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3
发表时间:2012-03-18 点击数:5984次 字数:
  金蕊坚决不去中医院上班并坚持自己找工作,她对金枝说她要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金枝见劝不进,思忖金蕊正在气恼头上,再劝反而欲速不达,不如把这事先冷处理,暂放一放,也就不再勉强她。
  金枝转身下楼,金蕊紧跟着就起了床。
  她打电话给金叶:“二姐,今天我租你的车用一下,你可不要再揽生意了。”
  金叶在那边问:“你有啥急事?看你说的,咱自己的车,啥租不租的?你真有事,啥事也不如咱自己的事当紧!”
  金蕊说:“找工作。”
  金叶说:“你胡闹个啥?咱姐不是给你找好了吗?”
  金蕊说:“我不去。我自己找。”
  金叶说:“好好好,你自己找去,真这点事,我人没空,车也没空。”
  金蕊听见金叶这么说就对着手机嚷:“你听好,我租你的车,不白用!”
  金叶也在那边嚷:“你嚷什么?不讲理咋的?车是我的,你给金子给银子,我不租!”
  金蕊吼道:“你才不讲理!今天你不租也得租,谁让你昨天晚上非把我截回来?不是你,我还不稀罕找什么狗屁工作呢!你今天不来,我给你没完!”
  金叶也在那边吼:“我就不过去,我看你咋个没完法?”
  金蕊正要再吼过去,金叶那边关机了。
  金蕊生气的将手机往床上一摔,坐在床沿上生起闷气来。
  金花在下边喊金蕊吃饭,说是买好早点了。
  金蕊赌气说不吃。
  一停,金花将早点送上楼来。
  金花的孩子快到三周岁了,这时已经醒来。
  金花忙着给孩子穿衣裳,一边对金蕊说:“谁又得罪你了?看看,眼珠子这会子还竖着”
  金蕊说:“没你的事,你甭问。”
  金花说:“你这个人……亏你还是上过大学读过书的呢……”
  金蕊拿手捂住耳朵:“大学?我上的算是哪门子大学?我烦心!我烦死了!”
  金花并没停住不说:“我知道你烦,你烦为啥还不上班去?你觉的老大给你找这个工作容易吗?我要是有这个上班的机会我能喜死……”
  金蕊放下手拉金花一把:“去去去去,你高兴你去,你去你去你去。”
  金花说:“我没你那个本事,我要是有你那个本事你不说让我去我也得去,最起码我不会让人家老大白操心。”
  金蕊哼一声:“你知道啥?”
  楼下有汽车喇叭响。
  金花对孩子说:“你二姨来了,走,咱下去,不跟你小姨磨嘴皮子了。”
  孩子伸手要早点,金花全都拿起来,领着孩子就走,对金蕊说了声:“还是下去吃吧,过会子凉了。”
  金蕊到了楼下,金叶已经坐在店里的方凳上了。
  金蕊嘟着嘴:“大忙人,你人那么忙,车那么忙,咋就有空来这里坐着了?”
  金叶白她一眼:“咱不来行吗?咱不来人家给咱们没完,我这日子以后还过不过了?”
  金蕊扑哧笑道:“不给你来点硬的能行吗?”
  金叶说:“是是是,人家怕你……”
  金蕊上去抱住金叶:“还是二姐最好,最心疼我。”
  金叶往外推她:“你肉麻不肉麻?这会子说好话了。你说这话小心老三不给你吃饭。”
  金花笑着说:“甭说不给她饭吃了,看她这样子,我得赶紧给她饭吃,吃饱喝足赶紧滚蛋,我这里也清净点。”
  吃过饭,金蕊坐上金叶的车。
  金叶问:“往哪开?”
  金蕊说:“我也不知道往哪开,随便吧。”
  金叶说:“就这样找工作?我还以为你自己找好工作了呢。”
  金蕊说:“我哪有那个本事!”
  车子开了不足一千米,到了个路口,正赶上红灯。
  金叶停下车说:“老四,既然你没啥目标,你就听我一句劝,到中医院上班去吧,自己给自己过不去,何苦呢?”
  金蕊一瞪眼:“甭跟我提中医院三个字,你一提我就恶心。”
  金叶说:“这我就不明白了,中医院哪里得罪你了,你就这么深恶痛绝。”
  金蕊说:“它还真得罪我了。它那个什么吕基霸朱基霸院长不是人玩意儿……”
  金蕊一句没说完,金叶乐的咧嘴大笑起来:“熊妮子,跟谁学的,嘴这么泼。”
  金叶这么说,是把金蕊说的吕基霸朱基霸听成驴鸡巴猪鸡巴了。
  金蕊也笑起来:“你说这人咋就起了这么个名字,以前没感觉,你这一点拨,难听死了。”
  金叶笑着说:“谁点拨你了?就是这样的嘛。”
  绿灯了。
  金蕊四下里看看:“往前开,我记的前边不远有个什么专科医院,看看去,要人不。”
  金叶说:“我知道,前边有个痔漏专科医院,规模倒不小,不过,你这女孩子在这类医院里做护士好像不太合适。”
  金蕊说:“有啥不合适的?”
  金叶看看她:“说不合适就不合适,痔疮都是长在啥地方的?你没得过痔疮总得知道这事吧?你可能还不知道痔疮手术是怎么做的,我得过痔疮也做过痔疮手术,我是知道,裤子脱了,腿大岔开,所有的什么东西还不一五一十的都摆到医生脸前头了?男的女的都一样,你做护士想不往那里看都不行。你说,你个大闺女家,干这样的护士合适吗?你要真想干,我还真能帮你忙,当年我的痔疮就是在前边的那个医院做手术挖掉的,医生我们都熟识着呢。”
  两个说着,车子已经到了痔漏医院门口了。
  金叶要停车,金蕊忙摆手:“走走走走,在家闲着也不干这活。”
  开了不多路。
  金叶忽然说:“还真有个能去的地方。以前我在超市的时候有个好姐们,她婆婆是县医院妇产科退休的医生,退休后自己干了个接生站,就在大桥东不远,生意好着呢。那里如果需要人倒是个不错的去处。”
  金蕊说:“她怎么不跟着婆婆接生?在超市里又不挣钱。”
  金叶说:“她那个家伙爱干净,又洋气,接生的活她能干?我看看她有空不,请她帮个忙,看看怎么说。”说着,掏出手机就打。
  打过电话,金叶对金蕊说:“那家伙在家呢,走,接她去。”
  金蕊说:“到人家家里去,总不能空手过去吧,好歹也买点东西,人家有孩子啊。”
  金叶说:“那就买点水果,那边有卖香蕉的,买一挂。”
  结果真的很令姐俩个遗憾,接生站不需要人。
  金叶那位姐们的婆婆说:“这里的护士都是县医院妇产科的在职护士,没经验的不敢用。”
  不过,最后又对金蕊说如果愿意的话,先跟着学习一段时间,不收学费,不管饭,当然也不开工资,至于学习多长时间看情况,学习后留用不留用看技术。
  这地方当然不能呆,继续找地方。
  金叶对金蕊说:“开了两年出租车,这城里的大街小巷我闭上眼都能说的出,哪里有个门诊部、药店也摸个差不多,今天你请我来就算你请对人了。”
  金蕊说:“你感觉不要这么好,我可没请你。我可是租的你的车。”
  金叶说:“好好,既然租的,先拿车费吧小姐。”
  金蕊说:“没钱。”
  金叶说:“口口声声租车,没钱你租谁家的车?”
  金蕊说:“我有钱还租你的车吗?不过,你放心,你等我拿了工资,先付你车钱。”
  金叶说:“没见过这样租车的。车钱还得先赊着。”
  金蕊说:“你可不要不满足,我这样做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金叶说:“还肥水不流外人田呢!看看俺家妹子是个多肥的肥老板。”
  金蕊说:“你可别小看我,哪一天我挣来大钱,说不准你得看着我的脸说话。”
  金叶说:“原是,原是。”
  金蕊忽然叫起来:“停停停停!”
  金叶往前开了几步:“这马路上能是随便停车的?看见啥了?”
  金蕊指着车窗外:“那里不是个门诊部吗?看见没?牌子上可是写着招护士呢。”
  金叶停下车,往金蕊指的地方看看,笑道:“你说那里啊?呵呵呵呵……”
  金蕊说:“你笑什么?”
  金叶说:“那地方你可不能去。”
  金蕊问:“咋了?”
  金叶说:“咋了?这个诊所的医生可是个出了名的色鬼,听说凡跟他干过护士的都被他骚扰过,他老婆就在床上摁到过两三回,为这喝过好几回农药了。”
  金蕊问:“他老婆不能看着他?让他胡作。”
  金叶说:“他老婆是县医院的护士,哪有空看他?”
  金蕊问:“这个人是不是长得特帅?”
  金叶一笑:“还帅呢,又黑又丑,走路还嫌路不平的那种。”
  金蕊说:“是个瘸子啊!”
  金叶说:“可不?”
  金蕊不解的问:“是个瘸子还这么牛?他老婆不跟他离婚?还怕他?”
  金叶看看金蕊:“你这个妮子疙瘩懂个屁!这家伙有的是钱,有钱什么办不来?他老婆一开始也跟他闹过离婚,你说这家伙能说点啥?他说他老婆也不是好东西,是花杆子玩过的剩货,扔到大路边上都没人要。他老婆不知跟县医院的花杆子真有一腿还是假有,反正后来就不闹了。这个瘸家伙再不怕他老婆。”
  金蕊说:“他又瘸又丑,那些护士就……”
  金叶说:“不懂了吧。有钱,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金蕊感叹道:“看这社会成啥了!”
  金叶说:“你也甭不服气。社会就这样,将来更是有钱人、有权人的天下,没钱的、没权的最后的最后连个脸都剩不下!”
  金蕊一吐舌头:“不至于吧。”
  金叶说:“错不了。你还要不要过去?”说着笑笑,接着道:“你去的话,肯定能面试的上。只是先提个醒,今后吃了亏别怨我。”
  金蕊说:“算了吧。我甭没事找事去了。”
  金叶拉着金蕊先后去了七八家诊所,不是因为工资实在太少不合适,就是因为医生对工作的要求太高担心干不好,当然还有想都想不到的原因,比如有一家诊所,医生的老婆亲自做面试官,特别提出护士不能长的太漂亮、不能太年轻、说话不能太好听,八成是担心护士将她的医生老公勾走了。
  金叶说:“至少跑了50块钱的油了。”
  金蕊说:“心疼了是吧。心疼了你就拉生意去,我跑着。”
  金叶说:“算了吧你。今天我认着赔100块钱的油,也算我为你的事尽了心情了,往后你真混好了,可别张口闭口的大姐长大姐短全是大姐的功劳,把我这个没本事的二姐扔到脑勺子后头去!”
  金蕊有些泄气,说:“我也不用你赔100块钱的油,再找一家,找不到工作我就回老家种地去,再不提找工作的事。”
  金叶开车来到一个小区的门口:“那里好像有个老中医开的中医诊所,你懂中医不?”
  金蕊说:“现在哪有纯中医?挂中医的牌子也都是中西医结合的诊所,看看去。能干就干,工资少点就少点,不再满城跑了。”
  诊所里没有病号。
  老中医花白头发,金蕊开门见山问要不要护士。
  老中医摘掉眼镜,审视金蕊约有七八秒,慢声细语的说:“就是你吗?”
  金叶说:“是的。”
  老中医说:“学过吗?”
  金叶说:“正式卫校毕业的。”
  老中医点点头:“找个工作不容易。我这里还真需要个护士,原先的护士前天刚辞职走了。不过,我这里工资不高。”
  金蕊问:“能多少?”
  老中医伸出两个指头:“八百。不管吃住。”接着又说,“如果能兼职,工资翻倍,包吃住。”
  金蕊急忙问:“兼什么职?”
  老中医说:“我儿子、女儿都在外边大城市工作,我也不愿意跟他们去,现在我身边没别的什么人,年纪大了,行动不是太方便,你能兼职保姆的话,每月就多开1000块钱的护理工资,这笔钱由我儿子开。”
  金叶说:“我们回去商量商量,下午回你话,好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