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45
发表时间:2012-04-14 点击数:5774次 字数:
  这天,汪者西很晚才回家。
  金枝问他是不是下馆子喝酒去了。
  汪者西往沙发上一躺,疲惫不堪的说:“还下馆子呢,差点没给饿死。快去给我做点饭。”
  金枝说:“我根本就没动火,要不,你到街上吃碗面或者喝碗羊肉汤去。”
  汪者西说:“累死了,不想动。你就看着给我弄点吃的吧。”
  金枝看他一眼:“你累死了?你闲死了吧。谁不知道你们拆迁办的那些人都是天明混到天黑,没正经事干。”
  汪者西说:“那是以前,从今往后可就不行了。你知道我们今天干了一件什么事吗?”
  金枝说:“还能干什么事?莫非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汪者西说:“谈不上大事业,但绝对惊天动地。”
  金枝正要去厨房,听见汪者西说这话又折回来:“说说啥事?”
  汪者西坐起来:“知道桥头那片违章建筑不?”
  金枝点点头。
  汪者西说:“拆啦!”
  金枝一叫:“拆啦?谁这么大胆?季鹏这几年都想拆没拆动的。”
  汪者西说:“除了马书记,还有谁这么大胆?”
  金枝不由赞叹道:“看不出来,马书记这人文质彬彬的,干事竟这么有魄力。不是说那片违章建筑的主人有大后台吗?要不这几年城里都拆遍了就那里没拆动!”
  汪者西哼了一声:“狗屁后台。那家伙纯粹一地痞,仗着有两个死活不要命的儿子硬是一点一点的往外占,往外建,河边的公共设施都给他毁坏掉了,简易板房越建越大,成了城里最大的赌场了。”
  金枝说:“不是说那家的儿子是黑社会吗?”
  汪者西来了劲:“是有点黑社会背景。但是,老马也是以黑治黑,要不,咋说惊天动地呢。今天,马书记亲自到场指挥,县长、分管副县长、公安局长、副局长全部到位,出动警力五十多人,铲车两辆,还有好几十城管、交警。这些公安、交警、城管还有我们这些人只是在外围控制局面,在里面实施拆迁的全是从外县不知什么地方拉来的打手,那家伙的两个儿子连影子也没敢露。从半下午开始一直折腾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上。”
  金枝干脆坐下来:“这可是最硬的一块骨头。”
  汪者西说:“是块硬骨头不错,还不是最硬的,最硬的骨头还应该是老城区棉麻宾馆那个地块。”
  金枝说:“就是家家插国旗、拉横幅的那一块?”
  汪者西说:“就是那一块。”
  金枝说:“够拆动的!那边住的可都是城区的老户,好几家北京那边都有关系。”
  汪者西一笑:“也动了。”
  金枝很惊讶:“也动了?”
  汪者西一点头:“对。今天上午动的。”
  金枝说:“那不炸开锅了?”
  汪者西冷冷一笑:“炸什么锅?老马会玩的很。这一回他根本不跟你老百姓理论。那里不是有家棉麻宾馆吗?先拿棉麻宾馆开刀。”
  “先拿棉麻宾馆开刀?棉麻宾馆的老板不是县供销联社书记老孙的亲弟弟吗?有没有老孙的股份还说不定呢。我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刚花了七八十万装修的,光是新太阳能就一次上了十几个。”金枝知道棉麻宾馆老板的一些底细。
  “老孙这个县社书记算个屌!”汪者西有些不屑,“老孙他弟弟本来还觉得自己算个人物,其实,在老马眼里屁都不是!老马上午并没有亲自到场——我也没在场。警车、铲车出了不知多少辆,120急救车也开到现场来了,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动静可大了。我是下午听他们说的。”
  金枝感叹连连:“那家伙,老孙岂不亏大了!”
  “是没少吃亏。”汪者西说,“都是从外县拉来的打手,上去不问三七二十一,见东西砸东西,见人打人,孙老板出来阻止,可能说了两句过火的话,硬是给扯着胳膊腿从二楼扔下来,估计这会子还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抢救呢。”
  金枝吸一口凉气:“啊,啊!原来他们说的有人给从二楼扔下来了就是说的他啊!老孙能咽下这口气?”
  汪者西说:“老孙当然咽不下这口气。这不,老孙放出声来了,认着这个县社书记不干也得告县政府去,直接上北京。”
  金枝摇摇头:“这个老马是不是太有点过了。”
  汪者西不以为然:“没有铁手腕怎么谋大事业!”
  金枝说:“老孙要是真认着县社书记不干去北京告状,马书记不得有麻烦?”
  汪者西轻蔑的一笑:“民告官?什么时候也告不赢!政令不出中南海,你就是国务院有关系又能奈地方政府何?地方政府怕过谁?”
  金枝有点不服气:“说来说去,这政府就是个大黑社会,黑社会再黑也黑不过政府。”
  汪者西呵呵一笑:“我可没这么说。”
  金枝冲他一句:“看你吓的,你就是说了我也不会告你去!”
  说着,起身去了厨房。
  汪者西打开电视,体育频道正播放NBA。津津有味的看了一会,金枝叫他吃饭。
  汪者西要金枝将饭端过来在茶几上吃,说吃饭看比赛两不误。
  金枝就把饭端过来。
  两个一边吃饭一边聊着。
  金枝问汪者西:“今天下午城管是谁在现场督战的?”
  汪者西说:“不认得。听说是个副局长。”
  金枝唏嘘道:“这个向孜昶也真是的,人缘就这么差?正做局长做得好好的,说拿下就给拿下了,就没有人出来给讲讲情保一保的?听评书古代大臣犯了王法要给杀头了还有三个两个厚人出来保一保呢!向孜昶就一个厚人都没有?”
  汪者西放下筷子:“这是政治,你不懂。问题的关键不是有谁要保他,有多少人要保他。关键的关键是有人要拿下他,而要拿下他的这个人正是老天爷爷。你就不想一想,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谁出来说情谁就是往自己身上惹祸水。你说了不管用不说,他老马一句你们拉帮结伙搞小集团就够你受的!你看看,从上到下,这官场斗争哪场不是如此?”
  金枝点点头:“是的,是的。你说,马书记也真是神通广大,竟找来这么多打手、黑社会。”
  汪者西说:“这你又不懂了。找这些人哪还用他马书记出面,他安排一声什么都齐了。有小道消息说,前几天,马书记为拆迁的事专门亲自召见城关派出所的所长郑乾: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给我把棉麻宾馆地块拆干净了。能完成任务就地升迁,完不成任务就地免职,没有第三个结果。不要怕出事,出来事有我。”
  汪者西模拟着马书记的语气,板着面孔。
  “你想,书记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郑乾敢不卖死力的干?那些打手、黑社会都是郑乾这小子招来的。”汪者西接着说。
  金枝又不懂了:“他是派出所长,还能跟黑社会有联系?”
  汪者西说:“自古以来官匪一家,黑白两道关系密着呢。”
  金枝又问:“那么多打手,吃喝招待开工钱,这钱都是政府出?”
  汪者西说:“政府出?政府捞钱还差不多,你叫它出钱?所有这些都由开发商买单。当然,羊毛最终还是出在羊身上,最后买单的还是买房的老百姓。其实,说白了,这房地产开发实质上就是官府、开发商、黑社会流氓相勾结,各取所需……”
  金枝打住汪者西:“说这话你就不怕我去告你?”
  汪者西一愣:“这就是实情嘛。要不,房价怎么能炒这么高?拆迁哪会有那么多暴力?”
  金枝将汪者西的碗筷收拾了,拿到厨房洗刷完毕,回来坐在汪者西身边。
  “马书记一介书生还真给惠丰带来新气象了。”金枝说。
  “是带来新气象了。你没见入城主干道两侧竖起来的几块大牌子?一年冲百强,三年超小康。口号喊的这么响,凭什么?就凭县里的那几个半死不活的烂厂子?就凭老百姓手里的几亩庄稼?不行,凭的就是拆迁、房地产开发,卖地。”汪者西说。
  金枝说:“老马在机关工作作风方面好像也要出手整顿了。洪局长昨天开会说,在刚刚开过的各委办局主要领导干部会上老马当场就宣布:只要开会期间有接打电话的、睡觉的、交头接耳说话的、读书看报的,我统统叫你们站起来听会!不知这是真的,还是洪局故意这么说吓唬我们的。”
  汪者西说:“这还用说?肯定是老马说的。我想,有向孜昶的前车之鉴,估计没有哪个不把老马这句话当圣旨顶着的了。”
  两口子几乎从来没聊过今天这么多话。
  慢慢的,两个聊到金蕊身上来了。
  金枝说:“快一个月没见到金蕊了,前几天金蕊倒是打电话来过,说是老太太病了,而且这次病的不轻。金蕊是一会也离不开,尹市长只要有空也几乎天天到病房去陪护老太太。”
  汪者西说:“要不,这样吧,礼拜天咱们过去一下。借看望老太太之名,探探尹市长的口风,我就这么一直悬着总不是个局啊。”
  金枝不这么认为:“悬着就悬着吧,就是调整干部也得等机会。你现在在拆迁办很清闲,没大事干,正好能接送孩子。”
  汪者西说:“看看,刚才不是说吗?拆迁办要忙起来了,到时候还不知忙到啥样,吃饭的空不知有没有呢,还接送孩子!”
  金枝想了想:“这事我真忘了。还真得赶紧想办法。”
  汪者西说:“要不要事先给金蕊打个招呼,让她心里有数,或许她知道尹市长去病房的规律。”
  金枝说:“这个交给我。”
  汪者西说:“你干脆也给金叶事先打个招呼,还用她的车。自己人总比外人方便,何况这种事?”
  金枝说:“我倒想起来了。前几天金叶说她想自己买辆车开。”
  汪者西说:“看起来金叶是混大发了,有钱了。”
  金枝说:“她的钱也不多。是这样,她怕放在家里给那个瘫子翻出来花了交给我替她存着了。我想,跑你的事肯定还得花钱就接过来了……”
  汪者西摇摇头:“这样不好。金叶忒不容易,她比咱们更需要钱。咱又帮不了她,她的钱咱千万不要动。”
  金枝说:“那好,你知道我这里存着金叶的钱就行了。”
  汪者西点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4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