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23
发表时间:2012-03-22 点击数:4520次 字数:
  丁秀悻悻的坐下来,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闷。
  卜正楣笑着对苏红妮说:“嫂子是真饿了还是吃醋了?”
  苏红妮没搭理他,只是喝茶。
  卜正楣吩咐服务小姐上菜。
  服务小姐轻轻的问:“先生,上什么菜?”
  卜正楣一拍脑门:“对了!还没点菜呢!丫头,菜单呢?”
  服务小姐将菜单递过来。
  卜正楣接过来没有看,随便往茶桌上一撂:“不点了,上套餐吧。”
  服务小姐问:“什么标准?起价580。”
  卜正楣扭头看看服务小姐:“这么高?我们人少,580可能吃不完吧!没有低些的?”
  金枝笑道:“哎呀,卜部长,亏你还当什么大部长呢,这么小气?580就嫌贵啊!”
  卜正楣说:“580就580吧——尽量快一点,有同志饿了。”说着的时候,拿眼直瞄苏红妮。
  服务小姐答应着就往外走。
  金枝大声叫住道:“回来回来。”
  服务小姐走回来,金枝看着高皖问:“这标准有‘西施奶吴王鞭’不?”
  服务小姐没听明白。
  高皖笑道:“有没有炖羊鞭羊球?”
  服务小姐说道:“没有——也有。”
  高皖笑道:“这是什么话?”
  服务小姐认真的解释道:“580标准的没有,680标准的有,先生要点680标准的吗?”
  高皖看看卜正楣:“部长今天请客,你说。”
  卜正楣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往沙发上一躺,翘起一条腿:“金大美女既然喜欢吃鞭加一个羊鞭羊球就是了。”
  服务小姐说道:“单加的话,这道菜198。”
  “什么?”卜正楣的身子一直,“贵那么多!”
  服务小姐解释道:“先生,580和680配的菜不一样……”
  没等服务小姐说完,卜正楣摇摇手:“知道了知道了,就这么上吧,快点。”
  服务小姐答应一声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转过身问:“你们喝点什么?”
  卜正楣看看高皖:“县里刚刚下了禁酒令,咱就甭戳事了。喝点啤酒就算了吧。”
  高皖笑道:“卜部长啊卜部长,你是给禁酒令吓怕了吧——今天又不是工作日,你怕啥?”
  卜正楣又拍一下脑门:“看这几天忙的,忘了几是几了。那好,来斤白的,来一箱啤的。”
  高皖站起来给大家倒茶,一边倒一边自我解嘲道:“我堂堂局长成了服务员了。”
  金枝指着苏红妮笑道:“能为你家夫人服务是你局长的荣幸。”
  高皖倒完茶,也点上一支烟,刚抽了两口。
  丁秀拿手捂住鼻子说道:“呛死人了,你不能不抽啊!”
  金枝取笑道:“人家苏太太还没发话呢,你倒管起来了。”
  丁秀说:“你不怕呛你来这边坐?”
  金枝站起来:“坐那边就坐那边,我就不信能呛死。”
  卜正楣一把拉住金枝:“我的宝贝,你可不要过去。”
  金枝打他一下:“我怎么不过去,你都快熏死我了。”
  卜正楣笑道:“好好,我不抽了,不抽了。”说着掐死了刚抽了半截的烟,“高局,你也算了吧,忍一忍,不抽就不抽,我不信少抽一支烟就能憋死!”
  苏红妮感慨道:“嗨!老婆的话要是有这么大威力该有多好啊!”
  卜正楣朝高皖一挤眼,端起茶来喝了一口。
  等了一会子,菜总上不来。
  苏红妮问卜正楣:“咋回事?老上不来?”
  卜正楣叫了声服务员,服务员推门进来。
  卜正楣问菜的事,服务小姐解释道:“今天周末,本来人就多,您这边点菜又点的晚了,一时做不出来,请稍等,我这就去催。”
  又等了一会子,菜还上不来。
  苏红妮不满道:“这个‘豪门公馆’,这么开下去早晚得完蛋!”
  卜正楣又叫服务员,服务小姐进来解释道:“抱歉,先生。您要的羊鞭羊球没有了,厨上正等呢——马上就到,马上就好。”
  苏红妮拿眼看看金枝:“那个东西到底有多好吃?”
  金枝笑着说道:“那个东西可不是俺要吃,是两位先生要吃——大补的嘛!”
  高皖接着说道:“说起来,羊鞭羊球羊乳什么的,这些玩意前几年根本没人吃。我刚毕业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的时候很激动,到市场上买了二斤羊肉拿回家去了。谁知道羊肉里边给卖肉的偷偷地夹了两个羊蛋进去,结果给老头骂了一顿‘没屌用’。老头骂过了随手将羊蛋扔给了跑过来的狗,你说怎么着,那狗闻了闻、舔了舔,扭头跑开——现在好了,狗都不吃的东西反成了好东西了!”
  酒菜上来了。
  丁秀说:“我先声明,我不喝啤酒,我喝白酒。”
  卜正楣说:“好家伙!你丁蝴蝶是本拉登的裤衩啊——大茬(衩)!”
  丁秀笑着说:“我哪是什么大茬!我喝啤酒过敏,白酒喝一点还行。”
  卜正楣看着高皖问:“是这样的吗?高局。”
  高皖一本正经的说:“我哪里知道!”
  卜正楣哈哈笑道:“装!装!”
  有金枝、丁秀两位名震惠丰城的美女陪着,酒下的特别快。
  高皖有点拘束,因为有苏红妮在场。
  苏红妮倒是自然,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说笑的也说笑几句。
  又上了一瓶白酒。
  还剩下最后两杯的时候,卜正楣一把搂过金枝:“媳妇儿,你也喝点白的吧。看见没?这杯满的,咱两个干了。”
  金枝已经喝得满脸绯红,她指指丁秀:“我不喝白酒。丁秀喝白酒,你们两口子干吧。”
  丁秀说:“谁跟他是两口子?我跟俺皖哥哥是两口子。”说着就抱高皖。
  高皖往外一闪,指指苏红妮:“谁跟你是两口子?俺媳妇在那坐着呢。”
  “乱套了,乱套了。”卜正楣拍着茶桌,“到底谁跟谁是两口子?”
  金枝指指高皖和丁秀:“那不?那才是真两口子呢!”
  卜正楣抱住金枝,“啪”的亲了一口:“咱两个也是真的!”
  苏红妮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吃饭吧吃饭吧——我都吃饱了!”
  丁秀也放下了筷子,跟着说:“我也吃饱了。”她说着,突然将羊毛衫往上一掀,露出白花花半截肚皮,朝向高皖娇滴滴的叫道:“皖哥哥,我肚肚疼,你给我揉揉。”
  高皖一愣,正不知所措,丁秀趴在他身上了。
  没有谁能料想会出现这一幕。
  高皖的手给丁秀拿住摁在自己的肚皮上了。
  金枝看着卜正楣捂着嘴笑,卜正楣搂住她:“你看,秀秀的肚皮多白。媳妇儿,你也肚肚疼吗?卜哥哥也给你揉揉?”
  金枝故意道:“我也肚肚疼,我不让你揉,我也叫皖哥哥给揉揉。”
  卜正楣伸手掏进了金枝的内衣里面去:“还是卜哥哥揉吧。你皖哥哥正忙着呢!”
  金枝直着嗓子嚎起来:“你的手冰凉——你想死啊!”
  苏红妮向外喊道:“服务员!服务员!”
  服务小姐推门进来。
  “你们这里有床吗?”没等服务员问话,苏红妮就大声问道。
  服务员不明所以,摇摇头。
  “去给你们老板说,往这里送两张床来,马上!”说着,苏红妮起身走了。
  高皖很愕然,正要起身跟着出去,丁秀一把拉住他:“皖哥哥,你还没给我揉呢!”
  高皖着急的说:“你坐下。你红妮姐姐给你气走了!”
  丁秀不松手。
  “我又没让她生气——是她惹红妮姐姐生气的。”她指向金枝,“你怎么不说她,只说我?”
  金枝眼一瞪:“骚逼!明明是你皖哥哥长皖哥哥短的乱叫唤,揉了你的肚皮,好受了,反倒说我?”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丁秀脸一沉:“你才骚逼呢!皖哥哥长短都是我的皖哥哥,你凭啥也要他给你揉肚子?”
  高皖一拍桌子:“有啥好吵的!都老老实实的坐着,我去把她找回来!”将丁秀用力往沙发上一推,大步追出去了。
  丁秀被高皖推了个趔趄,倒在了金枝身上。
  金枝没好气:“我又不是男人,甭往我身上上!”
  丁秀坐起来,与金枝脸对脸:“什么玩意儿?!叫我上我还不上呢!我嫌你脏!”
  金枝照着丁秀的脸就是一巴掌:“全惠丰就你丁蝴蝶干净!你丁蝴蝶干净睡到大街上给男人上啊!”
  丁秀被金枝扇了耳光,发了疯,伸手就抓金枝的脸,金枝一闪,正扯住金枝穿着的羊毛衫的领口,领口给抓坏了。
  卜正楣抱住金枝往自己这边拉。
  丁秀指着卜正楣厉声道:“滚开!要拉偏架吗?告诉你,甭觉得我丁秀不知道你俩个的那些事!”
  卜正楣见势不妙,往后退了两步:“好好好,没我的事,没我的事。”说着,拿了挂在衣帽钩上的衣服跑了。
  服务员不敢上来劝,只是站在远处看热闹。
  保安过来了,金枝、丁秀被保安架出去了。
  出来“豪门公馆”,两个女人立刻扭做了一团,不光厮打而且一边厮打一边叫骂。
  金枝骂丁秀仗着自己是白虎没毛乱勾男人,给自己男人光是绿帽子弄了一火车。
  丁秀则骂金枝不要脸是公共汽车老少通吃。
  两个越骂越不堪入耳。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豪门公馆”门前交通堵塞了。
  适逢金叶开车从“豪门公馆”这边经过,爱看热闹的她听见是金枝的声音赶紧停了车,挤进去,拉着金枝就走,金枝一边骂一边上了车。
  岂不知,金枝、丁秀两个在这边战的不可开交,于一越和汪者西也在校长室里唇枪舌剑的战起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
  吃过午饭不久,正在家里“观赏”玉麒麟的汪者西接到校办主任王年福的电话通知,说是要开校长会。汪者西问是不是很重要,能不能不参加。
  王年福说校长说是很重要,必须参加。
  校长会在于一越的办公室里召开。
  汪者西走进于一越的办公室的时候,另两位副校长已经到了。
  于一越示意王年福回避:“今天的会议不做记录。”
  王年福出去时,小心的关上了办公室门。
  于一越说:“现在没一个外人了,咱就直说吧。”他的眼光扫向另外三人,最后定在汪者西身上。
  汪者西感到不自然,他从于一越的眼光里感觉到一种威严和杀气。
  “这家伙怎么了?这不是他的风格!”汪者西心内思忖着。
  于一越拍了一下桌子:“日她姥姥!就咱这几个人里头有人想要把我于某人送进去!”
  就这么直接,没有一点过渡。都不做声。
  “薛校长是公认的老实人,我知道。他不会使阴招伤人!他不是那种人!”于一越指着低头养神的副校长薛裔播说。
  “菅校长被开发区借调一年多了,学校的很多事根本没参与,更不可能对我下黑手!”于一越又指着副校长菅守邑说,菅守邑眯着眼点点头。
  “你说!还能有哪个龟孙黑着心的要搞我?!”于一越咬着牙指向汪者西,“妈的X!不想让我于某人过年了!”
  汪者西脖子一粗:“于校长,到底什么事?你说清楚!”
  “什么事?还有你神通广大的汪大校长不知道的事?要我说?”于一越额头上青筋直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2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