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7
发表时间:2012-03-20 点击数:5924次 字数:
  吃过饭回答家里。
  金枝往沙发上一坐,对汪者西说:“倒茶。”
  汪者西倒了两杯茶,挨着金枝坐下。
  儿子非要玩游戏。
  金枝说:“天不早了,睡觉去。”
  儿子说:“被窝凉。”
  金枝说:“那就看会电视。”又吩咐汪者西:“去把电褥子打开。”
  金枝打开电视,找到少儿频道,儿子搬了个小方凳坐到了电视机前双手托着腮帮看起电视来。
  汪者西过来又挨着金枝坐下来:“尹琨来做市长你到底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可信吗?”
  金枝看看汪者西:“应该可信。”
  汪者西说:“真如此的话,说不准我还有点发展前途。”
  金枝端起茶杯:“啥意思?”
  汪者西也端起茶杯:“尹琨是我上大学时的老师。那时他是学校学生处主任,我在学生会干过,当时我们关系很铁的,我毕业时我两个专门合过一次影呢。”
  金枝喝口茶:“你一说我倒有印象,那张照片我好像看到过。”
  汪者西回忆道:“那时,我帮他干过很多事,他对我也不错,他一点架子都没有,和我都是称兄道弟呢,我的省优秀学生干部就是他坚持给报上去的,你可知道全校只有一个名额!”
  金枝看看汪者西:“以往你没说过。”
  汪者西说:“说这些有啥意义?现在混社会只凭关系,有几个看你有没有能力?”
  金枝羡慕的说道:“看看人家,咋就混这么好呢!”
  汪者西说:“尹琨后来做了政教系的系主任,再后来就从政了。他是江南人,到江南从政去了,没两年就打回来做了市委副书记,没两年又调江南去了,回来就成了市长了。真快!真他妈的快!”
  金枝的一杯茶喝完了,汪者西问她还喝不喝。
  金枝说:“吃渴了,再喝一杯。”
  汪者西又倒了茶,仍然挨着金枝坐了。
  金枝问:“你们当初关系既然那么好,你说,他能不能帮你一点忙?”
  汪者西说:“我也正想这事呢。要论起当年来,请他帮忙肯定没问题,可问题是我从毕业到现在都十年了,十年了我们连个电话都没打过,人家现在官做这么大,咱还够得着人家吗?”
  金枝点点头:“是的。”
  稍停,汪者西自言自语似的说:“如果尹琨真能来做市长,在他还没有来履职之前能够取得联系的话可是最好不过的事。”说着又摇摇头,看着金枝,“联系上也没用,现在的事,没钱送礼,啥关系都白搭!咱可没钱送礼呢!”
  金枝说:“人家这么大官,咱就算是能送个万儿八千的礼人家也看不上。”
  汪者西仰面叹口气:“他老先生当市长还不如到咱们县里当个县长有用!”
  金枝沉默了两分钟:“既然有这层关系不妨试一下,人家说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要不,你试试去,说不定有用。”
  汪者西说:“能联系上的话,能把礼送到的话,肯定有用。咱们电教馆的章馆长本来在下边乡镇做普通教师,后来他有个在深圳某局做局长的不知什么亲戚往县里只是打了一个电话,立马就给提上来做了电教馆馆长。这隔省跨县的关系都能起作用,尹琨要是做了市长还能不起作用?”
  金枝有些泄气:“这么说还是算了吧,你刚才说的章馆长人家毕竟有门子好亲戚做靠山,尹琨和你非亲非故,也就平常的师生关系,人家给你出力吗?”
  汪者西说:“这你就不懂了,关系哪个不是硬拉起来的?现在的社会可不是从前,人与人之间只要钱到位、话到位、走动到位,这关系就自然到位、自然铁,这无论什么事自然就能办。女人就更是了不得了,只要能哄着当官的上了床,没有搞不定的事。为什么?从当权者来说,拿了人家手短,吃了人家嘴软,睡了人家气喘——你的手给人家捆上了、嘴给人家堵上了、咽喉给人家掐住了,不给人家办事也不行嘛!”
  金枝拿手指指正看电视的儿子示意汪者西小点声。
  汪者西说:“被窝该焐热了。儿子,睡觉去,明天还得上学!”
  儿子正看到热闹地方,没反应。
  金枝说:“让他看吧。”
  金枝示意汪者西让开点,说去卫生间。
  汪者西说:“应该还有热水,你洗洗脚吧。”
  金枝问:“那里还洗不?”
  汪者西说:“你说呢?”
  金枝说:“你呢?”
  汪者西说:“你先吧,热水可能不够,我再去温一点。”
  金枝从卫生间出来时,少儿频道的动画片正好告一段落,金枝招呼儿子睡觉,儿子答应一声跟着金枝上了床。
  过了几分钟,汪者西也上了床。
  儿子已经钻进被窝睡了,金枝正倚着床头看《女人》杂志。
  汪者西说:“你就那个样子,不怕着凉?”
  金枝看看汪者西:“我没那么娇贵。”接着叹口气,“唉!啥时候咱也能买起一套暖气房享享清福?”
  汪者西进了被窝,与金枝并肩倚了床头:“买暖气房?用什么买啊!买这套小房子借的钱才还清几天?”
  金枝说:“现在房价也忒高,新开的楼盘基价三千好几了!一个月的工资不吃不喝才买半平方!”
  汪者西说:“还得涨,‘东方公馆’的小高层卖到四千了。没有关系还买不到呢!”
  金枝说:“一个小小的县城就这么高的房价,涨到啥时候才是个了呢?”
  汪者西说:“这不是咱关心的事,还是说说咱自己的事吧。我已经想好了,尹琨那里该尽快去一趟!”
  金枝问:“你知道他住哪儿?总不能直接到办公室去找他吧!”
  汪者西说:“谁说不是?他这样的高干可不是随便就能见的上的。”
  金枝说:“有个人可能能帮上忙。”
  汪者西急问:“谁?”
  金枝说:“教育学院的左院长跟尹琨熟的很。”
  汪者西说:“唉,你说这话跟没说一样,咱跟左院长一非亲而非故,他们再熟,咱也靠不上。”
  金枝将杂志放在床头柜上:“刚才你不还说关系是硬拉上的吗?左院长和咱们高局长是同学,我去教育学院进修学习就是高局直接跟左院长联系的。要不,咱来个曲线救国,请老高出面……”
  金枝没说完,汪者西就摇摇头说:“不行不行,这事怎么能让老高在里面掺和?说不定他还打着左院长那张牌呢。再说,这事咱们只能偷偷地做,知道底细的人越少越好,哪有任什么事还没办就给顶头上司摸清知道的?”
  金枝说:“也是。这事是不能让老高知道,要不,我直接去找左院长帮忙?”
  汪者西看看金枝:“你找?你是谁,人家是谁?”
  金枝说:“我去找他也未必不管用。毕竟我和左院长在一起吃过两顿饭,他还是认识我的。”
  金枝笑道:“女人家知道啥?这在一起吃过饭的人多了……”
  金枝说:“你甭这么说,也不是我金枝夸海口,我金枝要是请他帮点忙应该能请的动的。你信不信?”
  汪者西点点头:“信。你的能力大大的!”说着脱了衣服完全钻进被窝里。
  金枝仍然倚着床头坐着。
  汪者西说:“你也睡吧。”
  金枝没吱声,仰面看着天花板,忽然问:“如果去找尹琨,需要花多少钱?十万够不够?”
  汪者西说:“送礼哪有什么标准?你口气还真不小,十万?咱家两万也不万啊!唉,怎么说呢?这十万二十万在咱眼里还算笔钱,可是搁在人家那里恐怕连看一眼都懒得看。”
  金枝说:“如果十万够用,我就支持你尽快去办这事。”
  汪者西惊讶的问:“你有钱?”
  金枝看看汪者西:“我哪有这笔钱!我是说我支持!”
  汪者西激动地说:“花着看吧,如果会花也许用不了这么多……你真支持我就真干,马上干……你不知道,这如果能做上一把,甭说十万二十万,百儿八十万又能算什么?这样的投资绝对合算的很!”
  金枝说:“我可以以我的名义给你去借十万块钱,不过,将来你可得给我利息。”
  汪者西说:“将来还不什么都是你的!”
  金枝说:“好,你可别忘了,这可是你说的。”说着也脱了衣服睡倒了。
  汪者西眯着眼好像自言自语:“跟着尹琨混过一年多,他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一些的。他喜欢收藏名人字画和老古董……去见他最好带件字画或古董之类的东西……”
  金枝说:“睡吧睡吧,这事慢慢再合计吧。”
  汪者西一夜没睡好,他太激动。
  吃早饭的时候,他对金枝说:“这样吧,咱们马上行动吧,分头行动。你去找左院长探探路,我想办法搞古董去。”
  金枝说:“搞古董?到哪里搞去?你又不懂行,给人家骗了。”
  汪者西说:“我当然不懂。不过,我在江南考察学习期间认了个本家。这个人我给你提起过,就是汪煮山,延丘市国画院的专业画家,也懂一点金石,关键是他有几个行内的朋友。我去找他,请他帮忙。”
  金枝不无疑虑的问:“你觉得给尹琨送件古董能行吗?”
  汪者西说:“行不行都得这么一试。你想,他这样的人能缺钱吗?他这样的人能收钱吗?他这样的人要收钱的话也是收大钱,收十万八万人家不够嫌费事的。”
  金枝说:“行了行了,看你啰嗦的。既然你想好了咱就干,吃过饭我就准备钱去。”
  汪者西说:“准备什么钱?有银行卡就行了。”
  金枝说:“卡里面没钱起个屁用!”
  吃过饭,金枝送儿子去上学,汪者西也去学校上班了。
  其实,金枝对汪者西说去准备钱也就是对汪者西说说而已。
  金枝有钱,最起码她的银行卡里还有前一段时间从刘帮典那里得来的十万块钱。只是小有心计的金枝不想让汪者西知道自己有钱,最起码不想让他知道她有多少钱。
  吃午饭的时候,汪者西问金枝钱准备的怎么样了。
  金枝诉苦说现在借钱难,问谁家借谁家说没有多少现金,转了一上午几乎跑断腿也才弄来两万多。
  汪者西很是心急,金枝故意劝他这不是心急的事,下午看看吧,真不行就去借高利贷。
  吃晚饭的时候,金枝对汪者西说钱是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最好还是不要贸然行事,如果钱花下去了尹琨却并没有来做市长那可就冤枉了。
  汪者西想想也是,就问金枝还有什么打算。
  金枝的意思最好还是先见见左一撇,看看从他那里能不能证实一下尹琨来做市长的事。
  汪者西对金枝说:“你打算啥时候去找左院长?”
  金枝说:“越快越好,我明天就去,一早就去。”
  汪者西说:“有没有必要我也去一下?”
  金枝想了想:“你去也未尝不可,最好不去。你去了,有些话反而不太好说。”
  汪者西问:“要不要先打个电话过去?”
  金枝说:“我哪有他的电话!我得直接去办公室找他!”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