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31
发表时间:2012-03-24 点击数:5140次 字数:
  金枝正在病房里陪母亲拉呱,汪者西打电话过来。
  “没指望了……金蕊不干。”汪者西及其消沉。
  金枝离开母亲走上阳台,压低声音:“四妮子咋说?”
  “死活不上套!”汪者西有点气急败坏,“我都给她跪下了!就差给她磕头了!”
  “瞧你那个没价钱的怂样!”金枝骂道,“什么大事?用得着磕头捣蒜吗?”
  “我不是急吗!”汪者西辩解道,“你不知道,她说的有些话简直让我下不来台。”
  金枝眼一瞪:“死妮子,翅膀硬了!事都这样了——可不能给这个妮子搅黄了!”
  “我是该说的都说了,能说的都说了。唉!她咋就不体谅你我的难处呢!一点都不体谅!”汪者西垂头丧气,“她去医院了,估计就要到了。”
  金枝回到母亲身边不再说话,只生闷气。
  老太太看着情绪不对,问:“又给孩子他爸闹别扭了?你快点回家吧,这里有我呢。”
  金枝眼皮一翻:“不是这事,你甭瞎操心!”
  金蕊来到了。
  老太太说:“你还没吃饭吧?这里还有刚才买来的饭呢,还热,吃吧。”
  金蕊没作声,坐在父亲的床边,瞅着悬挂的吊瓶看。
  老太太又说了一遍:“趁饭还热,赶紧吃吧,过会子凉了就没法吃了。”
  金蕊仍然瞅着吊瓶看:“不吃,不饿!”
  金枝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说话。
  老太太骂道:“熊妮子!这是咋了?脸拉着,像似都欠你多少账没还似的!”
  金蕊谁都不看,也不再看吊瓶,拿手捂住脸,半趴在床上:“别说了!我心烦!”
  老太太气的嘟着嘴不敢再说,金枝仍不说话,老头给吵醒了,轻轻地对金蕊说:“别趴着了,坐那边床上去。”
  再没谁说话。
  病房里一直平静着。
  金枝猛然间看着吊水就要滴完,急忙起身走到床头按了下按钮叫护士快来起针,等护士急急忙忙赶到时,金蕊已经熟练的将针起了,护士先表示道歉又向金蕊表示感谢。
  等护士走出房门后,老太太高兴地对老头子说:“当初让四闺女上卫校你还反对,看看,没白上吧。”
  金蕊冷冷一笑:“跟白上也没大差别,这不还是没工作吗?”
  老头要上卫生间,金枝伸手从床下拿出一个空饮料瓶递过去:“用这个吧。”
  老头面有难色。
  金枝说:“都是自家一家人,没什么。”
  老头说:“我得解大便。”
  解大便不下床不行,但是老头不能走路,老太太慌忙过去要扶老头下床。
  金枝说:“你自己还站不稳呢,我来吧。”
  金蕊也慌着起身过去:“我来我来。”
  老头看看金枝又看看金蕊:“你就算了吧,让你姐姐来吧。”
  但是,金枝自己搀不住,金蕊再过去,老头坚决不让,最后还是老太太帮着金蕊将老头搀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回到床上,老头仰天长叹:“我生了这么一群闺女还是顶不上一个儿管用啊!”很有些悲天悯人的味道。
  金枝说:“闺女怎么不管用?没儿子这不也照样住上高级病房了吗?你要说是要力气,我们是没那么大力气。”
  老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我腿不能走路,上厕所忒不方便了。”
  金枝说:“不方便就不方便,那没办法了。”
  老太太问金枝:“小孩他爸有空能过来帮帮手吗?唉!也只有者西一个能用得上,金叶家男人吧——一个瘫子,老三家吧……唉!”老太太一句没说完叹了几次气。
  金蕊坐在床上一声不哼。
  又沉闷了一会子,金枝向金蕊使个眼色就出门去了。
  金蕊稍停了一停也出了病房。
  金枝在前面走,金蕊在后面跟着,一直走出住院部大楼。
  大楼前有个不甚大的园子,园子里有曲廊。
  金枝、金蕊沿着曲廊往里走,隆冬天气,园子里没有别人。
  金枝站住了,金蕊也站住了。
  金枝问金蕊:“你姐夫对你都说了?”
  金蕊点点头。
  金枝问:“你没答应他?”
  金蕊又点点头。
  金枝问:“你觉得去做保姆是你姐夫在利用你?”
  金蕊仍然点点头。
  金枝又问:“你是不是也觉着你大姐我也在利用你?”
  金蕊抬脸看看金枝,摇摇头。
  金枝拿手抚了一下金蕊的长发:“老四,今天在车上我也对你姐夫说了,做保姆的事在你这里很可能通不过,因为我知道你的脾性,也知道这对于你来说确实不公道。但是,金蕊啊,你知道,事情走到这一步,你姐夫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想了——即使是我也会第一个想到你。能用的人都用上了,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了,钱也花过了,你说,下边的路到底是走还是不走?走下去又怎么才能走下去?只有你了,金蕊,只有你才能帮你姐夫这一把,也是帮大姐我这一把。”
  金蕊将头低下来:“大姐,这条路非得往下走吗?姐夫就非得升这个官吗?你不见人家那么多普通教师活的都挺悠闲自在的吗?姐夫活这么累,何必呢?”
  金枝叹口气:“老四,官不做也不是不能活,你姐夫也不是非走这条路不能活。你也在社会上闯了这么几个月了,难道你就对现在的这个社会没有一点体会?现在是什么社会?有钱人的社会,有权人的社会!没钱没权的人是也活的好好地,不错,但是,看看都是怎么个活法!这有钱有权的人住豪宅、开名车、泡美女,没钱没权的人呢?劳碌奔波、萎萎缩缩,吃的是转基因,骑的是破自行车,穿的是三十块二十块一身的化纤布,干的是低三下四的苦累活……这个社会太不公平!我要是说富人的一双鞋够穷人家消费好几个月,你不会认为我是夸张吧?在富人的眼里穷人活的连个狗都不如!还有什么尊严可谈吗?”
  金蕊不做声。
  金枝继续说道:“没钱没权的人就不活了吗?也得活,不光活还得好好地活。怎么才能好好的活?那就是想办法弄到手里钱弄到手里权。甭看大姐没混过官场,但是大姐比谁都明白,权和钱就是一对亲家,互通有无,互相离不开的。”
  金枝顿了顿,靠近金蕊一些,搂着金蕊的肩膀:“老四,现实无情,社会无情啊!为了你上班的事你也知道,大姐我付出了多少屈辱和心血,但是呢?成了吗?你不是还飘在外边吗?甭怨大姐无能,也不要以为大姐我少廉寡耻,是社会太无情,根本就没有你小老百姓的活路啊!但是,如果我们都有权有钱了呢?你想想……”
  金蕊轻轻叹口气。
  金枝又靠近了一些,几乎将金蕊搂在怀里了:“刚才你在住院部的楼上也看到了,不要说病房里,就连过道里都一张病床一张病床铺满了。都是来看病啊!都是拿着大把大把的钱来看病啊!寒冬腊月,连病房都进不去!多可怜?你再看看咱爹咱娘,住的什么病房?最高级的老干部病房!为什么先来的没地方住后来的咱们却能住上?你想过没有?嗯?老四。”
  金蕊又是轻轻一叹:“大姐,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想说啥。”
  金枝也叹口气:“老四啊,你知道不知道大姐想说啥大姐都得说。大姐为什么有这个特权?是大姐有权有钱吗?不是。是大姐有人啊!在咱中国,就有这么个怪现象不知是不是中国的特色:有权有钱好办事,如果有人也一样好办事。大姐的‘人’怎么来的?老四,我也不想瞒哄你,你也知道的,是拿自己的身子换来的。我们小老百姓没有什么值钱的,如果有,也就是女人的身体,亏得大姐长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皮囊,要是长的歪瓜裂枣似的,白给有人要吗?”
  金枝又稍停一下:“这有了资本还必须用好自己的资本,最大限度的利用好自己的资本才能为自己和家人谋取最大利益。老四,对这点你可能认为大姐说的太世俗、太无耻,但是,大姐说的可是最实在也最露骨。大姐这样说这样做就是看透了另外一点,那就是你可能在少数有限的几个人面前失去尊严但是你能在更多人面前赢回更多尊严!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是笑贫不笑娼的病态社会!还拿咱爹住院来说,你说是叫老人家住在过道里更有尊严还是现在住在高级病房里更有尊严?在这些住院者眼里不只你大姐有能耐有尊严,就是老头老太太也被认为了不起呢!”
  金枝用手又抚抚金蕊的长发:“现在再说你,老四,必须想出路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的,去市长家里做保姆是好事,天大的好事,是许多人想干却没机会干上的好事。首先,你有机会接触手握大权的人,尽管你只是个保姆身份,但是你的服务对象太特殊,是市长的高龄母亲,如果你真的能利用这个机会赢得市长的肯定甚至同情,人家连句话都不要说,仅仅通过秘书向某些单位透漏一下你就完全可以有很多好机会的。至于你姐夫的事,当然也能获得一些机会,但你姐夫的机会应该还是凭借他自己去创造去争取。你好好想想,你姐说的是不是?”
  金蕊嘤嘤嗡嗡的哭起来。
  金枝掏出面巾纸给金蕊擦擦脸:“老四,我这个人很迷信,我早就认为你有福,长的福相,必是大官太太的料。虽说现在事业不顺,但也是虎落平川、龙陷浅水,不是没好命,是还没到发迹的时候。我曾经给你拆过八字,好得很呢,算命先生说我们姐妹几个将来都跟着你享福呢!”
  金蕊止了抽泣,抬脸看看金枝:“大姐,你不会是骗我吧?”
  金枝搂紧了她:“好妹妹,大姐没骗你,大姐一直对你有信心,大姐一直把你看做一张王牌要在关键的时候打出去,现在大姐觉的是时候了。”
  金蕊幽幽的说:“大姐,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肯定会让你失望的。但是,我也有我的想法,有我的追求。”
  金枝说:“人往高处走,谁没有追求啊?走一步看一步呗。”
  金蕊说:“不是,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没有你那样的本事,更没有你那么好的心态……”
  金枝听出来了,一拍金蕊的屁股:“死妮子!讽刺你大姐吗……你真有那本事倒真是你的福分了!”
  金蕊说:“大姐,不是我说句担心的话,我姐夫那人一心升官快要走火入魔了……”
  金枝问:“你说说怎么回事?”
  金蕊偷偷一笑:“刚才在家他都给我跪下了,还叫我亲姑奶奶,还说咱爹就是他亲爹……快吓死我了!”
  金枝叹口气:“怎么说呢?你姐夫也确实够可怜的。”说着也是一笑,“那不也正好吗?刚才咱爹不还嫌咱们一群闺女不顶一个儿子管用吗?一个那么想要儿子,一个心甘情愿做亲儿子,不省咱们的事了吗?明天一早就叫你姐夫过来伺候他亲爹!”
  金蕊说:“明天你们都不要来,反正我没事,我在这里吧。”
  金枝说:“明天你不能来。”
  金蕊问:“为什么?”
  “为什么?”金枝看着金蕊,“你姐夫没说吗?明天一早你就得到市长家去了,人家急需保姆。”
  金蕊摇摇头:“我可没答应去做保姆!”
  金枝眼一瞪:“放屁!你大姐给你扯了半天了你还无动于衷啊?你是石头人啊!莫非你姐夫给你跪了还不行非得我再给你跪下才行!”
  金蕊头一歪:“你发什么威?有你这样瞪着眼求人的吗?我就是要你跪下求我才行,你跪啊,你跪下我就去!”
  金枝咬牙骂道:“好好好,好你个死妮子,我给你跪下!”说着真要下跪。
  金蕊扶住她,哭骂道:“何必逼我呢?你们当了乌龟当了王八这又铁了心非拉着我当婊子……这是典型的逼良为娼啊!”
  金枝骂道:“闭上你的臭嘴!胡说八道!”
  金蕊忽然激动起来,趴在金枝的肩上大声哭起来:“大姐,你也忒心狠!咱爹在床上躺着不能动,你连让我尽下孝心的机会都不给,你也忒心狠了,忒心狠了……”
  金枝也有点心酸,拍着金蕊:“老四,不哭,不哭……你要是真不愿意干就算,但是明天必须去,至少坚持一个星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