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29
发表时间:2012-03-23 点击数:5387次 字数:
  尹珺提醒尹琨:“哥,你看看啥时间了?你得管饭啊!”
  尹琨笑着说:“管饭管饭。你哥还能管起你饭吃。小左啊,这地方你更熟一点,你看哪里吃饭方便就去安排一下,我请客。”
  左一撇说:“我们吃过了。”
  汪者西也说:“我们真吃过了。”
  尹琨说:“小汪啊,请保姆的事就有劳你了。今天老太太头一天来这里,我想趁机会好好的陪她老人家一会。说起来挺惭愧,平时工作起来忙的是一塌糊涂,根本没空陪老人家。”
  汪者西说:“尹市长日理万机……”
  尹琨摆摆手:“那都是官场上说给人家听的。其实,当官难呐,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真正自己掌握的时间几乎没有,还是古人说的好啊,‘官身不自由’。一天到晚,一年到头,总是忙,总是跑,也不知忙的啥跑的啥,八九十岁的老娘跟前反而十天半月都跑不上一趟……忠孝难两全呐!”
  汪者西说:“尹市长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尹琨呵呵笑起来:“说说而已,说说而已,都是打官腔,唱高调。”
  左一撇说:“尹市长既然想多陪陪老人家,我们就不打扰了。告退。”说着就走,汪者西紧跟着也道了个别,尹琨抬抬手向他们致意了一下。
  下了楼,汪者西激动地向左一撇道谢:“左院长真是大手笔,信手拈来一个天大的机会给我又丝毫不露痕迹——真是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左一撇一边走一边偏过头:“你是说帮忙请保姆那事儿?”
  汪者西激动地点点头。
  左一撇继续走,一直走过了两栋楼脚步才渐慢下来:“这哪是我的什么大手笔!只能说明兄弟你的运气很不错。你看不出来?尹市长这个人防的严着呢,我还好一些,像你,在他那里就是不知根底的人——有个不知根底的神秘人突然之间出现在面前,况且又是在自家后院,你想,那警惕心、防范心能少了嘛!”
  一直走到小区门口,见附近无人,左一撇站住了,拿手捂住半边脸,小着声:“幸亏我们刚才装成不期而遇的样子,又因为有我在场——毕竟老关系在那里搁着——不然连个说话的机会他都不会留给我们的。嗨!这官当大了有什么好?时时刻刻提防这个揣摩那个,活的真够累!”
  汪者西万分诚恳的连说了几个感谢,他掏出手机要给金枝打电话。
  左一撇止住汪者西:“你赶紧走,不要在这里多停留。”
  汪者西说:“咱们还没吃饭呢,今天我得好好地请您客!”
  左一撇示意汪者西赶紧走:“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往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就此别过,我回家。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猜想,不出一个小时尹市长准得打电话找我。”
  汪者西再次道谢,两个握了手,说明天见。
  汪者西转身就走。
  左一撇又示意汪者西停下来:“请保姆的事你可千万做成了,做好了!不然,我也没法向尹市长交代。”
  汪者西点着头:“放心放心放心,我能办好的!”
  汪者西打电话问金枝在哪里,金枝说:“我看见你了,往前走,至多五十米。”
  汪者西走到近前,金枝急着问:“咋样?”
  汪者西看看金枝,没回答:“你跟这个左一撇交情不浅呐!”
  金枝说:“你这是放的啥屁?当然交情不浅,交情浅了人家能帮这样的忙?又不图你仨瓜俩枣!”
  汪者西笑笑:“看你!我又没说啥!”
  金枝说:“汪者西,你也不要装憨弄傻,你想说啥我还能不知道?你不是想说我金枝跟左一撇肯定上过床吗?上过,我坦白,行了吧?”
  汪者西脸一沉:“你胡说什么?这大街上来来往往全是人!”
  “没胡说,我没胡说。这还是什么好事吗?我胡说?”金枝一句不让他。
  汪者西就往前走:“行了行了行了。”
  金枝紧跟着,跟了十多步,金枝再忍不住:“事办的咋样?”
  汪者西没有停,也没回头:“左一撇这家伙还真是能办事的人,是真心帮咱,有机会得正儿八经的给人家治个场(指请吃饭)。”
  金枝说:“毕竟是大知识分子,不是那些专门混官场的——光吃人饭不拉人屎!”
  汪者西点头说:“不错。尽管网上许多帖子把专家、教授骂的七开六臭,这专家和教授比起政府官员来不知要好出多少倍。”
  金枝说:“听你这口气,事办的不错?”
  汪者西又点点头:“有收获。”
  再往前就是大马路,两个停下来,汪者西问金枝:“金叶在哪里?给她打电话,过来接我们走,回去办正经事去。”
  金枝说:“这就走啊?不请左院长吃顿饭啊?你这家伙也忒抠门了吧。”
  汪者西说:“左一撇说不吃我管的饭,只吃你管的饭,你管的饭好吃!”
  金枝骂道:“没屁放把狗嘴闭上!”
  两个人站在路边等车,汪者西到底禁不住心底的激动。
  他似乎在自言自语:“也许真有好命运等着我汪者西!就有这么好的事、这么巧的事!时来运转呢,时来运转呢!”
  金枝问:“到底多好的事?就那么得意忘形?”
  汪者西飞着眉毛:“我得意忘形了吗?告诉你吧,还真是巧事,原来的保姆给老太太骂跑了,老太太缺保姆,这事我答应下来了,尹市长还谢我呢!”
  金枝说:“你答应给他找保姆?你到哪里给他找保姆去?到市长家当保姆可不是农村那些破娘们能干的了的,你误了人家的事一辈子还不死定了!这还是好事?”
  汪者西胸有成竹的一笑:“什么叫巧?这就叫巧!家里现放着一个大专毕业的美女保姆……”
  金枝想起来了:“你说金蕊?亏你想的出!不行的,绝对不行的!”
  汪者西问:“有啥不行的?她不是刚刚失业在家闲着没事干吗?”
  金枝将头摇了好几摇:“金蕊绝对不会干的!不信,你试试看。我告诉你汪者西,现在你也不要太得意,如果你真是打的金蕊这张牌你就死定了。”
  汪者西说:“未必。你又不是金蕊,你就知道她不乐意干?”
  金枝冷冷一笑:“我的亲妹妹,我总比你了解她吧!”
  汪者西说:“先不说金蕊。如果是你,你愿不愿干?”
  “不愿意!”金枝想都没想。
  “如果我告诉你,到市长家做保姆做好了的话有可能改变一生命运,会来事的话还可能做上市长的二奶或是小三,你还不愿意吗?”汪者西看着金枝低着嗓门说。
  “呸!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我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汪者西啊汪者西!你可不是一般的自私,为了自己的一点前程,这样不要脸的话、这么缺德的事你都干!”金枝指着汪者西小声骂起来。
  汪者西一本正经的:“我这是说正经事。我就问你,有这样的机会你愿不愿干?”
  金枝说:“愿意干。甭说能跟着市长当小三,就是能跟着县长、局长当小三我都愿意干,总比跟着你这样的窝囊废受罪受穷受委屈强多了!但是,金蕊不是我,她没我那么下贱!再说,给市长当小三能是谁想当就能当上的?”
  金枝说着说着嗓门渐高起来,引的从身边走过去的两个女孩扭过头来看。
  金叶开车过来了。汪者西对金枝说:“在车上千万不要提请保姆这事儿,省的节外生枝,能办成的事也办不成。”
  车子开出去不远,金叶回头瞟瞟坐在副驾后边的汪者西问:“姐夫是不是忘了一件东西没拿下去?”说着指指后座那边。
  金枝往后一扭头,叫起来:“汪者西,你怎么把这给忘车上了!”金枝看见的是装有“玉麒麟”的小包。
  金枝叫金叶掉头把车开回去。汪者西说:“不要掉头,走吧。”
  金枝对汪者西直嚷:“你这个人是来干什么的?你不就是来送这宝贝疙瘩的吗?我看你是得意的昏了头了!”
  汪者西说:“你就不能小点声?影响司机开车了!”
  金叶一笑:“我姐就是大嗓门。”
  金枝驳她:“能怨我大嗓门吗?这兴师动众来送礼的,送了一圈还在自己手里!”
  汪者西说道:“幸亏没拿过去,真拿过去的话也送不出去。你根本不知道尹琨那个人,小心的很,简直脑勺子后头都长着一双眼!也就左一撇,人家两家到底是老关系,关系差一点就把我赶出来了!什么师生关系?狗屁!你觉得他是你老师,人家可不愿意认你这个学生!”
  汪者西顿一顿,接着说:“人家根本不愿意跟你说话,根本不愿意瞧你一眼,根本不愿意理会你是干什么的。这还不算,人家还防着你呢。”
  金枝说:“防什么?又不是刺客!”
  汪者西说:“刺客又用不着防了!那是明枪啊,人家防的是暗箭——当然,我只是这么猜测,我明显的能感觉到尹琨在没摸清我的底细前他是对我存有戒心的,连带的左一撇也被怀疑了。”
  金枝说:“这是你的猜测。人家未必如此!”
  汪者西说:“也未必不是如此,刚才在小区门口左一撇也这样认为。我也看得出,左一撇在尹琨跟前也是不敢多说一句话,怕的要命。从房子里出来一路子擦了好几次汗。”
  金叶笑说道:“市长身上莫非长了一身瘆人毛?!”
  汪者西点头:“可不!真有这种感觉!好多话想好的都不会说了,紧张的嘴都痉挛了。”
  “十几万买的宝贝岂不白瞎了!”金枝发了句感慨。
  “怎么能白瞎了?今天没机会,往后再寻找机会嘛!我就不信想送礼还有送不出去的!但今天真不是机会,起码不是好机会,你想,如果你是市长,在有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你会收下一个并不知底细的人送来的大礼吗?你知道送礼的人安的到底是什么心!”汪者西分析着说。
  “来送礼都是来求办事的,还能安什么心?市长不是你老师吗,还防着你?”金叶笑了。
  汪者西说:“你不要笑。我是他的学生他就相信我?一个多年未见的学生凭什么就相信?当官的小心的很呢!当官的都像你想的这么简单,他这官三天也做不了,更不要指望升大官发大财了!”
  金叶还是笑:“叫你这么说,当官的胆比兔子胆还小。”
  汪者西纠正说:“不是胆小,是小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2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