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33
发表时间:2012-03-25 点击数:4144次 字数:
  台上节目一个接一个的演,台下高皖和杨赟一个也没认认真真的看,一直在说笑。
  看看到了最后,金枝的节目,女生独唱《走向新时代》。
  金枝穿的一身深V字领大红演出服,半露酥胸,后背则几乎全露着,玉藕似的双臂也尽裸着。
  金枝往台中央一站,台下掌声一片,口哨声也四起。
  高皖将双手举过头顶,使劲拍了十多下,杨赟则大声喝了一声采。
  杨赟扭过头看看高皖:“这家伙还真有些看头,胸器不小,也白,整个玉人儿似的。”
  高皖点点头:“你看上了?想搞开发吗?”
  杨赟说:“想搞开发你高局乐意吗?”
  高皖说:“看你说的,又不是我的,谁愿开发谁开发,谁能开发谁开发,你老兄真有心就资源共享共同开发呗。设计师他老人家不是说过吗?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还说的是有争议的呢,何况咱们在开发这个问题上并没有争议呢!”说着双手一摊。
  杨赟一拍高皖的肩膀:“说得好,说得好!可惜我老杨没福,奈何,奈何!”说着也是两手一摊。
  或许是个人能力问题,金枝有两处高音没唱上去,效果很不好。
  下边有人发出了嘘声。
  杨赟对高皖说:“金枝的歌不怎么样啊,怎么还拿来压轴了!卜正楣这家伙任人唯亲了。”
  高皖说:“金枝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可能紧张所致。”
  杨赟笑道:“毕竟是有一腿的,不叫人家说一句不是。”
  高皖笑道:“说去说去!人家是卜正楣的爱将,我老高才懒得管谁家说长道短呢!”
  杨赟又笑道:“说的不是真心话吧。她是卜正楣的爱将,就不是你高局的爱将?——你老高被窝里的爱将?”说着更靠近高皖一些,声音也更低一些。
  高皖笑道:“都是爱将也有三分三解的。人家是桃园三结义,俺只是——后续的赵子龙!”高皖一激动,高声念了一句京白。
  高皖的念白很有穿透力,许多人都伸长脖子往高皖这边看,更有起哄的,高喊:“再来!再来一句!”
  无意抢了金枝的风头了。
  恰于此时,金枝的歌唱完了。
  金枝谢了幕但是没往台下走,呼啦,又上去一大群,原来是所有节目的演员上台向观众挥手道别了。
  音乐复又响起,是《难忘今宵》。
  歌声也随而响起,金枝领唱。
  这支歌金枝在各紧要处都拿捏的非常到位,赢得了阵阵掌声。
  高皖看看杨赟:“这才是正常水平!”
  杨赟讥笑高皖道:“你还没忘刚才的茬啊!”
  演出结束后,金枝正在后台卸妆,手机响起来。
  金枝看见机屏上并没显示号码,知道是金蕊打来的。
  果然是金蕊打来的。
  金蕊很生气的声音:“电话都给你打爆了,你咋不接电话!”
  金枝说:“你打爆就打爆,我刚才正在台上演出呢,谁知道你有电话打过来——就是知道又怎么接?有啥当紧的事,看你急急火火的!”
  “当然有当今的事!市长放我的假了!”金蕊的声音低下来。
  金枝急着问:“怎么说?”
  金蕊的声音依旧很低:“刚才他说了,今天吃过午饭我就能回家了,过了年,初二一早上班。”
  金枝又问:“他还在吗?”
  金蕊的声音更低了:“在,在。一家人都在。他老婆,他闺女,都在。”
  金枝问:“你只想着回家,回家,你怎么不给人家做饭去!”
  金蕊说:“不用做了。都下饭店,要我跟着呢!”
  金枝问:“就这点事?还有别的吗?”
  金蕊说:“有,有。现在没时间说了,正叫我呢。”
  听金蕊的话音,这一周的试用期市长那边肯定是通过了,金蕊这边好像也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了。
  金枝一直揪着悬着的心总算安定了。
  刚刚卸完妆,卜正楣和电视台台长孙嗣绾一前一后走到后台来。卜正楣告诉大家,这次演出很成功,县主要领导很满意,特别指出一定要嘉奖,但是,大吃大喝搞庆功宴就不必了,每人一份大礼,价值五百元的名牌床上用品一套。
  金枝没回家,她骑了自行车赶往医院,快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有个电话,高皖打的。
  高皖说:“宝贝,今天你辛苦了,你不要回家了,我请你吃饭,也算给你庆功。”
  金枝骂他道:“你不要猪鼻子里插葱——硬充好人了!”骂过,自个儿笑起来,“我这是说的啥话?都被你气晕乎了!我正有事要找你算账呢!刚才我在台上的时候,你在台下出什么洋相?要搅我的场子拆我的台?”
  高皖一连说了几个不敢:“宝贝儿,冤枉好人了,我哪敢拆你的台……”
  金枝仍旧骂:“这会子充好人了!你高皖是不是好人我金枝还不知道?你等着,有空我肯定得给你算算这笔账!”
  高皖随口问道:“你现在没空吗?”
  金枝说:“还有空呢!这几天忙死我了!都是你!排练排练排练!我老娘在医院里住几天了我一天还没陪呢!”
  高皖一惊:“哦?!老太太住院了?什么病?厉害不厉害?”
  金枝忙打断:“哎呀!我是真忙迷糊了!不是老太太,是我爹!住院住了一个星期了。”
  高皖说:“你咋不说一声?我也去看看老丈人!”
  金枝“呸”一声:“不要脸!谁是你老丈人?现在又来充孝顺的了。你真孝顺就过来啊,哪有光说不练的!”
  高皖叫屈道:“还有这么不讲理的!你又没说,谁知道?甭说是半个老丈人,就算是普通职工的直系亲属生病我这当局长的也该亲自到医院去看望一下啊!”
  金枝说:“这话倒还像个好人说的!”
  高皖接着问:“你到哪里了?等等我,我马上过去!”
  金枝说:“爱来不来,我不等——诶诶!要来快来,别磨蹭!眼看正午就过了,老年人忌讳的——你来到给我打电话!”
  高皖一连答应几声好。
  金枝刚到病房里还没给老太太说一句话呢,高皖的电话打过来了。金枝告诉了他楼层以及房间号,汪者西问是谁,金枝说是高皖。
  汪者西说:“他这个局长可真是!本单位职工的直系亲属生病住院了就一直不来看望看望!”
  金枝白了汪者西一眼:“你还是副校长呢,你老岳父住院这么几天了也没见于一越那个老王八来冒个影儿啊!”
  汪者西说:“别提那个东西!你一提我就脑浆子疼!他来还不如不来呢!”
  老太太接过去说:“咋没来?来了来了,这不,带来好几箱子东西呢!”说着指指床下的几个食品箱。
  金枝骂道:“他于一越来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有敲门声,高皖来了。
  “高局那么忙,还有空往这边跑?”汪者西忙着打招呼。
  “汪校,这几天你辛苦了,我代表金枝谢谢你。”高皖笑着说。
  汪者西忙说:“这是应该的,应该的……”说了两句,越觉着不对劲,谁代表谁啊?听高皖这话,好像他高皖跟金枝是一家人而我汪者西是个外皮似的。
  高皖仍旧谈笑风生,他弯过腰亲切地对老头说:“刚刚知道,刚刚知道,不好意思,你看,连个搭伴的都没叫上就跑来了。本该早来看看……”
  老头很激动,说不出话,挣扎着要坐起来。高皖忙按住老头:“不要不要。”
  高皖问老太太怎么回事,老太太絮絮叨叨讲了半天,高皖一直毕恭毕敬的听着。听完,问金枝:“明天就大年初一了,总不能在医院里过年吧?”
  金枝满脸含笑道:“正商讨这事呢。高局既然来了,不妨帮着拿拿主意。”
  高皖笑着看看汪者西:“那不是有半个儿在这里吗?哪里轮到我这外人说话?这样吧,金枝,你想好,如果要办个临时出院回家住两天就给我说,我给你派车。”
  金枝笑道:“谢谢高局关怀。”
  高皖走后,老太太说:“这个人真是会说话,一看就是个当干部的。”
  金枝说:“人家可不只会说话,还会办事呢,你甭看带来的东西不多,可都值钱,这不,人家还留下两张购物卡呢!”
  老太太说:“人家真是大方,还有贰佰块钱购物卡?啥叫购物卡?”
  金枝说:“看你!什么贰佰块钱?贰佰块钱还能拿出手去?这两张购物卡都是伍佰的,一共一千块钱呢!”说着拿出来给老太太看,还指着,“这是伍佰吧,这是伍佰吧,购物卡,超市买东西的。”
  老太太眼瞪得老大:“我的娘!一千!”
  汪者西心里很不受用:“做做决定吧。怎么办?”
  金枝扭过头:“怎么办怎么办?光问怎么办就有办法了?甭管怎么办,反正不能在医院里过年!”
  老太太嚷她道:“你看你,就不能好好地说?孩子他爸爸这几天可是出了大力了,亲儿子都未必这么下身份。”
  金枝不好意思对汪者西笑笑:“今天我是咋了?看见谁都想发火。”
  汪者西不自然的笑笑,老太太嘟哝道:“熊妮子,还看见谁都想发火?我咋就没看见你对那个那个什么局长发火?”
  金枝说:“娘!你也糊涂了不是?人家拳头还不打笑面人呢,何况人家高局是来送礼的!”
  老太太说:“反正都是你的理。”
  老头说:“来来回回撕腾个啥?依着我就在这里过年。”
  金枝说:“你在这里过年,难道我们几家子人家都来医院里陪你过年?”
  老头不再说话。
  金枝看看汪者西:“这样吧,尽管咱家房子小,还只有咱家能住下,就搬咱家吧,将就两天,过了年就再搬回来。”
  金枝又对老太太说:“金蕊也放假了,晚些时间就回来了。”
  老太太说:“回来好回来好,我正想她呢。搬就搬吧。”
  金枝对汪者西说:“你看,盆盆罐罐的东西还真不少,不开车还真没法搬。”
  汪者西说:“还真要高局派车?”
  金枝眼一瞪:“要他派车干吗?金叶不是有车吗?给她打电话。”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