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18
发表时间:2012-03-20 点击数:4949次 字数:
  第二天,金枝并没有去办公室找左一撇,她有左一撇的电话号码。
  金枝给左一撇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左一撇没接电话,金枝知道左一撇肯定正在忙,不便接电话。
  果然,过了不到十分钟,左一撇打过来电话了。
  左一撇知道是金枝。
  金枝问左一撇在不在学校,左一撇说他正在市会议中心出席由师范学院发起的“区域高等教育合作发展论坛”,刚才正在代表教育学院做演讲,现在刚刚下来。
  左一撇问金枝:“你在哪里?有什么事?”
  金枝说:“你忙,等你忙完你的再说吧。”
  左一撇说:“我已经忙完了,上午的会议也快结束了。”
  金枝说:“那好,我正在市里,今天上午我请你吃饭。”
  左一撇说:“你来市里,还是我请你吧。”
  金枝笑道:“那怎么行,我有事要请左院长帮忙的,怎能让你请我?”
  左一撇说:“也好,你说到哪里吃吧。”
  金枝说:“别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你看前几天咱们去过的‘群芳谱’怎么样?”
  左一撇说:“也行,就是那里靠我家近了一些。”
  金枝说:“近怎么了?大白天的,你还怕人家说什么咋的?”
  左一撇笑了:“还是换个地方吧……你是不是对那天吃的‘西施乳吴王鞭’感兴趣?”
  金枝说:“不好意思左院长,我正在‘群芳谱’这里,房间已经订好了,‘花蕊夫人厅’。”
  左一撇说:“既然订好了,我这就过去。”
  左一撇进了“花蕊夫人厅”看见果然只有金枝一个人坐着,空调已经将小小的房间吹的暖烘烘的了。
  金枝对左一撇笑笑:“实在不好意思,左院长,估计今天上午人家‘论坛’给你准备的大餐你错过了。”
  左一撇一边脱外衣一边说:“还真给你说对了,‘论坛’在西郊宾馆定了好几十桌呢,八百的,规格还可以。”
  金枝接过左一撇的衣服,小心的叠了一下,放在一个空着的座位上,甜蜜蜜的:“左院长,你看,今天只咱们两个人,我只点了两个凉菜,两个热菜,还有一个叫什么鞭来着?你看,够用吗?”
  左一撇看看金枝:“你说的是‘花蕊乳太祖鞭’吧。”
  金枝说:“好像是这么说的。”
  左一撇说:“够用够用,光是一个‘花蕊乳太祖鞭’也够我们用的!”
  房间不大,餐桌也小巧玲珑,是四人桌。
  金枝、左一撇挨边坐了。
  金枝抛过来一个媚眼给左一撇:“左院长,今天咱不喝酒,喝多了,不好说话也不好办事,你看行不?”
  左一撇说:“喝点红酒吧,喝红酒可以使人兴奋。”
  金枝说:“是使女人兴奋吧。”说着从包里拿出一瓶红酒。
  左一撇看见是张裕干红,笑道:“美女可是有备而来啊!”
  金枝也笑道:“你可小心,这不是红酒。”
  左一撇一愣:“是什么?”
  金枝说:“是穿肠毒药!”
  左一撇呵呵一笑:“你还真逗。”
  服务员送菜来了,左一撇示意开红酒。
  服务员先换上来两只高脚杯,又拿来开酒器小心的熟练的旋开瓶塞转身出去了。
  左一撇将两只酒杯都拿到自己面前,各倒了小半杯,端起一杯送到金枝面前。
  金枝没有接,只是看着左一撇微笑。
  左一撇问:“你笑什么?”
  金枝笑道:“毕竟是教授,那么彬彬有礼。”
  左一撇笑道:“白天当然是教授!”
  金枝还是笑,左一撇也跟着笑起来。
  左一撇问:“你还笑什么?”
  金枝笑道:“我在想,你左院长为什么放着公家的大餐不吃,却跑这里来开小灶?”
  左一撇说:“你这里有好吃的嘛。”说着伸手指向金枝的胸部。
  金枝笑道:“你不也笑吗?你笑什么?”
  左一撇笑道:“我在笑你为什么撇开高皖那小子独自跑来找我?”
  金枝朝左一撇这边微倾了身子,伸出手来轻轻地拍着左一撇的大腿笑说道:“你这里也有好吃的嘛。”
  左一撇伸手抓住金枝,趴到金枝的耳根小声说道:“等回来吃饱喝足,找个地方,我吃吃你的,你吃吃我的。”
  金枝轻打了一下左一撇的肩膀:“你白天就想当野兽啊!”
  左一撇笑道说:“有两坨肉送到嘴边,教授也等不到晚上!”
  左一撇、金枝端起酒杯轻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两个拉拉扯扯,叽叽咕咕,边聊边笑,边笑边喝,等最后的“花蕊乳太祖鞭”送上来的时候,一瓶酒已经见底了。
  金枝好像有点力不自持,一会歪向这边一会歪向那边,后来干脆歪倒在左一撇的肩上,醉眼惺忪的说:“左院长,我喝多了吧,身子热的难受。”说着就解上衣的领扣,拿住左一撇的手不由分说就往自己胸脯上摸。
  左一撇也没客气,径直将手伸进金枝的衣服里面:“好家伙,没戴胸罩啊!”
  金枝说:“没有,嫌麻烦。”
  左一撇说:“不错,不错,真不错。”
  金枝指指墙上的国画:“比花蕊夫人的如何?”
  房间的墙上也有一幅装裱静美的国画,画上有亭台楼阁,有个红妆美女正独坐灯下,还有行草题写的几句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这是五代时期蜀主孟昶为花蕊夫人题词的一部分。
  金枝轻轻念着“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问左一撇:“这是不是在说我?”
  左一撇扶起金枝:“你不是还没钗横鬓乱嘛!来来来,快吃吧,花蕊的乳归我,太祖的鞭归你。”
  金枝纠正说:“错了嘛!该是花蕊的乳归我,太祖的鞭归你。”
  左一撇笑道:“还是你清醒。”
  金枝给左一撇写了一张小纸条:“我订好了一个房间,这是房间钥匙。你自己开车去,我打的。”
  左一撇说:“为什么不坐我的车?”
  金枝说:“你笨啊,你家不就在附近吗?咱们一起出去你不怕有人看见?”
  左一撇笑道:“你的心挺细。这样吧,我喝了酒开车恐怕不行,我也打的。再说,我的车不少人都知道,给人看见不好,放在这里倒安全。咱们各走各的,你先走。”
  左一撇按照纸条上的指示找到房间,正要开门,门开了,是金枝开的门。
  房间里很暖和,金枝的外衣已经除去。
  左一撇将门关好,也把外衣脱了,一把抱住金枝:“说,是不是带着高皖的什么任务来的?”
  金枝说:“你当我是卧底的啊!我来这里高皖根本不知道!”
  左一撇不相信:“你来找我没有一点想法?”
  金枝说:“哪能没想法?就是专门来色诱你这个大教授的。”
  左一撇说:“不可能。”
  金枝说:“既然左院长不相信,我马上走。”
  左一撇紧紧抱住金枝说:“既然来了,哪能就这么走了?”
  金枝假意往外挣:“不能这么走,你左教授还想咋的?”
  左一撇已经掀开了金枝的贴身上衣,将手抚着金枝温润的大奶,将嘴凑过去:“我得吃饱再让你走。”
  金枝笑道:“我就知道你是这副德行。你放开我,就是吃,好歹也等我洗干净了身子。”
  左一撇放开她:“咱们一起洗。”
  金枝说:“谁跟你一起洗?!”
  左一撇说:“我先洗。”
  金枝说:“我先烧壶开水,回来喝。”
  金枝从卫生间出来,左一撇手里已经多了片药丸儿。
  金枝问:“还要吃那玩意啊?”
  左一撇说:“人家给准备的好好的,为什么不吃?”
  金枝说:“难道你们男人离了药丸就不中用?”
  左一撇摇摇头:“不是离了它不中用,是有了它更中用!回来你就知道了。”
  水烧开,左一撇从容的服下伟哥,一边脱衣服一边逗金枝:“可不许偷看。”
  左一撇洗了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等金枝洗好刚走出卫生间门,被侯在门旁赤裸着身子的左一撇拦腰抱起来,三两步奔到床前,将金枝扔到床上,扑上去趴在金枝的胸脯上就咬起来。
  金枝一边笑一边叫:“看你疯的,真是个野兽!”左一撇不做声也不抬头,(以下省去三百余字)。
  两个起来又去卫生间冲了身子,回来依旧赤裸着躺在床上。
  左一撇轻抚着金枝的双乳:“你这对宝贝,绝对上品——很有型的,不光有型而且有香味。”
  金枝格格的笑:“没听说过。”
  左一撇问:“高皖也没说过?”
  金枝说:“没有。”
  左一撇感叹道:“他高皖简直白活了!”拍拍金枝的肚皮,“也不能怪他,毕竟不是专家嘛!”
  金枝笑问:“你是专家?”
  左一撇点头道:“当然是专家。这几年我一直在研究性学问题嘛。”
  金枝说:“什么?你研究性学?你就不能研究点别的?”
  左一撇说道:“研究性学怎么了?这可是很高深很严肃的一门学问,不容易出成果的!”
  金枝笑道:“什么研究性学,说白了是玩女人吧。”
  左一撇说:“你这是对我们性学研究者的误解。对你说吧,性学研究者为了研究,与更多的女人交往是必须的,但他们与女人交往是为了学术而非淫乱,即使干那些事动机也是高尚纯洁的。”
  金枝说:“你刚才的行为也是高尚纯洁的吗?”
  左一撇笑笑说:“专家也是人嘛,哪能不冲动?刚才是不纯洁,但现在纯洁了也高尚了。”
  金枝接着道:“所以,现在有心情研究起女人的奶子来了?”
  左一撇笑道:“你还真说的是那么回事。”
  金枝笑道:“我总算知道那些所谓专家是些什么玩意儿了——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左一撇拍拍手:“解得彻,解得彻。”
  金枝拿手摸摸自己的奶子:“专家,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有型有味的?”
  左一撇扳着金枝坐起来,指指金枝的奶子:“你看,你这奶子就是标准的木瓜型奶。”又趴上去拿鼻子嗅嗅,“还有淡淡的木槿花香。”
  金枝问:“这就是你说的上品?”
  左一撇点点头:“对。这木瓜型的奶最晃男人的眼,是男人最眼馋的那种。”
  金枝说:“没觉的。”
  左一撇的手已经探向金枝的小腹:“高皖那小子对你这块地倒是挺有心得,早就向我推荐,说是名器,果真不假。”
  金枝忽然问:“你说我这名器与白虎比哪个更能抓住男人?”
  左一撇看看金枝:“是不是遇到劲敌了?”
  金枝说:“我就是问问嘛,在浴池洗澡见到过光板的,不知算不算你说的名器。”
  左一撇说:“光板不一定是名器。不过,从性心理学的角度分析,男人都或多或少有点白虎情节,因为白虎毕竟是稀有动物嘛。”
  金枝说:“这么说,男人遇到白虎就一辈子也忘不了喽!”
  左一撇说:“也不。男人也只是有这个白虎情节而已,等真刀真枪的杀十个八个回合之后,白虎也就现了原形不再神秘了。况且,白虎在女人里面既具有先天的优势,也存在先天的劣势。这先天的劣势也正是白虎:因为光板,所以就一览无遗,缺少神秘感,而神秘感恰恰是男人喜欢的。名器不同,名器带给男人的是独具风情的不可多得的感受,而且据统计名器比白虎更稀有。所以,从持久战的观点出发,白虎敌不过名器。”
  金枝点头道:“毕竟是专家,说的头头是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