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42
发表时间:2012-04-06 点击数:5583次 字数:
  县委书记马德弼在报纸上发了文章,全县各部门都组织学习讨论,洪献崎更是要求全县所有教师都得写一篇学习心得或是读后感。
  在全县中学校长、教办主任、局直各单位负责人、局机关主要干部会上,洪献崎强调:“应该将写学习心得、读后感当做一项政治任务来对待,可以考虑将这个事纳入对校长、学校、教师的年终综合考核。”
  会议就要结束时,教研室主任齐铭建议:“干脆将学习心得、读后感搞成一次以学习马书记《感恩母亲》为主题的征文活动吧,就由教研室来牵头。”
  洪献崎一拍大腿:“这个建议好,我看,这个活动还是以教育局的名义组织更好。”
  洪献崎当场要求秘书股尽快拟发征文通知,同时做出决定母亲节那天在县体育场举行隆重的征文颁奖典礼并邀请马德弼书记到场颁奖。
  马德弼欣然接受了洪献崎邀请,答应届时一定到场亲自为征文获奖者颁奖。
  后来,洪献崎又接受了齐铭的建议修改了颁奖典礼的程序,加入了让获得一等奖的老师当众演讲的环节。
  这个修改简直好得太要命,脑瓜一贯好用的洪献崎又突发奇想:如果能让马德弼书记在典礼大会上当众读一下他的大作《感恩母亲》岂不更好!
  “只是不知马书记肯不肯答应。”洪献崎内心里嘀咕。
  令洪献崎欣喜若狂的是当他将这一打算向马德弼透露一下试探马德弼的意思的时候,没想到马德弼竟如此说:“你还真能干!我正有这个意思,我去颁奖就准备先这么干的。”
  母亲节那天,天气格外好。
  根据教育局的安排,全城中小学都放假一天,全城中小学各派一个年级的学生到体育场参加征文颁奖典礼。
  县委办公室此前也发出通知,各委办局、各企事业单位都必须组织本单位职工参加征文颁奖典礼。
  广电局局长孙嗣绾也派来重兵,架起了多部摄像机进行全程录像,晚上还要在电视台播放。
  洪献崎很得意,本来教育局组织的一次征文活动竟受到了马书记的如此青睐。
  偌大的体育场站满了人,从体育场经过的市民也都围在体育场的铁栅栏外看热闹。
  这么大的活动当然要有文艺节目先垫垫场。先是实验小学的鼓号队来了一阵子吹打,然后是幼儿园的女教师来了一阵青春劲舞,再然后就是金枝的女声独唱《党啊,亲爱的妈妈》。
  节目质量都很高,观众热烈的鼓掌、喝彩。
  场外的百姓为了靠近些看得更分明纷纷翻越铁栏杆进了场内。
  秩序有些乱,坐镇现场维持秩序的城管局长向孜昶要求属下必须尽快到岗控制住局面。
  马德弼第一个出来讲话,他的讲话很简短,紧接着,马德弼将他的文稿《感恩母亲》拿出来,声情并茂的读了起来。
  马德弼一张口读文章,场内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尤其教师那边,更是鼓掌鼓得起劲。
  马书记那是飞机上挂暖瓶——高水平啊。
  马德弼注意到了下边的反应,读得越来越动感情,读到动情处竟声泪俱下,从兜里掏出纸巾擦了好几次眼。
  台下不少女同志受到马德弼的感染眼角也都噙了泪水。
  马德弼读完文章向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躬并文绉绉的说:“在此,谨向全县所有平凡而伟大的母亲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马德弼接着又用自己最擅长的英语朗诵了一遍自己的文章,全场又报以热烈的掌声。
  有如此有才的人来做惠丰的父母官,惠丰有希望了。
  马德弼一上来就为颁奖典礼大会掀起了高潮,紧跟着的五位一等奖获得者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充分的尽兴的释放着自己。
  场外的秩序越来越乱,翻越铁栅栏进场的市民越来越多,这些人进了场到处乱跑,有的甚至挤到了主席台附近探头探脑。
  向孜昶感到很有压力,这么下去怎么行?新书记上任出席的第一次大集会如果乱糟糟的不成体统,我这个城管局长今后还怎么跟着混!
  向孜昶这人混到城管局长的位置其实很不容易的。他也是草根出身,身后没有大靠山。向孜昶能当上城管局长几乎全凭的是投机、钻营、拍马、送礼这些“出色”的个人能力外加一些运气。其实,在所有行政事业局里面城管局长是最最出力不讨好的角色,但是,向孜昶却格外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差事,尽管城管局只是刚刚由城管办升级的副局级。
  正是因为向孜昶的局长来之不易,他的工作才格外卖力,要不今天他也用不着亲自坐镇督战。可以这么说,向孜昶亲临现场督战政治意义可能更大些,他是要做给马德弼看的,他要把今天的差事干得漂亮些让新书记就此记住他。
  秩序越来越乱,向孜昶很上火,他叫过来办事不力的城管执法大队队长陈奚劈头盖脸一阵子乱骂:“你还能干不?不能干咱立马换人!”
  陈奚无奈的说:“向局,我们不是没干,你也看见了,人太多,我们都已经尽力啦。”
  “放屁!”向孜昶训斥道,“我就不信这事比拆迁还难办!”
  向孜昶怒气冲冲的往体育场大门口走,陈奚一声不哼的紧跟在后面。
  大门口挤着更多的人,但大门锁着,他们进不来,他们只在大门口又叫又闹。
  陈奚吆喝一声,紧接着过来七八个城管。
  陈奚对着几位城管骂道:“都他妈的瞎了眼了!快点,先把门口的人清一清,书记就要回府了!”
  几位城管立刻投身到门口挤挤轧轧的人群中去。
  好不容易大门口闪出一条人缝来。
  向孜昶长出一口气,掐着腰对着陈奚:“这不是出来成绩了吗?还说尽力了、尽力了,光说不干起个屁用!”
  正说着,外面有个衣着平常的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大摇大摆的从人缝里挤进来。
  两位城管赶紧过去制止,小青年嘴里说着什么继续往里闯,两位城管没止住。
  向孜昶示意身边的陈奚过去看看。
  那小青年蛮横的很,瞪着眼睛对着陈奚嚷。
  陈奚一恼火,对着两位城管骂一声:“还愣着眼干什么?给我叉出去!”
  三个人一带劲,那小青年给推出去好几步。
  小青年一蹦老高,一直在嚷。
  向孜昶问陈奚:“那家伙嚷嚷啥?”
  陈奚说:“妈的比,简直一疯子,直嚷要见马书记。”
  向孜昶冷冷一笑:“见马书记?要拦轿喊冤吗?我告诉你,今天马书记兴致很高,千万不要让那家伙靠近马书记扫了马书记的兴。”
  陈奚点点头:“知道知道,向局就放心吧。”
  正说着,那家伙又闯了进来,两位城管根本拉不住。
  向孜昶迎面走过去:“出去出去出去!没王法了!”
  那小青年说:“我要找马书记,有急事。”
  向孜昶脸一板:“有急事的多了,都找马书记,马书记还不忙死!去去去去……”
  小青年一急:“你是干啥的?”
  向孜昶轻蔑的看他一眼,冷笑道:“我是谁?这惠丰城里的老百姓哪个不知道我是谁!”
  有个城管说:“这是城管局向局长。”
  小青年看他一眼:“既然你是局长,你去跟马书记说一声,我有急事找他。”
  向孜昶仰脸哈哈哈哈连笑几声:“你当我是你的跟屁虫?”
  小青年脸一红,声音高了八度:“那就不要拦我,我得找马德弼马书记。”
  “啪!”的一声脆响,向孜昶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小青年的脸上。向孜昶听见小青年口中骂“妈的比马书记”,毫不犹豫甩了他一个大嘴巴。
  小青年一手捂脸一手指着向孜昶骂道:“妈的比,你敢打我,你的局长不想干了!你知道我是谁?”
  向孜昶又是一巴掌:“你是谁?你能是天王老子!我就打你!”向孜昶深信为了维护马书记的尊严他就是动手打了人,在马书记面前也好交代的,更何况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出言不逊。
  “马书记是我大舅哥,我找他有急事!”小青年气焰嚣张,拿脚踹了一下向孜昶。
  “胡书记是你大舅哥也不行!”向孜昶血往上涌,喝一声,“揍他!”
  两个城管将小青年摁倒就揍。
  陈奚担心的对向孜昶说:“向局,万一真是马书记的亲戚……”
  向孜昶一摆手:“不会不会!马书记是哪里的人?他怎么会有亲戚在咱这儿?你没听见刚才这小子骂马书记吗?”
  陈奚点点头:“是的。这家伙刚才是骂马书记了,我也听见了。”
  向孜昶冷笑道:“还说是马书记的妹夫呢,说是奥巴马的妹夫来头不是更大!小子,吓唬我!可恶……”
  围观的人都在同声指责城管好端端的打人,有几个已经将倒在地上的小青年拉起来。小青年摇摇晃晃站起来,腿一软,又倒在地上。
  打重了。
  向孜昶怕出了事故,心里有些慌张。
  一丝不祥的恐惧感随即笼上他的心头:万一真是马书记的妹夫可就要了命了!
  “快!快送医院!”向孜昶脸色腊黄、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
  “打120吗?”陈奚也慌了。
  “打啥120!我的车不在门外吗?开我的车!”向孜昶直着嗓子叫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4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