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25
发表时间:2012-03-23 点击数:4642次 字数:
  汪者西阴沉着脸回到家,看见金枝在床上躺着。
  “你怎么还睡着?不去排练了?”汪者西问她。
  金枝只是不说话,扯了被子将脸蒙住。
  屋子里有浓浓的酒气,汪者西知道,金枝午饭肯定喝了不少。
  汪者西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两手捂住脸,两肘支在膝盖上。
  过了许久。
  金枝从床上下来了。
  金枝挨着汪者西坐下。
  汪者西看见金枝的羊毛衫衣领撕破了,脖子上有两个鲜艳的血道道,头发披散着。
  “你这是咋了?”汪者西坐直身子,眼睛盯着金枝的脖子。
  “给那个骚逼干了!”金枝咬着牙。
  “哪个?”汪者西看着金枝的脸。
  “还能哪个?丁蝴蝶那个骚狐狸!”金枝骂道。
  汪者西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将脸扭向一边,不再作声。
  金枝拿手理理乱发:“今天要不是二妮子拉我回来,我非把那个骚逼的逼撕烂!”
  汪者西没反应,只把身子倚在沙发的靠背上,仰着脸,眯着眼。
  “没见过那么贱的贱逼!当着两个男人的面,当着人家老婆的面,掀着肚皮拿着人家的手,叫人家给揉揉。干脆脱了裤子给人家日就是了……”金枝絮叨着。
  汪者西仍然没反应,脸照旧仰着,眼睛照旧眯着。
  “你不知有多肉麻——哎呦,皖哥哥,高哥哥,我肚肚疼,给我揉揉。”金枝拿着嗓子学着丁秀,“是叫揉肚子还是叫揉咪咪啊!”
  汪者西还是没反应。
  金枝感觉不对劲,拉了汪者西一下,汪者西没动,再拉一下,汪者西将脸扭过来。
  “你怎么啦?”金枝问,“感冒还没好?”
  汪者西摇摇头。
  金枝看看汪者西:“你没啥事吧?”
  汪者西又摇摇头。
  “不对。”金枝将身子凑过来,“你肯定有事。不然,你的脸没那么难看。”
  “我的脸难看吗?”汪者西说话了。
  “难看。到底出啥事了?”金枝追问一句。
  汪者西又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眼一睁,恶声恶气的骂道:“日他祖宗!这活没法干了!”
  “受气了?”金枝问。
  汪者西没回答。
  “谁给气受了?”金枝的声音高起来。
  “于一越那个龟孙子!”汪者西骂道,“憋死我了,我快被于一越那个龟孙憋死了!”
  汪者西说着眼角流出两滴泪来。
  金枝差点要跳起来,直了嗓子:“是他?他那个王八蛋那么厉害?走,跟我找他去!他凭啥?”
  汪者西没有动:“找他干什么?早晚有一天我会找他的!”
  他咬着牙,发着狠。
  金枝抽出两张餐巾纸,擦擦汪者西的眼角。
  汪者西抓住金枝的手,看着她:“不能再等了!赶紧和尹琨取得联系!绝对不能再等了!”
  接下来,汪者西将在学校发生的事情简明的向金枝讲述了一遍。
  金枝咬牙骂道:“欺人太甚!他于一越有什么屌能耐?还不是靠他老婆那个没毛的骚逼——绿帽子!”
  金枝骂到“绿帽子”三个字忽的住了嘴,偷偷的看看汪者西,头一低,不说话了。
  停顿了有两分钟。
  汪者西说:“你联系一下左院长,看他什么时候方便?我看报纸了,尹琨正式上任了。”
  金枝说手机在床头上,她走进卧室。
  金枝拨通了左一撇的电话。
  电话打了将近五分钟,金枝出来了。
  “左院长说有个好机会。尹琨的母亲将近九十了,患了老年痴呆,尹琨是个孝子,在哪里做官就将母亲带到哪里。尹琨在市里有一套老房子,已经收拾好了给他母亲住,后天就去江南接他母亲过来。因为老关系,左院长肯定会过去帮下忙的,到时候你也去,这可是最好最好的机会。”金枝向汪者西回报说。
  汪者西轻轻吐出一口气:“好的。没具体的说后天什么时间吧?”
  金枝说:“没有。左院长也说不一定什么时间能接回来,到时候你早去一会就是。”
  汪者西问:“你不去?”
  金枝说:“我就别去了,这事应该以你为主,我去了反而不好,况且我还有我的事呢,节目排练没几天时间了。”
  汪者西说:“我看先给金叶打个招呼,后天就用她的车。”
  金枝说:“原是。这个事就交给我。”
  汪者西问:“你看,给人家左院长带点什么好?人家给出这么大力。”
  金枝想了想:“这次就算了吧。还有以后呢,以后再说吧。”
  金枝大战丁蝴蝶的花边新闻当天就传遍惠丰城了,因为丁蝴蝶的名头实在是太响。
  金枝的名头尽管不如丁秀,但也不是无名之辈。
  几乎所有的街头巷尾都在热议此事。
  好事者开始添油加醋,传来传去,传到第二天,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金、丁大战是因为争风吃醋而在KTV包厢里脱了裤子跳艳舞,最终还是没有分出胜败才发展到当街当众互殴。
  花边新闻的男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宣传部副部长卜正楣。
  这件事影响越来越大,有人将此事写了个帖子传到了“惠丰论坛”网站上并且配上了金枝和丁秀互殴时的火爆照片。
  县纪委纠风办派人找到卜正楣调查此事。
  卜正楣没有回避。
  他坦言,当时吃饭的时候他是在场,但是跳艳舞的事是绝对没有的。
  卜正楣还提到了高皖、苏红妮两口子,他说,本来是想放松一下,几个在一起热闹热闹,有人家高皖、苏红妮两口子在可能干出那样的事吗?
  纠风办最后问到了是否公款消费的事。卜正楣一愣之下,马上否定,他说,都是朋友,纯粹私人聚会,没花公家一分钱。
  接受调查之后,卜正楣拿出面巾纸擦擦冷汗,暗叫几声阿弥陀佛:幸亏那天跑的匆忙,既没付款也没签字。
  卜正楣接受调查的时候,高皖也在接受调查。
  高皖也讲到是和自己的老婆苏红妮一起去的,就是因为工作忙趁周末时间几个好朋友唱唱跳跳放放松。至于后来发展到那个局面也是始料不及,再说,酒后动刀子拼命的都不稀罕,女人抓两下骂几句本也是很正常的事。
  高皖也被问道了是否公款消费的事,高皖说是卜正楣个人请客,不存在公款消费。
  办案人员和卜正楣、高皖本就是很熟很熟的熟人,也都知道高皖喜欢唱歌跳舞,来调查不过就是走走过场,这该问的都问过了,该干什么的就干什么去吧。
  纠风办的同志将两方面的材料汇总分析之后,得出结论:这根本不算事。
  但接下来惠丰县爆出了一个特大特大的爆炸性桃色新闻。
  桃色新闻的主角是中医院院长吕基霸。
  有人说在某黄色网站上看到了吕基霸在惠丰城唯一的星级宾馆“月牙河大酒店”的房间里与其情妇某某进行性爱游戏的多幅艳照,并且说照片场面极其不堪,乃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绝对不输于名冠全球的陈冠希。
  这个桃色新闻的爆炸性远远强过金枝大战丁蝴蝶。
  金枝、丁秀的事没人提了。
  惠丰城里的百姓,只要是熟人,哪怕熟识一点的人,见面的第一句话必定是:“你看到吕基霸的屌样了吗?”
  女人们也同样关注吕基霸这件事,见面也总含糊的问一句:“喂喂喂,你看到那个那个什么艳照了吗?”
  这事渐渐的传出内情来。
  吕基霸艳照的女主角是县中医院妇产科年轻貌美的护士长张梅梅。
  张梅梅二十六岁,进入中医院刚好四个年头,张梅梅从进入中医院第二年起就做上了妇产科的护士长。
  这中医院的妇产科是中医院王牌科室,效益最好。
  因为有县人民医院压着,中医院的经营一直都很惨淡,但惟有这个妇产科丝毫不输人民医院的妇产科。
  妇产科的护士长既然是个肥缺,不是吕基霸的心上人是不可能捞得到的。
  说起来这个张梅梅本来也是没有什么背景的,他的男人郝莱是外县人。
  张梅梅和郝莱是在上大学时候谈上的,为了追求爱情,郝莱跟随张梅梅来到了惠丰。
  因为在惠丰没有背景,再加上郝莱在医学院学的是公共卫生管理专业,就业特别困难。
  张梅梅的妈妈千打听万打探最后终于和吕基霸攀上了偏亲,论亲戚关系张梅梅应该称呼吕基霸表舅。
  郝莱和张梅梅第一次带着礼物找到吕基霸的时候,吕基霸就盯上了堪称美人胚子的张梅梅。
  老练的吕基霸当时没表态,郝莱和张梅梅再去,吕基霸就明确的告诉郝莱,有什么事情张梅梅一个过来就行了。
  第三次找吕基霸问情况,果真郝莱没去,也就在那一次,吕基霸将张梅梅给上了。
  当时张梅梅也是半推半就,她是有心理准备的,因为她知道她的身子是她求职的唯一本钱,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黄花闺女,给吕基霸上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是,吕基霸仍然没有明确答复,张梅梅心里明白,就隔三差五的去找吕基霸,结果,张梅梅怀上了,而且张梅梅确信是吕基霸的孩子。
  张梅梅向吕基霸发出最后通牒,吕基霸这才将张梅梅和郝莱安排进了中医院。
  对于张梅梅与吕基霸的事,郝莱是心照不宣,因为郝莱自己的事自己知道:他不能生育。
  但是,郝莱不能生育的事张梅梅不知道,张梅梅把胎儿打掉了,打掉胎儿后的张梅梅再怀不上,她就开始怀疑郝莱,于是故意在怀孕的危险期去找吕基霸,不久,又怀上了。
  张梅梅怀的谁的孩子,吕基霸、张梅梅、郝莱三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谁都不说而已。
  张梅梅在吕基霸的呵护下很快做上了妇产科护士长,郝莱也在吕基霸的关照下不久做上了体检室的主任,后来又被提拔为副院长,不久前又被提拔为常务副院长。
  做上副常务院长的郝莱开始实施报复计划,他要让吕基霸付出代价并要取吕基霸而代之。
  郝莱知道吕基霸上过不少中医院的女医生和护士,他一直注意收集证据准备在关键的时候推倒吕基霸。可是,要从别的女人身上寻找突破口实在不太可能,他最后想到了张梅梅,他要利用张梅梅来完成自己的计划。
  郝莱知道他的这个计划是有风险的,弄不好自己多年戴绿帽子的秘密就可能昭然天下,但是他又想自己戴绿帽子的事说不定早就有人知道,只是人家避着自己不说在当面而已,所以他甘愿冒此风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2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