱帽就像给谁戴上个绿帽子那么简单?你觉得你是谁?你是皇上?”
  高皖拍了两下手。
  左一撇打手势止住他:“早就听说有女人写信检举揭发袁政海,但以前有秦书记罩着,没出大事。现在呢?是尹书记掌权了,偏偏尹书记他们又是曾经的死对头——嗨!冤家路窄,冤家路窄呢!”
  金枝跟着点点头:“这么说,袁政海也是罪有应得。”
  左一撇说:“就是。”
  金枝紧跟着问了一句:“秦书记会不会受牵连?”
  左一撇笑了笑,没有马上回答,他喝口水:“估计不会——只要不是路线问题很少有直接拿下一把的。”
  高皖恍然大悟似的:“秦书记到中央党校深造,深造回来立刻就到省里履新职去了,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上边要拿办袁政海的征兆?”
  左一撇将头摇了好几摇:“这个咱就说不清了,政治的事——咱说不清,说不清。”
  高皖说:“秦书记不可能受牵连,但是,估计这几年跟袁政海有交易被提升的那些男男女女官员可能会有不少要被牵进去。”
  左一撇点点头:“这是一定的,咱们鹏城的官场不远的将来可能要面临着一次彻底的大洗牌了。”
  金枝一惊一乍的说:“你这么说我倒想起来了,都说这几天咱惠丰电视台上没看见林筱娅了,私底下都猜测是不是出问题了,莫非她也牵进了袁政海的案子被调查了?”
  高皖说:“有这个可能。林筱娅做上政协主席正是这两年的事。”
  金枝嘴一撇:“嗨哟!就林筱娅那个破逼模样,也得四十多了吧,袁政海也能看得上?林筱娅要是真能上了袁政海的床只能说明袁政海的口味够重的——只要是牳的就上!”
  高皖说:“你甭看林筱娅,前几年也是妖娆的很,或许他们之间早有瓜葛,我反正知道杨赟这小子是没啥后台。”
  金枝喜的一拍巴掌:“这下可好了。”
  高皖问她:“好什么好?”
  金枝说:“好什么?这林筱娅一倒,看于一越这个龟孙还有后台不,看丁蝴蝶那个臭逼还能神气几天。”
  高皖脸一沉:“行了行了。人家林筱娅还没倒呢,咱在这儿还不是瞎猜!”
  高皖一脸不高兴。
  高皖不高兴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金枝骂了丁秀。
  为什么?因为自从高皖调到市里工作之后的这段日子,多数时间是丁秀陪着高皖过的。
  县剧团平时本来就没多少事做,又不排新戏,不少奈不住寂寞的角儿纷纷放下身份到一些婚庆场合唱戏挣外快去了。
  丁秀不差钱,不屑于也没心情去干那些要饭吃的丢分儿的事,更重要的是丁秀心里一直撇不下她的皖哥哥。
  所以,高皖调进市里工作没几天,丁秀也随之来到鹏城市里住下来。
  丁秀有两个哥哥,老大丁不凡,老二丁超凡。
  不凡、超凡两个本来也是在剧团干过差事的,后来剧团搞人事改革,要分流一部分人员。弟兄两个本来就对唱戏不感兴趣,又唱不上主角,一商量,买断工龄,下海了。
  鹏城市是个盛产煤炭的能源基地,在它的境内分布着十几个年产五百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矿。
  不凡、超凡依靠一个做矿长的亲戚做起了倒卖煤炭的生意,很快就发大财了。
  正赶上此后房地产热,发财后的不凡、超凡将倒煤炭赚的钱悉数投资到房地产开发上来了。他们注册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老大做了董事长,老二做了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不凡、超凡不仅有自己的公司在鹏城市区黄金地段还置了几处房产,其中一处就安在了妹妹丁秀名下。
  也就是说,丁秀在鹏城市区有自己的房产,这房产的事于一越也知道,但是这房产与于一越没有丝毫关系。
  丁秀的房子距离市委市府大院不远,步行的话也要不了半小时。
  高皖在市里暂时没有自己的房子,丁秀就把房子的钥匙给了高皖一把让高皖住着而自己则天天陪在高皖身边。
  这事对高皖来说简直比赶上天上掉馅饼都幸运,不花自己一分钱,在市区黄金地段有将近二百平的房子住着,有丁秀这个大美女陪着,日子简直过的比神仙还快活。
  高皖、丁秀两个乐不思蜀,可怜于一越和苏红妮都给晾在惠丰无人问津了。
  丁秀并没告诉她的两个哥哥自己在市里住着。
  这天也巧,高皖、丁秀正在吃早饭,丁秀接到她大嫂一个电话,要她到市里去看看儿子刚刚谈的女朋友。
  丁秀吃过饭就到她大哥家里去了。
  高皖正无聊来的时候,金枝打电话过来要他请吃饭。这才有了今天这个饭局。
  高皖带着几分酒意回到丁秀的房子里刚打开太阳能要冲澡,丁秀回来了。
  丁秀一直的进了卫生间,对着裸了全身的高皖直嚷:“你到底干啥去了,我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都不接。”
  高皖眯着惺忪醉眼:“我没听见。”
  丁秀不相信:“肯定是跟女人在一起吃的饭喝的酒,不然灌不了恁醉!”
  高皖仍眯着眼:“跟女人吃顿饭,正常,正常。”
  丁秀上来就扭他:“不许你跟女人再在一起吃饭——在一起吃饭吃长了准没好事。”
  高皖看看丁秀:“没见过你这么肯吃醋的女人,能跟你睡觉就不能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吃顿饭?这光天化日的在一起吃顿饭还能吃出啥名堂?”
  丁秀又扭高皖一下:“就不许你。”
  高皖嚎了两声,一把抓住丁秀的手腕,照丁秀脸上亲了一口:“你也脱了,咱一起洗,洗个鸳鸯浴。”
  丁秀一挣:“酒气熏天,臭死了,你先刷牙。”
  高皖点着头:“好,好,我这就刷牙。”
  两个一边洗澡一边嬉闹,高皖拉着丁秀要干那事。
  丁秀不允:“你还行吗?你这几天可是天天,没闲着。”
  高皖说:“咋不行?刚刚吃了一顿牛鞭,正有劲嘞。”
  丁秀伸手抓住高皖的老二:“软塌塌的,还有劲呢。肯定吃的是假牛鞭。”
  高皖也伸手摸向丁秀的阴处:“真牛鞭就怕你这小穴装不下。”说着的时候身子就蹲了下来,嘴凑到丁秀的穴上“吱吱”的又拱又吻。
  丁秀笑着骂着:“你真不要脸,不要脸。”身子却不动,任高皖摆弄了足有四五分钟。
  高皖站起身,搂着丁秀又吻她的脖子、奶子,吻着说着:“到底是没毛的,一看见就想下口,不像那些长满乱毛的,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清真面目。”
  丁秀说:“我这没毛的好处那么多你为啥不娶我?”
  高皖喘着气:“我娶你?我娶了你这个骚狐狸骨髓还不给你榨干了!”
  丁秀一推他:“是不敢吧。你是怕苏红妮跟你闹。”
  高皖一瞪眼:“我怕她?我怕她个鸟,她跟我闹我就离了她。”
  丁秀一撅嘴:“她死不跟你离你咋办?”
  高皖说:“那我可就没办法了。”
  丁秀说:“你两口子不是合伙玩我吧!”
  高皖说:“有那么傻的女人?”
  两个尽兴干完那事,从浴房出来,穿了睡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说话。
  高皖问:“这几天见过你表嫂吗?”
  丁秀问:“你说谁?”
  高皖说:“林筱娅。”
  丁秀“喔”一声:“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这里住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见她?”
  高皖点点头:“也是。”
  丁秀问:“你怎么说起她来?想她了?”
  高皖看看丁秀:“我想她?你把我老高看的也太扁了。”
  丁秀说:“我想也是,就她那模样,白给你你也不上。”
  高皖说:“那倒未必。”
  丁秀打他一下:“你敢——你咋问起她来?出啥事了吗?”
  高皖忙说:“没有没有,就是想起来了,随便问问。”
  丁秀说:“人家当的官大,平时根本就不搭理咱,咱也没闲工夫往她的脸上上。”
  高皖说:“就是。”
  两个聊着,都觉得困倦,在沙发上睡着了。
  丁秀正睡得迷糊,发觉房门开了,闪身进来一个人。
  丁秀一惊坐起,是二哥丁超凡。
  丁秀急忙叫醒高皖,高皖揉揉眼,看见眼前站着一个肥头大脑的壮汉。
  壮汉光头锃亮,脖子上戴着筷子粗的纯金链子,腕上戴着金表。
  高皖认的这是丁超凡,两个在一起吃过饭,但是,高皖和丁秀的风流事丁超凡并不知道。
  高皖一时不知所措,愣怔在那里几分钟没有反应。
  丁超凡一看就明白了刚才这房子里发生的一切。
  丁秀慌着起来招呼哥哥坐下并去倒水。
  丁超凡没有坐,他摸出手机:“喂,大哥,我在秀秀这边房子里,你过来一下,马上。”
  丁超凡对着丁秀:“去,把衣服换了。”
  又对着高皖:“还有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4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