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27
发表时间:2012-03-23 点击数:5792次 字数:
  其实,即使吕基霸不出事,冯老先生的中医诊所不关门,金蕊也不准备再在那里干下去了。原因只有一条:吕基霸只要有点空闲就来诊所骚扰金蕊。
  金蕊向冯医生提出要走人,老冯不愿意放她走,问她是不是嫌工资开的低,如果是嫌工资低就给加工资,连同保姆工资在内可以开到两千五,水电费也免。
  两千五在惠丰这样的小县城确实不低了,更何况还包吃住呢?
  但是,金蕊仍然表示要走。
  老冯知道不是因为工资低了,他试探着问过金蕊是不是因为自己这个老头子脾气倔、不好相处、不好伺候。
  当然不是这个原因。
  在金蕊眼里冯医生是个医德高尚,脾气随和,为人正派、正直也挺有修养的一个老人。
  老冯为什么愿意出高薪挽留金蕊?这倒是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金蕊这丫头勤快,办事利索,好支使,心眼脾气好;另一个方面是金蕊心灵手巧,嘴巴甜,服务周到,体贴病人,很受来诊所就医的患者以及患者家属的称赞。
  但根本原因不在这些,老冯挽留金蕊最大的心愿是想帮金蕊个大忙,他希望时机成熟的时候金蕊也能像于红红那样给自己的外甥吕基霸安排进中医院。
  老冯觉得,如果有一天真能做成这事的话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功德。
  一个执意要走,一个真心挽留,老冯和金蕊最终达成协议,年前年后病号较多,等过了年再定去留,至于工资年底这个月就按照两千五开,而且老冯还许诺过年给金蕊一份丰厚的年礼。
  金蕊答应暂时留下来,老冯有时间和机会盘问金蕊执意辞职的真正原因了。
  在老冯的再三盘问甚至差不多是恳请的情况下,金蕊只好告诉老冯是吕基霸的原因。
  金蕊告诉老冯,吕基霸不是好人,他三天两头的来诊所是来占自己便宜的。
  老冯听金蕊如此说自己的外甥一直摇头表示不信,老冯说,这孩子从小是他看着长大的,虽说吕基霸他爹死的早却不缺规矩,老冯还说,吕基霸这孩子长的憨憨实实其实心可细了,也孝顺,绝不会干那些伤风败俗、偷鸡摸狗的事的。
  金蕊只好把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拣要紧的几件告诉了老冯,最后还暗示老冯于红红就是给吕基霸得手许多次之后才给弄进中医院去的。
  老冯听金蕊说了真相之后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他真的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外甥是这么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不过,不相信是不相信,吕基霸再来诊所的时候老冯就特别留心观察吕基霸的言行举止,几次之后就越来越相信金蕊的话了。
  这天傍晚,吕基霸又来诊所了,金蕊正在楼上吃饭,吕基霸招呼一声老冯就上楼了,要在以往,老冯是不会多想什么的,但这次不同,老冯也紧跟着悄悄地上了楼。
  吕基霸上楼后直呼金蕊骚妮子,并且上去就摸金蕊的脸。
  金蕊骂他不要脸。
  吕基霸说:“你也就是装逼,等哪一天我的老二戳进你那两片肉去你就不说我不要脸了。”
  说着,吕基霸擒住金蕊做了两下下流动作。
  躲在楼梯口的老冯听在耳里看在眼里,怒不可遏的走上去照着吕基霸的屁股就是一脚,喝骂道:“畜生!撒野也不看看是在啥地方!”
  吕基霸要跑,老冯气的直哆嗦,拦住他继续骂:“你也忒不肖!尽给我老冯家丢脸!我一辈子行善积德为的啥?就为了给你们这些后辈子孙积个好前程,可是看看你,光干些败德损德造孽的缺德事!”
  老冯在吕基霸走后顿足长叹:“这样的人没有好,没有好,不会有好结果的!唉,要是干部都像这个龟孙一样的话这社会可就完了!咱中国可就完了!”
  老冯对吕基霸既失望又伤心。
  他流泪对金蕊说:“我的闺女儿子都在大城市里工作,他们说过多少次要接我过去跟他们一起住,我一直没过去就是想在还能动的时候多陪这个龟孙子两年,看着他好好地干,好好地成长……嗨,没想到啊,没想到啊,他伤透我的心了,我在这里积德行善,他在那里造孽作恶。你看,连我也不明不白的跟着他造了孽了!我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老冯惨然的对金蕊表示:“好闺女,你既然要走我也不挽留你了,过了年你也不要来了,我呢,过了年也关门大吉,不干了,跟我儿子走吧,基霸这个孩子这样子我看没指望了,没指望了。”
  老冯认定吕基霸早晚会出事,但是他没想到吕基霸出事会这么快、这么突然,而且是以这种惊世骇俗的形式宣告了自己的毁灭。
  心里没有一点准备的冯老先生几乎于瞬间垮掉了,他赖以积德行善的诊所提前关门大吉了。
  诊所关了门,金蕊宣告提前“毕业”。
  金蕊没事干了,金枝却正忙的不可开交。
  孩子放假了没人带,金枝找到金蕊:“再给看几天孩子吧。”
  金蕊说:“我正说回家陪爹娘过年呢,你倒好,又给找来活儿了。我姐夫呢?他不是也放假了吗?”
  金枝说:“甭提他了,现在他正忙正经大事,就这几天,忙过去你再回家吧。”
  原来,说好的那天汪者西要到市里觐见自己的老师、现任市长尹琨的,车也找好了,宝贝也带好了,要说的话也早就想好了,可谓万事俱备只欠左一撇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左一撇电话倒是如期打过来了,不过是告诉金枝改日子的。
  左一撇说,尹琨的老母亲生病了,尹琨担心老人年纪大天又冷再加上生病,坐车时间长了怕受不了,临时决定看好病再搬。
  “耐心的等等吧,年前肯定搬过来!”左一撇最后说。
  左一撇要耐心的等,汪者西能耐得住心吗?
  于一越已经把话都说绝了,他汪者西可以请假在家休养了,他的分管工作不都当面交给薛裔播代管了吗?这不是明摆着要他汪者西待岗了吗?于一越呀于一越,老子小看你了!
  汪者西一想到于一越就必定咬牙切齿一番。
  但是,咬牙归咬牙,汪者西比谁都明白再咬牙都是白咬牙、空发狠,为什么?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是亘古不变的官场常理,当今社会、当今官场更是如此!
  从来只闻一把笑,有谁愿听副手哭?
  金枝呢?自从和丁秀大干了那一场之后也失落了许多。
  首先,高皖那小子再不敢漏影儿了,每次给他打电话都说忙,也不知是真忙还是假忙。这第二呢,卜正楣也不大见影儿了,本来以往来小剧场督阵他是每天必到每晌必到,到了就往自己这边贴,现在不光不长来,来了也是冒个花就走,打电话就说忙。这第三呢就是丁秀了,丁秀本就是剧团的演员,这小剧场就是她的主场,再加上丁秀天生一个一杆子攮到底的直货,一直高调,非得处处都比金枝高出一头才罢。
  金枝很失落,很失落排练就不积极,不积极导演就急眼,一急眼,闹矛盾了:姑奶奶我不干了!
  卜正楣不能不出面收拾局面了。
  他给金枝打电话:“我的姑奶奶,你就省省事,你可知道晚会是我卜正楣的头等大事,干不好我年都过不安生。”
  金枝说:“你为啥不来看我?你不知道丁蝴蝶那个骚逼样有多讨厌,我跟她不是一个槽里的叫驴,没法相处的。”
  卜正楣说:“我哪里有时间去看你陪你?嗨哟!姑奶奶,甭说没时间,有时间在这风头上我也不敢去看你陪你了!你不知吕基霸的事吗?他那个王八蛋跑了倒是清静了,这不,苦了我们了,季鹏书记开了会了,祖奶奶喧天的骂吕基霸。骂他还不算,连带着我们都挨骂了……”
  卜正楣叫苦连天。
  金枝一笑:“骂你们这些东西也不多!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卜正楣说:“你还笑呢!幸亏吕基霸救了我们了,要不是吕基霸的事出来的及时,那天的事季鹏书记追究下来都够我们喝一壶的!”
  金枝说:“够你喝的还差不多!他季书记再厉害能拿我金枝怎么样?我不吃他的不喝他的,大不了我再回去当我的幼儿教师去!”
  卜正楣说:“行了行了!我承认你金大美女厉害行不?不管人家承认不承认,反正我是承认的!就算我求你,好好地排练节目去,不要再闹别扭,跟丁秀真有说不清的过节,咱好歹等过了年再说,到时候我再请你们吃顿饭算是赔罪行了不?”
  金枝哼一声:“你还要安排饭局?甭没事找事了,那天你没见?都掀开肚皮了!你再请吃饭,那个骚逼脱了裤子咋办?”
  卜正楣说:“你还在吃醋啊!我觉得你金大美女不是爱吃醋的人啊!”
  金枝说:“我吃醋?我金枝吃过谁的醋?都是她们吃我金枝的醋!”
  卜正楣说:“这个我信!不管人家信不信,反正我卜正楣是信的!”
  两个人一个电话打了足有半小时,卜正楣千哄万哄,最后答应年前再给金枝买一件刚上市最流行的新款羊绒大衣,金枝这才答应下来。
  卜正楣在电话里提到挨季鹏骂的事是这样的。
  吕基霸艳照门娱乐了惠丰城的角角落落,吕基霸也人间蒸发玩失踪了,这让惠丰县委很被动,赶紧通过公安机关屏蔽该黄色网站以求将此事的影响降至最低,遗憾该网站属境外网站,而且链接路径地址不断变化,防不胜防。
  季鹏很恼火,恼火的原因当然是一年365天都顺风顺水过来了,眼看到了年集末会了却出了如此出彩的大事件,这工作总结该如何写才好?这还只是表面原因,深层的原因外人不知,但季鹏深知,尹琨来市里当市长了,季鹏当年在市里工作时可是尹琨最信得过的下属之一,尹琨来当市长明摆着要提拔几个得力的人做左膀右臂,季鹏知道他在尹琨那里的分量,他深信尹琨肯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向他抛来橄榄枝的。但是,季鹏也知道,要想能够借尹琨的东风扶摇直上,必须自己这一块工作不能出来大乱子,可偏偏出来个吕基霸捣乱!
  季鹏很恼火,但又不愿太张扬,就先召开了县委常委扩大会,扩大到各部副部长。
  在会上季鹏当场作出对吕基霸的处理决定,双开!
  接着,季鹏明确指出一定要借吕基霸事件在全县开展一次主要针对领导干部的整风运动,重点是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
  季鹏拍着桌子对与会者吹胡子瞪眼的吼:“我首先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各人都给我管好各人的老二!谁要是管不好再给我找麻烦,我不管上级处理不处理你,我先给你从底到上撸干净!”
  季鹏唾沫星子喷了一丈远。
  卜正楣知道老大这回是真恼火,吓的几天都不敢在外边吃饭,更不要说一天到晚泡在小剧场吃那帮子骚女人的豆腐去了。
  这天晚上,汪者西一家三口还有金蕊正在家吃晚饭。
  校办主任王年福打电话过来:“汪校长,明天八点到学校开会,会议很重要。”
  汪者西说:“我请假了。”
  王年福说:“于校长特别强调,必须参加,会议很重要。”
  汪者西说:“我有病,正在住院……”
  正说着,金枝手机响了。
  金枝向汪者西打个手势,小声说:“是左院长的。”
  汪者西立刻就把手机关了。
  通了电话,金枝说:“确定了,尹市长明天接他母亲。左院长的意思是让你早去,他说,你去了他就先带你去尹市长家老房子那儿等着,明的说帮忙拾掇一下,目的还是尽量为你创造一个亲近尹市长的机会,省的去晚了人一多顾不上说话就过去了。”
  汪者西点头:“左院长想的很周到,早晚得好好地谢谢人家。”
  手机又响了,还是王年福:“汪校长,刚才我汇报于校长了。于校长说他下午在教育局开了整整一下午会,是整顿干部作风的,季书记亲自部署的,教育局上下都很重视,所有副科以上干部都必须参加……”
  “我没空!”汪者西想都没想,挂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2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