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35
发表时间:2012-03-26 点击数:4901次 字数:
  金蕊想了想:“那就先说说老太太吧。老太太八十多了,身体倒还好,就是脑子坏了,不认人了,儿子、儿媳妇都不认得了,有时候儿子故意问她认识不认识自己,老太太摇着头愣是说不认识。你说,这让当儿子的该有多难过……
  “老太太偏认得我。她说我就是她姐姐,她也叫我姐姐,她说我在南京上大学的时候带她在南京城玩过,后来日本鬼子打下了南京就再也没见到过我,本来以为我死了,没想到还活着,几十年过去了连模样儿都没变……”
  金枝颔首道:“有这么蹊跷的事!你像老太太的姐姐?”
  金蕊说:“怎么可能!不是老太太脑子坏了吗?不过,听老太太这么说倒是可以断言老太太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最起码也该是小康之家的小家碧玉。”
  金枝点点头:“应该是。她说起过她的儿女吗?”
  金蕊说:“说起过。但只是说儿子和女婿都做官,别的就说不上来了,你说好笑不好笑?老太太一提起几十年以前的事就如数家珍滔滔不绝,一提起后来的事就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对了,老太太还说过如果她的大儿子还活着,该退休了。”
  顿了顿,金蕊又说:“尹市长很孝顺,有空就来看老太太,看见老太太没事就放心了,没空的时候就打电话问询……”
  金枝说:“说说你自己吧。”
  金蕊笑笑说:“说说就说说。去做保姆,本来我心里很烦的,规矩又那么多,我还怎么活?真做了倒觉得不错了。陪老太太没头没绪的聊一阵子,老太太就去看花,阳台上全是花,老太太喜欢看花,一看就看好久好久,入定了似的。我就上网,听音乐,看视频,累了就做做家务,在那里我倒不像是保姆,只当是自己的家一样。没人来打搅我,没人给我打电话,只要有电话差不多都是市长打来问老太太饮食起居情况的。”
  金枝说:“我倒想给你打电话就是不知道你的号码。”
  金蕊问:“你怎么不知道号码?我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
  金枝说:“你打来的电话号码一律不显示——市长家的电话是保密的。”
  金蕊恍然道:“知道了。我还以为是你们故意不给我打电话呢!”
  金枝问:“市长这人你感觉怎样?容易亲近吗?”
  金蕊摇摇头:“没感觉。一共才见过三次面,去的时候见过一次,来的时候见过一次,中间还见过一次,总共说了没几句话……人家不问我话,我哪敢主动给人家说话!”
  金枝说:“看起来市长还是认可你的,不然,年后就不可能再让你回去了。”
  金蕊笑道:“老太太都认我做姐姐了,市长还敢辞退我吗?”
  金枝话题一转:“市长没提起过你姐夫的事吗?”
  金蕊故意卖个关子:“这事么——不想说。”
  金枝假意发火:“甭露味儿了!说吧,说了咱们都安安生生的过年。不说,你窝在心里也难说能睡的安稳。”
  金蕊头一歪,眼一斜:“不说的话,是你们睡不安稳吧——看你急的,我这不是正往这上边说嘛!”
  金枝笑着问:“市长都说啥了?”
  金蕊学了尹琨的口气:“小金啊,汪者西来了两趟了我们都没机会多说话,你捎个话给他,就说我想他。”
  汪者西听见两眼放光:“他真是这么说的?”
  金蕊说:“是啊!就是这么说的!不过,我对市长说了,我说你忙,没空去见他。”
  金枝看着金蕊:“老四,你就甭忽悠你姐夫了。我问你,市长什么时候说的这话?”
  金蕊说:“就是今天上午,在老太太那里。”
  金枝问:“有别人在场吗?”
  金蕊说:“没有,他单独对我说的。”
  金枝扭头对着汪者西:“尹市长知道金蕊的关系?”
  汪者西说:“知道,我都告诉他了,双方的身份、关系我都挑明了。”
  金枝说:“他没怪罪你?”
  汪者西说:“没有没有。他的意思知道就知道吧,不要招摇。”
  金枝笑了:“这事有门儿了。”
  汪者西也喜不自禁:“有门儿!”
  说了一声,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放声高唱道:“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真高兴啊真高兴……”
  唱过了又笑。
  老太太从门缝里伸出头来,关切的说了一句:“是唱歌啊!我还以为你们吵架了呢!”
  谁知这时候汪者西又双手捂脸哭了起来,很是悲切。
  金蕊吃惊地看着金枝:“姐夫怎么了?”
  金枝说:“没什么,喝酒喝的,可能喝多了。”
  汪者西拿纸巾擦擦眼:“我没喝多,我是突发感慨。过年了,谁家不是老少团圆聚在一起享天伦之乐?可是,我……”
  他没说下去。
  原来汪者西父亲早逝,是寡母拉扯成人。
  汪者西也没有三兄六弟,只有一个姐姐,姐姐在乡下务农,姐夫也是本本分分的乡下人。因为汪者西在外边工作,开始是居无定所,住进县城了住房却又狭小,所以,母亲一直跟随姐姐生活。
  汪者西听到金蕊说起尹琨很孝顺年迈的母亲,尽管贵为市长也一天三问安就很是感动,刚才岳母一句关切的问话又使他真切感受到人间至情至爱的冷暖,突然之间想起自己的母亲来,再加上刚才酒也确实喝了不少,百感交集,就失声哭了起来。
  汪者西擦了眼,继续悲悲切切的说:“有爹娘陪着多好!我呢?过年了,我还没顾上去看看我的老娘呢!”
  金枝笑着安慰说:“看你哭的刘备似的,我还以为受了谁多大的委屈呢!什么大事?过了年初一,去看看老人家就是,我也去,孩子也去,咱也大团圆,开金叶的车去,年初二就去,好不?”
  汪者西叹口气:“这事过几天再说吧。金蕊不是说尹市长要我去吗?这样吧,金蕊年初二去上班,我也去,带上那个宝贝。”
  金枝说:“也好,这事宜早不宜晚。坐汽车去还是开车去?”
  汪者西说:“开金叶的车去吧,金蕊既然确定干下去了,就没必要再向金叶、金蕊保密了,都是自己人,又不是丢人的事。只是不要在外边乱讲就是。”
  金枝点点头,朝向金蕊:“人常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看,有你这个知府大人家的丫鬟,我们增多机会了吧。老四,这样的好机会、好条件可不是谁想有就有的,有了可一定要利用好!”
  金蕊说:“我的大姐!这话请不要再提起好不?”
  金枝说:“好好,不提,不提。”
  按照尹琨的要求,金蕊应该在年初二九点之前赶到。
  金蕊、汪者西赶到尹琨母亲家里的时候,八点半刚过。金枝也同车去了,她和金叶逛商场去了,家里只留下金花照看孩子和老头。
  尹琨、尹琨的妻子丰雅、女儿尹诗都在。
  丰雅是纪检干部,工作还没来得及调动,暂时还在江南某国企纪委书记任上。
  尹诗去年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后遵从尹琨夫妇意愿参加了公务员考试,成绩优秀被省委组织部录用,但她不久就向尹琨表示无意在政界发展并坚决的辞了职,随后就考取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公费研究生,过不几天就要出国读书了。
  金蕊、汪者西一到,丰雅和尹诗礼节性的打个招呼就离开了。
  金蕊到老太太房间去看了一趟,出来说:“我烧开水去。”
  尹琨将汪者西领进了书房里,书房不大,有十平方上下。
  书房里没有书厨。
  有电脑桌,桌上有电脑和音响。
  有两把藤椅,一个小茶几。
  墙角有个老旧的木箱。
  很简陋。
  尹琨笑笑说:“坐吧。”说着自己就坐在了其中的一把藤椅上。
  汪者西没有坐,他来到尹琨跟前,突然跪下来给尹琨磕了个头,朗声道:“尹老师您坐好,受弟子汪者西一拜!”说罢又磕。
  尹琨没料到汪者西有这一招,赶紧起来,拉住汪者西:“这这这,这是干什么!不敢当不敢当。快起来说话。”
  汪者西不起:“古人说,天地君亲师。又说,一日为师终身是父。现正过大年,在家能给老爹磕头在这里就不能给老师您磕头吗?”
  尹琨呵呵笑道:“看来,你这个学生是被我这个不称职的老师教憨了。现在不是满清,磕头太过了,太过了!”
  汪者西爬起来,笑着坐在了另一把藤椅上。
  刚坐定,金蕊端了开水壶进来了。
  她又拿出茶具、茶叶,利索的泡好茶,浅浅的一笑:“您说话,随时叫我。”说晚转身就走并轻轻地掩了房门。
  尹琨看着离去的金蕊,满意的点点头,对着汪者西:“真得谢谢你,这丫头不错,有她照顾我家老太太,一个字:放心!”
  汪者西连声说:“能为老师分忧,不胜荣幸,不胜荣幸!”
  尹琨笑道:“既然口口声声叫我老师,你也少说些客气话吧。者西啊,我知道,你有心事一直没机会表达,今天给你一个机会,想说什么就大胆的说吧。”
  汪者西感激的看着尹琨:“尹老师您如此厚待学生,不啻再生父母啊!”
  尹琨脸一本:“又来了!不要说客气话嘛!”
  汪者西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两声,喝口茶,笑道:“尹老师,我真有个心事想向您表达一下。”说着,弯身拿起放在脚下的小包。
  “您看看,我这里有个宝贝,想请您鉴赏一下。”汪者西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小木匣,并将小木匣递到尹琨那边。
  “什么宝贝?我看看?”尹琨饶有兴致接过。
  尹琨打开小木匣,将墨玉玉麒麟拿出来,口中啧啧有声:“你怎么会有这个?者西,这是你家的吗?你怎么会有这个?”他示意汪者西打开灯。
  汪者西打开灯,回到尹琨身边:“尹老师,你瞧出来名堂了?我知道您一定慧眼识真宝。”
  尹琨将玉麒麟高举着朝向电灯:“者西,不是我识宝。我先说说看,如果我说对了,只能算是机缘巧合,如果说的不对就当一笑。”
  汪者西迫不及待:“您说您说,我长长见识。”
  尹琨将玉麒麟小心的又放回小木匣,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慢悠悠的说:“这件玉雕应该是北宋末期的作品,按照惯例,上边应该有刻字。”看着汪者西笑了笑,“我没戴眼镜,可是看不到。如果真如我所说是北宋末年的作品的话……”
  汪者西惊喜的说道:“尹老师真神人也!正是北宋年间作品,上面有刻字,徽宗宣和年间的。”
  尹琨看看尹琨:“真的?”
  汪者西忙不迭点头:“千真万确。”
  尹琨又呷了一口茶,不紧不慢的说:“果真如此,玉麒麟抬起的那只脚上应该还有刻字。者西,有没有?”
  汪者西惊得舌头伸出好长:“有,有!”
  “是个‘尹’字?”尹琨盯着汪者西。
  “是,是。”汪者西早已惊诧的瞪圆了眼睛了。
  “它应该是我家的宝贝!”尹琨说的很轻很轻。但是,汪者西听的却异常分明。
  “说说,者西。这宝贝哪里来的?”尹琨将茶杯放下。
  “老师既然这么说,想必这是真品?”汪者西的口气里仍有些疑虑。
  “真品。绝对真品。说说看,说说看,说说来历。”尹琨在催促他。
  汪者西忙说道:“老师,既然您说是您家的宝贝,您刚才又说对了它的更多特征,您肯定知道更多关于它的故事,还是您说吧,我听,也借机长长见识。”
  尹琨笑道:“叫你说你就说嘛。说说,说说。”
  汪者西又干咳两声:“老师,学生说错了请批评指正。这玉麒麟呢是我家的祖传——其实它的真正主人是梁山二寨主玉麒麟卢俊义,梁山好汉被朝廷招安后,徽宗皇帝很喜爱卢俊义就御赐了这件宝贝给他。后来,卢俊义遭高俅他们陷害,坠入淮河淹死了,临坠入水中的刹那他的一名随从慌着拉他,没拉到人却扯下了挂在英雄腰间的这个宝贝。从此,这件宝贝就成了这名随从的家传宝贝……老师,您知道卢俊义的这名亲随是谁吗?就是我家先祖!我家族谱上写的明明白白。”
  尹琨一脸惊愕:“还有吗?”汪者西摇摇头:“没了。”
  尹琨又拿出墨玉麒麟,小心的放在茶几上,招呼汪者西一声说:“我家也有个宝贝,你看看。”说着走向墙角的旧木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