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26
发表时间:2012-03-23 点击数:5163次 字数:
  要说吕基霸这个家伙也确实太不是个东西,他在医院里搞女人明目张胆不说,对于张梅梅更是老婆长老婆短的喊叫一点都不忌讳,越是郝莱在场越是叫的响亮叫的仗义。
  混蛋的吕基霸有一回开班子会竟然拿张梅梅开涮,他说,我不管谁本事大本事小,只要能把我安排的事干好就是我的好兄弟,干不好你就靠边站。你能帮我的忙架我的势,有功劳,我什么都能奖你,就是把张梅梅奖给你睡一夜我都舍得,大不了我少睡她一夜。
  吕基霸更混蛋的是每看到张梅梅带孩子到医院来他就一定靠过去逗着孩子叫爸爸,如果旁边有别的医生或护士的话他就会招呼人家都过来让大家说孩子是像郝莱还是像他吕基霸。
  孩子本来就是他吕基霸的哪能不像?
  大家都故意说像吕基霸,吕基霸就会没遮拦的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老吕种下的又不是假种子,不像我老吕还能像他郝莱?
  这些还不是吕基霸最混蛋的,吕基霸最混蛋的是想睡张梅梅的时候就直接到郝莱家里去,郝莱撞到过他们,但是吕基霸不怕郝莱,郝莱也只好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发生。
  吕基霸明摆着是欺负郝莱,他欺负郝莱是外来户没背景,他更相信郝莱为了自己的发展不会也不敢将他吕基霸怎么样,同时,他也想将郝莱踩的扁扁的永远让郝莱在自己面前抬不起头永远找不回做男人的尊严。
  郝莱呢?在大家眼里,他本就是个完全彻底的吃鼻涕屙脓的怂货,不哼不哈,特能吃亏吃载,没有一点男人的气概和血性。
  但这只是郝莱的表面,其实郝莱不是没自尊没廉耻的人,郝莱也是男人,他曾动过杀人的念头,但是他确实没有那个胆。
  聪明的郝莱不愿意为了张梅梅断送自己、断送自己的前程。
  屡屡受辱的郝莱算是看透了,吕基霸之所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女人有女人就是因为他吕基霸手里有地位有权,如果自己将来也有了足够的权利,那么吕基霸今天所拥有的所能做的自己都将拥有也都将能做得。
  “张梅梅这个不要脸的婊子算什么东西!我做了院长马上换人!我做了院长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郝莱也恨起张梅梅来,因为张梅梅这个女人给他带来的耻辱太多。
  但郝莱还不是院长,他还必须忍着,他还必须等。
  可以说郝莱的忍耐给他带来了机会,吕基霸到底还是提携他做上了常务副院长。
  做了常务副院长不久的郝莱也不甘寂寞开始避着张梅梅偷起腥来。
  郝莱偷的是对门邻居靳敏,靳敏比郝莱大三岁,男人是海员,没孩子,在一家服装超市服务台上做广播员。
  男人当海员很挣钱,靳敏本来用不着打工挣钱的,靳敏去打工是为了钱是为了摆脱寂寞。
  但是,当海员的男人大半年都不在家过,靳敏心底的寂寞靠打工是摆不脱的,三十岁上下的靳敏太需要男人。
  郝莱、靳敏住顶楼对门,天天见面,郝莱年轻,长的也过的去,靳敏就有意给他拉近乎,平时不是喊郝莱给帮忙修修电就是喊过来修修水,实在没什么修就喊过来帮忙抬抬桌子挪挪床什么的。
  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郝莱并不上靳敏的套,一来张梅梅实在比靳敏漂亮好多,又年轻,郝莱有点看不上她,二来郝莱以为靳敏毕竟是对门邻居,兔子不吃窝边草,对对门邻居下手实在忒不讲究。
  靳敏有心计,她发现了对门女主人的秘密。
  靳敏在服装超市上班只上上班天或是下半天,有天下午她从自家防盗门的猫眼里看见有个白胖子男人用钥匙打开了郝莱家的房门,过了一个多小时听见郝莱家房门再打开时,又从猫眼里看见那个男人出来,而张梅梅披散着头发送他,张梅梅很慵懒很慵懒的样子。
  靳敏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不敢对郝莱说,她不知道郝莱是什么人,她猜不出郝莱知道了会否干出意想不到的事。
  细心的靳敏后来又窥见了几次,她甚至窥见一次完事出门的吕基霸顶头碰上准备开门进家的郝莱。
  一心勾引郝莱的靳敏明白一大半。
  靳敏再一次请独自在家的郝莱帮忙挪床的时候,靳敏开门见山的就对郝莱说:“你家那只破鞋既然干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你就那么老实,任着他们欺负你!”
  郝莱被靳敏说的羞愧不已,当靳敏再次表示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跟本没必要假斯文时,郝莱就真的没再斯文,当场就把靳敏上了。
  所以,准确一点说应该是靳敏偷了邻家男人郝莱。
  可笑的是初次干偷鸡摸狗勾当的郝莱当场就给张梅梅抓了个现行。
  张梅梅回到家看见郝莱的皮鞋在而拖鞋少了一双就知道郝莱在家,但是几个房间包括卫生间都没见到郝莱的影子。
  多个心眼的张梅梅就不时在猫眼里向外张望。一听见对门开门,在猫眼里正看见郝莱从里面出来。
  张梅梅迅速推开门,郝莱还没反应过来,张梅梅人已经进到靳敏的房子里了。
  张梅梅直接进了靳敏的房间,而久旷的靳敏还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回味着刚刚过去的美妙时光。
  张梅梅倒是很平静,没吵没闹,因为靳敏先对她说了这么句话:“对门邻居,谁不知道谁?”
  张梅梅知道靳敏话里有话,就没闹,但是,她警告靳敏同时也警告郝莱,如果还有下次一定原原本本的捅给靳敏的男人。
  这可能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真正原因:风险实在太大!
  胆小的郝莱确实老实了,不敢再去招惹靳敏。
  但是,做上了常务副院长之后的郝莱胆子慢慢壮起来,他接受了上次做事不密的教训,开始避了张梅梅主动与靳敏偷起情来。
  对于郝莱来说,靳敏这个女人尽管面目说不上出众但身材绝对一流,最最难得的是靳敏毕竟是久旷的女人,好不容易逮到男人一次那是相当的疯狂,这一点就比心不在焉应付差事的张梅梅让郝莱受用的多,更何况郝莱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靳敏没孩子可能也没有生育能力所以就没有一点后顾之忧,两人的偷情也就很努力,努力到不遗余力。
  郝莱偷了别的女人给郝莱带来的最大的变化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郝莱突然有了一点扬眉吐气的感觉,有了一些男人的感觉,而这男人的感觉进一步促使他要尽快实施对吕基霸的报复计划。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也活该吕基霸倒霉!
  正当郝莱准备报复吕基霸却苦于找不到好手段时,吕基霸自动送上门来了。
  靳敏在楼梯最上一个拐弯处的角落里拾到一个U盘,因为再往上没有别的人家,靳敏估计应该是郝莱的。
  郝莱回家正要开门,靳敏开门示意他到她家来。两个人抱着啃了两口之后,靳敏将U盘拿给郝莱看,郝莱看见没说什么就接过来装进了兜里。
  其实,U盘不是郝莱的,郝莱认得是吕基霸的。
  回家打开电脑将U盘插进去,里面全是加密的压缩文件。试着打开看看,文件夹里全是照片,但是照片是打不开的。
  好奇心使郝莱试了几个密码,没用。
  一个闪念让郝莱又试了一个密码,其中一个文件夹解密了!
  照片让郝莱目瞪口呆:是宾馆房间的情景,床头柜上的标示牌明明白白的标示着“月牙河大酒店”,一张床,床上两个人,一男一女,全身赤裸着,在做爱,各种姿势都有,局部特写也有,特写特清晰,毫发毕现。
  郝莱认得那个男人是吕基霸,那个女人是自己的老婆张梅梅。
  郝莱还从照片显示的时间上判定这些镜头记录的正是毕业求职那年的事!
  郝莱热血上涌,差点晕倒,他长叹一声,差点哭出来:自己远离家乡来惠丰追求爱情追到如今追到的就是这大把的绿帽子吗?
  老天啊,你太不公平了!
  郝莱赶紧关了文件夹,将U盘拔出来,他要将这个记录自己耻辱的劳什子扔进垃圾桶。
  不!扔进下水道。
  也不!拿到煤气炉上烧了,化成灰、化成烟,让它烟消云散、灰飞烟灭!
  他奔进了厨房,“嘭!”打开煤气炉。
  火头很红很旺,郝莱哆嗦着将U盘放到火上……
  但他猛的又关了火,用最快的速度将U盘拿回来,他意识到这个U盘里面应该是吕基霸与诸多女人的艳照总集。
  这可是报复、拿下吕基霸的最有力武器啊!
  可是,照片里面的那种种不堪对郝莱的摧毁力实在太大了,郝莱简直不敢想。
  郝莱想:“还会有别的女人的照片。”
  他又坐回电脑那儿,按照自己的猜测试图解开密码,但是一切归于徒劳。
  “能解开的只有张梅梅那个浪货的光腚!”郝莱凝视着电脑发呆。
  张梅梅不知道这些事,回到家她像往常一样与郝莱说笑,但是郝莱任怎么努力都不能像往日那样平静自然,他恶心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曾经令自己疯狂、令自己不顾一切追求的女人。
  吕基霸倒是无所谓,吕基霸发现U盘丢了,但是他放心,U盘里面的所有文件都是加了密的,谁捡到都没用,只是可惜了那么多艳照,那可是最近几年吕基霸风流史全传啊!
  但是,吕基霸到底还是失踪了!
  晚上临睡觉,吕基霸接了个电话,是个女人打来的。
  打电话的人开口就告诉他某网站上面有他的照片并提醒他赶紧去看。
  电话号码陌生,打电话人的声音也陌生。
  他正要再问什么,那边挂断了。
  紧接着过来一条短信,短信详尽的告诉他网站网址某某版面某某页以及相关标题。
  吕基霸心里有鬼,打开电脑,按照指引的路线很快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杰作:这是自己与张梅梅开始的地方啊!
  吕基霸知道一切全完了,用不到天明这惠丰城所有的老少爷们可能就都领略到自己当年“战斗”的雄风了。
  吕基霸不敢想,他知道,有这几张艳照在,一天也出不去县纪委就会找上门来的。
  吕基霸当夜就消失了,到哪里去了?没有人知道。
  吕基霸在没有任何征兆的前提下玩人间蒸发,在惠丰城受影响最大的女人除了艳照女主角张梅梅以及吕基霸的老婆两个外,其次的话可能就是金蕊了。
  金蕊失业了!
  当吕基霸的“丰功伟业”传到他舅舅冯老先生的耳朵里的时候,老先生当场就中风不语了。
  诊所关了,老先生给他儿子接走了。
  吕基霸失踪了,金蕊上班的事黄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