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39
发表时间:2012-03-27 点击数:4322次 字数:
  吃过饭已经接近三点了。
  送走左一撇,金枝说去看看金蕊,汪者西也要去。
  金枝说:“你在小区外边等车吧,我去去就来,不大停,省的碰到人家的人,人家生气——人家还以为咱三天两头的经常来呢——既然来市里了,不看看四妮子也说不过去。”
  汪者西一想也是,就打电话联系司机。
  金蕊开门见是大姐,很惊喜:“姐,你咋来了!”
  金枝说:“专门来看看你。”说着就要进门。
  金蕊拦住她:“人家说了,不能随便放外人进家。”
  金枝一瞪眼:“你姐我也是外人吗?”
  金蕊说:“不是尹家的人就是外人。”
  金枝拿手指头一戳金蕊:“我看你就快变成尹家的人了!”
  金蕊一笑:“给你开玩笑,不过不要时间太长。”
  金枝说:“你还以为我住下不走!”
  金枝进了门,小声问:“老太太呢?”
  金蕊小声说:“在阳台上看花呢。”将金枝领进了书房。
  电脑正开着,金枝问:“你就一天到晚的守着电脑?”
  金蕊说:“这是怎么说?可能吗?你是不是看着我这一会闲着挺自在?——人家花大家钱请的可是保姆,不是来享清福吃闲饭的!”
  金枝又戳了金蕊一下:“才几天不见?嘴都成了刀子了。”
  金蕊又是一笑:“一天里面我也就午饭后清闲一会——阳台上有太阳,老太太晒晒太阳看看花,不要大伺候——别的时间不是忙这就是忙那,一会闲空都没有。”
  金枝问:“市长呢?市长是不是经常过来看看?”
  金蕊说:“有空就来……这也两三天没过来了,要开会了,正准备作报告呢,特忙。”
  金枝看看金蕊:“是他告诉你的?”
  金蕊问:“谁?”
  金枝说:“你说谁?市长啊。”
  金蕊说:“不是他还能是谁?在这里除了他我还能见着谁?”
  金枝“喔”了两声:“他什么都对你说?”
  金蕊说:“我的大姐,你说话也忒没水平,人家市长怎么能呢?我是谁?我只是个小保姆,我又不是他的大上级!”
  金枝点点头:“好好,我没水平,还是你这个市长家的保姆有水平——有些事情他也没回避你啊!”
  金蕊说:“回避什么?这又不是什么机密,用得着吗?”
  忽然听见老太太喊叫,金蕊答应一声,急忙过去了。
  过了两三分钟,金蕊回到书房里:“老太太还挺有知觉,知道家里来人了,问我是谁?我说是对门邻居,她又问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让她来看看,偏又不来。”
  金枝说:“老太太挺邪乎,还问男的女的,又不来看看。”
  金蕊笑道:“老太太的事简直没法提。脑子就是一盆糨子,谁也不认得,亲闺女亲儿子都不认得,就是认得我,第一次见就说看我眼熟,叫我姐姐——她头发都白了,我这么个丫头片子她说我是她姐姐,你说好笑不好笑,过了年再见面又不叫姐姐了,对她儿说我是她的亲闺女,非要我叫她妈……现在又不认我这个亲闺女了……”
  金蕊说着停下来。
  金枝等了一等,问:“又变了?难道你又变成她儿媳妇了不成?”
  金蕊脸一红:“姐,偏你会说。”
  金枝看这情景不由一喜:“你真变成她儿媳妇了!”
  金蕊说:“你胡说个啥?谁变成了?不是老太太糊涂,乱叫吗?”
  金枝拍着手笑道:“我说呢,老太太怎么那么关心家里来的是男是女,这是替儿子在家看着媳妇呢——怕媳妇背着儿子偷男人?”
  金蕊捶了金枝两下:“你还是大姐呢,你还有大姐的范儿不?”
  金枝说:“咋了?你不想做老太太的儿媳妇?”
  金蕊生气的往外推金枝:“走吧走吧走吧,本姑娘不欢迎!”
  金枝往后扭着头:“死妮子,我还没坐热你的板凳呢!”
  金蕊将金枝送到楼下,悄声道:“姐,他也默许我用手机了,你看,这就是他给我的,说‘你用吧’。”
  金枝接过金蕊的手机:“还3G的!牛啊!号码多少?”说着就在上面按自己的手机号。
  金蕊说:“有手机我也不打,打座机打习惯了——省的别人乱打我电话,我烦。”
  金枝说:“都不知道你的号码你倒好,电话一响,不用看——市长的!你的电话成了市长的专线了。”
  “眼热了吧!”金蕊调皮的一甩头发,接着又说,“给我手机用也是为了他老妈。”
  金枝故意说:“未必,我咋觉得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你可多留个心眼儿,上了鬼子的当。”
  金蕊将手机夺过去:“你求之不得。”
  金蕊回去了。
  金枝找到汪者西,车还没回来。
  金枝问怎么回事,汪者西很气恼:“这小子,又接了个生意。”
  金枝就骂:“没素质!回来不给他钱!他怎么说?还得多久?”
  汪者西说:“快了,刚才说至多十分钟,应该到了——金蕊还好吧?”
  金枝美美的一笑:“四妮子也许有福——唉,一人一个混命,看她的造化吧!”
  正要再说,车子来到了跟前。
  “实在不好意思,有个朋友正在市里办事,看见了我的车,我就拉着他转了一圈——耽误你们的事了。”司机忙着做解释。
  金枝本着脸:“我是包的你的车,你又去办私事,不对头嘛!”
  “是是。”司机答应两声是,不敢再多说话。
  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样子,县总工会要举行春季职工乒乓球比赛。
  这天半下午,金枝到总工会送报名材料,正是苏红妮负责的事。因为是熟人了,办完差,金枝没急着走,和苏红妮聊起天来。
  恰是快要下班的时候,没人再来,苏红妮干脆将办公室门一关,谢绝打扰。
  两个先聊了一阵子美容的事。
  苏红妮说:“女人四十烂茶渣,真是的,你看,我的脸皮,明显水分不足,又松又干,我都没有信心了。”
  金枝看了看:“我不知道你是在哪个店里做的美容,体育场西边的体育巷有个‘包肤美美容’店,很不错的,老板包馥梅是我的姐们,我都是在她那里做的,感觉效果还不错,要不,你也去做做看。我给你介绍介绍……”
  苏红妮说:“那个店我倒是知道,就是没去过。你知道体育巷可是全城出名的流氓用品一条街,一街两厢排门全是卖那些东西的,走路我都不想从那边走,晚上不巧从那边过一趟,都站到店门外甚至路当心乱吆喝‘硬三天了硬三天,一粒包管硬三天,不硬三天不要钱了’,简直没法听,他们真好意思!”苏红妮说着笑着。
  金枝也笑:“他卖他的‘硬三天’,咱做咱的美容,井水不犯河水。”
  苏红妮说:“感觉到那个巷子里去的就没几个好人,所以就很少去。”
  金枝说:“我的姐,你可真是个正经到家的好人,里面的正经生意多了,对你讲吧,‘包肤美’刚刚高薪聘来一个皮肤养护专家,绝对正经韩国护理技术,针对的就是姐姐你这四十岁上下的女人。”
  苏红妮饶有兴趣:“你这么说我还真准备去看看,体验体验,做得好就不去别的地方了。我正愁我的皮肤呢,你看看,我的胳膊,我的腿,我的肚皮,一捏一个坑,多大会子都起不来,还乌还糙,没一点弹性光泽,你说,这过了四十的女人衰的咋就这么快呢!愁死了。”
  苏红妮说着又是挽袖子又是挽裤腿,接着又掀开衣服让金枝看她的肚皮。
  金枝没有看,捂着嘴笑起来,苏红妮问:“你笑什么?”
  金枝止住笑:“我看见你掀肚皮,想起年前在‘豪门公馆’吃饭的事了。我的老姐,你还没忘吧,丁秀那个骚逼……”
  苏红妮连着摇了几下手:“别提别提,你一提那天的事我就脑浆子痛。”
  金枝笑着说:“我也不想提丁秀那个臭逼,一提她我还气呢!我看,这个丁蝴蝶可不是一般的骚,以前说的狐狸精也未必能骚到她那样子,当着几个男人的面掀着肚皮给人看,还叫唤‘皖哥哥,皖哥哥,给我揉揉’……真是骚仙!叫啥‘皖哥哥’?干脆叫‘皖男人,亲男人’完事了!”
  金枝一边说一边学着丁秀的语气动作给苏红妮看,苏红妮早又气的脸红了:“好了好了,往后甭提那档子事了。”
  金枝说:“我的大姐,咋能不提?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高局就给她勾到床上去了,是男人哪个能敌的了她那个骚劲儿?我要是男人我肯定把不住。”
  苏红妮又摇摇手:“不说她,不说她,接着说说那个‘包肤美’。”
  金枝说:“看你,你不要我说‘包肤美’我也得说,我得替我那姐们做做广告拉拉客户是不是?你看,我就是这样的人,为朋友两肋插刀的那种,我要是男人可不是梁山好汉那样子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秤分金银!”
  苏红妮笑道:“不打自招了吧,在那个包老板那里是不是得了不少好处?”
  金枝辩解道:“这就冤枉我了,我可是见利忘义的人?”
  苏红妮笑着说道:“你金大美女幸亏托生了个女人,要是真托生个男人,就凭你这张嘴不知勾引多少痴情小女生!——这还不知诓了多少男人上床嘞!”
  金枝笑着摆摆手:“你也忒抬举我,我哪有那个能耐!可都是那些骚男人勾引我,我吃男人的亏可多了!”
  苏红妮不无羡慕的说道:“生女当如金枝,也不白来世上走一遭。”
  两个女人嘻嘻哈哈了一阵子。
  苏红妮看看时间:“该下班了,走走走,赶紧回家。”
  金枝说:“天还早着呢,急着回家干吗?又没有吃奶的孩子!在这里吹着空调暖暖和和的多好,回家不还得花自家的电费?”
  苏红妮笑着道:“你倒会算计,这点便宜也看在眼里了,好,不走就不走,我还陪不起你?”
  苏红妮拿出两个纸杯到饮水机接了两杯热水:“泡茶叶不?”
  金枝摇摇头:“放那里吧,我不喝。”
  苏红妮仍然递过来:“端着吧,暖暖手。”
  金枝就接过来。
  苏红妮说:“刚才打断了,接着说说‘包肤美’。”
  金枝将纸杯放下,从小包里拿出一张“包肤美”的会员卡来:“服务项目可多了,你看看……”
  苏红妮接过来看服务项目,见其中有“美臀、美乳、美腹、美阴”等诸多项目,一边笑一边指着给金枝看:“是够细的,还美阴呢,就好意思?不知水平如何!”
  金枝接过会员卡来:“就是一条龙服务,如果全活,打六折呢。”
  苏红妮笑着说:“还真稀罕,别的地方没这么全——你是不是做的全活?”
  “当然全活,你不知道,做跟不做差别岂止十万八千里?没做的时候简直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一点也不自信,这做了可就大不相同了,自信死了!——我都患了自恋症了!”金枝说着掀开上衣,又将裤腰往下褪了半尺,笑道,“你看看我这腰腹,柔软不?光滑不?有弹性不?一丝一毫赘肉都没有,老包都羡慕的要死要活,说要拿我做广告呢!”
  苏红妮凑过来,嘴里啧啧有声:“嗯,是光艳,不像是生过的,也没有妊娠斑。”
  “你再看看我的这对宝贝。”金枝说着又往上掀了掀衣服,两只奶子“扑棱”跳出来,“你看看,有型不?饱满不?你再摸摸,绝对有手感。”
  苏红妮真拿手摸了两下,叹口气:“这没办法,这个东西可是天生的。”
  金枝说:“也对也不对,人家有的办法,只要你有要求,基本上都做的成。”
  苏红妮说:“这个我就不瞎费心思了——做也没用了,我的早就又垂又瘪,惨不忍视了。”
  金枝说:“不对不对,你越是又垂又瘪越要去做,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伙可是对男人最具杀伤力的,要不,那么多当红女星干吗完了命的挤奶?你的没玩头,小心高局将注意力转移到别个女人的胸脯上……”
  金枝正说,没注意,苏红妮伸手将她的裤子又往下褪了大半拃,金枝雪白浑圆的两扇屁股裸出大半来。
  金枝笑道:“看你,心急的,我正要脱了给你看呢,说说看,我这算不算美臀?”说着不自禁摇了两摇,还拿手轻轻的拍了两下。
  苏红妮笑道:“继续。”
  金枝不解:“这还没看够?继续什么?”
  苏红妮说:“继续脱啊,我还想看看你的美阴呢!”
  金枝提起裤子,笑道:“那个就别看了——看了我怕你吃不住劲……”
  苏红妮笑道:“我就不信。”
  金枝整好了装束:“不是我金枝吹牛,我那地方绝对拼的过丁蝴蝶的白虎。”
  苏红妮脸色微变:“说不扯她,怎么又是她?”
  金枝解释说:“我的大姐,我看你是心太善,只说不扯她,你能回避的了她吗?我看丁蝴蝶那个骚逼可是有意在你跟前卖弄风骚,你就这么大的度量,能容得了?我可好心的提醒你,我的苏大姐,往后你可要多留心眼,多为自己考虑考虑后路,最起码不能再有意的往一起撮合他们,不然,将来你不知会死多惨!”
  苏红妮点点头,咬牙道:“这个我知道,我也小心着呢。不到时候,到时候我饶不了她!”
  金枝端过纸杯,抿了一口:“凉了,看,这又过了半小时了,关门回家吧。”
  出了总工会的院门,金枝说:“大姐,去‘包肤美’转转不?”
  苏红妮看看天:“好吧,看看去。”
  总工会离“包肤美美容”也就一箭之遥,两个推了自行车走。
  苏红妮忽然想起什么:“我经常看电视里面的美容节目,看到了一个减肥的,说用手拍打就能起到良好的减肥效果。我试了试,真有点感觉。”
  金枝笑道:“真能立竿见影?我看,是心理的作用更大些,又想减肥又不想花钱,没事就拍打呗,管它有效没效……”说着的时候禁不住“哈哈”笑了好几声。
  苏红妮问:“又想起啥便宜事了?”
  金枝仍然笑个不止:“拍打能减肥——我说呢,那些奴才都一个个的尖嘴猴腮,原来都是给主人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拍的!那些当大官老爷的,一个个方面大耳、肥头肥脑纯粹因为欠拍……我可真是找到原因了,这是不是一大发现?”拍着手的笑。
  苏红妮也止不住笑了:“你呀,真是有才,让你在工会里面打杂跑腿真是屈了才了。”
  说着,两个到了“包肤美”门口。
  锁车子的时候,金枝靠近苏红妮:“苏大姐,今天我说的丁蝴蝶那些坏话你可不要学给她……我知道你们姊妹是老味儿——干姊妹呢。”
  苏红妮头一甩:“什么狗屁干姊妹!我正要跟她摔香篓子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