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44
发表时间:2012-04-10 点击数:6153次 字数:
  小车在震动。
  金枝明白车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
  她一阵眩晕,几乎站不住。
  她闭了眼,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几乎踉跄着走回来。
  洪献崎一把搂住她:“骚逼,给干晕了?你咋跑那边去了?”
  金枝没做声,拿手紧捂住自己的脸,长叹一声,甚是悲戚。
  洪献崎不明所以:“刚才还火热的烫人,这会子咋就冷了?”
  金枝感觉嘴有些发抖:“走,走,快走,赶紧离开这儿,赶紧。”
  洪献崎不愿意:“再干,干了再走。”
  金枝有气无力地:“快走,快走,再不走我会死在这里的。”
  洪献崎想不明白金枝下车尿了一泡尿到底中了哪门子邪,难道这块地儿还真有邪祟?
  他发动马达。
  第二天,金枝没去上班。
  八点多钟的时候,她给金叶打电话:“你过来一下。”
  金叶那边回答:“我正在拉客。”
  金枝一听见金叶说在“拉客”,眉头一皱:“什么当紧的客?马上过来。我在家等你。”
  过了有十几分钟,金枝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金叶。
  金叶问:“姐,你没上班?有啥当紧的事?”
  金枝转身走向沙发:“过来,坐下。”
  金叶坐在沙发上。
  “没当紧的事就不能叫你了?”金枝脸本着。
  “我哪有你自在?你上班不上班都有工资拿,我可不行。我一天不跑就一天没饭吃。”金叶笑着。
  金枝的脸仍本着:“少来这一套。”
  金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姐,咋了?看你虎着脸。我说的可是真话,我还有个客户要拉呢。”
  在金枝四姐妹中,金叶性子最泼,年龄跟金枝也相差不大,所以,她跟金枝说话向来直来直去,不像金花、金蕊那样小心翼翼。
  “不是要拉到天师山吧!”金枝脸真的虎起来了。
  金叶的脸刷的红了。
  金枝看在眼里,心里早明白了十二分。
  金叶镇定了一下:“姐,什么天师山天师河的,我这车哪里不跑?客户要去哪里就跑哪里嘛。”
  金枝拿出手机给金叶看:“给我说说,昨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到底在哪里,在干啥!”
  金叶不做声。
  金枝追问一句:“说呀。”
  金叶有些急:“昨天不是给你说了吗?我在拉客。”
  “放屁!”金枝眼一瞪,“是在拉客还是在接客!你那点事甭觉得我不知道……”
  金叶的脸红到了脖梗,嗫嚅道:“我哪点事?”
  金枝厉声道:“跪下!”
  金叶没反抗,跪在地下。
  金枝捶腿大哭:“老天爷啊!你也不睁开眼看看,俺姊妹的命咋就这么苦啊!”
  金枝哭了两声,照金叶的脸上一反一正打了两巴掌,拿手指头指着金叶的额头:“老二呀老二!你……你叫我咋说你好啊,你个贱人!你忒让我失望了!”
  金叶鬓角的头发给打散了,她低着头:“姐,你骂的好,我是个贱人,贱货,贱货。”说着拿巴掌找自己的脸上又打了两下。
  “你你你,你……你可真大胆!”金枝不知该说啥好,“你干那事干了多长时间了?”
  金叶只低着头,不再说话。
  “你没钱给姐说啊,姐能帮你会尽量帮你的。你你你……”金枝上前拉金叶要她起来。
  金叶挣了一下,不起来:“姐,不是钱的事。”
  金枝问:“不为钱你到底为啥?嗯?你还能为啥?”
  “为男人。”金叶一字一顿的说。
  金枝沉默了。
  金叶拿手理理乱发:“姐,再穷再苦的日子我都能过,都能熬。我也不怕。人家过得再好我也不眼热。可是,没有男人,我没法过。”
  金枝抱着膀,嘟着脸:“没男人没法过?我就没听说过。”
  金叶抬脸看看金枝,一脸哀怨,摇着头:“姐,你说这话不通情理。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金叶是个女人,才二十几岁的女人,你叫我成天守着那个瘫子我咋做女人?我守着那个瘫子还不如打光棍心里好受。那个龟孙瘫子成天挑逗我还办不了男人的事,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
  金叶说着已泪流满面。
  金枝也唏嘘不已:“你是太苦了,老二。但你也不该……”说着递过去两张抽纸。
  金叶接过抽纸抹了抹泪:“我能怎么做?我只能这样做。我不能甩了那个瘫子吧?我甩了他他还能活吗?我还不能勾引别的男人破坏人家好端端的家庭吧?我只能这样做。好在老天有眼,让我金叶长的还算好看,还有人能看上我,愿意给我玩,也舍得给我钱。”
  金叶将自己的事几乎和盘托出。
  金枝自己也是女人,金叶说的这些话她能理解,能听懂。
  “你这样做很危险的!”金枝不无关切的对金叶说,“你要是弄上病……”
  金叶摇摇头:“姐,你说的我知道,我不会的,他们也不是乱七八糟的人,他们都是我的客户,其实他们也都是好良民,他们都知道我守着个瘫子,很苦,很需要男人……”
  金枝拉金叶起来,金叶仍不起来。
  “让我跪着吧,姐。我早就该这么给你跪着。我知道你很疼我,愿意帮我,但是,这个事你没法帮我。我也知道这是不要脸的事,我早就想这么给你跪着赎罪。”金叶一脸沉静。
  金枝叹口气:“要跪的岂止你一个,我也该。”
  金叶看看金枝:“姐,你和我不同,你为的是爹娘,是我们大家。我为的只是我自己,你是身不由己,我是心甘情愿。”
  金枝摇摇手:“甭说了甭说了,起来吧。”
  金枝拉金叶起来,金叶重又坐上沙发。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咱们姐们命苦。你可千万千万不要给她们两个知道,更不能给爹娘知道了,他们知道了会骂死你的。”金枝给金叶理了一下散乱的鬓发。
  “知道,姐。我不会让他们知道的。”金叶好几次想问金枝怎么知道自己这事的最终还是没有问。
  金枝沉默着,金叶也住了嘴。
  过了两三分钟。
  金枝看着金叶:“这么说,你也挣手里钱了?”
  话题转了。
  金叶摇摇头。
  “你不说他们都舍得给你钱吗?”金枝很不以为然。
  “是这样的,姐。”金叶解释道,“他们给我好也就这两三个月的事。一开始我还感激人家给了我做女人的感觉,人家给我钱我不要。”
  “你说啥?不要钱?”金枝眼一瞪,“你可真是个傻子!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你还感激男人?男人就没有好东西,他们玩女人就为的他们的屌头子图痛快,你还觉得他们是为了你?”
  金叶低着头,好像犯了大错误:“后来,后来,我就要了,我也缺钱啊。”
  “亏你还知道缺钱!你要是有钱还不全给人白玩了!”金枝有些气急败坏,“你呀你呀,你亏大了你!没见过你这样的,给男人干了,人家给钱都不知道要。”
  金叶又低下头。
  “再往后你得给他们很要,把以前的都要回来。”金枝几乎在咆哮,“你也拿镜子照照,就你那模样,就你那身材,就你那皮肤,就你那才二十几岁的……嗯?我记得你是剖腹产,你,也勉强算没生过……给他们要的少了都便宜那帮臭男人了!”
  “就这两个月也得挣两万块吧?”金枝又回到了前面的话题。
  金叶点点头:“才一个月。”
  “嗯?一个月就两万块?”金枝一惊,“看看看看,姐刚才说的不错吧,你到底亏了多少!”
  “我不想继续这样,姐。我向你保证,今后我不会这样。他们给的钱再多我也不会再干这事了。”金叶一连声的向金枝作保证。
  “为啥?这不比你开车挣钱?你这也是劳动所得,不偷不抢。”金枝说。
  “不是的,姐。那些男人就像你说的,一点不错,没一个好东西。”金叶很感慨,“他们给你好纯粹就是玩你。开始没要他们钱的时候,他们倒是很爱惜你,生怕得罪了你。现在你要他们钱了,他们马上变了一副面孔,想方设法的折腾你,根本不把你当人……”
  金枝点点头:“可不?钱哪有那么易挣得?所以,你既然已经这样子了干脆趁年轻多挣两个吧。注意一点,甭弄了病上来,弄上病来就不值了。”
  “是这样,老二。”金枝语气婉转了一些,“你辛辛苦苦挣的钱可不能给那个瘫子摸到了。那个瘫子知道了这些钱不知一天会骂你多少回,钱还得给你撮干净。要不,你把你的钱交给我我先用着,年前给你姐夫跑关系、给老四跑工作花了不少钱,我手头上正急呢。”
  金叶沉吟了一下:“我正准备再攒两个月买辆自己的车开呢。”
  金枝说:“买车的事暂时往后放一放,那些男人腰包里反正有的是钱,先从他们身上掏啊。”
  金叶的手机响起来。
  金叶看看,没接:“就是昨天的那个客户,等着去市里呢。”
  金枝赶紧说:“快去快去,甭耽误了生意,记着,对这类男人下手一定要狠。”
  金叶笑笑:“有时候还真狠不下心。”
  金枝说:“男人也都很狡猾,玩你的时候甜言蜜语,玩过了就装穷,说得可怜巴巴,目的还不是不想掏钱?甭给他们花言巧语蒙蔽了。”
  金叶答应着就要走。
  金枝提醒她:“去洗把脸,那里有我刚买的一瓶护理液,最高级的,你也收拾收拾,整理整理,披头散发的样子,怎么能提起男人的兴趣!”
  金叶临走的时候答应回来就送两万块钱来让金枝给管着,但她到底都没想明白自己昨晚的事老大是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的。
  “老大真是太神通广大了。”金叶开着车赞叹了一路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4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