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34
发表时间:2012-03-25 点击数:5326次 字数:
  金枝、金叶、汪者西他们忙忙乎乎好一阵子,搬“家”结束了。
  金枝问金叶:“下午还跑车不?”金叶想了想说:“不跑了,哪有挣完的钱?——说起来,这两天正是生意好的时候……”
  金枝说:“你要是不跑就在这里给我帮忙。你看看,这几天光忙呢。家里忙,工作也忙,忙的我头都大了,明天都过年了,如今我连饺子馅还没准备好呢……”
  金叶说:“姐,是不是今天晚上在电视上就能看到你表演的节目了?”
  金枝说:“看不到,今天晚上电视台转播中央台节目。咱县里的晚会安排在明天晚上播放。”
  有敲门的,是金花抱着孩子来了。
  老太太问:“你咋来了?店里不忙了吗?”
  金花说:“关门了。看看几是几了?谁家还买东西?甭看街上人多,全是转悠着玩的。”
  金枝忽然想起来:“绞肉馅的不知关门没有?”
  金花说:“我想应该关了。现在除了卖花炮、买春联的,基本上没有再做生意的了。”
  金枝惊叫道:“我的天!俺还没买春联呢!”
  金花说:“我想着你们忙,可能没买,这不,我顺路给你们捎来了,不知你们能相中不!”
  金枝这才注意到金花手里的春联:“什么相中相不中?过年贴春联还不是那么回事儿?有这个道道也就完了。”
  老太太说:“不是还没饺子馅吗?你看咱这么多人,剁就是了,也不麻烦。”
  金枝说:“就是那!剁吧。鸡鱼肉蛋倒是准备足了,就是没时间弄着吃。”
  金枝对汪者西说:“安排你个工作。剁馅包饺子的事你也干不了,你就专职看孩子吧。想上街上街,想上网上网,只要两个孩子不哭不闹就算完成任务。”
  汪者西说:“人多地方儿窄。我倒是想上街,就是老爷子……”
  金枝说:“去去去,上街吧。家里的事不要你管了——两个孩子交给你,也算放你半天假。”
  金叶说:“姐,你这是啥道理?姐夫一个人看两个孩子你还说是放人家假!”
  老太太、金叶轮流着剁馅,金枝、金花择菜。毕竟人手多,还都是利索人,很快饺子馅备好了,荤、素都有。
  老太太说:“甭等了,和面包吧。”
  金叶说:“你们包吧,我得走,我们家的饺子还没包呢。”说着就起身要走。
  金枝说:“等等,你看,家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么多,带些回去吧。”
  金枝顺手提过来一箱酸奶,一箱火腿肠。
  金叶说什么都不带,老太太生气的说:“带着吧。”
  金叶只好带着,临走,对老太太说:“家里有那个祸害,今天我就不过来了。”
  老太太说:“你也忒不容易了。嗨,大人孩子一家子几口,里里外外的,真是不容易,不能过来就不要过来了。”
  金叶从包里掏出贰佰块钱交到老太太手里:“娘,过年我也没给你们买年礼,这点钱就算是我孝敬您的吧。还有俺爹,这住院花钱全是我姐一手包办的,我可真是惭愧!”说着就要掉泪。
  老太太没接钱:“拿走拿走,我和老头子有钱花——种地卖粮食的钱还没花完呢……你们现在正苦,等过两年,我和老头子都不能动了,你们也好些了,再给我们钱花。”
  金叶叹口气:“唉!熬到哪年哪月俺才能算个好!”开门要走,与正要进门的金蕊差点撞个满怀。
  金蕊“哎呦”一声:“咋回事,二姐?我一来你就要走!”
  金叶看见金蕊,忙让她进来:“都过年,俺还没顾得上过年的事呢!这出来半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死鬼,邪乎的很,再不回家不知又想歪到哪里去了!”
  金蕊说:“又是那个死男人!干脆离了!省的……”
  一句话没说完,老太太骂道:“熊妮子!就是不参谋好事!”
  金蕊眼一瞪:“咋不是好事?我二姐跟那个瘫子受一辈子罪才是好事?你看我二姐原来多水灵的一个人儿,这受罪都受成啥模样了?依着我,趁二姐现在还年轻说不定还能嫁个好男人,再过两年人老珠黄,想离婚再嫁人就怕都嫁不出去了!”
  老太太长叹一声:“这就是命!走吧走吧……”说着示意金叶快走。
  金叶红着眼出门走了。
  金枝对着金蕊开玩笑:“这大过年的,也没买点年礼过来,就空着俩个爪子来吃现成的?”
  金蕊嘴一歪:“不欢迎?不欢迎咱走!”说着拉开门也要走。
  老太太急了:“你大姐跟你开玩笑,你就听不出来!”
  金蕊一笑:“我的娘!我再憨再傻还能不知道这是开玩笑?门外有我带来的东西呢,我拿进来。”
  金蕊开门从外边拿出好几件东西,对着金枝嚷:“看看看看,给你买年礼来了不!还没等人家拿进来呢就认定人家空着两个爪子了!”
  金枝笑道:“好家伙!还都是高档的!娘,四妮子发大财啦!”
  老太太笑眯眯的:“这么好几件,上车好带不?”
  金蕊笑道:“娘,我可是专车送来的,一直送到楼下。”
  老太太忙问:“人家开车的呢?也不叫人家上来歇歇脚喝口茶?天怪冷的!”
  金蕊笑道:“人家走了。你过年,人家不过年?”
  金花终于插上嘴了:“老四,不声不响的,干啥差事去了?也不给说一声!看你神的,真发财了!”
  金蕊头一歪:“保密!”金枝向金蕊点点头。
  娘几个嘁嘁喳喳,有说有笑的挺热闹,里面的老头子不甘寂寞了:“四妮儿,四妮儿!”他喊了两声。
  金蕊答应着进了房间,坐在床沿上。
  老头伸出手来摸摸金蕊的手:“四妮儿,有出息了,有出息了,有出息了好,好好好……”老头一脸洋溢着笑容。
  金花和好了面,包水饺。
  娘四个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包饺子,金蕊问金枝:“大姐,这一大家子人除了老二全在这里了,你总不能只给饺子吃吧!”
  金枝说:“你放心!不说别的,就说你这个大功臣,大姐今天也得给你上七个碟子八个大碗的好好犒劳一下!菜有的是,回来尽管做,还得喝两盅呢,回来喝酒可不能耍赖耍滑头!”
  金蕊看看金花:“大姐今天可是要赔血本大甩卖了,回来尽管放开肚皮吃喝!”
  金花说:“好好,最好把明天的也一发吃出来,省的明天再费事!”
  饭菜快要准备好了,也到了傍晚时分。
  老太太对金枝说:“打电话给孩子他爸吧,该回来吃饭了。”
  正说着,有人在外边“嘭嘭”的擂门,金蕊去开门,正是汪者西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
  两个孩子正手脚并用打门,一看见金蕊都争着叫小姨,金蕊一手一个将孩子牵进来,汪者西随后进来,怀里抱着两箱花炮。
  没有餐厅,客厅本也不大,将轻易没用过的圆桌从阳台上抬过来,又到阳台上搬来方凳,客厅里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除了老头,老少还有七口人。
  金蕊对金枝说:“过了年给咱爹买个轮椅,这在床上多不方便。”
  金枝说:“用不着!你还觉得得在床上躺一辈子啊!医生说了,这个病是因为过度劳累所致,如果以后注意调理,注意修养,慢慢就恢复过来了。”
  汪者西说:“咱喝点什么?孩子喝饮料,咱喝点什么?白酒?红酒?都没有多好的!”
  金蕊说:“有好的!我带好的来了!大姐,那个布包里有两瓶好酒呢,我也不懂,拿来叫姐夫看看。”
  金枝过去一看:“还真是好酒,五粮液!”
  汪者西说:“拿来我看看。”
  金枝拿来给汪者西。
  汪者西看了看,笑了:“真是好东西!零五年出的,好几年了!现在市面能卖到八百多!”
  老太太感叹道:“这酒是用啥造的?值金子值银子!”
  汪者西说:“这是名酒,又是老酒……咦?金蕊,你怎么买到零五年的酒?”
  金蕊说:“我才不懂哪年造的!这哪是买的?是人家给的,说是时间短不发奖金了,就给拾掇了一些年礼,我不要,非得给我拿着。我还听着说是在江南那边带过来的,可能说的就是这两瓶酒。”
  “是谁给你拾掇的?”金枝问,“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女的。”金蕊说,“男的吃过饭根本没回家,一切都是女的安排的,送我回来的车也是女的安排的。”
  老太太问:“都是说的什么啊?男的女的……”
  金枝说:“你不懂,不要问。”
  老太太点了两下头:“好好,不问。”
  金枝看看金花说:“四妮子带好酒来了,咱就喝。先说下,都得喝。”
  金花说:“有好酒喝就是了。看我干啥?还怕我不喝?今天我就给四妮子一个面子,喝!喝醉都不怕!”
  汪者西先用玻璃杯给老头倒了一满杯。
  老太太说:“老头子可不能喝!医生不是安排要忌酒吗?”
  老头听见,在里面高声说:“四妮儿的酒我得喝!”
  金枝端过去:“爹,这杯酒最少也值贰佰块钱。想不到吧,享了四妮子的福了吧!”说着放在床头柜上。
  金花端了一盘菜放在床头柜上。
  金枝、金花、金蕊包括老太太每人都喝了两小杯,剩下的汪者西包了圆。
  金花说:“这是啥好酒!还好几百块钱呢,不是一样辣舌头!”
  金枝说:“你就不要烧包了!不是老四,就怕一辈子也喝不上这样的好酒!”
  金花说:“你们一直老四长老四短,老四到底干的啥事?就这么有本事!”
  金枝笑笑:“不该问的就甭问,不该知道的就不必知道,将来你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
  吃了喝了,最后每人又吃了几个水饺。
  拾掇利索了,接着喝茶说话。
  金花满脸红晕:“我觉得我喝醉了,我坐不住了,我得回家睡觉去。”接着抱怨,“喝酒喝酒,非得叫喝酒,喝醉了,春节晚会都没法看了!”
  金枝说:“春节晚会什么好看的!又是蹦又是跳不够吵的乱的!”
  汪者西说:“人家南方人根本就不看中央台的春节晚会,都说春节晚会简直就是东北二人转的专场演出。我看也是,节目越来越低俗,不看也罢!”
  金花说:“人家中央台的晚会水平不行就咱惠丰的水平高?”
  金枝说:“当然咱的高!明天你看看你老姐咱唱的《难忘今宵》,绝对与李谷一有一比。”
  金花说:“不给你磨牙了,我得走了,晕了。”
  金枝说:“老四得跟你住下。”
  金花招呼金蕊:“老四,走吧。”
  金枝说:“老四不能走,我还有话问她,要不你先走。”
  金花带着孩子走了,老太太也说有点晕到老头那里陪老头说话去了,孩子吃饱喝足了自己玩自己的。电视开着,还不到晚会开始的时候。
  金蕊说:“天早着呢,三姐这就回去睡觉了,啥时候能睡到天明!”
  金枝说:“老三喝酒喝的,幸亏只喝了两小杯,再多喝就撂倒她了,你就背她走吧。”
  金蕊笑着说:“刚才她还吹牛说喝醉都不怕呢!”
  金枝说:“不说她了。老四,你是不是打算干下去?”
  金蕊点点头:“干吧。人家挺好的。”
  金枝说:“我可告诉你,这可是你自愿的了,往后再不许说是我老大强迫的!”
  金蕊说:“为啥不许说?就是你老大强迫的!我是被你老大逼迫着上了贼船……”
  金枝笑骂道:“死妮子!就算是逼你上了贼船,该下来了却死不下来也是人家逼你的!”
  汪者西好像喝高了一直低头听,一言不发。
  金枝将电视的声音调小些:“说说吧,工作情况。”
  金蕊想了想,笑了:“我怎么觉的我的工作很像是你们派去的卧底!”
  金枝说:“你有人家余则成的本事吗?就你这样的卧底,不是看扁你,真到了节骨眼上,就怕你就成了《色戒》的女主角,整个的赔自己进去!”
  金蕊说:“那不正是你想要的?”
  金枝一时语塞。
  金蕊收了笑容:“姐,不是因为我喝了酒才敢说话,今天就是不喝酒我也敢这么说。你们的心事我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我也知道。今天有姐夫在场,咱也算是三面具同,今天咱先说好了,你们要办的事我尽量配合,但是我将来何去何从你们就放过我吧。”
  金枝说:“看你严肃的,倒不像一家人家了!说说那边的事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