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32
发表时间:2012-03-24 点击数:4743次 字数:
  等金蕊情绪稍稍稳定了,金枝这才向金蕊介绍了尹琨的母亲患了老年痴呆大脑失忆但身体健康状况良好并不是卧床不起的那种,所以平时只要注意好老人的生活起居、一日三餐即可,但千万注意的是陪老人上街千万不要走丢了。
  最后,金枝又一五一十的向金蕊交代了几项尹琨提出的几项要求。
  金蕊淡淡的说:“要求多少无所谓,不就一个星期的事吗?”
  金枝说:“话是这么说,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想,能在那里坚持下去最好,坚持的时间越长越好,能坚持到老太太死了那天更好!”
  金蕊白了金枝一眼:“大姐,你不觉得那里就像个火坑吗?不看电视,不打手机,不许请假,甚至不许和任何其他人交往,这与蹲监狱有啥区别?时间长了,你受得了吗?”
  金枝叹口气:“要求是有些不近人情,但是人家给的工资还是不低的。”
  金蕊冲了她一句:“工资再多有什么用?成天一步不离的伴着个活死人似的老太太我有空花钱吗?”
  金枝说:“你就不想想,快要九十的人了,她还能活几天?”
  金蕊不这样认为:“现在百岁以上的老人多得是,她要是再活三十年二十年就是不死,我还能掐死她?我这一辈子活的还有啥意思?”
  金枝说:“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咱这也只是权宜之计,到时候姐肯定有办法的。”
  金蕊不再言语。
  金枝再次交代金蕊:“一定要装作不知道是在市长家,不光要装还要装像;一定不要向市长打听工作的事——我想,市长之所以要求不许看电视、不许打手机、不许带外人进家等等也就一个目的就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他的身份,省的更多麻烦出来。”
  金蕊点点头:“我想也是。只是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咱爹又病成这样……我连年也不能在爹娘身边过了。”说着就要掉泪。
  金枝安慰她:“也未必。人家话是这么说,事不一定会这么做。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家没爹没娘?等过年都放假了,你一个外人在人家一家人跟前晃来晃去的说不定人家还嫌你碍事呢,放你两天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金蕊叹口气:“但愿如此吧。”
  第二天去送金蕊,金枝没有跟过去,也没再用金叶的车。
  金枝又请了半天假在病房里照应老头,老头老太太倒是都问起了金蕊,金枝告诉他们金蕊到市里上班去了,人家那边制度严,过年可能都不放假。
  老头听说心里宽慰好多,说过年回家不回家倒是小事,有了工作了我心里就有空了。
  老太太有些不情愿,一直叨咕早不上班晚不上班偏等过年了说一声上班就走了,什么要紧事就不能等几天过了年?
  叨咕了几遍老头不耐烦了,他训斥老太太:“你就穷叨咕,不上班叨咕不上班,这上班了又叨咕上班了……四妮子不上班不挣钱你能养她一辈子?”
  金枝也说她,老太太这才不吱声了。
  金枝一连请了两天假,不能继续再请下去了。
  到了中午临要吃饭的时候,卜正楣打电话过来:“节目排练已经到了关键阶段,下午一定要来上班。”
  金枝也觉得再请假太有些说不过,答应下午准时上班。
  金枝给汪者西打电话询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汪者西回答说很顺利,正在开车往家赶呢。
  金枝又问市长对金蕊是不是满意,汪者西回答说看样子挺满意,不光满意还夸了好几次,说是“太漂亮了,做保姆有点太屈了”,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金枝想了想说:“甭管那么多了,走一步说一步吧,金蕊既然在那里了,往后咱们的机会就多了。”
  金枝要汪者西回城后直接到医院来照应老头,汪者西一口答应下来。
  金枝下午去排练,难免与丁秀碰来碰去的,但是两个谁都不理会谁。
  苏红妮当然也在场,金枝对待苏红妮就不同了,只要有一点闲空也要凑到苏红妮跟前与她说笑两句。
  卜正楣看在眼里只当什么都没看见,更不敢跟谁多说一句话。
  转眼到了年底,春节晚会如期举行了。
  晚会是在除夕上午举行的,电视台演播厅坐满了观众,观众席前排是县四套班子领导,季鹏、林筱娅等都在,不少镇局一把也在。
  高皖、杨赟也在,他们坐了邻座。
  高皖和杨赟是老熟人了,两个一直逗着头说笑。
  晚会开始了。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走上台来。
  杨赟将嘴凑到高皖耳边,小着声说:“你看看刘含香那腰肚,都什么模样了?还上台主持?”
  高皖扭过脸:“看样子最少也得五六个月了。”
  杨赟说:“五六个月不止。这个孙嗣绾吃错药了吗?刘含香这个样子了还让她上来丢人,不是纯粹治老季的难看吗?”
  高皖摇摇头:“话可不能这么说,老兄。孙嗣绾就是吃了豹子胆,如果老季不发话他敢拿下刘含香换别人上吗?这春节晚会可也是在全县人民面前露脸的事!”
  杨赟点点头:“有道理。”
  杨赟又将头贴过来:“老高,我看刘含香人长得也不怎么样啊,老季怎么就相中了她!”
  高皖捂了半边脸,笑道:“看起来老季口味也够重的!”
  杨赟也笑:“也不光老季口味重的问题,换谁碰上刘含香这样的骚仙都不可能管的住老二的。”
  高皖说:“要说骚,这个刘含香是真够骚的,快三十了吧,到如今都没结婚,也没听说谈男朋友吧!”
  杨赟笑道:“老季占着呢,谁敢找她?”
  高皖嘿嘿笑了几声:“这个刘含香,大姑娘家肚子鼓起来了,该不是故意在全县父老乡亲跟前炫耀吧:看看,咱怀的可是本县县太爷的种!”
  杨赟扯了高皖一把:“小声点小声点。”
  第一个节目就是丁秀的,豫剧清唱《蝴蝶杯》选段“自从公子闯下了祸”。
  自从丁秀一上台,杨赟和高皖就不再说话,一直笑。
  丁秀唱完下去了,全场喝彩。
  有人大声说了句“丁蝴蝶唱《蝴蝶杯》,还是挺配套的啊”,满场哄然。
  杨赟看看高皖说:“卜正楣这家伙搞的什么名堂,一上来就是豫剧,有点跟春节晚会不太搭拢啊。”
  高皖说:“咋不搭拢?你没听见都叫好喝彩吗?”
  杨赟笑道:“你说的也是,咱惠丰人吧,也就能听懂豫剧,别的节目上来打头炮还未必能打响。”
  高皖笑道:“也不全是。你也得看看是谁唱!你不能不承认丁秀是有两把刷子的,要不,当年豫剧泰斗马金凤老先生也不可能非要收丁秀做关门弟子吧……呵呵,见笑了见笑了,杨局长,丁秀的事你比我摸得清。”
  杨赟揣了高皖一拳:“你这家伙,丁秀的事现在谁有高局摸得再清的!”
  高皖趴在杨赟耳边,笑说道:“彼此彼此吧。”
  两个人都笑起来。
  原来,丁秀当年曾经随剧团赴京演出过,深得豫剧老艺术家马金凤赏识,马老还真的向带队的文化局长杨赟表示过想收丁秀为弟子的意思,杨赟当时正和丁秀打得火热,生怕丁秀拜了名师成了名家飞了高枝甩了自己,对此事很不积极也不配合,最终就不了了之了。
  高皖、杨赟根本无心看节目,对丁秀两个又有共同语言,所以尽管已经过了几个节目了,两个仍在津津有味的聊丁秀。
  杨赟说:“不是瞎掰,咱们惠丰办晚会,也就丁秀的节目够水平,最专业。”
  高皖说:“丁秀的水平高还不是你杨局手把手、面对面培养的?”
  杨赟说:“你这家伙,真不是好人!你高局就没手把手、面对面的培养过?”说着,“嗨”了一声。
  高皖说:“老兄有什么感慨?”
  杨赟将嘴凑到高皖耳边:“感慨多了!我老杨的命咋就这么孬的呢?你看你家的苏红妮有多贤惠,兄弟,你有福啊!”
  高皖也将嘴凑过去:“老兄,甭说风凉话了。我老高的老婆要是能有机会成天坐在主席台上作报告我老高还不高兴死!”
  他指指正在前排坐着的林筱娅。
  杨赟说:“悲哀啊!我老杨悲哀啊!哪像你高局潇洒快活,野花采了一朵又一朵,在采花蜜这一行上你可能比蜜蜂都辛劳不少吧。做男人当如高局长啊!”
  高皖说:“老兄,你就不能小点声?唯恐天下不知兄弟的这点子事吗?”
  杨赟说:“说不知谁的事?这事,你不说就没人知道了?像刘含香跟老季的事,谁说了?不照样满城风雨!还有,像老季跟夏莉的那一腿,不也……”说着,警觉的拿眼往身后偷看了两眼。
  高皖也往后看了看,他忽然看见了洪献崎,赶紧止住杨赟,极小声说:“诶诶诶,洪献崎——”
  杨赟顺着高皖的视线看,果然在身后两三排不远处看到了洪献崎。
  杨赟接着往四处看,高皖一拉他:“还看什么?”
  杨赟趴在他耳边:“我看看夏莉来了没?”看了一阵,摇摇头,“没瞧见,八成没来。”
  高皖笑着说:“级别还不够。”
  两个的话题转到洪献崎身上来了。
  杨赟说:“听说,花杆子他们出事后,老季把洪献崎叫到办公室,关上门骂狠了。骂他这个卫生局长把卫生系统搞成色情系统,把全县大小医院搞成大小鸡窝了。”
  高皖说:“也就骂骂而已,老季能把这家伙怎么着?骂过了,这不还是给安排做上了扶贫办主任了吗?级别可没降低。”
  杨赟说:“花杆子就没他好过了,丢了官不说,还进去了。”
  高皖说:“这没办法。洪献崎有夏莉,他花杆子有夏莉吗?”
  杨赟说:“是啊!这绿帽子没有白戴的。睡了人家腿软,老季毕竟心里也虚啊!”
  高皖说:“那是当然。我要是洪献崎,逼急我的话我就敢当面说,你睡了我的老婆,你就不许我睡别的女人?只许你老季放火,不许我老洪点灯啊!这就是你上梁不正我下梁歪的就有道理!”
  杨赟捂住嘴笑起来:“老高啊老高,你是真高!”
  高皖也丝丝的笑起来。
  杨赟说:“据知情者说,洪献崎在卫生局长任上也作腾的够呛,下边卫生院的女院长没有他没上过的,所有院长还都定期给他进贡年轻的美貌女护士呢。”
  高皖吧嗒吧嗒嘴:“他小子这几年是没少享艳福。用一个夏莉换来左拥右抱的睡不退的美女,也算值!但说句公道话,卫生系统成了鸡窝也不能全怪洪献崎,换了谁都是这样。你想,这卫生系统女人多,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女人多了,什么不要脸的女人没有?你不招惹她她硬是脱了屁股往你被窝里钻你说你上不上?自古以来真正的柳下惠他根本就没有!要是我,我肯定上。这送到嘴头子上的美味要是不吃那还是男人吗?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知道男人最悲哀的是什么吗?女人摆平在那里了,自己先软了!”
  杨赟又捂着嘴笑起来:“你老高不愧是宣传部长下凡呢!”
  高皖也笑了一阵:“在你文化局长跟前就怕是宝玉见秦钟——比下去了。”
  杨赟说:“我要是老季就把卫生局长交给你干,看你能在卫生系统玩出多少花样来!”
  高皖说:“你还别提老季,这上边换了领导了,看老季这段时间的干劲,八层就要升了。”
  杨赟说:“估计要升。老季和尹琨的关系谁不知道?走了年后市人大的补选过场,尹琨一旦正式上任,老季可能就要走了。”
  高皖问杨赟:“老季最起码也能做上个副市长、组织部长什么的,要是你,你愿意做什么?副市长还是组织部长?”
  杨赟说:“那还是组织部长,实权派啊!往哪里随便一走,大官小官还不都磕头如捣蒜似的?金票和美女可是大大的!”说着,两手一比划。
  高皖又问杨赟:“你要是老季,升到市里走了,你是要带夏莉走还是刘含香走,还是别的女人走?”
  杨赟想了想说:“如果是我,能带走的都带走,但是,刘含香绝对不能带,她大小也是个公众人物,影响大啊!”
  高皖笑道:“你不带她走怎么处理她?”
  杨赟想都没想:“怎么处理她?尽快帮她找个男人嫁了完事,然后给她男人升官呗。这事换你老弟,你也会这么干的,都会!”
  两个又吃吃的笑将起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