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22
发表时间:2012-03-21 点击数:4341次 字数:
  汪煮山与汪者西耳语了一番。
  汪者西点点头,说了两句“你看着办。”
  汪煮山走回去,搂住开砚的肩膀:“老兄啊,这样吧,今天就算是老弟买这件宝贝。我给你十万,就听你最后一句,行,我们带走,不行,我们这就走人。”
  开砚两手一摊:“这可不行的啦!我总不能白玩吧?”
  汪煮山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招呼汪者西:“走走走,到别处看看去!”
  还未出门,开砚在后边叫道:“回来回来。”
  汪煮山和汪者西就站住但并没有回去,开砚走过来,对汪煮山说道:“十万就十万吧。拿着拿着。”
  汪煮山问:“想好了?”
  开砚点点头:“还想什么想啊!若非是你老弟亲自来,这个价钱谁也拿不走的。”
  汪煮山扭头看看汪者西:“拿着吗?”
  汪者西略一犹豫,紧跟着忙说道:“这多不好意思啊!”
  三个人又回到茶几那儿坐了。
  开砚一边往木匣里装玉麒麟一边感慨万端的说:“实不相瞒,煮山兄弟,这件宝贝是我花十万从那位打工的哥们手里拿到的,昨天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与一个买家在论价,人家出到十八万了,我是咬死少二十万不卖的。你打电话过来我说不卖了,那人还不忿呢。今天好,十万,就算送给你老弟了……我一分不挣!”
  汪煮山笑道:“总算没有挨你宰。”
  开砚说:“还挨我宰呢!我都被你宰死了。”
  汪煮山笑道:“不要叫苦了,过段日子我给你送几幅画来补偿补偿行了吧!”
  开砚说:“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从开砚斋出来,汪煮山说:“好不容易来平山一趟干脆玩玩吧,这平山可是江南历史名城,享誉全国的古镇有好几处呢。”
  汪者西说:“平山我并不陌生,来旅游过两次的,该看的都看过了。今天就算了吧,再说包里装着这么个玩意儿也不方便、不放心呢。”
  汪煮山说:“那就再跟我回延丘,咱们好好地叙叙。”
  汪者西道谢道:“改日一定登门拜访,你看,我不是急着办事吗?确实耽搁不得,你送我去火车站得了,坐动车很快就能到家的。”
  正赶上大学生放假回家的高峰,汪者西没买到动车票,就是直快也是无座的。
  车上拥挤不堪,汪者西怕挤坏了宝贝一直将挎包抱在胸前。
  火车到达市站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令汪者西没想到的是,上车来时江南尚温暖如春而下了火车却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花。
  汪者西又急又寒又疲惫,赶到长途汽车站,车上刚上了三四个人,只好等,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方才开车。
  路上有积雪,车子开不快,汪者西东倒西歪的赶到家时已经清晨七点多了。
  汪者西感冒了,重感冒,他心急如焚。
  依着汪者西,立刻马上就去市里向尹琨献宝。
  倒是金枝看得开,说既然买来宝贝了就不在乎早一天晚一天,更何况带病之身怎好去见贵客?况且天也不好,路也不好,干脆就借病在家休息休息吧,人家想休息的没病还装病呢。
  汪者西安顿了,安顿下来的汪者西一天到晚脑子里只装着一件事:见了尹琨该怎么称呼?第一句该说什么?该聊些什么?
  病中的汪者西也有事做了,一天里面他几乎要拿出玉麒麟来观赏一百遍,抚摸一万遍。
  金枝问汪者西:“十万块钱一把拿出去心里疼不疼?”
  汪者西说:“怎么不疼!好在是直接转账过去的,要是现金,我能心疼死。”
  金枝问汪者西:“你买来的这个宝贝值不值?”
  汪者西十分肯定的说:“绝对值。我尽管不懂,但我自信不是傻瓜,我判定这确实是件宝贝而且市场价远远高于十万,如果不是要送大礼,应该能发笔不小的财。”
  又过了三四天,中小学生该期末考试了,金枝的晚会节目也排练的有模有样了。
  在剧团小剧场坐镇指挥节目排练的是宣传部副部长卜正楣,前任教育局长。
  这天上午,排练就要结束的时候,卜正楣告诉大家下午不要来了,休息半天,从明天开始到晚会结束不再安排时间休息。
  金枝正要走,卜正楣叫住她。
  金枝问:“管饭吗?”
  卜正楣笑道:“你听,张口就是吃,汪者西管不饱你吗?好,我管。”
  卜正楣和金枝是上过多次手的老熟人,说起话来自然带些荤腥儿。
  金枝就不再走,恰好苏红妮经过,问了一声:“还不走?有管饭的吗?”
  卜正楣笑道:“有啊。我管饭,你也不要走了。”
  苏红妮笑道:“你们去吃饭,我才不跟着瞎掺和呢,做你们的电灯泡?”
  卜正楣笑道:“你不去可不要后悔,可有高局在场。”
  苏红妮笑道:“你忽悠谁?”
  正说着手机响了,苏红妮一看是高皖的,接通后还没问呢,高皖说了:“上午不回家了,卜部长有饭局。”
  苏红妮笑道:“知道了,卜部长正在这儿说呢。”
  卜正楣笑道:“没忽悠你吧,到底去不去?”
  苏红妮问:“还有谁?”
  卜正楣说:“你的干妹妹——丁秀。”
  苏红妮脸一沉:“我就知道得有她。我不去。”
  金枝在一旁笑道:“去吧去吧,好不容易逮卜部长一回,今天就放他一回血吧。”
  卜正楣打了个的带着三个女人一直到了“豪门公馆”。
  下了车直奔二楼茶餐厅。
  推开202包房的门,高皖已经在里面坐着了。
  高皖看见苏红妮,问:“你咋来了?”
  苏红妮眼一瞪:“我咋就不能来?”
  高皖立刻站起来,弓身施礼:“不知夫人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几个人都笑起来。
  服务小姐跟进来:“请问,喝什么茶?”
  卜正楣正将脱下的风衣往衣帽钩上挂,顺口说道:“不是有98一壶的茶吗?来一壶。”
  服务小姐答应一声“请稍等”,忙着冲茶去了。
  卜正楣招呼道:“屋子里这么暖和,都脱了吧。”
  高皖笑道:“现在就脱,卜部长想干什么?”
  卜正楣说:“有苏女士在这里,我什么也不敢干。”
  苏红妮说:“啥意思嘛!不就是碍你们的事吗,我走人就是。”
  卜正楣忙做出阻拦的架势:“开玩笑开玩笑,请坐,喝茶。”
  三个女人坐在三人沙发上,苏红妮居中,金枝居左,丁秀居右。
  茶桌两端各一个单人沙发,高皖坐在右端与丁秀相邻,卜正楣在左端靠近金枝。
  喝了一阵子茶,卜正楣对苏红妮说:“嫂子的朝阳沟唱的真好,来一段热闹热闹。”
  苏红妮倒没推脱:“唱就唱,唱哪段?”
  卜正楣说:“就唱‘祖国的大建设’。”说着比划着唱了一句。
  苏红妮从沙发上站起来,清清嗓子唱了起来。
  刚唱两句,卜正楣指着高皖说:“高局,这有银环了还差个栓宝,你配两句吧。”
  苏红妮说:“不稀罕。”
  苏红妮唱过坐下了:“卜部长不能光听人家唱吧,你也来一段。”说着就带头鼓掌,“欢迎卜部长来一段!”
  几个都鼓掌。
  卜正楣举着两手:“唱歌唱戏可不是我的特长,不过呢,大家既然这么想听我唱,我就献献丑。”说着时一把拉起身边的金枝,“下边我特邀请金枝女士合作,唱一首《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月亮》。”接着向高皖打个手势,“来,音乐!”
  高皖笑道:“卜部长就是心急,天还没黑呢哪会有月亮?是《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
  卜正楣笑道:“管他太阳月亮,唱就是了。”
  高皖打开音响设备,卜正楣找不准调,断断续续勉勉强强唱了两句。
  轮到金枝唱了。
  这歌金枝熟,接着唱了四句:“小妹妹我心有所想嫁人就嫁哥哥这样,每天晚上对着月亮梦见哥哥在身旁,地上花儿为谁开放水中鸳鸯为谁成双,丢块手绢在风中吹到哥哥身旁呦——”
  接着该卜正楣唱,他接不上,几个正看他笑,没想卜正楣弯腰将金枝抱了起来,一边抱一边颠一边嚎着:“抱一抱呀抱一抱,抱的我那妹妹上花轿——”
  金枝一边挣扎一边拿拳头在卜正楣肩上乱捶:“你放下我,放下——”
  卜正楣干脆抱着金枝转了两圈这才放下,几个看的早都笑软了。
  丁秀笑的欠着身子半伏在高皖的腿上:“高哥哥,皖哥哥,我笑的肚肚疼,你给我揉揉,给我揉揉。”
  高皖吓的身子往外一趔:“呦呦呦呦……”
  苏红妮脸一扭:“你秀妹妹让你给揉揉肚肚你就揉揉呗,还下不了手咋的!”
  高皖一把将丁秀推起来:“坐好坐好。”
  丁秀看一眼苏红妮又看看高皖:“我姐不是叫你给揉嘛。”
  卜正楣和金枝已经坐下了。
  卜正楣说:“高局,该你了。咱们惠丰城有名的情歌王子给咱们唱一首正儿八经的情歌吧。”
  金枝说:“还有咱们的‘惠丰一枝花’呢,也来个对唱吧。”
  高皖还没表态,丁秀站起来了:“唱就唱呗,皖哥哥,来。”说着就拉高皖。
  高皖看看苏红妮,苏红妮往一边扭扭脸。
  高皖讪讪的站起来:“好好好,都唱了就唱一个吧……唱哪个?”
  丁秀说:“人家唱过抱一抱了,咱就唱个《追呀追》。”
  金枝听了“哼”一声将脸扭过一边。
  音乐响起,就听丁秀先唱道:“许久以前痴痴地迷上你,看你不见也要你的背影,我多想多想你能转过脸,给我一个一个灿烂的笑脸,哪怕一个短暂的注视,我都会心跳一辈子……”
  高皖接着唱道:“过了许久你咽下枯涩的泪,我在你记忆中已经遥远,过了许久你咽下枯涩的泪,我在你记忆中已经遥远,可是我可是我转过身,追逐你的脚步而来,哪怕你轻轻的一回首,我都会欣喜一辈子,我追啊追我追啊追,追到的却是你的背影——”
  丁秀和高皖唱的都很投入,与音乐配合的也丝丝入扣,唱到最后一句两人的手已经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卜正楣将巴掌拍的“呱呱”响:“简直金童玉女。好!好!”
  金枝也跟着拍了两下掌,苏红妮只是端着茶杯喝茶。
  丁秀拉着高皖回到沙发上坐下。
  卜正楣对着丁秀摇摇大拇指:“不愧是‘一枝花’,这歌唱的,找遍惠丰城也没比的!”
  金枝站起来,径走到高皖跟前,伸手拉起高皖:“高局,赏赏光,咱也配合配合。”说完看看丁秀。
  高皖看看苏红妮又看看丁秀。
  金枝说:“看什么!我又不是狐仙,还怕撮了你的魂去。”
  高皖就站起来,跟着金枝走到空着的那边,拿起麦克风,深深地向着苏红妮鞠了一躬:“献丑了。”
  高皖和金枝唱的是《美丽的神话》。
  当高皖唱到“冰封的爱恋,真心相拥才能融解”时金枝上前搂住了高皖的脖子,当金枝唱到“等待花开春去春又来,无情岁月笑我痴狂,心如钢铁任世界荒芜,思念永相随”时只将眼睛直勾勾的盯住高皖的脸,当唱到最后一句“你是我心中唯一美丽的神话”时,金枝已经将脸伏在了高皖的胸脯上。
  金枝偷眼看看苏红妮,又偷眼看看丁秀,这才面向几位说声“谢谢”,回到了卜正楣身边坐下。
  卜正楣将双手举过头顶,拍着掌大叫道:“牛逼!牛逼!好!”
  高皖走到沙发刚要坐,丁秀又站起来推着他,说:“皖哥哥,皖哥哥,咱再来,再来一个……”
  苏红妮将小包往茶桌上一摔:“再来,再来,还吃饭不?等吃饱喝足再来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2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