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2
发表时间:2012-03-18 点击数:7256次 字数:
  诚如汪者西所说,作为局直中学的一把,于一越的工作确实越来越被动了。
  于一越的工作之所以越来越被动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还是他自身的能力问题。
  汪者西没说错,于一越这家伙一点能力都没有,但这个没能力的家伙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间从一个普通教师一步步晋升为局直中学的一把得益于他所拥有的优越的社会、人际关系。
  于一越的表哥杨赟是县文体局的局长,表嫂林筱娅是多年的县政协主席,也正是这层关系,他娶到了县剧团团长的女儿同时也是县剧团的台柱子、被誉为“惠丰一枝花”的丁秀,而为他们牵线搭桥的正是高皖的老婆、在县总工会负责群体工作的苏红妮。
  因为工作的的关系,苏红妮、丁秀、杨赟还有高皖都是老熟人。
  苏红妮喜欢唱戏,有事没事经常往剧团跑请丁秀教戏,时间长了,两个成了莫逆之交,拜了干姊妹,苏红妮比丁秀年长将近十岁自然是大姐大。
  丁秀天生好动活泼,人又长得水灵白嫩,戏也唱的好,扮相也俊美,很讨人喜欢。丁秀的父亲是剧团团长,她也算出身梨园世家,因此,在丁秀的身上既遗传了梨园子弟的妩媚基因,也保留了梨园子弟与生俱来的风骚。
  丁秀凭借自己的妩媚和风骚在圈内获得了一个“花蝴蝶”的美称,到后来,圈内人干脆直接叫她丁蝴蝶,再后来,丁蝴蝶名满惠丰城,不是熟人几乎没人知道丁秀的名字了。
  剧团是文体局的下属单位,杨赟是丁秀的当然上级。
  本来,仕途坦荡、春风得意的杨赟该是志得意满了,但志得意满的杨赟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结婚几年老婆一直不生孩子。但不生孩子的林筱娅官运却亨通的不得了,一直升,一直升到了县委副书记,再升,到四十岁出头升到了县政协主席,从而一跃成为全市最年轻的正处级正职干部。
  老婆一直很强势,生活在强势的老婆的阴影下,志得意满的杨赟也郁闷不已,再加上老婆一直未生育,这风华正茂、倜傥风流的杨赟不免动了一丝邪念,背着林筱娅与花蝴蝶丁秀勾勾搭搭起来。
  也怪杨赟做事不密,不久就被心细如发的林筱娅在床上逮了个正着,那时,丁秀的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林筱娅很恼火,丁秀很害怕,杨赟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对林筱娅说:“你要闹离婚我就娶丁秀。”
  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官场女杰林筱娅有的是办法,她既不闹也不离,在严斥丁秀之后,指着丁秀对杨赟说:“把胎打了,既往不咎。一刀两断,回头是岸!”
  林筱娅如此态度,杨赟惭愧不已,第二天丁秀哭哭啼啼去打胎,杨赟也没有阻拦。
  再后来,杨赟不知从哪里听来,与白虎的女人做爱会损阳折寿,所以尽管有机会就想找丁秀叙叙旧情却再没有行过男女之事。
  林筱娅则更是把事情做的彻底,私底下找苏红妮做媒,将丁秀介绍给了杨赟刚刚师范毕业的表弟于一越。
  林筱娅的意思是,看看你还好意思找表弟媳妇叙旧情不,看你好意思给你表弟戴绿帽子不。
  生性风骚的丁秀嫁了于一越,在夫妻之事上很失望。
  于一越尽管一表人才,块头也大,就是小弟弟不争气,阳痿早泄,令丁秀很不称意尽兴。
  “他那个熊玩意也不是不大,也不是不硬,硬起来也跟铁块似的,就是不撑时候,插里边就泄,标准的银样镴枪头,不中用。”这句话丁秀私底下对杨赟说过,对闺蜜说过,也毫不掩饰的在较公开的场合对异性同事说过,后来,也在高皖的被窝里对高皖说过。
  高皖能够劈腿丁秀,说起来应该是苏红妮的功劳。
  苏红妮但有些闲空就往剧团跑,找丁秀唱戏,她这点爱好,老公高皖也喜欢。
  高皖时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一方面剧团工作也是宣传部的业务范围,一方面高皖的唱功也十分了得,流行歌曲唱的几可乱真,戏也唱的是有板有眼,偏偏苏红妮只要有可能一定要求高皖陪她去剧团练唱。
  这样,高皖和丁秀相见的机会就多起来,糊涂的苏红妮甚至有意撮合高皖和丁秀唱对手戏,一来二去,风流成性的高皖和妩媚风骚的丁秀就有了一腿了。
  有了一腿,接着就是二腿三腿,高皖是风月场的高手,他几乎能最大程度的满足丁秀,更何况名满惠丰城的丁蝴蝶又是个可遇而不可求的白虎?
  高皖和丁秀不久后也被苏红妮抓了个现行,问题是糊涂透顶的苏红妮没有林筱娅的手段和狠心,一方面顾及老公的声誉,一方面还顾及干姊妹的脸面,再加上高皖会说会哄,苏红妮居然默许高皖和丁秀可以继续来往,而条件只是不破坏双方家庭、不影响双方的孩子、不影响夫妻关系、当然还有必须瞒着于一越这一条。
  高皖和丁秀的事,于一越再聋再哑也不可能不知道一点信息,只是无用的老二让自己在老婆面前实在说不得一句硬气话,所以,在这件事上,于一越处理的倒也不错,就是装聋作哑。
  圈内人几乎都知道于一越头上有局长给他戴上的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一表人才的于一越在老婆眼里是个银样镴枪头,在工作上的能力也是很有限,更不会玩手腕,他在乡镇中学干过两任一把,但每一任都是一锤子买卖,如果不是有表哥表嫂给撑着,他早就给人玩完蛋了。
  于一越这人没能力但不是什么都没有,他知道自己的事,所以他几乎没有色心,不过他有一颗对金钱特敏感的心,正是这颗敏感的金钱心使他在来到局直中学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工作就变得越来越被动起来。
  汪者西了解于一越,于一越当然对汪者西的为人和能力也早有耳闻,所以,于一越一来就处处设防,凡事尽量不让汪者西插手。而不甘寂寞的汪者西呢,早就摸准了于一越的软肋,四面出击,处处给于一越造麻烦使套,让他防不胜防。就拿元旦假期组织党员去西柏坡旅游这件事来说,本来,汪者西提出这个想法本来是想向全体党员示下好,并借此笼络一下人心,树立一下威信,趁机还多少能捞一点油水,没想到于一越积极地参与进来并慷慨解囊为这次西柏坡之行买了单。
  于一越自以为此举高明,既抢了汪者西的风头又硬生生的抢走了汪者西几乎到嘴的一小块“瘦肉”,岂不知这下正被汪者西抓住破绽大作特作了一番文章。
  论来,红色旅游应属组织生活的范畴,支部买单天经地义也名正言顺,但最终由于于一越的参与这笔开支由学校支付了,甭管于一越在里面是否得了好处,这件事情的性质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由正常的组织生活一变成为了公款旅游,而公款旅游的受益者仅仅是党员和干部。
  本来,这个微小而细微的变化没有谁在意,但汪者西敏感的感觉到这件事太有利用价值。于是,他一方面高调的召开了一次全体党员西柏坡之行讨论会最大限度的制造舆论,让全体教师都知道此事的原委;一方面在私下里对几位党小组长大发感慨,感慨内容无非是西柏坡之行花的太少、玩的不尽兴、如果由支部主导的话本可以借机给各位小组长搞一些实惠等等。
  结果,这事不仅引起了广大非党员教师的强烈不满,就是党员教师也多数认为于一越半路杀出无非为了自己捞些油水而搅了大家的好局,都骂于一越。
  这事在汪者西的暗中运作下,几个老同志居然跑到局纪委讨要说法。
  当然,这事本就算不上什么事,于一越最终也都摆平了,但于一越为摆平此事被搞的焦头烂额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于一越一开始就知道汪者西在私底下搞他,但他确实没法控制局面,尽管有阎水寿给他出谋划策,奈何体育专业出身的后勤主任阎水寿也不是大能耐的人,到底还是花钱摆平了上头,但在教师这边却输了个精光。
  汪者西感觉自己的人气有些上升,做事逐渐高调起来,他充分利用自己副校长、副书记的职权培养自己人,同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打击、排挤逆己者,打击排挤的重点指向是逆己的中层干部。
  从于一越那边的感觉来说,汪者西的气势简直咄咄逼人。
  不过,汪者西在老婆金枝面前从来都是低调的,两口子甭管说起什么事,基本上都是金枝说汪者西听,当然,汪者西偶有发作的时候,金枝也并不十分在意。
  金枝和汪者西两个说话说到不知什么时候,话题最终又回到金蕊身上来了。
  金枝说:“我给这个熊妮子气死了!她根本不体谅你到底做多少难,一句回家种地去就算交代了!”
  汪者西说:“现在的年轻人还不都是这样?她不体谅你,你就体谅体谅她嘛。”
  金枝长叹一口气:“要不是自己的亲妹妹,我才懒得理她呢!唉,没办法。不把她的事安排好,老头子老太太还不挂心死?”
  汪者西问:“金蕊是不是有自己的打算?”
  金枝说:“什么屁打算?她能有什么打算?她是故意气我,我先不理她,看她有多大能耐。”
  汪者西说:“这就没必要了,又不是跟外人斗,至于吗?我看,如果中医院那边真的已经安排好了的话,就必须抓紧去上班以防夜长梦多。现在的事,说不清的东西多了,错过去这个村就怕永远没有这个店了。”
  金枝说:“上班的事应该没什么问题,我还真是担心金蕊这妮子任死性子,越是求她上班,她越是闹别扭、不领情。”
  汪者西说:“谁让你得罪她来?”
  金枝说:“我哪敢得罪她?我陪小心还怕陪不到家呢。”
  汪者西说:“我看,解铃还须系铃人,明天,还真得你过去向她说明白。”
  金枝说:“我是得去找她。”
  第二天一早,金枝赶到金花的粮店。
  金花刚好开店门。
  金花说:“她还没起呢。昨天闹腾到大半夜。”
  金花的粮店是沿街的商住楼,一楼做门店,二楼吃住。
  金枝上到二楼,金蕊正睡得香甜。
  金枝摇醒她,金蕊揉揉眼,看看金枝:“你来干嘛?”
  金枝说:“你说干嘛?还不是你的事?”
  金蕊翻身向里:“我的事你就甭管了。”
  金枝说:“你不让我管我就不管?事都做到这一步了,不走到底也忒不值了吧。”
  金蕊猛的坐起身:“值不值还不都是你的事!”
  金枝一时语塞,停顿一会,柔声说:“都是姐姐不好,没保护好你。可是,这不是我的本意啊,我也没想到这个局面啊!”
  金蕊又睡下,仍然向里:“甭说了,我也不是没良心的人,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也尽力了,谢谢你。”
  金枝听见金蕊说谢谢,百感交集起来。
  她坐在床沿上,轻拍着金蕊说:“好妹妹,过去的就过去吧,人总得往前看吧,昨天我也是情急说了句可能伤到你的话,你千万别介意,往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金蕊拉被子蒙上头:“你不是还要去市里上学吗?你走吧,我已经想好了,我不去中医院上班,我也不会回老家种地去,这满城里都是私人诊所,我哪里不能打工养活我自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