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30
发表时间:2012-03-23 点击数:5447次 字数:
  金枝的手机响起来,是左一撇。
  “左院长啊,太感谢了。俺那口子都说了,多亏了您帮忙。”金枝用极娇媚的语气语调向左一撇表示着感谢。
  “好好好,先别说感谢的话,这事儿八撇还没一撇呢,等你们想办的事办成了再感谢吧!”左一撇很冷静。
  “左院长说这话把我金枝看成什么人了?事办成办不成是我们的能力和运气,左院长帮我们的忙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金枝的语气仍然极娇媚。
  “好好好,能为金大美女尽力效劳真是我左一撇的荣幸。”左一撇在电话里也调了一句侃,但他接着换了口气,挺严肃的,“我告诉你,也请能将我的意思原原本本的转告你家先生,这也是尹市长刚刚打电话一再嘱咐的……”
  金枝笑道:“什么重要指示啊,兜这么大一个圈子,说就是了。”
  “不要打岔,你听我说。”左一撇仍然很严肃,“尹市长说,请保姆的时候。第一,绝对不许告诉她是在市长家做保姆;第二,做保姆期间绝对不许打听关于主人工作的任何事;第三,不许带任何人到家里来,包括你们;第四,必须事先讲明白,家里没电视,可以上网但不能聊天;第五……”
  金枝气也不敢喘,静静地听,但听着听着左一撇不说话了。
  “左院长,睡着了吗?”金枝轻轻地开了个玩笑,“第五是什么?我正等着听呢。”
  左一撇马上说:“第五条嘛,我正思考着怎么说呢。”
  金枝问:“有什么难说的?直说就是。”
  左一撇忙说道:“我觉得这个第五条有点不近人情,但是,尹市长又特别强调这一条特重要。”
  金枝说:“说吧,没什么。”
  左一撇在那边说:“那好,我就直说了。第五,没有节假日,包括春节期间,不能请假,除非爹死娘亡最多三天假,任何事不许请假。第六……”
  金枝“哦”了一声:“还有第六啊?”
  左一撇不紧不慢:“还有第七呢。第六,不许使用手机。当然,市长家的电话可以随便打,只要不打国际长途,全免费。第七……”
  金枝说:“我听的脑袋都要炸了,这一二三四,简直是做政府工作报告。”
  左一撇笑了:“市长嘛,作报告惯了,一来就是长篇大论,我这还是加工整理过的呢。耐心的听着,第七条可能是人家保姆最关心的薪金问题。”
  金枝感叹一声:“我的娘!这也是一条?”
  左一撇说:“当然是一条,人家大市长哪能不开工资!尹市长的意思是这样的,要求高,工资就高,第一周见习,每天五十块钱,见习合格,留用,不合格,领工资走人。合格留用后正式上班,每月三千元,每月二十八号工资准时到位,年底有一万元奖金。”
  左一撇不说话了,金枝问:“第八条呢?”
  左一撇笑道:“没有了,你都记清了吧?要不要我再说一遍?”金枝笑道:“你再说一遍我得听疯!记是记住了,就是觉得第五条确实有点太……”
  左一撇说:“尹市长这样要求也是无奈之举,老太太时时刻刻都不能离开专人照顾,尹市长又只有妹妹一个亲人,妹妹还又住在省城,又是在报社供职,过年都不放假,市长夫人是纪检干部,更忙。这是其一,其二嘛,尹市长可不希望受到外界干扰。”
  金枝点点头:“知道知道,我懂。没了吧?”
  左一撇说:“忘了说了,明天一早过来,一定不要忘了带来身份证,最好连户口本也一发带来,尹市长要审查的。”
  挂了电话,金叶说:“姐姐又做家政了吗?我听着在帮人找保姆?”
  金枝说:“哪有这事?有个朋友要帮忙,我哪有闲心管这事!”
  一语未了,电话又响。金枝一看是金蕊:“啥事?”
  金蕊在那边说:“大姐,你们到哪里了?”
  金枝说:“十来分钟就到城里了。”
  金蕊急着说道:“那就好,你和二姐就甭回家了,直接到咱妈家里去,快点!”
  “怎么啦!”金枝急问。
  “刚刚咱妈打电话,咱爸正好好的突然就不会走路了……”金蕊说。
  “快点,把车开到咱妈家里去!”金枝一边对金叶说着,一边对电话喊,“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金蕊急着说:“咋没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一直在通话中,二姐的电话欠费,三姐的电话倒是打通了,三姐离不开也没办法啊!”
  金枝问金叶:“你的手机欠费啦?”
  金叶说:“不可能,刚才在市里我还打过一个电话呢!”说着打了一打,真欠费了。
  快四点的时候,金枝一行到了县医院,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常贵已经在门诊大楼门口等候了。
  常贵是金枝还在路上的时候联系上的,金枝在电话里将父亲的症状简要的给常贵说了一下,常贵当时就断定八成是神经哪方面出了问题。
  金枝和常贵是初中时的同学,也是老相好。常贵这家伙人才并不出众,但这家伙有本钱,本钱就是有个高个子,一米八九,又且姓常,上初中开始,同学就喜欢叫他老长,偏偏名字又叫常贵,“贵”“棍”谐音,同学就故意叫他长棍。说起来,“长棍”这个叫法实在太有意思,常贵的“小弟弟”比一般人都明显的长大许多,叫他“长棍”也是名副其实。这个常贵也因为有个“长棍”自觉有本钱,高中开始就喜欢骚扰女生,大学期间更是如此。常贵上的医学院和金枝上的幼师不仅在一个城市里而且比邻,漂亮的金枝自然是常贵骚扰的主要对象之一。金枝没上高中,常贵上大学的时候金枝快要幼师毕业了。金枝当时没看上常贵,所以尽管常贵到学校找金枝许多次最终是一无所获。
  常贵搭上金枝这辆公共汽车挺有戏剧性。
  汪者西受李直打击,被弄到江南考察学习走后不到一星期,金枝的儿子病了,到县医院看病,说是用不着住院,就在注射室打吊水,偏巧常贵下班到注射室干点什么事。
  见到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常贵当然大献殷勤,端茶送水,一直陪着打完吊水,打完水又打的送金枝到家,送到家一直赖着不走。
  金枝也是寂寞就和常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些以前的事,孩子刚打过水不久困了,睡觉了,常贵就拿语言撩拨金枝,进而又动手调戏金枝。
  金枝是什么人?能禁得住男人撩拨吗?又且早就耳闻常贵的“长棍”,也正想长长见识呢,当场两人就大战了好几百个回合。
  两人一个“长棍”,一个“名器”,可谓将遇良才。
  那一战几乎令金枝“三月不知肉味”,从此,常贵就成为了金枝的座上客之一。
  常贵出手很大方阔绰,金枝包里的纸条条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常贵送的。
  常贵后来将金枝推荐给了花杆子,也正是这个原因被花杆子提拔上来做了神经外科主任。
  有熟人常贵在,给金枝的父亲看病哪还用金枝跑腿?
  正是年底时候,住院部床位相当紧张。
  金枝悄悄地问常贵:“还能住上院吗?”
  常贵说:“我是干啥的?咱住不上院人家不笑话咱?放心吧,老干部病房,我给你倒腾好了,想住多久住多久!特级护理!”
  一切安顿好,汪者西把金枝拉到一边说:“我看,金蕊的事必须把所有过节都向她交代清楚。”
  金枝说:“我想也是,必须让金蕊知道去的就是市长家。但是,我担心的是这丫头未必肯答应。”金枝不无疑虑。
  “现在的事不是答应不答应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已至此,还有退路吗?”汪者西皱着眉头说。
  “嗨!路既然走了就走下去吧……你看,偏偏这里又躺下一个!唉,越忙越有事。这样吧,我在这里先照应着,你赶紧回家,试试吧,真说不下来,我再说,就是求也得求四妮子答应。”
  金枝对金叶说:“出来一天了,你们都回家,我在这里守着。你把你姐夫先送回家。”
  天已经黑了。
  汪者西进了家,金蕊还没做晚饭,孩子正在电脑上玩游戏。
  金蕊问:“我爹没事吧!”
  汪者西说:“没事没事,就是神经问题,修养修养就好了。来来,坐下说说话。”
  “你来了,我去医院看看。”金蕊说着就要走。
  汪者西说:“有你大姐呢,人多了也没用,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坐吧,我有个事想跟你谈谈。”
  金蕊搬了个方凳坐下。
  汪者西说:“金蕊,今天去市里你姐给你找了个工作……”
  “在市里找工作?啥工作?”金蕊很感兴趣。
  “护理工作,工资加年终奖将近五万,吃住全包,电话费全免。”汪者西眯眼笑着。
  “骗人!”金蕊看电视,不搭拢了。
  “真的,你打电话问问你姐。”汪者西仍然眯眼笑着。
  “问大姐还是二姐?”金蕊拿电话要打。
  汪者西慌忙道:“千万不要问你二姐,她不知道这事儿!”
  金蕊放下电话:“我谁也不问,我也不干!”
  汪者西问:“为什么?”
  金蕊边看电视边说:“准不是好事!哪有那么好的事?在城里找工作都找了半年了还没找到,到市里半天功夫就找到这么好的工作了?鬼才信!”说着摇着头。
  汪者西指着金蕊:“你呀你呀!好,给你明说了吧。今天我和你姐到市长家里去了,市长就是我的大学老师,这个可不是骗你吧。”
  金蕊扭过脸,点点头:“没骗我,知道。”
  汪者西继续着:“尹市长家里需要个保姆,专门护理市长的老母亲。尹市长对保姆的要求比较高,人品好,相貌好,身材好,心眼好,体贴人,有文凭,这些条件我感觉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所以我当场就答应了。”汪者西扳着手指头。
  金蕊问:“你答应了?你答应啥了?”
  “替你答应了,你不是正待业在家吗?”汪者西故作轻巧的说。
  “我不干!”金蕊很干脆,“像你说的,哪里是找保姆,分明是找情人,找小三。”
  “看你说哪里去了!市长岂是那种人?”汪者西看着金蕊。
  “这种不要脸的市长多了!你看看网上,那些曝光的荒淫腐败的案子哪个不是高官?没曝光的不是更多!”金蕊不再看电视,看着汪者西,用手指头点着桌子。
  汪者西呵呵笑起来:“长大了,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这我就放心了。金蕊,刚才我是试探你的,其实,刚才那些全是我杜撰的。告诉你吧,尹市长这个人是我的老师,我很了解他的……”
  “我不去。”金蕊扭过头又去看电视。
  汪者西倚着沙发靠背躺了会:“金蕊,我觉得这对于你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了。你想,你要是把老太太照顾好了,市长一高兴,给你安排个工作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要是做了市长的小三,连工作都用不着找就能潇洒一辈子了!”金蕊头不回只看电视。
  汪者西听金蕊如此说吃惊不小:这小妮子这话都敢说!这出去在社会上混了几天就变成这样了?真是不可思议!他不敢想像金蕊还能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良久,汪者西以长者的口气对金蕊说:“金蕊,你长大了,话可不能乱说,特别在外边,人家会笑话的。”
  金蕊扭过头来:“我是乱说吗?你看现在的社会哪个不是这样?刚才你还说我有自己的思想了,我就是有自己的思想了,看透这个社会了。”
  “你才多大,就看透社会了?”汪者西不以为然,“你真能看透社会倒好了,你看,现在时局就是这样,有人走遍天下,没人寸步难行。你也知道找工作找了半年还没找到正式工作,什么原因?没人没钱啊!但现在不同了,你能有机会靠近手握大权的人了,尽管是做个保姆。但这个保姆做好了,我敢保证一定能改变你的命运!”
  “是能改变你的命运吧!”金蕊不轻不重的说,“我说姐夫,你也忒自私,我知道你是想升的快一点,可是你不能……嗨!你看看大姐都成了什么人了?直说吧,你说的这事儿,我不感冒!”
  汪者西头上冒汗:“你不感冒我感冒。金蕊,我升,你大姐付出那么多还不都是为了大家都过的好些!”
  金蕊没看他:“人心都是肉长的,这我还能不知道?但是,姐夫,实话实说,你要我去当保姆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
  汪者西说:“是为了我,更是为了你。”
  金蕊说:“不对,全是为了你。”
  汪者西头一点:“好!就算是全为了我,金蕊,你能不帮我的忙吗?”
  金蕊看看汪者西:“总算说实话了,刚才绕那么多弯子干啥?姐夫,你真不该这样对待自己人。”
  汪者西很惭愧,但听见金蕊说“自己人”三个字又特温暖特感激:“你说的是,真是长大了。这个忙可要帮啊!”
  “不帮。”金蕊很简洁,“有的忙能帮,但有些忙就不能帮,像你说的这个忙就不能帮。”
  汪者西问:“为什么?”
  金蕊说:“就因为你没把我当自己人,只是把我当工具使。如果是以前我憨我傻,可能就欢欢喜喜的上你的套了,但是现在我长心眼了,你把我当傻子,我自己可不能把自己当傻子。”
  汪者西给金蕊说的脸上挂不住:“甭说了甭说了,算是姐夫对不住你,向你道歉好不好?你看,姐夫已经答应人家了,这事如果做不成,你叫姐夫怎么向人家交代?”
  “那是你的事!”金蕊站起来,“没别的了吧?我到医院去伺候我爹去!”
  汪者西慌忙站起来,“扑通”跪在金蕊面前:“金蕊,姐夫求你了,帮姐夫一把,你是我今生最大最大的恩人!”
  万没想到汪者西来了这一手,金蕊吃惊不小,但金蕊不为所动,继续往门口走。
  汪者西抱住金蕊一只脚:“金蕊,金蕊,帮帮我,你不要去医院,回来我去,那是我亲爹,我当亲爹伺候你爹行不!”
  金蕊“嗤”一笑:“看你这德行!”
  汪者西看着金蕊的脸:“你答应了?我的亲姑奶奶!”
  “谁答应你了!”金蕊挣开脚,“还觉得我是那个谁说啥就听啥的小女生?!”拉开门就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