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20
发表时间:2012-03-20 点击数:5111次 字数:
  金枝笑道:“我这就是知音了?你左院长到底有多少我这样的知音?”
  左一撇摇头晃脑的说道:“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金枝捂着嘴笑起来。
  左一撇说:“你笑什么?”
  金枝止住笑:“嗨!你左院长到底是个什么人?看穿戴像个书生,看刚才的行为又是个十足的黄鼠狼,听你刚才说的吧简直一个愤愤,看你摇头晃脑掉书袋子简直又是个腐儒。”
  左一撇问:“就没看出来我还是个正处级国家干部?”说着就笑。
  金枝说:“真没看出来你头上还戴着那么大个乌纱帽。”
  左一撇取笑道:“是不是看着我头上顶着这么大一个绿帽子啊?”说着比划着,模样很滑稽。
  金枝笑道:“你头上哪能顶那玩意?你只是给别人送那玩意吧。”
  左一撇呵呵笑道:“不好意思,今天又给你老公弄了一顶绿帽子戴上了。”
  金枝假装生气:“看你,又胡说?”
  左一撇故作吃惊:“我说错了?难道是你老公给我弄了一顶绿帽子?”
  左一撇说着什过手去放在金枝的手上:“相好的,说说你的正事吧——你不是说要我帮忙吗?”
  金枝拿手抓住左一撇:“我也没啥正经事……老左,刚才你都说到了,在官场混没有靠山不行,我那个没出息的老公就是你说的草根一族,什么背景都没有偏还想混官场,你老左神通广大,看能帮个忙不?”
  左一撇摇摇头:“为你老公跑官啊,不好意思,你上错床了——跑官的事你该找你们县的常委、组织部长!我这官算个屌球?这个忙还真帮不上。”
  金枝撅起了嘴:“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在人家身上趴着的时候什么都行,一下来什么都不行了!”
  左一撇笑道:“我是真不行,刚才在你身上趴着的时候你没说这事啊——你真说这事的话我可能早就下去滚蛋了——帮不了人家的忙还上人家干什么?这可是有游戏规则的,我左一撇不能不遵守游戏规则!”
  金枝说:“又长篇大论了,你上午作报告没作过瘾吗?我说要你提拔我老公了吗?”
  左一撇说:“那你要我帮你什么忙?你不是有个高皖吗?有他还不什么都搞定了?”
  金枝不再笑,一五一十的向左一撇说明来意。
  左一撇拍掌笑道:“这算个什么事?哪还能用着你金大美女以身相许!这事你还真是找到根上了。不瞒你说,尹琨前几年在咱们市做副书记的时候并不很得志,他的几个政敌压的他很厉害,是我老爸给他提供了很大支持他才度过难关,所以他一直很感激我老爸。比如重新打回咱们市做市长这个消息,他第一个告诉的就是我老爸。你想,我老爸年纪大了,很可能在下届人大的时候就做人大副主任去了,他尹琨不提拔提拔我他还有良心吗?……你老公求见他的事你就放心吧,我就直接对尹琨讲你老公是我战友。”
  金枝不解的问:“什么战友?我老公又没当过兵,你也每当过兵啊。”
  左一撇笑道:“破娘们,我和你老公不是你那个战壕里的战友吗?”说着指指金枝的腿叉处。
  金枝醒悟过来:“你真不是个好人。”
  左一撇笑道:“只是给你开个玩笑。我就对尹琨讲你老公是我老婆那边的亲戚,不这样说尹琨是不会上心的。”
  金枝说:“你拿尹琨当傻子傻子?是你老婆的亲戚有你老爸呢,还用得着求人家?”
  左一撇拍拍头:“也是,干脆实话实说,就说我和你老公的老婆有一腿。”
  金枝骂道:“你真没正经。”
  左一撇一本正经的说:“我说的可是真的。这关系哪有硬拉的?你老公和尹琨是师生关系,作为引见人我和你老公也必须有能说得上的正当关系,不然即使你老公是尹琨的学生也很难引起他的关注,进入他的视野圈子。”
  金枝笑着说:“我不懂,你看着编就是。”
  左一撇颇认真的说:“我还真是受到别人的启发的。我看过一篇网文,就是说官场关系的。文章说官场其实就是个特殊的‘圈子’,这个‘圈子’有核心层、紧密层、松散层、边缘层组成,‘圈子’外的人想挤进去不容易,挤进去要想进入紧密层、核心层更难,而如果进入不了紧密层、核心层即使进入了‘圈子’也是‘圈子’内外斗争的牺牲品,而想要进入紧密层、核心层如果和这个‘圈子’的老板没有特殊的亲缘关系那是不可能的,所以……”
  正说到这儿,高皖打电话过来了。
  金枝示意左一撇先暂停,然后问高皖干什么,高皖说刚接到县委宣传部的通知,宣传部准备春节举办一场文教宣系统的文艺晚会,就在县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明天开始排演节目。
  高皖还告诉金枝有她的两个节目,要她做好准备,明天八点半到县剧团小剧场报到。
  左一撇说:“你相好的又给你找到事干了——等你上了电视不就成了明星了?哎呦,我的主啊,谁能想到我左一撇今天竟提前睡了个大明星!”
  金枝说:“甭寒碜我了。我还明星呢,简直一个流落风尘的烟花女子!”
  左一撇说:“明星哪一个不爱风尘?”
  金枝乘车回到城里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因为下了小雪的原因,天气格外冷。
  金枝缩着头出了车站走出约莫百米,有个出租车停在身边。车门开了。
  “姐,上来吧。我送你去。”是金叶。
  金枝赶紧钻进去,车里开着空调,金枝拿手搓搓脸:“冻死我了。”
  金枝问金叶:“路那么滑,你还跑什么?还有挣完的钱吗?”
  金叶说:“去外县了,是个老客户包车,刚刚回来,正巧碰到你了。”
  金枝懒懒的往座位上一仰,吃惊地问:“车里面那么香啊!”
  金叶说:“香吗?我没觉着啊!”
  金枝说:“香,香。”说着扭头看看金叶,她这才发现金叶今天穿戴的不仅体面讲究而且头也好像是刚刚做过的。
  “你今天的老客户是做什么的?”金枝问。
  “哦,是个小老板,去年开的一家小制鞋厂,专门给温州那边做布凉鞋、布拖鞋的鞋帮。”金叶轻描淡写的回答。
  “你的车就成这个老板的专车了?”金枝问。
  金叶笑笑:“他倒是这么说的,买私家车前,我的车就是他的专车。”
  金枝问:“还有别人包你的车吗?”
  金叶说:“有啊。有好几个呢,基本上都是小老板——”
  金枝点点头:“生意还不错?”
  金叶说:“说不上好,仅仅是维持吧,油忒贵。现在过年了还好一点点,等过了年下了十五马上就不行了,主要靠老主顾……唉,看现在的局势,老主顾也靠不长久了,人家的生意都很好,买私家车是早晚的事。”
  金枝问:“看你这身穿戴不像是出远门跑出租啊?”
  金叶笑道:“我这身穿戴怎么了?难道我只能穿着一身粗蓝布跑车啊!”
  金枝说:“你平时不就是穿粗蓝布吗?”
  金叶笑了:“我的大姐,人家老板可是出门谈生意……”
  金枝打断她:“老板谈生意也与你穿什么有关系吗?”
  金叶说:“没关系。是人家老板特别要求咱要穿的体面些。”
  金枝说:“老板要求的?”
  金叶点点头:“温州那边的大老板在咱们周边几个县有好多小加工厂,一般不到咱这边来。老板包车要么给他捎带着送货,要么专门去谈生意。如果是谈生意的话老板就要求我兼做他的公关,陪着他们吃顿饭,喝喝茶、聊聊天、唱唱歌。还穿蓝粗布怎么行?”
  金枝问:“就你这小车就能给他捎货?”
  金叶说道:“什么货?只是些凉鞋、拖鞋的布鞋帮,光是小车的后备箱就能装两万双。”
  金枝笑着点点头:“你这兼职公关有报酬不?”
  金叶一笑:“都是老朋友了,就算是帮人家个忙呗,啥报酬不报酬!不过,人家老板也都讲究,要么车费加倍给,要么另外加箱油。”
  金枝说:“这事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金叶说:“你也没问过啊。”
  金枝点点头:“是的。”接着又问:“你这么花枝招展的一早出去到晚上才回来,他不骂你吗?你不是说他挺邪的吗?”
  金叶骂道:“你说那个活死人啊!怎么不邪!?他邪能怎么?能不活着吗?活着能不吃饭吗?我不挣两个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啊!……他咋不骂?他骂我也骂。我不能再受他的委屈了,我对他说了,不能过就散伙。他怕离婚,也不敢太过分。”
  金枝叹口气:“你这样活着生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金叶凄然的道:“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啊!”
  到家了。
  金枝要金叶上楼喝杯茶再走,金叶打开车内灯,说:“那个祸害一下午打了好几个电话了,问什么时候能到家,我还是赶紧走吧。”
  金枝看看金叶,灯光下的金叶简直太美了,鹅蛋脸(四姐妹中唯一的鹅蛋脸),淡淡的眉毛又细又弯又长,杏核眼,眼珠儿又黑又亮……
  金枝从包里拿出两张纸条儿递给金叶:“这是‘名姝之花’专卖店的小票,已经付过款的。明天你去选两件好衣服穿吧。也不早说,一直以为你开个出租车穿不着好衣服呢。”
  金叶接过去,一脸甜蜜的笑容:“谢谢老姐,还是老姐知道疼人。”
  金叶开车走了,金枝给她摆摆手,转身要上楼,金叶甜美俊俏的笑脸又映在眼前:这妮子,真漂亮!以前咋就没觉得?
  金枝突然想到四姐妹来,一个个都那么美艳动人,与古代四美也该有的一比吧。
  她又想起前几天在“群芳谱”西施厅看到的四句诗:“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金枝默诵了一遍,自己很惊奇为什么对这几句诗竟然过目不忘。
  她又想起金蕊来,图画中的西施怎么越品越觉得像金蕊啊!“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她受到神灵的点化一般,心里竟想入非非起来:金蕊会不会也有“做吴宫妃”的那一天?
  “我们四姐妹身上有大资本啊!应该考虑好好开发利用一下。”金枝这么想着走上楼来。
  金枝向汪者西回报说尹琨来做市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她又对汪者西讲左一撇已经明确答复帮忙引见,她还对汪者西说左一撇的意思也是越快越好。
  汪者西很激动:“我也和汪煮山联系上了,他答应给帮忙——既然什么都没疑问了,明天我就去江南。”
  金枝说:“下雪了,明天肯定会很冷,路上也滑,不安全的。要不,等一等看看天再说。”
  汪者西说:“不能等。再等年前就没时间了。下雪……就是下刀子明天我也得去。”
  金枝问:“你不上班?”
  汪者西说:“什么上班不上班?什么事情能比这事重要?”
  金枝说:“明天开始我得上班去,文教宣系统要搞什么春节晚会,我得排节目。孩子又没法看了。”
  汪者西不假思索:“送金花店里去,请她先接接送送。”
  金枝说:“也只能这样了。”
  金枝说饿了,汪者西说:“你歇着,我去做。”说罢,高高兴兴的下厨给劳苦功高的老婆做饭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2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