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4
发表时间:2012-03-18 点击数:6325次 字数:
  金蕊听见金叶说回去商量,抢过来说:“有啥好商量的,我看这里不错,要不,就定了吧。”
  老中医说:“丫头,还是回家商量商量吧。真愿意来明天就可以来上班,再来的时候带你的身份证来,还有,你的毕业证,我看看。”
  金蕊问:“还怕有假吗?”
  老中医笑笑说:“也就看看,没别的意思。”
  告别老头,金叶问金蕊:“还到别的地方看看吗?”
  金蕊说:“不看了,腿都跑断了,累死了。”
  金叶说道:“你才跑了几步路,就累死了?都像你说的,我早就累死又托生几百回了。”
  金蕊说:“老头真可笑,还要看什么身份证、毕业证,不就是个小诊所嘛,还把自己那么当回事?”
  金叶说:“不看身份证人家知道你是张三还是李四?人家连你姓甚名谁都闹不了,将来出了什么事找谁去?”
  金蕊笑道:“照你说,老头倒是很小心。”
  金叶说:“现在社会谁家先不小心好自己?就你们这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刚毕业的学生不知道小心,要不咋会那么容易吃亏上当?”
  金蕊脸一红,不说话了。
  金叶把车开到了金花的店门口,姐俩个都进了店。
  金花问:“那么快,找好了?”
  金蕊说:“这不,回来跟你商量呢。”
  金花忙说道:“跟我有啥商量的?我又是个没注意的人,以往哪件事不都是你们说咋办就咋办?”
  金蕊说:“今天就听你的了。”
  金花摆手道:“算了吧,你的事还是你自己做主吧。”
  金叶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叫道:“我的娘,这么凉!”
  金花说:“还是一早倒的呢,我给你倒热的。”
  姐三个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会子找工作的事,最后的焦点突出在是不是做保姆这件事上了。
  金叶认为,每月才800块钱工资实在太少,到超市做个收银员至少也得这个数吧,如果再兼职做保姆工资倒是合适,但让金蕊这么一个大姑娘家一天到晚伺候一个六七十岁的老男人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金蕊倒不觉的有什么不妥,她想的既乐观又美好,她甚至天真的认为同时打两个工本身就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更何况时时生活在老中医身边,就是偷也能偷他些真本事,过个三年五载说不定自己就有能耐开诊所。
  金花没主意,也不说谁对谁错。
  一直定不下。
  金花说:“要不,给大姐打电话,听听她怎么说?”
  金蕊坚决的说:“今天的事就不听她的,我非让她看看离了她照样办成事。就这么定了吧,明天我就上班去。两样工作我都干,老头不是说包吃住吗?”
  金叶不无忧虑的说:“能不住那里就不要住吧。”
  金蕊说:“住那里我还不怕呢你怕什么?难道他一个糟老头子还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你不住人家那里怎么给人家当保姆?”
  第二天,金叶开车把金蕊送到了老中医那里,金蕊这才留心看见诊所的招牌上写的是“冯大夫中医门诊”几个字。
  诊所里只有冯大夫一个人,金叶又问了冯大夫一些事,又说了些金蕊年龄小没做过家务等等一些话。
  冯大夫微微笑道:“你也不要担心,我老头子不古怪,要求也不高,能做饭洗衣服扫扫地什么的就行。”
  金叶到门外接了个电话,回来对金蕊说:“我有个老客户要租车到市里去,正在等我,我过去了。”说着急匆匆出去了。
  金蕊从包里拿出身份证和毕业证递给老冯看。
  老冯笑着接过去,看看,笑道:“还真是有缘呢。”
  金蕊看看老冯。
  老冯说:“刚辞职走了的小护士还是你的校友呢,比你早两届的。”
  金蕊问:“早两届?是谁呀?”
  老冯说:“叫于红红。跟你个头差不多,挺白净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眼皮儿双的很好看。”
  金蕊说:“是她啊!我认得。比我高两届……她怎么辞职不干了?”
  老冯说:“找到正式工作了,上班去了。”
  金蕊感慨道:“两年啦!才找到工作啊!到哪里上班去了?”
  老冯说道:“中医院。在中药房里做司药。”
  金蕊听见中医院三个字,马上闭上嘴不说话了。
  老冯招呼金蕊上二楼并领着她一直走进一间房子。
  “这就是红红住的房间,前两天刚刚搬走的。回来你收拾一下,就住这里吧。”
  金蕊看看房间,挺干净明亮,点点头。
  老冯下去了,停顿了也就两三分钟金蕊也下去了,下边仍没有病号。
  金蕊忍不住问老冯:“怎么没人来啊。”
  老冯笑道:“看你急的。没人来好啊,闲着不好吗?”
  金蕊有些不解的看看老冯。
  老冯解释道:“咱是中医门诊,病号多是年纪大些的,长远病,再就是来抓中药的,这些人来的都不早,通常在十点以后才上买卖,你看现在还不到九点呢。当然,头痛发烧的常见病也有一些,多半也都是半下午来打吊水。”
  老冯说话带笑,一副和善面庞。
  果然像老冯说的那样,此后的两三天九点之前基本上没有病号来,但是一过了十点,抓药的抓药,打吊水的打吊水,两大间门诊房,十几个座位,基本上没有空地方。
  在老冯的指导下,还算聪明灵巧的金蕊很快熟悉了业务,特别打吊水扎针,基本上能做到一针见血。
  这天,该是金蕊来诊所工作的第四天。
  吃中饭时,老冯接了个电话。
  金蕊听见老冯对着电话说:“找到了找到了,可灵巧着呢。比上一个嘛……应该还好些。”
  又听见老冯说:“晚饭来这里吃?好吧……”
  挂了电话,金蕊问老冯:“今天晚上有客人来?要不要买菜去?”
  老冯摇摇手:“不要不要。也不是什么客。是我的外甥。这小子从小没他爹了,是他娘也就是我的姐姐拉扯他长大的。从小跟我学中医,还真学出名堂来了,专门研究男女不育,还成了什么专家。”
  老冯说着笑着:“我也没看出他哪个地方就比别人强了。不过呢,这小子倒是孝顺,从他娘死了以后,总隔三差五的来我这里跑跑,他就是再忙再忙也抽空来吃顿饭,唠唠嗑,来就自己带些酒菜来,不用我开销。”
  最后,老冯又说:“我这外甥就在中医院上班,红红他们在一起,我听他的意思好像晚上红红也过来一起吃饭。”
  接近傍晚的时候,老冯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吩咐金蕊:“你赶紧去送几副膏药去。”
  接着老冯告诉了金蕊膏药要送达的小区名、楼号、门牌号。
  原来,老冯会熬制祖传秘方膏药,专治跌打伤,根据病号需要,基本都是先交定金然后送货上门。
  金蕊送药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看见诊所门口停了一辆小车,挺眼熟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诊所里只有一个病号在打吊水。
  老冯看见金蕊,招呼道:“快上去吧,红红来了一会子了,正在上边呢。”
  金蕊急忙上楼,看见小客厅里的茶几上放了几碟菜,没有人。
  金蕊走向房间,推开门,看见一个男人正搂着一个女人坐在自己的床上。
  那两个听见门响几乎同时抬起头。
  那男的看见金蕊吃惊的问一声:“怎么是你?”
  金蕊看见那个男的几乎是同时问了一句:“怎么是你?”
  金蕊分明看见那男的就是中医院的院长吕基霸。
  于红红已经站了起来:“哎呀,原来你们认识啊,好得很啊。”
  吕基霸笑道:“岂止认识,我们是老熟人了。”
  金蕊说:“谁认识你?谁跟你是老熟人!”说着就退出门来。
  于红红紧跟着出来了:“金蕊,真想不到在这里碰见你。”
  金蕊看看于红红:“我也真是没想到,我们竟会在这样的场合碰到。”
  吕基霸也跟着出来了:“这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怎么说呢?咱们也算是有缘吧。”
  金蕊此时的心里真可谓五味杂陈了:
  难道这就是宿命吗?本来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为什么转了一百圈了又转到他跟前了?莫非我真的命里注定摆脱不掉这个吕基霸的纠缠吗?
  吕基霸已经在沙发上坐下了。
  他看看于红红:“你下去帮老掌柜的一下手去,我跟金大美女说会话。”
  于红红没吱声,一直的下了楼。
  金蕊也想跟着下楼,吕基霸伸手拉住金蕊,稍稍一用力,金蕊就给他拉回来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吕基霸一脸坏笑的看着金蕊:“看看人家红红,这不是体面的上班了吗?人家那才叫识时务,会来事。你呀,死心眼。”
  金蕊一脸严肃:“我就死心眼,你觉得中医院有多了不得?我还不稀罕呢。”
  吕基霸说:“哎呀。你也是假清高。你还能在这样的地方蹲一辈子?最终的最终还是得找个正儿八经的单位是不是?与其在外边漂泊好多年受许多罪再走回那条路哪里跟趁现在年轻先铺好路?你看看人家红红,怎么了?不就是跟我老吕睡了几回觉吗?跟我老吕睡觉又怎么了?我老吕不往外说难道她于红红会满城乱说?都不往外说,我们睡觉的事谁知道?都不知道还不跟没发生过一样?”
  金蕊怒目而视吕基霸:“你别来这一套,你也不要给我灌米汤,她于红红怎么样我不管,我金蕊就是金蕊,不是于红红。你口口声声说你们的事没谁知道,难道天不知道地不知道?”
  吕基霸呵呵笑起来:“小丫头片子,天知道地知道有啥了不得?人家于红红不照样谈恋爱结婚生孩子?”
  楼梯响,有人上来了。
  吕基霸、金蕊都坐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上来的是老冯。
  老冯一上楼就说道:“听红红说,你们俩个还熟识呢,哎呦,还是这样好啊。”
  吕基霸接过来说:“熟识,熟识。”
  老冯说:“金蕊可是正式卫校毕业的,业务不错,也灵巧,有可能的话给留分工作!”
  老冯又对着金蕊说道:“金蕊,这就是我的亲外甥,今后你也像红红多学着点,多巴结巴结你这位大哥,将来看是不是也能到中医院上班去?”
  金蕊没说话。
  吕基霸接过去说道:“舅舅你不知道,金蕊本来已经是我们医院的人了,只是还没上班,现在在你这里先呆着也好,等那边的手续办齐了就让她过去。您老人家不知道,红红的手续是和金蕊同一批办好的呢。”
  老冯笑着说:“我这个小诊所成了中医院的人才培养基地了。”
  金蕊问老冯:“刚才我看见只有一个病号,吊水也该打完了吧。喊红红上来吃饭吧。”
  老冯说:“最多再五分钟吊水就打完,回来就吃饭。我看看去。”说着就下楼了。
  金蕊正色对吕基霸说:“你也不要跟我套近乎,告诉你,我金蕊不会上洋鬼子的当的……中医院我不会去了……我要是想去的话还会来这里吗?”
  吕基霸说:“中医院去不去由你,我老吕也不是那种死不要脸、霸王硬上弓的主,负责任的说我老吕上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是愿者上钩自愿送上门来的……”
  金蕊接口道:“你这种人也配说‘要脸’‘责任’几个字?”
  吕基霸看看金蕊又是呵呵呵几声朗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