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36
发表时间:2012-03-26 点击数:4659次 字数:
  汪者西也跟着尹琨走向旧木箱,刚走两步,赶紧又退回来。
  尹琨打开木箱上的锁,从里面拿出一个旧木匣,走过来,往茶几上一放。
  两个木匣大小差不多。
  尹琨打开木匣,里面是黄稠包,打开黄稠包,汪者西两眼一下子直了:里面是一个白色玉麒麟,大小、形象和墨玉玉麒麟完全一样!
  汪者西揉揉眼。
  尹琨已经将两个玉麒麟都拿在了手里:“者西,看看这两件宝贝,是不是一对啊!”
  汪者西伸长脖子过去,惊叹道:“天生一对!天生一对!”
  “想不想知道它的来历?”尹琨晃了晃白色玉麒麟。
  汪者西忙说道:“真是开眼了!愿闻其详,愿闻其详。”
  尹琨笑说道:“这是名贵的羊脂玉雕,和墨玉价值应该不相上下。”
  停顿一下,尹琨接着说:“这件羊脂玉玉麒麟和这件墨玉玉麒麟其实都是当年徽宗皇帝赐给卢俊义的,本就出自同一名玉匠之手,所以两件作品几乎完全一样,所不同的就是羊脂玉这件雕的是麒麟左半身,墨玉作品是右半身,合起来的话就是整个的玉麒麟了。”说着,将两件宝贝合在一起,果然丝毫不差。
  汪者西看的目瞪口呆,半晌,问道:“这两件作品是不是姓尹的玉匠制作的?”
  尹琨呵呵笑道:“是不是因为麒麟的脚上刻了个‘尹’字才这样想?不是这样的。当初梁山好汉招安之后,徽宗皇帝特别喜爱卢俊义,这才御赐了两件玉麒麟,还嫌不够,又赐婚尹氏。尹氏随卢俊义到庐州赴任,卢俊义就将这块羊脂玉雕的玉麒麟交给夫人尹氏保管,自己只随身佩带墨玉的那个。尹夫人为了表达对夫君的情爱专门请人在墨玉的上面刻了个‘尹’字,在羊脂玉的上面刻了个‘卢’字,这样,两个就好像是时时刻刻陪在身边了。你来看看,这羊脂玉的脚上是不是刻的‘卢’字?”说着就拿给汪者西看。
  汪者西看了看,说:“有字,看不清楚,太小了。”
  尹琨笑道:“等有机会拿来放大镜再看……后来卢俊义遭奸贼陷害葬身淮河,尹氏正身怀六甲,她生怕奸贼斩草除根就连夜逃遁,生下孩子后不敢姓卢就随了母姓‘尹’。你不知道,这正是我们这支尹氏,族谱上也写的清清楚楚的。”
  汪者西说:“这么说,尹老师的祖上就是玉麒麟卢俊义?”
  尹琨点点头:“正是。”
  汪者西听了,“扑通”又跪了下来:“尹老师,不不,尹市长,尹大人,尹大人在上,受小人一拜!”接着就是一个响头磕在了地板上。
  尹琨笑道:“这又是哪一出?”
  汪者西解释道:“我家祖上就是卢俊义大英雄的亲随,说白了就是奴才吧。真是机缘巧合,多少年多少代后,两家的后人竟又见了面了,而且,卢将军的随身宝物也回了家了,真是可喜可贺!”
  尹琨笑道:“还真有道理,想不到,想不到,咱们的渊源还挺深的啊!”
  汪者西抬起头,仰望着尹琨:“这么说咱们算不算世交旧好?”
  尹琨想了想:“也算是吧。既然是,就赶紧起来,咱们好好叙叙。”
  汪者西说:“不行。您是我的老师,我的祖上又是您的祖上的家奴,论起来,我得至少称呼您叔父才对。”说着又磕了一个头。
  尹琨扶起他来:“你真会说。你看,一连磕了几个头了,我该赏你些什么才好?”
  汪者西忙说:“我什么赏也不要!我只求您老人家能认下我这个世侄就满足了!”
  尹琨说:“好,我认。只不许在外乱讲!”
  汪者西忙点头:“知道知道,尹叔。”
  两个正说的投机,房门突然被推开了,老太太进来了。
  老太太问:“你们是谁?咋跑我家来了?”
  汪者西走过去:“奶奶,我是你孙子!”
  老太太念叨着:“我不要孙子!我要我闺女!我闺女呢?”
  金蕊过来了。老太太一看见金蕊,拉住金蕊的手说:“闺女,走,陪娘说话去。”
  金蕊对着尹琨说:“今天一见面就说我是她闺女,还非要我叫她妈。”
  尹琨说:“你就叫吧,老太太只要高兴,怎么都行!”
  金蕊扶老太太出去了,尹琨说:“金蕊从老太太的大姐姐变成亲闺女了。再过几天,说不定又变成啥了!”
  汪者西笑着说:“这就是缘分。金蕊跟老太太有缘分,咱们爷儿两个也有缘分……”
  尹琨也点点头:“是缘分,嗯,是缘分。”
  汪者西见是时候了,起身告辞。
  尹琨挽留,说吃过饭再走。
  汪者西表示现在正是过年,家务事实在太多,处理不过来,必须马上走。
  尹琨指指墨玉麒麟:“你的宝贝,收拾一下,拿走。”
  汪者西说:“这哪是我家的宝贝?这本就是尹叔您家的宝贝,只不过是我们世代替您保管下来而已。今天给您送来就是物归原主,完璧归赵。”
  尹琨说:“这样说就不对了……”
  汪者西打断道:“怎么不对?对的很呢。它能回到您身边就是找到真正的归宿了。”
  尹琨说:“既然你执意要放这里,我就先替你保管着。”
  汪者西叫过金蕊当着尹琨的面又安排两句,无非是说照顾老太太一定要尽心尽力这类话。
  尹琨没有往外送,在房门口摆摆手就回去了。
  汪者西顿觉一身轻松,他一溜小跑下了楼,他拨通了金枝的电话。
  一上车,汪者西再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没等金枝开口问就连说带比划回报了一遍。
  金枝几次想说话竟插不进嘴去。
  汪者西一气说了足有五分钟这才喘了口气,金枝总算逮了个机会:“那个玉麒麟明明是刚刚从江南买来的,你居然能说成是自家的祖传宝贝?你可真有才!你可真能忽悠!”
  汪者西有些轻蔑的“哼哼”轻笑两声:“尹琨也口口声声说那个玉麒麟是他们家的祖传宝贝呢!你就知道他不是忽悠?”
  金枝说:“人家可是市长,有身份的人……”
  汪者西打断她:“谁说有身份的人就不忽悠人了?当官的就不忽悠?告诉你,这官场他妈的本就是个大忽悠场!官场上下没有谁不忽悠!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不是忽悠是什么?下边忽悠上边,上边就不忽悠下边?官场里面没有几个人不是大忽悠!我言之凿凿的说我家族谱上写的明明白白,他也这么说,我知道我是在忽悠他,我就有理由怀疑他也在忽悠我。”
  金枝还是不信:“人家大干部,家里缺什么?人家犯得上为了一块破石头……”
  汪者西辩解说:“我也不过是借题发挥,我也没咬定人家是在忽悠我啊!诶,我问你,你认为尹琨说的话是实话更好还是假话更好?”
  金枝想了想:“想不明白。”
  汪者西分析道:“应该是实话更好些。你想,果真是他家遗失多年的祖传宝贝的话,如今失而复得,而且如此不费功夫,他对我能不心存感激吗?”
  汪者西又想了想:“这是假话吧也应该不错。是假话就说明他尹琨实实在在想收贿赂,只是不好明说就顺着我的话头也虚构了一段无从考证的家史……你想,尹琨在官场上混成精的人难道识不破我那漏洞百出的家族‘史话’?真是这样的话,他就是成心受贿,也就能给我办事了。”
  金枝冷笑道:“你们男人,真是不可捉摸的怪物——每个人的心里都成天像你这么瞎揣摩?你们不嫌头疼!”
  汪者西纠正道:“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确切一点,是每一个官场的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这个样子。也不是你说的瞎揣摩——你不揣摩他他揣摩你,特别对顶头上司如果你揣摩的不到位,立马就有你的好看!现在的官场难混的很,上边对下边翻脸快的比川剧里面的变脸都快好多倍——你不揣摩,这官场还能混的住吗?”
  金枝感叹道:“我的娘!看着那些当官的一个一个人五人六的,原来都也过的不容易!那还都捏扁头往上拱个啥?安安稳稳当老百姓不好?”
  汪者西批评道:“你又错了!你想,这当官的这么费死八难的挣来了前程,他们能让你这些平民百姓过安生?他们能让他手下的那些人过安生?他一旦上了台掌了权他不折腾你?折腾你轻了也不给你算完!”
  金枝点点头:“明白明白。我说那些人咋就一旦当了官立马就变了个人似的——本来还觉得不错,转眼就变了面目简直让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话、做事都没了人情味了!”
  汪者西说:“对了。不是有人总结过吗?‘是人的不当官,当官的不是人’!”
  金叶插过话来:“姐夫既然认为是人的都不能当官,为啥还投入这么大本钱?”
  汪者西恨恨的说:“当官的不是人,不当官的在他们眼里更不是人。既然当不当官都不是人,当然还是当官好,当的官越大越好!正因为这才会有那么多人不择手段往上爬……”
  金叶顺口接了过去:“所以官场绿帽子才流行!”
  汪者西即刻闭了嘴。
  金叶好像没觉得不妥,继续道:“也真是,这当官的当来当去当到后来,自己可能都说不清楚头上的顶子到底是红的还是绿的了!”
  金枝嚷她道:“就你熊妮子会说话!”
  汪者西沉默了片刻,正色道:“在这里也没外人,可都记住了,今天说到的所有有关尹琨的事、尹琨的话绝对不要说不半个字去。如果说出去给传到了尹琨那里,他能把我踩死——像踩蚂蚁一样踩死!”
  金枝说:“你也怕的多余。谁能够得着与尹琨说话?”
  汪者西说:“你不懂。茫茫人海,芸芸众生,谁知道谁跟谁有什么渊源、过节?谁知道能不能传到他那里去?就像我跟尹琨,你能想象到是什么关系?自己不注意,一句话就能把自己玩完!祸从口出的道理你得懂吧!”
  金枝点点头,金叶也点点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