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6
发表时间:2012-03-19 点击数:6552次 字数:
  金枝站起身,面朝左一撇:“今天我就捷足先登,先恭喜左院长荣升。”说着就要给左一撇倒酒。
  左一撇急忙拿手盖住酒杯,说道:“慢慢慢慢,这事今天也就在这里说说而已,出去门可就不要乱说,这升职的事八撇还没一撇呢!”
  高皖指着左一撇笑道:“看你说的,怎能说还没一撇呢?你这不明明就是左一撇嘛!”
  左一撇认真的说道:“我说真的,这不该说的话千万不要在外边说,特别刚才我说的尹琨来做市长的事。从省里到市里都还没发文呢,这消息只是尹琨私下里透露给我家老爷子的。”
  高皖说:“这是当然。我们还能连这规矩都不懂!”
  金枝将左一撇刚刚喝过酒的茶杯拿在了手里。
  左一撇看见,赶紧去夺。
  已经带了至少六七分酒意的金枝本能的一闪,差点摔倒。
  已经至少七八分酒意的左一撇也是出于本能就势抓住金枝的手腕,往自己这边一拉,金枝竟给他拉过来结结实实的撞在左一撇怀里,酒瓶“咣当”磕在餐桌上。
  高皖取笑道:“骚货,看见一撇要升,就这么急着要上床啊!”
  左一撇拿手指着高皖,笑说道:“你也不要吃醋,等我当了一把非把金枝从你手里夺过来不可。给你戴个大大的绿帽子!”
  高皖笑道:“你怎么能说给我戴个绿帽子?她是汪者西的老婆,她跟了你至多不过是汪者西又多了个绿帽子罢了,与我何干!你说是不?”说着看看金枝。
  左一撇搂住金枝的肩,另一只手在脑门上拍了一下:“喝多了,喝多了!脑袋不管用了!”看看金枝,“他不是你老公,你也不是他老婆。”又转向高皖,调门高起来,“你们不是两口子,为啥在一起睡觉!”说着就哈哈大笑。
  金枝往外挣:“你们就不会说句正经话?”
  有人在外边轻轻敲门,是服务员送菜来了。
  左一撇放开金枝,金枝马上坐回原位。
  是一个大盆。
  左一撇指指大盆问金枝:“知道这道菜的名字吗?”
  金枝说:“我孤陋寡闻的,知道啥?”
  左一撇又笑着问高皖:“你知道不?”
  高皖伸头往盆里看了看,又闻了闻:“羊肉汤,我说是什么稀罕物呢!”
  左一撇说:“亏你还当局长呢。”
  高皖疑惑的问:“不是羊肉汤吗?”
  左一撇笑道:“是是是。不过,这可不是一盆一般的羊肉汤。”
  金枝说:“羊肉汤还有什么一般二般?”
  左一撇说道:“这盆羊肉汤可是大有名堂的。”说着的时候拿筷子往盆里面一捞,“看到没?全是羊身上的宝贝。”
  金枝一张望:“都是啥宝贝?”
  左一撇笑说道:“母羊羊乳,公羊羊鞭和羊球。”
  金枝脸一红,不问了。
  左一撇道:“这盆汤可是既滋阴又壮阳的!回来各取所需。”
  高皖问金枝:“还有多少酒?”
  金枝晃晃瓶子:“不多了。”
  左一撇又拿瓶子晃一晃:“至多三两酒。”
  高皖说:“倒,喝了吃饭。等会子汤凉了,那羊鞭还不缩成火柴根了!”
  左一撇伸出拇指:“高,高,高局真是太有才了!”
  喝了酒,高皖对着汤盆若有所思。
  左一撇问:“想什么?”
  高皖说:“我在想,这道菜该叫什么名字好?羊枪羊炮?”
  左一撇说:“不好,还有羊乳呢。”
  高皖说:“羊阴羊阳?”
  左一撇笑道:“哪里有什么羊阴啊?那里面是羊乳,先生!”
  高皖摇摇头:“羊爹羊妈……不好。”
  左一撇笑道:“你还羊大人呢!高大才子,你也有江郎才尽的时候!”
  高皖说:“这道菜应该有个好名字。”
  左一撇道:“你也甭搜肠刮肚了,人家早就起好名字了。”
  高皖问:“什么名字?”
  左一撇指指墙上的那副国画:“与画上的美人有关,也与画中的故事有关。它的名字叫‘西施乳吴王鞭’。”
  高皖拍掌笑道:“起名字的不是色鬼也是淫棍,不然起不出这么个情色的名字!”
  左一撇说:“本来就是一道色菜嘛!不过,你还别说,这个名字还过的去。”
  高皖说:“过得去。”
  左一撇说:“这道菜很平常,但因为名字不平常,与美女相关,与诗画相连,这就叫有文化含量了不是?这菜一旦拥有了文化的成分在里面可就野鸡变凤凰,身价倍增了。你猜这道菜多少钱?一百五十元呢!”
  高皖不以为然:“这哪里叫文化?这简直是糟蹋美女,有辱斯文。”
  左一撇说道:“你别不服气。甭看这家店不大,名气可不小,房间都是预订。来这里用餐的也多是老食客,也几乎都是奔这道菜来的……文化人来的也不少,刚才我来的时候就碰到了师范学院文学院的杨院长,说是几个文友聚会,就在昭君厅,那是这家餐馆最大的房间,这最大的房间也就坐七八个人,其余的都像这个西施厅,四人桌……没有谁觉得俗,这是不是叫做雅俗共赏?”
  高皖笑道:“恐怕他们聚会是假,来品西施乳才是真吧。”
  左一撇笑道:“我亲爱的高局啊,你可真是太傻太天真了!他们可不是去品西施乳,他们是为昭君乳而去的。”
  高皖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同一道菜在不同房间名字还不一样啊!”
  左一撇笑道:“你总算说对了。这道菜在咱们西施厅名字叫‘西施乳吴王鞭’,到了昭君厅就叫‘昭君乳单于鞭’了,到了貂蝉厅名字又叫‘貂蝉乳温侯鞭’了,到了贵妃厅……”
  高皖接过去道:“又叫‘贵妃乳明皇鞭’了?”
  左一撇摇摇头:“不对不对。”
  高皖疑惑的:“不对?”
  左一撇说:“叫‘太真乳猪儿鞭’。”
  金枝听得有意思,问:“猪儿是谁?”
  左一撇笑着指指高皖:“让你们局长给你讲讲。”
  高皖笑道:“这就叫色!古人说‘食色’,今天我真是开眼,知道什么叫‘食色’了。我告诉你‘猪儿鞭’是什么吧?就是猪鸡巴猪蛋……”说罢哈哈大笑。
  金枝拿筷子就往高皖头上敲。
  左一撇也笑了几声:“我来告诉你。太真就是杨贵妃,你该知道的。安禄山有个名字叫‘龙猪’,这里的‘猪儿’就是指安禄山。野史里面说,杨贵妃和安禄山有一腿,这道菜就是指的这个故事:杨贵妃的奶大,安禄山的鞭大……说安禄山不是比说唐明皇更刺激!”
  金枝说:“乱七八糟的,你们这些男人真是吃饱撑的。”
  高皖看着金枝说:“说到安禄山,我想起来一个典故。你知道‘咸猪手’是指什么吗?”
  金枝摇摇头:“知道有这个说法,不知道来历。”
  高皖说:“安禄山和杨贵妃关系暧昧,但有一回不知怎么恼了,杨贵妃闹情绪了,说什么也不让安禄山碰身子,安禄山很恼火,就在贵妃的F罩杯的大奶上抓了一把,因为安禄山又叫什么‘龙猪’,也就说成贵妃的大奶被‘猪手’抓了,也就从那时候起,‘猪手’成了性骚扰的代名词。”
  金枝说:“杜撰。”
  高皖说:“哪里是杜撰?你问问大学教授。刚才他搂你的时候我就看见他的‘猪手’抓到你的奶了。”
  金枝脸一红:“你放屁。”
  左一撇煞有介事的看看自己的手,又闻闻:“是吗?我这手好好地怎么就成了‘猪手’了,还是‘咸猪手’!嗯,你甭说,我这手上还真有女人的奶味……”
  三个人晕晕乎乎的海侃,简直不知今夕何夕。
  服务员来问:“先生,还吃什么吗?”
  高皖说:“人家催咱们走呢。”
  金枝看看时间:“哎呦!十一点差一刻钟!”
  左一撇说:“是不早了。你们也该睡觉去了。不好意思,你们好不容易团聚一次。我可不能坏了你们的好事!”
  出来房间,他们发现客人基本上走光了。
  三个都觉着有些晃,特别下楼的时候,三个竟挤在了一块儿,你让我,我让你,让了好一阵子,左一撇和高皖一人抓着金枝的一只手走下楼来。
  金枝的进修学习结业了。
  回到局里第二天,金枝到高皖办公室里说要请几天假,因为学习这段时间积了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处理。
  高皖当然没什么说的,答应准许金枝在家休息,年后再上班就行。
  金枝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高皖扯住金枝的衣服,小声的叮嘱:“你有空甭忘了给我打电话。”
  金枝点点头。
  半下午,金枝打电话给金蕊,说晚上在一起吃顿饭,金蕊答应了。
  金枝又给金叶、金花打电话,金花说行,粮店早关会子门就是。
  金叶说在拉生意,车子正在外县,回到城里的话最快也得六点半七点的样子。
  金枝又打电话给汪者西,要汪者西在饭店定个房间,晚上一起吃。
  过了几分钟,汪者西打电话回来说是考虑到金花有孩子,孩子还小,就定在了金花粮店不远处的一家全羊馆。
  金枝说很好,天冷,多吃点羊肉,再每人喝碗羊肉汤,暖和。
  大人孩子一共八个人,金叶没回来,金蕊到金叶家里先将金叶的孩子接了过来。
  金枝又给金叶打电话,金叶说已经到外环路了,最多十分钟。
  汪者西看看金枝:“我去点菜吧,等菜上来,金叶也来到了。”
  金枝说:“不喝酒,少点凉菜,多点些热菜,不要少了羊肉火锅,热羊脑,别的你看着点就行了。”
  汪者西说:“知道。”
  说话间,金叶进来了,菜也上来了。
  汪者西开了两瓶啤酒:“多少喝一点。难得聚在一起吃顿饭。”
  金叶说不喝,年底查酒驾特严;金蕊说不喝,喝啤酒胃疼。
  汪者西看看金花,金花说:“都不喝我也不喝。”
  金枝说:“谁说不喝?今天都得喝。一人一瓶。”
  金枝这么一说,没有谁再说不喝的了。
  姐妹几个说说笑笑,每人的一瓶啤酒除了金花的外都干了。
  满桌人除了孩子都脸泛红晕,汪者西也红光满面,这家伙无论喝什么酒都脸红,属于“红脸蛋”的那种人。
  金枝问金叶生意怎么样,金叶说不好,油价一直涨。
  金枝问金花生意怎么样,金花说这几天还好,要过年了,杂粮很好卖,价钱也不错。
  金枝问金蕊怎么样,金蕊说忙一阵闲一阵,说不好,赶到流行感冒来了,一天到晚能忙死,过去了那阵子也挺清闲的。
  汪者西笑着对金枝说:“你问了一圈子了,也该汇报汇报你学习的情况吧。”
  金枝说:“亏你提醒。我也简单的说说。”
  金枝绘声绘色的将在市里的见闻对几位妹妹讲了一些,最后,金枝感慨道:“看见人家大城市里的人活的那个潇洒劲儿,咱觉着这二十多年就是白活了。”
  汪者西说:“你还没到过江南,你到了江南再过一年半载的恐怕就不想回来了。”
  金枝说:“我还真没去过江南,有机会真想到江南住一阵子去。”
  金枝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看着汪者西,“你知道吗?咱们的新市长就是从江南调来的。”
  汪者西说:“什么新市长?没听说这事啊……你听到什么小道消息了?”
  金枝说:“也算小道消息,人家不让往外讲,说是有个新市长要来,叫啥来着……尹琨……”
  汪者西问:“谁?尹琨?真的?”
  金枝说:“是啊。不过,这小道消息。”
  汪者西点点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