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38
发表时间:2012-03-27 点击数:4701次 字数:
  左一撇确实喝醉了,话越来越稠,说着说着竟然当着汪者西的面夸起金枝身体的种种好处来。
  金枝一再暗示他住嘴,他却无知无觉。
  汪者西坐不住了,他说:“我还得去卫生间。”说着起身就要走。
  左一撇一把按住他,眯着眼,硬着舌头:“兄弟,你可不要出去,你这时候出去……不是给我提供犯错误的机会吗?我……说的可是真话。兄弟,你有福啊——”说着呵呵呵呵笑起来,“有艳福,艳福不浅!你可得好好珍惜,珍惜……羡慕啊——羡慕羡慕羡慕……”一连说了几个羡慕。
  汪者西尴尬极了。
  金枝也十分尴尬:“你们男人喝多了都这么胡吣吗?”她小声问汪者西。
  “这是胡吣吗?”汪者西眼一瞪,想发作,但还是硬忍了下去,“这叫酒后吐真言!”
  左一撇点了好几下头,接过去:“对,对对,酒后吐真言,我就是酒后吐真言,今天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他看着汪者西。
  汪者西急忙说:“不多不多,左院长是实在人,都是说的实在话,很好,很好,我愿意听。”
  左一撇眼一眯:“兄弟,你真愿意听?那我就再说几句,你坐好,坐好,坐好……”
  汪者西又被他摁在座位上。
  左一撇眯眼一笑:“小汪兄弟,你想当官是不?相当官可是好事!人往高处走嘛,哪个不想当官?我也想当官,我不想当官我买他尹琨的账?就是嘛!要当官,没有靠山能行?有靠山这可是当官的首要条件啊,这有了靠山了,下边才看自己怎么混,你说是不?”
  汪者西见他说到了正门儿,就坐稳了认真的听,不时点点头表示认可。
  左一撇越说越得意,眉毛飞起来:“我读过不少这方面的书也做过一定研究。混官场,有几个字必须读懂读透会用用好。兄弟,你猜,第一个字该是什么?”
  汪者西摇摇头,接着含混的说:“是不是靠山?”
  左一撇点点头:“好好好,你懂,你懂!是靠山。刚刚说过,混官场没靠山是混不住的,但是没靠山怎么办?得找靠山,靠山找到了够不着怎么办?这就是要说的那一个字了——偎。注意,兄弟,靠山没有现成的——当然,官二代、太子党、衙内帮不在此列——靠山是偎出来的,要多跑、勤跑、多偎、常偎,跑的多了才能越偎越近,但是空着手跑的再多也没用,还得送,也可以称之为喂,得舍得喂,把靠山喂足了喂饱了喂肥了,靠山才是真靠山,靠山才会听你话。这‘偎’‘喂’两字相辅相成,算是一个。”
  汪者西点点头:“有道理。”
  左一撇接着:“第二个字是‘拍’,就是拍马。这拍马可不是胡乱拍的,大有学问,不然拍到马脚上反受其害。拍马前必须选准拍马对象,这个对象应该是上级主要领导、主管领导、顶头上司,当然还包括你的靠山。这拍马讲究一个‘快’字,你身手必须快,快到别人还没反应过来你的拍马就已经到位;拍马还讲究一个‘准’字,要想拍马准就必须事先揣摩准上级主要领导想要说什么想要干什么,揣摩不准拍了白拍,拍不如不拍;拍马还要拍的‘高’,‘高’的最高境界是出神入化,让上级主要领导听了舒服而又不露丝毫拍马的痕迹,时间长了自然当你是知心贴心。在拍马问题上,一定要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更快、更准、更高!”
  汪者西不由一笑:“是的是的。”
  左一撇将右臂支在桌子上,轻轻挥动手掌:“第三个字是‘吹’,就是吹牛。吹牛没大学问,在吹牛方面没有最大只有更大。记住一条,吹牛的时候一定不要不好意思,一定不要磨不开脸皮。马季不是有个相声吗?吹牛的都是上嘴唇着天下嘴唇着地,不要脸!不过呢,真正的吹牛高手是将‘吹’和‘拍’连用的,首先闭着眼大吹上级主要领导,顺手拍一把,然后再闭上眼大吹自己。”
  金枝捂嘴笑道:“我咋说那些领导都那么能吹,吹的简直没边没沿儿。”
  左一撇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不吹不行。你不吹人家都吹,你吹的小人家都吹的大,你不吃亏吗?日久天长,你在领导的心目中就没有地位了。”
  金枝笑着说:“我们那里都说笑话——惠丰的牛都不在地上行走了,都给吹到天上去了!”
  左一撇说:“不光你们惠丰如此,哪里都是这样说,这不是新闻,这在全国都是普遍现象,可以这么说,中国的牛都不在地上跑了,都给吹到天上去了。”
  汪者西插话道:“不会吹、不能吹在官场确实很难站稳脚跟,哪个领导愿意在那里听你说实话、报实情?”
  左一撇看看汪者西:“一点不错,一点不错。下边再说说‘黑’和‘厚’,做官的都深通厚黑学,这里的‘黑’‘厚’就是说的心黑皮厚。心黑是对付政敌和竞争对手的,要黑的到家,要毫不手软,该出手时就出手,不可沽名学霸王,要痛打落水狗,千万不能有妇人之仁……心黑用四个字表达就是心狠手辣。皮厚就是脸皮厚,当官肯定不少挨骂,上级骂,下级也骂,老百姓更骂,你当官不为民做主老百姓不骂你骂谁?但是,如果将厚脸皮千锤百炼成一堵厚厚的墙,所有的骂就都挡住了。上级骂就当如闻仙乐,越骂越厚着脸跑到领导跟前唱颂歌、呼万岁、问好请安,那领导还接着骂你吗?下级骂听见的话就当没听见,当没听见不是不听见,不光听见还得听准是谁在骂,为啥在骂,骂的有理既往不咎,恶意咒骂罪加一等,找机会废了他。老百姓骂就让他们骂去吧,就当耳边风,过了就过了。你想,你伸手掏人家的钱又不给人家干一点事,你再不许人家骂,天理难容啊!再说,老百姓骂你能阻的了吗?你能防的住吗?古人都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你不让老百姓骂以此泄泄愤,逼急了老百姓不反你!”
  金枝看看汪者西:“你还说于一越无能呢,他不就够黑的!”
  汪者西牙一咬:“黑就叫他黑去吧!老子还不吃他那一套呢!”
  左一撇手一摆:“官场有斗争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如果没斗争那还是官场吗?所以说官场如战场嘛,有时候就是你死我活,有我没你。既然有斗争也就要讲究斗争的策略性,所以,也就有了这么一个字——拆,拆台的拆,就是拆台。拆台这一招主要是针对竞争对手的,包括潜在的竞争对手。关键时候你能将对手的台拆了至少就抢到了竞争主动权,说不准就把竞争对手彻底打垮打倒了。当然,顶头上司如果跟自己不和谐,也照拆他的台,拆倒他就算自己升不上去最起码也能改善一下自己的生存环境。不过呢,拆顶头上司的台必须把握好火候,得有把握拆倒他才动手拆他,没把握就不能擅动,不然必受其害,如果碰上心狠手辣的角色,他能把你打到泥底下再踩扁你。”
  汪者西看看金枝,长出一口气:“于一越还不够狠啊!”
  金枝点点头:“不如李直手狠是不?”
  汪者西哼一声:“是。但李直还不够狠!换了我绝不会是这样!”
  左一撇看看汪者西:“兄弟在这方面吃过亏?”
  汪者西说:“是的。”
  左一撇说:“吃亏不打紧,一定注意保护好自己啊。当然,有了尹琨这座靠山,利用好的话,老弟吃亏的事相信不会多的。”
  汪者西说:“不知尹市长肯不肯帮忙,左院长有机会还要费心在尹市长面前多提起。”
  左一撇笑道:“这事千万不要心急,尹琨刚来不久,自己还有好多关系没理顺呢,不可能想到你的事。不过,也快了,过不几天人大就要开会,他一旦正式走马上任市长、副书记,老弟的那一天还会远吗?”
  汪者西说:“但愿如此,但愿如此吧。刚才听左院长一席话可谓胜读十年书,受益匪浅。”
  左一撇笑道:“哪里话啊!老弟也是官场混过几个上下的,尽管不是大官场,想必切身的体会更深,我只是凭空瞎想,做一些理论上的探讨而已,说的不对的地方,多多包涵,多多指教。”
  金枝笑着说:“左院长不要太谦虚,如果还有就继续指教指教,我也长长见识。”
  左一撇笑道:“好吧,知无不言吧。要在官场混的住一个‘守’字也断不可忽略。守什么?守秘密,特别是自己所知道的上级主要领导的秘密,尤其自己靠山的秘密。你能守得住,他自会感激你,拿你当心腹,守不住,第一个倒霉的必定是你。所以,在这方面,嘴一定要严,哪怕是那人遭了罪也要咬牙守住,决不能卖主求荣。从这方面来说吧,也可以说是个‘忠’字。”
  汪者西点点头:“当然,当然。天底下有谁不恨叛徒?”
  左一撇摇摇手:“不是这个意思。上级的秘事千万不要打听,不小心知道了一定要装作不知道,而拿自己知道的上级的所谓秘事在外边炫耀是官场最最忌讳的事,也是最最愚蠢的事。你记住,官场里面最大的风险不是来自外部,恰恰是自己赖以依靠的靠山,一旦靠山要对你下手,你就等着下十八层地狱吧!——你连托生的机会都没有!”
  汪者西头上冒汗,金枝拿面巾纸给他擦了擦。
  左一撇看见了,莞尔一笑:“这个‘守’字是不是太沉重?那好,咱就接着说个轻松些的。时下做官还必须接受并最大限度的发挥好一个——‘绿’。‘绿’字说起来尽管难听,但是,当今官场可以说很少有人能避的开它。女人避不开,男人也避不开,不‘绿’不中啊!你不‘绿’有人‘绿’,你怕‘绿’有人不怕‘绿’,你以‘绿’为耻有人以‘绿’为荣,该‘绿’不‘绿’能行吗?你‘绿’的慢了、‘绿’的比人家轻了都不行,寸步难行!”
  汪者西一脸通红,左一撇看在眼里,劝慰似的说:“当官的都是这德行。所以,是当官的都努力的不择手段的往上爬、往上拱啊,早日爬上去、拱上去就能早日改戴绿帽子的角色为造绿帽子的角色,把乌龟王八蛋的荣誉称号甩给手底下千方百计往上爬的那些角色去,当初失去的那些再加倍的捞回来……”
  金枝使眼色要左一撇不要再说。
  左一撇只做没看见,继续说道:“如果说‘绿’字对官场里的男人还有些杀伤力的话,那么这个字在官场里的女人那里就丝毫谈不上杀伤力了。女人对这个字一点也不敏感,因为‘绿’的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所以,混官场的女人升职升的往往比男人快的多。前一段时间网上热炒的80后地市级女干部,前几天又热炒的85后县委女常委、女镇党委书记,我就不信这样的干部能比别人出类拔萃!我看是她们的‘升职器’比男人出类拔萃还差不多。官场的女人厉害啊,厉害啊!不承认行吗?不服气行吗?要不然江西省倒台的副秘书长吴志明能为自己制定2015年前睡足1000个女人的宏伟奋斗目标?古语说得好‘舍不了孩子打不了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些女人真是舍得真是有胆,为什么舍得为什么有胆?还不是因为当今官场流行这个‘绿’字吗?真不知道这算不算天大的笑话:我们说吃要吃绿色食品,住要吸绿色空气,行要开绿色环保汽车……我们在不遗余力的倡导绿色生活,但一个不小心,什么都没真正变绿,官场先绿起来了——党员干部到底是代表了先进的生活方向!先进‘性’代表啊!”
  金枝笑起来:“一套一套的,到底是教授、是专家、是我们党的高级干部……”
  左一撇摆摆手:“我算什么高级干部?不过教育学院一腐儒而已。说实话,我不是适合为官的人,上边混官场的那几个字我一个都不具备。不善‘偎’,不会‘拍’,不屑‘吹’,不够‘黑’,不忍‘拆’,‘守’不住,‘绿’不得,除了‘色’一些,别无特长,我知道我是不适合混官场的。”
  汪者西到底摆脱了窘况:“左院长不是升的挺快吗?”
  左一撇不以为然的笑道:“我升官还不是靠我老爸!其实,我老爸一开始就没有对我在官场抱有太大期望,他为什么给我起名一撇?按他老人家的话说,我能在官场堂堂正正做半个人就行,但是,半个堂堂正正的人能做的了吗?做不了。老爸懂的,现在我也懂的。现在的官场简直烂透了,社会也烂透了。要在官场混最终只能不是人……我现在之所以要在官场继续混下去无非是为了我家族的荣誉,为了我老爸的荣誉——甭管怎么说我毕竟是个大衙内吧——其实,我是非常厌恶官场的,因为厌恶所以研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