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5
发表时间:2012-03-19 点击数:6251次 字数:
  眼看到了期末,金枝的短期进修学习即将结束。
  这天,金枝放了学回到住处,打开门,转身再关门的时候,有人在身后将她拦腰抱住,她惊叫一声,那人早将嘴吻上了她的耳根。
  是高皖。
  金枝一扭脸:“坏蛋,我就知道是你。”
  两个的嘴唇紧紧地印在了一起。
  两人就像久别的夫妻,一气亲了足足有两分钟。
  金枝说:“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了。”
  高皖笑着说:“怎么会呢?这不是到了年集末会了嘛,什么工作都得检查,我不是得开会做一下部署吗?这不,刚刚有一点喘息的机会就来看你了。”
  金枝说:“不会吧。仅仅是为了来看我?我怎么越来越觉得高局骗人不眨眼,说起假话来连草稿都不用打了。”
  高皖说:“我有这个水平?”
  金枝说:“可不!假话说的跟真的一样。”
  两个抱着缠着走向沙发,高皖一用力将金枝撂倒在沙发上,随即扑上去紧紧地将金枝压在身下,一张嘴在金枝的脸上“吱吱”的亲个不停。
  金枝懒懒的躺在沙发上享受着高皖的热吻给自己带来的刺激和快感。
  “宝贝,洗洗去吧。”高皖将手伸进金枝的衣服里摸索着解开了她的腰带。
  金枝扭动了一下身子,微喘着说:“那么猴急!就不能等到天黑?”
  高皖说:“天黑再说天黑的,现在趁天不黑先来一次。”
  金枝看着高皖的脸:“听你说这话,倒好像八辈子没摸过女人。”
  高皖说:“还真给你说准了,这几天我还真没碰过女人。”
  金枝说:“你老婆也没碰过?难道天天在家当花看?”
  高皖说:“就她那样的也能当花看?这几天不是忙嘛,一回到家就累的不想动,哪还有心情干那个事?”
  金枝说道:“不是没心情吧,你这人是留着自家的女人在家享福却专门骚扰别人的女人吧。”
  高皖已经将一只手伸进了金枝的衣服里。
  他轻轻地扭了一下金枝的屁股说:“就你个骚娘们会说话。”
  金枝撒娇的“哎呦”一声,轻轻在高皖的脸上打了一下:“不老实,手冰凉……”接着,话一转,“丁秀呢?难道你也只是拿她当花看?”
  高皖说:“她骑着马呢,于一越都是干急眼,我还能把她怎么样?”
  金枝说:“我说呢,要不,咋就能想起我来?诶,你高大局长不是号称有三宫六院吗,难道那些个竟没有一个身子是闲着的?”
  高皖又扭了一下金枝的屁股蛋子,笑道:“什么三宫六院!她们都绑在一起比不上你这金大美人啊,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你啊。”
  金枝拿手轻抚了一下高皖的鬓发,娇气的道:“又哄我。”
  两个简单的洗了洗,温存了一番,天就要黑下来了。
  金枝说:“怎么吃饭?”
  高皖看看时间:“我跟左一撇已经约好了,晚饭一起吃。你不是就要结业了吗?今天我再请他一次客,人家毕竟帮咱忙、给咱提供方便了嘛。”
  金枝说:“又要喝酒。你这刚刚泄了的身子再喝还能行吗?”
  高皖说:“行,我老高实力雄厚着呢。”
  金枝说道:“只管吹,只管拣大的吹!”
  高皖说:“怎么是吹?我说这话你不信,等喝酒回来看我老高的,不让你叫翻天才怪!”
  金枝说:“行了行了。越说你胖你越喘了。既然给人家约好了还不快点去,天都黑了。”
  高皖说:“不晚。左一撇说他们班子里有个会,要开到七点左右,开完会他给我联系。”
  金枝说:“再过会子还能找到吃饭的地方吗?”
  高皖说:“早定好房间了,就在一撇家小区附近。今天来我给他带来了一些咱们县里的土特产,也好顺便送到他家里去。”
  两个穿好衣服。
  金枝化了淡妆,扭头看看高皖:“看看我,不比丁秀菜吧。”
  高皖说道:“各具千秋。”
  金枝假装生气:“你这意思还是说丁秀漂亮啊!”
  高皖走过去轻轻的抱住金枝的双肩:“吃醋了?告诉你宝贝儿,实话实说,在我的心里,你可是最重最重的。”
  金枝转身走向客厅:“这话在丁秀那里说过多少遍了?”
  左一撇打电话过来了。
  高皖对金枝说:“走吧。”
  金枝说:“我不去。你看,我跟着算个啥?”
  高皖说:“你懂个球。在大城市里带着情人吃顿饭可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金枝说:“再平常也不能带到大庭广众之下招摇过市吧。”
  高皖说:“一撇又不是外人。再说谁不知道谁的事?走吧。”
  高皖打电话让左一撇开车过来。
  也就五六分钟,左一撇过来了。
  高皖打开后备箱将带来的一些特产之类倒腾到左一撇的车上,拉开左一撇的车门示意金枝上车。
  金枝迟疑了一下,高皖说:“我的车不开了,年底查酒驾、醉驾严的很,回来咱们还打的。”
  车子很快到了定好的餐馆。
  左一撇对高皖、金枝说:“二楼有个西施厅,上去吧。”说着指指车窗外,“我家就在这里不远,步行也就七八分钟,我先把车开家走,省的喝醉了没法开车。”
  餐馆名叫“群芳谱”,规模并不大,楼上楼下也就七八个房间。
  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西施厅,房间也不大,餐桌也小巧玲珑,四个座位。
  金枝留意了一下,看见室内装修一点也不奢华但很精致,粉壁上一幅美人画,画上一座宫殿,一个美人坐窗前凝望着远山,远山尽处一弯碧水。一首诗,行书书写,是王维的《西施咏》,却只有开头的四句:“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金枝判定这幅书画不是印刷品,应是名人字画,装裱的也很考究。在金枝眼里,这幅画为小小的房间平添了些许风雅和情趣。
  服务小姐给他们倒上茶就出去了。
  金枝说:“这市里就是比咱们县城里上档次,这样的装修在咱们那里根本找不到。”
  高皖说:“这就是层次。一个字概括的话,咱们那里叫‘俗’,人家这叫‘雅’。”接着高声吟诵道,“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
  门开了,左一撇提着两瓶酒进来了:“两瓶酒,咱两个吹了它。”
  高皖一看是茅台,忙不迭的说:“左兄破费了,本要请你客,倒叫你破费了。”
  左一撇说:“也该我请你们吃顿饭了。这几个月光是吃你老兄吃了多少次了?我总不能学了铁公鸡一毛不拔吧。菜我已经点好了,一会就上。”
  高皖说:“你怎么不带嫂子过来?”
  左一撇说:“我根本没上楼,到地下室拿了两瓶酒就过来了。”
  金枝说:“打个电话让她过来?”
  左一撇笑道:“还是别打了。她要是来了,看见这里坐着你这么个大美人,回去不知会吃多少天醋呢!”
  高皖说:“你小子也忒夸张了吧。”
  左一撇看看金枝说:“你问问美女,是不是最怕看见自己的男人跟美女在一起吃饭?”
  高皖说:“想不到这闹市区还有这么雅静的地方。”
  左一撇道:“这是什么地方?市委市政府家属区。”他指指房间的窗户,“知道窗外什么地方吗?市府花园。前清府衙的后花园,解放后改建成了一个小公园,白天的话,打开窗户,一园美景尽收眼底呢。”
  高皖说:“这个饭店不大,倒是挺考究。”
  左一撇说:“可不?看看墙上的这幅画,也是有些来头的,老板花钱请市国画院的高手们量身定做的。”
  菜上来了,开始喝酒。
  左一撇要给金枝倒,金枝说:“我有点不舒服,喝茶吧。再说我本来就不会喝酒。”
  左一撇笑道:“喝点酒就舒服了。喝点酒回去让高皖揉揉更舒服了。”
  金枝微红了脸:“左院长真会开玩笑。”
  左一撇看看高皖:“高局长,我是开玩笑吗?”
  说话间,金枝的酒也给倒上了。
  于是喝酒。
  左一撇对金枝说:“这样吧,我们喝俩,你喝一个,怎么样?”
  金枝忙摆摆手说:“你吓死我。你们喝三个我喝一个也得把我喝晕死。”
  高皖笑着说:“一撇兄弟既然说了你就喝点吧,好酒,醉不死的。”
  左一撇也说:“三个就三个,我们喝三个你喝一个,行了吧。”
  没办法,金枝只好点头答应。
  等一瓶喝下去的时候,三个人说话都有些稠了,金枝不仅满面桃花,说话也带上动作了。
  左一撇准备开第二瓶。
  金枝伸手过去:“左院长,这瓶我来开,你看,一边是我们的局领导,一边是我们的院领导,只有我是个小兵蛋子,下边我为两位领导服务吧。”
  左一撇就将酒瓶递到金枝手里:“早该如此嘛!”
  金枝将左一撇的茶杯拿过来将茶倒掉,不由分说往里面倒酒。
  左一撇说:“姑娘,你摸错家伙了。”
  金枝说:“没有没有,我倒酒就得换大家伙。”
  左一撇歪过头看着高皖,嬉笑着问:“她是不是什么都喜欢大的?”
  说话间金枝已经倒了大半杯。
  左一撇喊着:“行了行了。”伸手抓住金枝拿酒瓶的手另一只手夺过杯子。
  金枝说:“看你,那么带劲,把人家的手都抓疼了。”
  左一撇说:“怪我怪我,看起来我不如高局惜香怜玉。”
  高皖接过道:“惜香怜玉既然不行,干脆你到我们那里跟我进修去。”
  金枝说:“左院长真去我们那里,我第一个欢迎。”
  左一撇笑道:“你要第一个陪我睡觉我就去。”
  一杯足有二两半,高皖、左一撇每人喝了一杯,稍停,酒劲渐渐上来了。
  左一撇硬着舌头对高皖说:“哥们,如果没什么意外,我左某的院长前面的副字可能就要去掉了。”
  高皖说:“哦,那好的很,祝贺祝贺。”接着问一句,“是不是你们一把的问题严重了?”
  左一撇点点头:“有这个因素在,但最最重要的因素不在这里你知道吗?”
  左一撇神秘的笑了一下。
  高皖说:“愿闻其详。”
  左一撇卖个关子,端起茶杯,悠悠的说道:“我先喝口茶。”一口喝下去,大叫道:“怎么是酒?”
  高皖说:“本来就是酒嘛,你忘了。”
  左一撇点了一下头,将酒咽下:“真忘了,刚才美女倒酒开始就改了规矩了。”说着夹了两筷子菜,伸过头朝向高皖,压低声音说:“你还记得前几年从我们市里调出去的尹琨不?”
  高皖说:“我还能不知道他?当时我们的市委副书记。”
  左一撇点点头:“对,就是他。他又回来了。”
  高皖说:“是吗?我们下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左一撇又是神秘的一笑:“你们怎么能知道?就是市里除了我也没几个人知道。尹琨是我老爸的至交,这事可千万不要往外说。”
  高皖问:“他回来了,是来做市长还是书记?”
  左一撇说:“是代市长。等年后人代会上再正式任命。”
  高皖说:“既然这样,对你老弟来说可是大大的利好!”
  左一撇点头说:“应该是。”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