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9
发表时间:2012-03-20 点击数:6791次 字数:
  金枝和左一撇搂做一团调笑了一阵.
  金枝问:“啥时间了?你下午还有没有正经事做?”
  左一撇说:“什么正经事?这就是正经事!”
  金枝说:“你上午参加的那个什么论坛下午就没安排活动?”
  左一撇不屑的道:“什么狗屁论坛?还不就是开个会,借机会吃吃喝喝玩玩?真要干正经事,就凭举办个什么论坛,上去几个专家、教授吹吹牛,侃侃空就办成了?”
  金枝笑道:“让你这么一说,什么事都了钱了(即无所谓了)!”
  左一撇说:“对。”
  金枝仍然笑着:“在我眼里你们这些大教授也不再神秘了。”
  左一撇问:“此话怎讲?”
  金枝笑吟吟的看看左一撇:“在这之前,我觉得这世界上最神圣的莫过于教授这两个字了……现在不了,现在我才知道你们这些教授也食人间烟火,也都满肚子花花肠子,也都一看见女人就两眼放绿光。”
  左一撇说:“教授也是人嘛,只要吃五谷杂粮就都有七情六欲,饮食男女还不都一样!”
  金枝坐起来:“喝点水吧……不知水凉了没有……我再烧壶开水去。”说着就穿衣裳。
  左一撇拉她一把:“我再吃两口。”
  金枝就顺势倒过去,左一撇趴在金枝的胸脯上“啧啧”有声的一阵猛吮。
  金枝禁不住大声呻吟起来,雪白的身子扭动不已。
  左一撇将手往金枝的那个地方一探,说声:“好家伙,比宝马车发动的还快!”说着就爬上去,(以下略去一百五十余字)
  金枝夸赞左一撇说:“你可真有本事,能连续作战。”
  左一撇说道:“如何提高男人的性能力特别是连续作战的能力本来就是我近年来研究的主要方向嘛!可以说,在这方面我已经颇有心得,正准备出专著……对了,高皖就是我的研究成果的试验者,不知现在他的水平如何。”说着看看金枝。
  金枝脸有些微红:“看我干什么?”
  左一撇笑道:“高皖的水平如何你该知道的。”
  金枝说声“坏死你”,下来床进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两个都穿好衣裳坐在椅子上喝茶。
  左一撇“唰”的拉开窗帘,往窗外一看:“下雨了。”
  金枝说:“刚才我好像听见雷声了。”
  左一撇笑道:“你真能扯,隆冬腊月还打雷?是不是给我干晕了?美女,刚才你听见的是床响。”
  两个喝着茶调着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各自听来的稀罕事,其中当然少不了荤故事、黄段子。
  聊着聊着,金枝禁不住问左一撇这类又荤又黄的东西上课的时候会不会一高兴就讲出来,左一撇给金枝的答案十分肯定,左一撇告诉金枝课堂上最能引起大学生们共鸣的就是这些东西,男生女生都爱听,他们甚至在中间休息的时候要求来段荤的。
  金枝说:“等你当了一把手是不是就不再给学生上课了?”
  左一撇说:“上是肯定得上,但是公务多了,课肯定上不多了。”
  金枝问:“快当上一把了吧?”
  左一撇顺口答道:“快了。”
  金枝追着问:“是尹琨帮的?”
  左一撇说道:“是啊。”
  金枝又追问一句:“他当市长确定了吗?”
  左一撇往金枝这边倾倾身子:“确——定!即将到任,三两天就可能见报了。”
  左一撇喝口茶,仰起脸,翘起一条腿,悠然的说道:“也是我左一撇的机会到了。我们现在的一把,就是老吴,出事了,你知道吧?”
  金枝说:“是人家传的包大学生二奶的事吗?”
  左一撇点点头又摇摇头:“这算什么事?但也是这事引起的,最终牵出来经济问题了……嗨!他妈的,现在当官的哪个没有经济问题?这还不是上边要拿他了!”
  金枝问:“现在吴院长不还在位上吗?”
  左一撇说:“可以说已经拿下一半了。老吴的事,市纪委已经插手了,老吴已经停职,院里的工作暂由我主持……本来今天上午的论坛发言原定是老吴的,临时改由我做的演讲。”
  金枝问:“这事刚刚发生吗?”
  左一撇说:“前天晚上市委派人给我谈话……”
  金枝打断左一撇:“哎呀!你也忒大胆,你还是快点走吧……你不怕……”
  左一撇歪着头问:“我怕?我怕啥?怕有人戳我吗?我上边有人我怕个鸟!”
  金枝说:“人家吴院长上边不是也有人吗?”
  左一撇轻哼一声:“有人?说不准就是他上边的人要做他!唉!成也女人败也女人呐!”
  金枝问:“这话咋说?”
  左一撇道:“他老吴凭什么当院长?还不是他当副省长的老丈人?偏偏他包二奶的事尽管机密到几乎天衣无缝到底还是给他老婆逮到了……偏偏又是他那个母夜叉老婆把这事闹腾大的!”
  金枝唏嘘道:“他老婆到底图什么?把自己的老公搞下来对自己有什么好处?还有孩子呢!”
  左一撇道:“他老婆再笨也不至于要搞倒老吴啊!她的本意不过是想闹出点动静来出出老吴的丑把那二奶扔掉了事。谁知二奶给老吴的老婆一闹反而一不做二不休,立逼着老吴离婚。老吴敢离婚吗?偏那位二奶也不是省油的灯,破罐子破摔,你不离婚我也不想再做二奶了,一封信将老吴举报了。据说,一开始老吴的岳父大人还是挺老吴的,反复做自己女儿的工作不要把事情闹大,毕竟是一家人嘛。但老吴的老婆不依不饶、寻死觅活,可等到看见问题大了不再闹了,二奶又闹起来了……我想,事情远没这么简单,估计是老吴的事情比我们外界预想的都严重的多,他做副省长的老岳也不敢趟这汪浑水了……嗨!老吴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完了,完了。”
  金枝感叹道:“看起来靠山也有靠不住的时候。”
  左一撇喝了口茶,沉默了两分钟:“这就是官场,靠山是有靠不住的时候——生死关头谁不知道明哲保身?”
  金枝嘀咕道:“当官的人如果上边没有一把大伞给罩着,甭说升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人家拿下了。”
  左一撇竖竖拇指:“不简单!你说这话也算是看透官场了。这,就是现在官场上绿帽子满天飞、绿毛龟遍地走的深层原因……都是为了寻找靠山、向上爬啊!”
  金枝脸有点红但马上返了常态,笑问道:“都是这样吗?我没看见你头上长绿毛啊?”
  左一撇摇摇头:“不都是这样,我当然更不是这样。我本就有靠山嘛!”
  金枝说:“是的。有新市长给撑腰。”
  左一撇又摇摇头:“不对。只能说新市长给我提供了机会,我真正的靠山是我老子,在市委做了七八年秘书长的老子。”
  左一撇站起来看着窗外:“飘雪花了。”
  金枝也站起来走到窗前:“地都下白了。”
  左一撇意有所指的说:“是啊。雪白的表面下藏着多少泥污啊!”
  金枝又坐回椅子,长叹一声:“有个好爹该有多好啊!”
  左一撇看看金枝,走过来,拍拍金枝的肩膀:“有好爹的毕竟是少数啊!不过,如果有个像你这样的风骚又漂亮老婆,又心甘情愿跟上司共同开发也能弥补没有好爹的一些遗憾的。”
  金枝打了一下左一撇扶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滚,别拿我说事。”
  左一撇笑了笑,坐回到自己的位子,点了支烟,慢悠悠的说:“不是拿你说事,我只是说一种现象——官场绿帽子现象。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当今官场的特点,我觉得‘绿’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金枝笑笑说:“做官没靠山,不绿又有什么办法?”
  左一撇说:“舍得花钱,能花大钱也可买出路来。”
  金枝叹口气:“谁家能有多少钱!”
  左一撇将烟蒂摁死在烟灰缸里,半开玩笑的说:“两年来我一直想申报个科研课题《官场流行绿帽子的社会基础研究》,我认为,官场之所以越来越流行绿帽子不是偶然现象而是有其社会基础的,而社会基础就是社会需要。一方面社会上有相当一批一心向上爬却苦无靠山更无廉耻的底层官员,这类人中男的女的都有;一方面官场上有不少手握权柄堪做靠山但无品无德以渔利渔色为能事的官老爷——这都是刚性需求吧?有需求就会有交易。一开始,这些人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还都遮遮掩掩,而现在,男人‘提钱晋升’,女人‘日后提拔’的官场潜规则早已成为路人皆知的显规则,男人没钱怎么办?动员老婆上啊。看见没?这混官场的人要么甘愿戴绿帽子,要么心安理得的给别人造绿帽子,绿帽子供销两旺,怎能不流行?”
  左一撇顿了顿,继续道:“自古为官的都是有两类人组成:太子党和草根派,太子党在地方上又被称为衙内帮。这两类人中,衙内帮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有强大的靠山和丰富的官场人脉资源。草根派就不行了,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一般的讲,草根派中不乏有大本事的人,但现在官场的晋升有几个是凭真本事的?所以,无论各级各系统,呼风唤雨的那些人都是有后台的衙内帮,老老实实干苦活累活底上反而受夹板子气的都是草根派,你草根派没后台,做你下属的衙内帮都不买你的帐,甚至对你颐指气使!”
  左一撇停下来,看看金枝。
  金枝看看他:“接着,我听着很好,继续。”
  左一撇就接着说道:“没有靠山的草根派要想在官场上立足进而也能登堂入室、呼风唤雨就必须付出代价,那代价就是金山和肉山。所以,一句话说透,这官场流行绿帽子就是下属的金山、肉山与上司这座靠山的默契交易,形象点说,是官场新三座大山的全方位立交互通。”
  金枝笑说道:“毕竟是教授水平,一个字——高,官场的绿帽子真给你解透了。”
  左一撇很得意的笑道:“长见识了?”
  金枝点点头:“大长见识。”
  左一撇继续说道:“听说过徐州的陆正方和开封的李森林不?一个被称作‘百妇长’,一个被称作‘阴毛部长’,这两个家伙为什么能轻而易举的虏获那么多女下属和男下属的老婆为自己提供性服务?还不是因为手里握有下属们晋升的权柄?女下属和男下属的美貌老婆们为什么心甘情愿被上司们玩弄,被玩弄过还老老实实的配合上司们剃自己的阴毛?还不是想找一座靠山?有些女人竟然不仅主动送色上门甚至自己掏钱先预定房间等上司来巡幸,你说这有多荒唐!嗨,这官场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绿帽子;这官场啊,什么都不缺就缺官德!”
  金枝说:“哎呦!听听你大教授、大院长都是说的什么啊!你这少年得志、春风得意的大衙内哪来这么多感慨和不平?”
  左一撇认真的纠正道:“我只是感慨,没什么不平。刚才我不是说了吗?我对这类事很感兴趣,也很想作为一个课题研究一番,刚才那些只是研究的一些心得而已。”
  金枝笑道:“好好,你还有哪些成果?继续说道说道。”
  左一撇开玩笑道:“相见恨晚,今天遇到知音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