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40
发表时间:2012-03-27 点击数:5496次 字数:
  转眼又到了周末。
  金枝正陪了苏红妮在“包肤美”做护理,电话响了。
  恰好金枝刚刚做完坐回到沙发上喝水,苏红妮则正在进行时。
  金枝看见电话是高皖打来的,赶忙到了室外,小声道:“你不想混了?我正在和你老婆在一起呢!”
  高皖笑道:“你唬谁?你们在一起?……你们在一起怎么了?我又没干坏事……”
  金枝笑着接住说:“看你吓的!找我干嘛?是不是想干坏事?”
  高皖说:“不是不是,是想干好事。”
  金枝“呸”了一声:“你嘴里的好事就是坏事,你想干点啥我还能不知道?”
  高皖笑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干坏事啊?对你说吧,今天我还真是替你干了件好事。”
  金枝说:“我不信,你啊,东西着说话我得南北着听。”说着咯咯咯的笑个不住。
  高皖说:“真的真的,这一回是真的……呃,我先问问你,你是怎么忽悠的苏红妮?这几天简直着迷似的,上网看电视全是美容健美,在客厅里走路、拖地的姿势都讲究的不得了。”
  金枝笑道:“这就对了,我就是想帮苏红妮锻炼成大美女,省的你成天在外边沾花惹草了。”
  高皖说:“你算了吧你,就她那虎背熊腰蛤蟆腚,你能将她练成大美女?笑话!”
  金枝说道:“好好,你敢在背后说苏红妮的坏话,小心我透给她,叫你吃不了兜着。”
  高皖说:“你也不要吓唬我,我高皖岂是怕老婆的人!”
  金枝说:“你还真有胆了你,你等着,我这就去告诉她。”
  高皖笑着说:“收起来吧收起来吧,你那一套鬼把戏,也就对付汪者西管用,在我老高这里不起作用的。我只提醒你一点,我家苏红妮可是老实人,你甭把俺卖了还要帮你数钱就行。”
  金枝笑道:“你高局可能正巴不得我将她卖了吧——你好赶紧换新的!——喂,你说有好事,什么好事?”
  高皖说:“这事暂时保密,今天中午有空不?在一起吃顿饭……好久没在一起吃顿饭了,想你了。”
  金枝骂道:“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到哪里去吃?还有谁?”
  高皖说:“你还想谁?想谁有谁!”
  金枝说:“有卜正楣吗?”
  高皖哈哈哈哈笑了好一阵:“不错不错,你还真想他,他说他也正想你呢,有他。”
  金枝说:“我就知道有他。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你们俩个裤子都恨不得穿一条腿,有你还能跑了他!没有别人了吧?”
  高皖说:“有。”
  金枝问:“谁?”
  高皖说:“不给你说。”
  金枝假意生气:“你不说我就不过去。”
  高皖说道:“来了你就知道了,都是自己哥们,你想,不是自己哥们能在一起吃饭吗?又不是公家治场。”
  金枝问:“今天谁治场?”
  高皖说:“卜正楣,今天是他小子主动的。”
  高皖告诉金枝吃饭的地点在“城东全牛馆”,东外环那边。
  金枝说:“跑那么远干什么?我怎么去啊。”
  高皖说“现在十一点半,你到体育场大门口去,有车等你。”
  金枝回到屋子里对苏红妮说自己有急事马上得走,又对包馥梅说车子暂时放在店门口,帮着给看着点,然后,挎了包直奔体育场大门。
  金枝刚往体育场大门口一站,近旁一辆停着的红色桑塔纳打开了车门,里面伸出一个半秃的头来:“来来来,这边。”
  金枝看看那人,也就四十岁上下,只是有些眼熟却不认识,但那人正向她招手:“来吧,就是来接你的。”
  金枝往车那边靠了靠:“我不认得你。”
  那人笑着说:“上来吧,我认得你,大名鼎鼎的金枝大美女,走吧,去‘城东全牛馆’,专车来接你呢。”
  金枝上了车,坐在副驾上。
  那人笑笑:“先做个自我介绍,鄙人姓樊,名玉仙,取‘凡间一俗人,一心想成仙’之意。樊玉仙者,凡欲仙是也。”
  金枝看看樊玉仙:“你就是电视台的大编辑、大记者樊玉仙啊!我真是有眼不识金香玉。”
  樊玉仙咧嘴笑道:“我哪是金香玉?我只是青埂峰下一块臭石头,你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块金香玉……真香,真香!”说着嗅嗅鼻子。
  金枝禁不住一乐:“毕竟是大记者,出口成章,俺拙口笨腮的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高皖、卜正楣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
  房间不大,餐桌也不大,高、卜二人相对而坐,里面的位置空着。
  卜正楣往里让樊玉仙,樊玉仙说什么也不去:“你们是大领导,我只能坐在外边给你们端菜、服务。”
  卜正楣又让金枝坐里边,金枝也不去,高皖伸手拽过金枝,将她推到里面去。
  卜正楣笑着说:“今天我是以个人的名义请各位吃饭,各位能在百忙中光临,赏光,卜某不胜荣幸。”
  高皖说:“甭拽洋文了,人家樊名记在这里呢。”
  金枝听见说樊名记,误为樊“名妓”,看着樊玉仙笑起来。
  樊玉仙自嘲似的点点头,订正道:“我先声明,我可不是什么‘名妓’啊,你们可不要男女不分,回来出了洋相我可不负责。”
  卜正楣也笑:“好好,不说名妓。今天来的都是自己哥们,本不用客气,不过我仍需先表达一下心情。我治这个场有三重目的,可以说公私兼有:向高局道谢、向名记道谢、向美女道歉——年前在‘豪门公馆’那顿饭最终高局替我结了,表示感谢。”卜正楣煞有介事的对着高皖点点头。
  “我们搞春节晚会得到樊名记的大力支持和吹捧,樊名记专门写了一篇长篇通讯报道,发在了省报上,为我们扬了名,表示感谢。”卜正楣又向樊玉仙点点头。
  “金大美女的老父先生住了很长时间院一直没能去看望,实在抱歉。”卜正楣又向金枝点点头。
  金枝“哎呦”一声:“看看吧,一个小场还了这么多愿,你卜部长可是真小气的可以,还跑到这么个野地方儿。”
  卜正楣笑道:“美女批评的对,鄙人确实是小气。实话实说,我这个副部长可没有高局手里的权大,管饭只能自掏腰包,还是小气点好。跑到这里来其实也是有原因的,一来这里远离城区,纠风办一般不往这边来——其实来咱也不怕,毕竟是自掏腰包私人请客。二来,甭看这里是个野店,可是有特色、很实惠的,特别它的‘全牛煲’,牛鞭绝对真材实料,不像城里的饭店多数都是假的……今天请各位来,我就专门要了一套‘100’。”
  金枝问高皖:“‘100’是啥菜?倒是听说过,就是没吃过。”
  高皖说:“回来你一吃就知道了。”
  金枝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告诉人家嘛!”
  高皖笑着说:“好,告诉你,就是牛鞭加上手榴弹。”
  金枝问:“手榴弹?手榴弹是什么?也能吃啊!”
  高皖说:“就是牛蛋。”
  金枝“呸”一声:“不正经。”
  高皖说:“不要你问你偏问,就是牛蛋。”
  金枝说:“那也能吃!”
  高皖说:“能吃,男人吃了有牛劲儿。”
  樊玉仙一直捂着嘴笑。
  樊玉仙和卜正楣、高皖本就是老朋友,自不拘谨,很放得开。
  金枝本就是人来疯,越是有生人在场越能超常发挥。
  四个人也不管荤的素的一通乱说乱侃,气氛很是融洽,酒也喝的不少。
  正当大家尽兴侃着的时候,卜正楣突发感慨:“往后死也不能再带头搞什么晚会了,你们不知道差点把我难为死!”
  大家立马安静下来听他往下说。
  “特别你跟丁秀干那场之后,我简直有想逃跑的心情,可是,往哪里逃啊!”卜正楣看着金枝。
  樊玉仙说:“莫非想学吕基霸?”
  卜正楣说:“我又没艳照传到网上,学他干嘛!我当时真怕你们俩个里面有人撂挑子,万一都撂了挑子,晚会的事干黄了,老季能饶了我?幸亏这事将就下来了,又有樊名记架势,在报上一吹,才落得今天这个好结局。”
  卜正楣看看金枝又看看樊玉仙。
  金枝撇嘴道:“哎呦!我的大部长。谁跟谁啊!架你的势还怕找不到机会呢,怎能撂挑子!”
  樊玉仙自干了一杯啤酒,抹抹嘴:“有句话说的就是你这种情况:成功如做爱,感觉很美好,做的过程很辛苦。是不是?卜部长,高局长。”
  高皖指指金枝:“你不要问我,你问问金大美女,是这样的吗?”
  金枝照高皖头上就是一个爆栗:“回家问问苏红妮去!”
  卜正楣向樊玉仙竖竖手指头:“还是樊名妓治的鲜!”
  几个都呵呵呵呵笑起来。
  卜正楣又说:“今天将樊名记和金大美女一同请来还有一项重要内容。樊名记前不久做了广告部经理,有一家轮椅经销商找上门来做广告,另外送了一辆轮椅,樊经理听说金大美女的老父腿脚不便,慷慨相送。金枝,在此,我代表你先向樊经理道谢了。”
  金枝笑着说:“有我在,谁要你代表?樊经理,如此重礼,受之难当啊!”
  金枝说着伸过手去,樊玉仙也伸出手,两个握了握。
  高皖说:“等一下,甭放开,我给你们拍个照。”
  樊玉仙笑道:“干什么?你还想传到网上去啊!要我学习吕基霸?”
  说到传到网上去,樊玉仙话多起来:“这个网啊,用处可是真大。有人当武器,有人当工具,有人当生活中的作料。昨天我在我们市门户网站上的‘鹏城论坛’上看到这样一个帖子,新任市长尹琨在市第一人民医院为神志不清的老母亲亲奉汤药,其情其景,催人泪下。有图有真相。有兴趣你们上网查查,标题是《市长是个大孝子!》。帖子火很了,跟帖者无数,多持褒扬态度。”
  卜正楣说:“我从来不看论坛,杂七杂八,不是喊冤就是叫苦,要么乱骂一气……尹琨给自己的母亲喂药不是正常的事,还要在网上宣传?肯定是哪位马屁精记者拍马屁干的活儿!——特此声明,不是说你樊名记。”
  卜正楣一边说笑一边看樊玉仙。
  樊玉仙说:“我倒真想拍尹琨的马屁去,就是够不着,级别低!不过,从专业的角度看,这事不像是记者们干的,照片是手机拍的,而且很不专业,标题,内容文字也都不咋地!”
  金枝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樊玉仙说:“就是昨天晚上上传的。”
  金枝回到家就急急的打开电脑,果然看到了那个帖子,还有几张图片,上传帖子的是个名叫“完颜蕊”的网友。
  金枝一看就知道是金蕊干的,她马上拨通金蕊的手机,金蕊没接,过了五六分钟,金蕊打过来。
  没等金蕊开口问,金枝就叫起来:“我的完颜大公主,你都干了些啥啊!”
  金蕊说:“你咋呼啥?有什么事不?没事我就挂了,我可没空听你大呼小叫。”
  金枝放缓了口气:“老四,你在网上发帖子了?”
  金蕊一惊:“你怎么知道是我?”
  金枝说:“扒你三层皮我也知道是你!你这么做不怕市长怪你?”
  金蕊说:“他怪我干什么?这是说他好,吹捧他,他能不知道好歹?再说,他也不知道是我干的啊!”
  金枝说:“人家是笨蛋?人家咋能不知道是你?我告诉你,这贴子起不了负面影响倒还罢了,起了负面影响你就等着死吧……”
  金枝想再说,那边挂了。
  事情原委是这样的。一连几个晴天,气温上升很快,眼看外边阳光灿烂,春气萌动,金蕊就将老太太带到小区近旁的“市府花园”游园,老太太坐在廊下石凳上歇息,习惯性的往后一倚,不成想石凳没有靠背,老太太“咕咚”整个的翻过去,毕竟年纪大的人,又吃了惊吓,当时就晕厥过去。金蕊打了120,又打电话给尹琨。
  尹琨是孝子,一下班就到病房陪护老太太,那个精细简直比专业的护士还有过之。不过,尹琨并没有责备金蕊。
  金蕊因为感动,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玩,尹琨并没制止,又因为好奇,在“鹏城论坛”注册了个名字,稀里糊涂就发了帖子。
  金蕊哪里想的到,这个帖子在不久后的将来竟在全市包括各县掀起了一场以“倡导孝道,促进和谐”为主题的全民性大运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4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